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生活(33):糟糕的2007年

作者:sanmiwu  于 2022-11-27 06: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移民生涯|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2007年糟糕的是我。

对大多数人来说,2007年是充满希望的一年,油价涨,利率涨,房价也涨,虽然不像国内那么凶,考虑到加拿大地广人稀,中国的炒房团暂时也还没开始下手,一年百分之七八的涨幅也是够可以的。



邢同学要开公司了,房地产,是和他的同事印度人,那是他们的老本行。

过去祝贺,有点不放心,印度人吃素,酒肉不沾,连鸡蛋都不吃,说是鸡蛋长大了就是鸡,规矩多多,会算计,跟他们合伙真能行?

其实也不难,加拿大造房子,每到一个阶段,都需要验收合格,否则不能进行下一步,有资格验房的是土木建筑的注册工程师(civil engineer)。

这个对邢同学来说是小儿科了,他在国内就搞建筑设计嘛,开车子现场转一圈,签个字,白花花的银子就到手了,网上叫刀乐斯(Dollars),简称是刀。

羡煞老夫了。

古人说的“女怕嫁错郎,男怕选错行”,嫁个绩优股,不要跟市场作对,后边半句说的就是我吧。

GE的前任CEO杰克•韦尔奇发明了年终考评机制,根据员工一年来的工作表现排排坐次,末位淘汰,比例是百分之十。

这个机制曾经被认为是伟大的发明,和上世纪90年代国内的尾者下岗政策如出一辙。

2007年4月,我第一次参加加拿大公司的年终考评。

先是自己写总结。

回顾一年的工作,都是在丢生意,没有可圈可点之处。

我把自己如何努力,如何配合其他同事的事情写了进去。

写完了给杰夫,他说‘’这些不是你的,你只是参与者。‘’

好吧,我是参与者,你们是主谋。

写了改,改了写,后来总算过关了。

马克和杰夫找我谈话,给我看了他们写的评语。

啰嗦了一大堆,概括起来就是,我在走下坡路,Sanmi's performance is going down。

没觉得很吃惊,一年到头坏消息不断,收拾残局,通知客服不再送货是我的工作,也是一种折磨。

“年少不知林教头,读懂已是中年人 ”。

这个话出了国依然适用。

没有及时察觉到公司的业务处于危险边缘,没有及时汇报,以至于领导层没能有所作为,挽回败局,这是其中一条罪状。

我很无奈,公司的处境不好我当然是知道的,美国专家来了一茬又一茬,领导层定期跟客户在卡尔加里的总部开会,所有的合同也都是总部拍板的,马克他们不知道客户不满意,他们的心好大。

结局已定,过程还是要走一走,毕竟是大公司,一切要合乎规程。

从8月份起,解雇的流程开始了。

大概是这样的:

1) 地区经理和人事经理一起拟定一份计划,有详细的清单列出我需要改进的地方;

2) 本人,杰夫,马克每两个礼拜坐下来检查进展;

3) 根据表现决定去留。

这个流程通常是3个月的时间。

听同事说,我不是唯一的,GE BETZ的首席执行官George Oliver 和我一样的处境。

3个月是公司给的缓冲期,找工作,自谋出路。

George Oliver 我见过,还是2002年在上海的时候,意气风发。

世事无常啊。

不过我们还是不一样的,他有出路,我没有。

计划有些苛刻,两个礼拜后第一次碰头会,不理想。

继续努力。

第二次碰头会,一切照旧,杰夫在会上说,

“No doubt you work hard. However, that doesn't make you look any better. It only makes people feel sorry for you. "

“What the ....”,我把后边一个字咽了下去,对自己说,

‘’淡定,淡定。‘’

“Sanmi, wherever you go we lost business."

杰夫的这句话让我着实有些恼怒,我在周末写了一封信,发给杰夫和马克。

Jeff,

I don't know what your feeling is. I feel very bad in the past couple of days. 

Have you ever loved a girl who has no feelings about you? I have.

No matter what I did means nothing to her. The more I did  the more I look like I was an idiot. 

Yes. We did lose a lot of business. Whether it is because the customers don't like me or they don't like our company, I will have to agree that I didn't do a good job. I would not blame anybody instead of myself. 

You guys gave me a job a year ago when I was struggling with my life in Canada. I feel sorry I was not able to help the company to get more business, just like you said, "Sanmi, wherever you go we lost business. "

I know I have only limited time to work here. I will continuously work hard like what I have done in the past several weeks until the last day no matter hard work is appreciated or not.

I can be fired tomorrow. I will not hate anybody.  However, I am not going to attend the performance improvement review meeting anymore.

说了一大堆废话,我知道我该走了。

两天后,杰夫找我谈心。

他说,其实我们每个人都面对着压力,要不是丢了生意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他向我保证他会让我顺利通过考评。

两个月以后,接到人事部换岗位的通知。

杰夫跟我说,

”We want to give you another chance because you try."

我被转到另外一个部门,还在原地上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2-1 22: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