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1)

作者:sanmiwu  于 2022-5-8 18:3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luantanqin|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献给母亲节)

老家建房讲风水,请风水先生看宅子。

我家的老宅在村子的正中央,我想爷爷奶奶是挑了个好地方。

老宅在山坳里,倚着向阳的山坡,爬上对面的小山丘,能看到不远处万安山的全貌。

老宅有大门和二门。

大门前一片开阔地,两棵高大的皂夹树,根深叶茂,树干要两个大人才能合抱。

顺着山坡挖进去,就是一孔土窑,冬暖夏凉,这是家乡的主建筑,背靠山坡的是我的家。

老宅有三孔窑,东窑,西窑和小窑,是爷爷奶奶年轻的时候造的。

东窑和西窑是砖拱窑,西窑大,小窑就是一个土窑。

老宅原有六间瓦房。

70年,一打三反中被抄家。

爷爷侥幸捡回一条命,三间瓦房被拆,剩下半截土坯墙。

身心疲惫,肝硬化加剧的爷爷无力再领导这个家。

在我两岁的时候,趁着大伯从新疆回家看病,爷爷说把家分了吧,以后各自生活。

找公证人,现场抽签。

妈妈抽到了西窑,叔叔东窑,大伯小窑,姑姑不在分家的名单里。

我在西窑出生,也在那里长大。

西窑有两截。

里面是土窑。

土窑里漆黑,窑的尽头是一个土炕,冬天很冷的时候才在那里睡觉,除夕熬夜时,我坐在被窝里看大孩子们打牌。

土窑里有四方的水泥缸,储粮食的,我在里边藏过玩具,就埋在小麦里。

土窑往侧面挖,像是地道战,里边堆有冬天取暖的棉花杆。

跟着哥哥们,拿着手电筒去过两次,人影子照在墙上,像个怪物,心也跟着砰砰乱跳。

西窑外面的一截是砖拱窑,有壁柜,有炕,有床,有桌子,有衣橱,有窗户。

夏天的阳光从窗户里透进来,一道光柱,空气里飘满了尘埃。

窑洞的墙上有燕子来筑巢,燕妈妈飞进飞出,小燕子叽叽喳喳的叫,大便顺着燕窝掉到地上,为小燕子清理大便的是我的妈妈。

三岁以前西窑差不多是我生活的全部。

爸爸在外地教书,周末才回家,两个哥哥跟着爷爷奶奶,我和妈妈睡在西窑的大床上。

那年春天,妈妈去百叶姑姑家里学裁缝,顺便给我断奶。

我认生,除了妈妈跟谁都不熟。

一个人睡在大床上,床边桌子上点着煤油灯,房梁的影子投在半圆形的屋顶,高而静,像是夏夜的天空。

我看着白灰墙上黄颜色油漆画的几片大大的树叶,那是我儿时心目中最为高尚的艺术品。

奶奶过来看我。

帮我盖好被子,一边嘴里嘟囔,

"一天到晚学裁缝,孩子也不管,断奶,谁家孩子不是吃奶吃到五六岁。"

我问奶奶墙上的画是谁画的,奶奶说是造房子的时候她画上去的,那时候爷爷奶奶还年轻,西窑房顶轧平房,水泥,石头都是爷爷一筐一筐用绳子拽上去的。

奶奶做衣服,纺棉花,织布,绣花,我是知道的,高高的墙上怎么画画,对我来说一直都是个谜。

奶奶和妈妈是性格不同的两个人,奶奶喜欢说,好听的不好听的都说,

"论说,你妈妈也算是有功劳的,生了三个儿子,给咱家争气。"

好像那才是她唯一欣赏的事。

妈妈很少议论别人,也不说我,在她眼里,我长的不俊也不丑。

婆媳间的矛盾好像总是有的,我跟奶奶说,

"奶奶,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得罪人了都不知道。"

奶奶自然是不会听我的,

"你小的时候,你大伯抱着你,说老二家的小三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

感同身受,我跟妈妈说,

"你都不说别人,他们说你是不对的。"

妈妈说,

"人长一张嘴,一是吃饭,还有就是说话,别管他,随便说什么,又长不到身上。"

我后来上学,认识字了,看到床边墙上贴着的报纸,上边有一个大大的标题新闻,

"沉痛哀悼康生同志逝世"。

我不知道康生是谁,只是听大人们说,跟四人帮不一样,康生这个人活的值,他活着的时候没有被审判,死了才被清算,大有点"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的味道。

妈妈跟我说,

"人心都是很短的,胜者王侯败者贼,人活着是不能这样的。"

究竟不能怎样,我是在许多年以后才明白。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9 23: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