国与家(10): 辩论

作者:sanmiwu  于 2021-6-13 03: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luantanqin|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到了农历的腊月,支援康庄活动结束,妇女们返乡,准备要过年了。

妈妈带我顺便拐到伊东大渠施工工地看看爸爸。

修渠的人真多,从东到西望不到头。

妈妈拉着我站在渠边看。

渠很深,一堆一堆的人,每七八个人围一辆架子车,用锨往架子车里装土。

坡上停着另外一辆架子车,旁边站着六个大姑娘,两辆车用钢丝绳连着,钢丝绳绕过一个滑轮。

下边车子装满了,小红旗一举,上边六个姑娘跳上车。

上边坐人的车呼噜噜下去,下边装土的车呼啦啦上来。

姑娘们再沿着坡爬上来。

下去,上来,下去,上来,如此反复,土被一车一车运上来。

妈妈跟我说这个叫以轻带重,工地上用的全是这种方法,比一锨一锨往上传要快得多。

远远地看见爸爸在坡下干活,妈妈让坐车的姑娘下去转告爸爸。

爸爸抬头看见我们了,停下活,冲着我们喊,

"回家吧,看好孩子。"

妈妈问,

"你要啥不要啥?"

爸爸说,

"啥也不要,快回去吧。"

爸爸低头继续干活,我跟妈妈说,

"我爹好像不开心。"

妈妈说,

"德龙说你爹被人监督干活,干部说他是劳改释放犯,大家帮他好好改造,不许他乱说乱动,要不就辩论他?"

不敢多留,我和妈妈回家了。

路上我问妈妈什么叫辩论,妈妈说,

"辩论是上头的说法,就是不讲理,只许他说话,不许你说话。"

不懂。

妈妈说,

"咱们这儿就是批斗,过筛子。"

过筛子我玩过,就在学校里。

一群小朋友,把一个围在中间,你推一下,他推一下,就像是过年做元宵,只不过元宵有很多,过筛子的通常只有一个。

我被人过过筛子,抓阄抓到的,小孩子玩玩的,觉得并不讨厌他。

直到后来有一天看到大人们过筛子,我才知道爸爸那时候为什么心情不好。

张长发是村里的牲口把式,住在我家隔壁。

那天下午,干部通知全体社员大队开会。

爸爸不在家,我跟着妈妈去。

到会场后人员还不太齐,长发过来蹲在一旁跟妈妈说话。

开会的人很多,啥事儿不知道。

人员差不多到齐了,听见有人喊,

"长发,长发来了没有。"

蹲在一旁的长发赶紧站起来,

"报告队长,我来了。"

到前来,支书让他站在空地上,说了一声,

"斗。"

十几个人围上来开始推搡,打,踢,一边有人往他身上吐唾沫。

有人在一旁起哄,

"好,好。"

就这样的持续了老半天,一拨人累了再上另一拨,直到后来支书喊停。

长发的鞋子掉了,脸上也不知道被谁打了一拳,一个青眼窝。

长发哭丧着脸,垂头丧气来找队长,

"队长,我犯什么错了,斗我。"

队长说,

"也没有,今天该斗的人没来,支书让我叫一个,没办法,我就叫了你,你也不要压力太大,上头行这个,咱们跟着上头走,谁都能轮上,不丢人。"

接下来开会,念中央文件。

长发蹲在那儿一言不发,妈妈说,

"哎,都是坏人,看看,脸都肿了。"

长发跟妈妈说,

"奶奶,我知道谁打的我,下次轮到我绝不轻饶。"

我心里害怕,爸爸如果在,说不定斗的会是他。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13 12: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