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与家(19): 少年的烦恼

作者:sanmiwu  于 2021-7-14 22: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luantanqin|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5评论

如果生活能够重新来过,我一定静下心来好好学习,好好做人。

1966年文革开始后,学校乱套了,停课搞运动,闹革命,批斗会。

从中央到地方。

1967年1月13日,刘少奇告老还乡被拒,注定了他最后的结局是"自绝于人民"。

1967年8月5日,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夫妇分别在中南海受批斗,然后,天安门广场召开百万人的刘邓陶批判大会。

1968年10月31日,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认定“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刘少奇,是一个埋藏在党内的叛徒、内奸、工贼,是罪恶累累的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走狗。”

会议决定:“将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

1969年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选定林彪为接班人,刘少奇疾病缠身,于1969年11月12日在河南开封病逝。

北京是全国的榜样,中央出了刘邓陶三人集团,地方也开始揪斗三人集团。

麻将桌上是四人,批斗会是三人。

二哥那时候天天小心翼翼的,老师们见面不敢乱打招呼,乱说话,停在路边说几句话就可能被人举报,抓起来逼问是不是密谋反党,反社会主义。

我那时候正值叛逆的青春期,还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热血沸腾。

没有了高考,再死读书已经与世界格格不入了。

"我考零分我自豪,我有与世界决裂的勇气。"

像我这样的人,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上大学原本也只是白日做梦。

读书就算了吧,能有什么用?

我们要首先管好我们的国家,决不允许任何人侵蚀她,未来是属于我们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我们这一代。

尽管我一直没搞明白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革命,但我支持搞破坏,批斗会尽管有些残酷,我也不喜欢看热闹,但我相信斗资批修是必须的。

流行的总是好的,伟大领袖毛主席说的也总是没错。

不破不立,我们破坏的是一个万恶的旧世界,我们迎接的是一个继往开来的新世界;

那些被批斗的人是旧秩序的维护着,顽固不化的是他们的思想,不斗他们就达不到教育群众的目的,不把他们根除社会就没法进步。

我在外边瞎胡闹,回到家里,热血的背后是迷茫。

被批斗的应该是那些当权派,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走资派,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出卖国家的叛徒。

爸爸是个读过几天书的农民,照支书的说法不能算是老实人,依他的脾气,看不惯的事情他总忍不住要说两句,家里外边都一样,但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出卖国家这些跟他边都沾不上。

我有时候隐隐觉得爸爸说的尽管不合时宜,但是他讲道理,他总是四书五经,孔子,孟子的挂在嘴上,他懂历史,不像很多人喜欢动不动背语录,喊口号,你说东,他说西,大话压人,弄得你晕头转向,完全无法交流,不在一个频道上。

爸爸知道世道变了,和以前比起来,他的话明显少多了,他不议论国家大事,也不参与村里,邻里的事物。

尽管如此,村里每次的批斗会总还是少不了他的影子,其实翻过来翻过去就是那几件事,陈年老账,什么新花样也没有,一个小辫子揪来揪去揪你一千年。

这个让我非常沮丧,也抬不起头。

串联的时候,我看到有像我一样大的孩子站出来揭发自己的父母,我没有什么好揭发的,也没有那个勇气。

我跟爸爸很少坐下来好好谈心,但我知道他心情不好,我也知道他非常厌恶我去当红卫兵。

爸爸说,

"强权面前,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弱者面前,我们又都是施暴者。"

他不想我当这样欺软怕硬的两面角色。

他让我不要人云亦云,不要跟着别人瞎起哄,他希望我能保持一点同情心。

我有时候也担心,不知道轰轰烈烈的运动会把国家引向何处,人都像是疯了一样,不生产,不学习,一天到晚斗来斗去,生活还是一样的贫穷。

学校里,书本里,天天讲"为人民服务"。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人民。

如果是,谁在为我服务?

如果不是,谁是人民? 他们需要我的服务吗?

书上说,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现实中,人人整我,我整人人。

艰苦的岁月,亲情变得尤为珍贵,不管怎么说,希望总还是有的,就是新生的下一代。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2 回复 akeqin 2021-7-15 05:03
专制的结果,把白的说成黑的,把有思想的打成精神病人。。。
1 回复 sanmiwu 2021-7-15 08:48
akeqin: 专制的结果,把白的说成黑的,把有思想的打成精神病人。。。
民主国家的总统也有瞎折腾的,但只能四年,专制可以20年,30年。
回复 akeqin 2021-7-15 09:44
sanmiwu: 民主国家的总统也有瞎折腾的,但只能四年,专制可以20年,30年。
我们家跟你们家的历史差不多。父亲的爷爷勤劳致富,买地建房,雇佣短工,自己还上山砍柴、割草卖。后来,田地和大部分房产被归公,还戴上剥削阶级的帽子直到我小学三年级。专制和独裁统治,连累了三代人。我经常翻看家族史,觉得不公平。我爸说,在那时能保命就不错了,他还是感激领导给了他幸福的后半生。
1 回复 akeqin 2021-7-15 09:48
一直以来,我都是听父亲讲历史。父亲他讲不清楚。借楼主的佳作,转载到自己的QQ空间。作为一段简单明了的历史记忆。谢谢楼主。
回复 sanmiwu 2021-7-15 10:57
akeqin: 我们家跟你们家的历史差不多。父亲的爷爷勤劳致富,买地建房,雇佣短工,自己还上山砍柴、割草卖。后来,田地和大部分房产被归公,还戴上剥削阶级的帽子直到我小
是啊,老百姓就只求个儿孙满堂,生活温饱,领导只要给他们一点,就会感恩不尽,只是这个小小的要求那个年代也满足不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15 14: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