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寸草心

作者:sanmiwu  于 2022-3-16 04: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luantanqin|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8评论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1987年夏天,我去天津读书。
离家的前夜,妈妈把一叠十块钱的旧钞票仔仔细细叠起来放进我贴身内衣的口袋里,一针一针把口袋缝上,嘱咐我到学校后找个没人的地方拿出来,该交给学校的赶快交了。
那是我第一次离家出这么远的门带这么多的钱。
爸爸送我到火车站。
托运完行李,找个小饭店坐下,点了一盘麻婆豆腐,一个肉,看着我吃下。
我第一次感觉到他竟然也这么会花钱。
我从此成了游子,人越游越远,心也越走越远。
大学四年,家信我是写的,内容却差不多是一样的。
问候的话我说,自己的生活很少提及,我的烦恼他们不懂。
信结尾大都很自然的扯到钱上。
那些年,我不富裕,也不穷酸,努力维持一个中产阶级的形象,无聊的时候抽烟,聚会的时候喝酒。
钱总是会按时寄到,我买毛衣,买皮鞋,买牛仔裤,买军大衣,在食品街买小吃,然后去看电影。
我也花钱烫过头。
我不知道妈妈那时为了给外婆看病在四处借钱。
我心里有时候怀揣着天下,有时候怀揣着百姓,有时候怀揣着自己——也许还有班上的女生,在我心里留给爸爸妈妈的空间没有很多。
青春美好,也苦涩。
我一直为生活,学习忙碌,为我自己的前途迷茫,四年后妈妈去世时我不在她身边。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在我暮然回首的时候,才忽然发现三春早已不在。
夜深人静了,儿时的点点滴滴总是会浮现眼前,年代愈久远往事便愈清晰。
小的时候,家里缺钱,缺劳力。
要上学,不多的钱要用在刀刃上。
学期开始的时候,爸爸总是承诺,期末考试全班第一奖金5块,第二名是3块。
5块是个好大的数字,爸爸的工资才一个月二十几块。
一大家子五口人,需要花钱的地方好多。
5块钱不好兑现,我成了债主,欠钱的是爸爸。
上高中,同学戴手表。
觉得好有面子,我也想要。
找个理由,说是要看时间,其实我住校,食堂,教室,宿舍三点一线,作息是有铃声的。
爸爸花30块给我买了一块表,指望我像我承诺的那样努力学习。
那块表我只戴了两个月,楼下洗衣服时摘下来放水池上忘了拿走了。
我瞒了半年,想着期末能考个好成绩。
事不随人愿,我豁出去坦白了两件大事。
等待的疾风暴雨出乎意料的没有来,爸爸没有责备我,只是说没有了表,以后可以把心思好好放在学习上了。
就这么简单?
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我。
而且又不只是放过,高考前,我还喝了整盒整盒的蜂王浆。
德不配位说的就是我吧。
爸爸不喝蜂王浆,他不喝酒,不抽烟,也不买东西,他的一生在存钱,一张一张的定期存折。
工作后,我心血来潮寄给他的钱,他没有花,街坊邻居倒是都知道了。
满城风雨,我意外的花钱给自己买了个名声。
过年回家,爸爸给我钱。
我说我都快五十了,他说这是给孩子的压岁钱,离家太远照看不到,让我看着办给孩子买点东西。
我说,
爸,你到处施舍,其实谁都比你过的好,谁像你,一天到晚净去超市买那些打折的熟食,那些东西能吃吗? 都是过期了不知道加了什么调味剂的,吃起来怪怪的。
我不吃,也不敢扔掉。
爸爸吃,一顿吃不完,下顿接着吃。
我变得火大,焦躁不可理喻。
我说,我跟你说的你不照着做,非要把生活往坏处过。
我嫌爸爸固执,思想陈旧,不善于妥协,跟不上时代的节奏,“情商不够高”,就像高中时他曾经说我的那样。
爱是可以生恨的吗?
我这是怎么了?
我懊恼,恨自己无能,把不良情绪转嫁给爸爸,我是一个不淡定的人。
我在嫌弃老人吗?
我老的那一天会有报应吗?
回家探亲,一个月,说短也短,说长也长,不该变的变的太快,让我看得有些眼花缭乱;
该变的一点也没变,我原本想着可以替爸爸再找一个伴,或者是一个保姆,或是能说服他来加拿大住上几个月,或是能让他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
和往常一样,这些最终都没能实现。
又到了告别的时候,即便是至亲的人,我们也有各自不同的目的地,有各自不同的生活,我们的命运没有人可以改变,也没有人能够代替。
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爸爸。
明天会是崭新的一天,没有烦恼的一天。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4 回复 海外思华 2022-3-16 08:44
那时候的生活,真的很艰难!
2 回复 sanmiwu 2022-3-16 10:28
海外思华: 那时候的生活,真的很艰难!
父母把艰难都自己担着,想起了就落泪。
2 回复 frangu 2022-3-16 14:17
我也是1987年读的大学,真巧。
看来父母都差不多,他们习惯了一直以来的生活,解放思想有点难度   。
但求他们身体健康,平安是福。
1 回复 scripting 2022-3-16 15:54
可怜天下父母心。
1 回复 fw5086 2022-3-16 22:30
情不自禁,泪水打湿了双眼。
1 回复 sanmiwu 2022-3-17 00:42
frangu: 我也是1987年读的大学,真巧。
看来父母都差不多,他们习惯了一直以来的生活,解放思想有点难度    。
但求他们身体健康,平安是福。
嗯,同龄人。
1 回复 sanmiwu 2022-3-17 02:17
s**ting: 可怜天下父母心。
自已有了孩子,体会更深。
2 回复 sanmiwu 2022-3-17 02:17
fw5086: 情不自禁,泪水打湿了双眼。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2: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