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友情(二)

作者:sanmiwu  于 2021-11-9 22: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luantanqin|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评论

妈妈没有跟我提起过她的生日,我也没问过,我是一个糊涂的儿子。

我知道的是她出生在1944年,1963年出嫁时是19岁。

国家刚刚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进入相对宽松的国民经济恢复时期。

爷爷说妈妈是坐着八抬大轿的,我想着她那时候一定很美。

我去找照片,只有一张她和爸爸的合影。

两寸的黑白照,妈妈留给我一个永远不老的容颜。

妈妈是外公外婆的大女儿,我有舅舅,阿姨。

我还有那时尚未成年的姑姑,叔叔。

嫁了人,是两家,夫家和娘家,操心的事情有很多。

爸爸的工资交给爷爷奶奶;

姑姑上中学,妈妈把自己的新衣服和围巾送给她;

叔叔还小,跟着爸爸读书;

小姨是妈妈的心病,她书老也不肯读。

那是一个拼命干活依然吃不饱肚子的年代,静下心来读书的人少而又少。

那也是一个唯成分论的年代,出身决定着你的命运。

爷爷顶着坏份子的帽子被抄家,他们也拿走了妈妈的缝纫机。

压力促人奋进,也会让人变得沮丧和暴躁。

穷乡僻壤小山村,奋进是奢侈。

没完没了的阶级斗争扭曲了人的灵魂。

爷爷觉得是他搞砸了一家人的生活,他扇自己耳光。

奶奶不怕,她到处找人说理,跟村干部起冲突,支书说她损害干部在群众中的威信。

大伯远遁新疆。

爸爸不愿屈服,却也无力抗争,他只是小心翼翼处世,对自己,对家人愈加严厉和苛刻。

草木皆兵,战战兢兢中自责,相互埋怨的一家人,承受着委屈,给家里带来希望的是妈妈。

妈妈在生我之前生了两个男孩。

轮到我,爸爸期盼是一个贴心的小棉袄,多一个儿子就多一分压力。

我的到来让他多少有些失望。

在厨房里帮忙大概也是指望不上的。

妈妈没有介意,哥哥们跟着爷爷奶奶过,他们满大街疯跑的时候,我跟着妈妈。

襁褓中的我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是宝贝。

妈妈下地干活把我带在身边;

背着喷雾器给庄稼打农药,把我裹上小被子放在田间地头,随时辨识风向,不能呆在下风口。

春天,养蚕,摘树上的桑叶,妈妈帮我扶着梯子;

夏天,小水塘里洗衣服,我在旁边玩泥巴;

秋天,雨淅淅沥沥的下,妈妈在窗下缝棉衣,我坐在小板凳上翻看小人书;

冬天,屋里冰冷,生火取暖,妈妈自己伸手过去烤热了,再把我的脚握在手里,直接伸过去,她怕我的脚被烤糊了。

计划生育那年奶奶跟我说,

"别看你妈妈干活不中用,她养了三个儿子,也算是不小的功劳,你看看,东沟社娃家的孬蛋站在大门口手里端一把土枪,谁敢欺负他们家。"

我懂奶奶的意思,她的想法总是跟时代脱钩。

养个孩子打打杀杀的不是妈妈的风格。

六岁,我上学了,是被爸爸打了屁股强行送去的。

我觉得自己还小,大家不都是七岁上学吗?哪里就有这么着急了。

妈妈没有阻拦,她还帮我缝了书包。

妈妈说,

"你要好好读书,做个有学问的人,将来变成医生。"

我点点头。

我想妈妈是觉得自己读书不够多,不够有学问,大人们总是喜欢把读书和有学问联系在一起。

我那时还不懂,学问和人品其实不能划等号。

妈妈也不懂,她读的书虽然不多,却刚刚好做我的妈妈,她要是读到博士什么的我就完了。

妈妈有着与生俱来的善良和通情达理。

童年有辛苦,也有快乐,我和妈妈一起分享。

我喜欢读书,语文,算术不在话下。

一年级读完,我考了两个一百分。

二年级考试,我每门功课都是第一。

小池塘里我是大鱼。

高兴,为什么不呢?

文革结束了,像我们这样家庭的孩子也可以考大学了。

爸爸那颗被压抑了许多年的心复活了,他看到了希望,尽管他不敢大声张扬。

孩子的梦想可以是科学家,世界冠军,联合国总统。

大人就只能心里想想,关起门来家里说说。

爸爸一向吝啬,感谢,赞美的话对他来说总显得那么多余,直到妈妈去世很多年,他才在微信里说,

"在外边做不到的事情,我在家里总能做得到,这和你妈妈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对于你们的教育,你妈妈和我的意见很一致,从没有争执过,你们能有今天,不能忘记了她。"

我知道的,爸爸给我的是鞭挞和压力,妈妈给我的是支持和信任。

当全国的工作重心从阶级斗争转向经济建设的时候,我们家的工作重心转向了精神文明建设。

其实,说是这么说,把孩子从山沟的土窑里送进大城市的象牙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是一年,不是两年,这是一个耗尽生命的挑战。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5 回复 john71 2021-11-10 08:37
字里行间,我看到了那残酷荒诞的历史,也感受到人性的温暖,谢谢福哥的分享!
3 回复 sanmiwu 2021-11-10 08:45
john71: 字里行间,我看到了那残酷荒诞的历史,也感受到人性的温暖,谢谢福哥的分享!
是啊,生活很残忍,是亲情维系着我们继续往前走。谢谢
4 回复 john71 2021-11-10 09:08
sanmiwu: 是啊,生活很残忍,是亲情维系着我们继续往前走。谢谢
是的,那个年代里,我的家庭比您的要不幸些。。。父亲在我出生就走了(工伤),那是1971年的隆冬,身体轻度残疾的母亲面对的是4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和已经老年痴呆的奶奶。。。我是4个兄弟姐妹里的老幺,由于年纪太小,仅能感知到无边的寒冷和无尽的饥饿,但是我感觉不到母亲和哥哥姐姐们的如影随形的痛苦与焦虑,我顽皮而饥寒交迫的童年基本是痛并快乐着的,直到多年后,大姐还经常调侃我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妈妈几年前也走了,人生从此只剩下了归途。
4 回复 sanmiwu 2021-11-10 14:49
john71: 是的,那个年代里,我的家庭比您的要不幸些。。。父亲在我出生就走了(工伤),那是1971年的隆冬,身体轻度残疾的母亲面对的是4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和已经老年痴呆
谢谢分享,生活有太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有时候这些不尽人意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向你的家人问好。
2 回复 Polar_bear 2021-11-11 21:53
虽然从你们的字里行间也看到了我的童年生活,我的爹娘也是含辛茹苦供我读书,只不过,我少时不甚了了,直到高二才知大学为何物,大学生是什么样子,才知道发奋读书。但是比起你们,我是幸运的,有机会反哺爹娘。现在老萱堂健在,每天给妈妈打电话是一定做的。接起电话,妈妈第一句必是叫我乳名,听到妈妈声音,心理安宁……
2 回复 sanmiwu 2021-11-12 10:11
Polar_bear: 虽然从你们的字里行间也看到了我的童年生活,我的爹娘也是含辛茹苦供我读书,只不过,我少时不甚了了,直到高二才知大学为何物,大学生是什么样子,才知道发奋读
"听到妈妈声音,心里安宁.....,"是的,我也是的,小时候妈妈能解除我的紧张情绪。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0: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