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友情(三)

作者:sanmiwu  于 2021-11-11 09: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luantanqin|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庄稼活已经够多,除草,栽红薯,种玉米,给红薯翻瓤,给芝麻打顶;

家务活也要做,孩子们一日三餐,养猪,养鸡,翻山越岭去挑水。

节衣缩食不够,还要广开财源。

弹棉花,又脏又累,是男人干的粗活。

昏暗的灯光,棉絮满屋子飞,脸上捂着口罩,站在那里一刻不停,衣服很快就被汗水湿透了。

有一天,妈妈病倒了。

住院——心脏病。

走两个小时的山路到乡里卫生院去看妈妈,我那时是8岁。

晚上留在病房里陪她,她给我吃亲戚,朋友送来的水果罐头,蛋糕。

一年后,医生说,

"这病没法根治,神仙也没办法,回家好好养着,运气好再活两年吧。"

妈妈摆脱了医院,却没能摆脱那个小小的药丸。

"地高辛",一个我熟悉而又讨厌的名字。

妈妈教我做馒头,没有酵母,用剩下的面团,叫酵头;

教我和面,擀面条,做西红柿炒鸡蛋。

我想她是害怕有一天自己走了没有人照顾我。

厨房里的活我最终也没学出个样子来,妈妈说,

"也不是一定要做厨师,知道怎么做就行。"

妈妈后来去了教会,我们老家叫福音堂。

也不是很正规,做礼拜就在弟兄姐妹的家里。

妈妈有《圣经》,有《赞美诗》,还有一个小小的笔记本。

她在家里墙上贴画有十字架的挂历。

跪在床头祷告,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后来外婆去了教会,再后来阿姨也去了教会。

教会的人为妈妈祷告,外婆和阿姨也为她祷告。

有天上的父,妈妈不再孤单。

爷爷不反对,他说福音堂教人行善,是人脆弱时候的精神寄托。

奶奶也没有反对,尽管耶稣和她的观音菩萨互相看不上眼。

妈妈原本要带我去,我有些难为情。

我不是不想为她祷告,我只是觉得,我如果去了,同学就会知道,他们会怎么说我。

妈妈知道我的顾虑,她没有坚持,我毕竟还是个孩子,信主对于我还是很遥远的事情。

我接着读我的书。

12岁离开家,去读重点中学,吃住在学校。

妈妈给我做馒头,送我到村口,目送我背着干粮走远。

我曾经也顶着光环,带着荣耀,一路过关斩将。

也曾经沉沦在叛逆的青春期。

自私,自卑,自恋,自虐,自责,自暴自弃,迷惘,这些情绪我全都有。

我的分数关乎着爸爸的情绪,爸爸的情绪关乎着家里的阴晴。

爸爸总想着替我找找原因,想想办法,我却忍受不了他的东拉西扯。

我说没有原因,我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我也不要留级。

我和爸爸闹翻了,关系日趋紧张,几乎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爸爸花了两天时间写信给我,

"看了你的中考成绩,很使人寒心,我和你妈几顿没能好好吃饭,什么也不想干,很为你发愁,多年来对你寄予的莫大期望有成为泡影的危险。我们感到脸上无光,没脸去见你的老师和同学。

……..

你妈妈是靠吃药维持生命的,还得给你们做衣服,洗衣服,操劳家务,还得时刻惦记着你们的学习,多少人劝我不再供你们读书,劝你妈妈啥活也不要做,我们没有听,你想想这一切都是为了啥。"

洋洋洒洒四页信纸,还有一封写给班主任老师的,却最终都没有寄出,被妈妈拦下了。

爸爸到底没能忍住,信没有寄,他当面狠狠骂了我一顿。

从抽屉里翻出这些信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

我问爸爸是怎么回事。

他说,

"你妈不让寄,说是你自尊心强,会自己醒悟的,说话太重了不好。"

我的眼泪下来了。

在我让家人蒙羞的时候,妈妈一直努力在保全我的颜面。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2:4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