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葬华清池》第一回、西华山血雨腥风(3)

作者:自知无明  于 2013-2-16 02:4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情葬华清池|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华清池, 周萌萌, 花间道, 华山派, 武侠

 

 

 

除了南华派两人,其他人听到“花间道”三字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花间道可是江湖上最大的妖魔邪道,江湖上的坏事十之八九由它包办。花间道起源于巴蜀一带,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据说原先并不是邪道,属于亦正亦邪一类,其中亦不乏可爱之人,偶尔还干一两件人事。自打二十年前新任花魁花絮儿上台后,花间道一夜之间便迅速转向,成为名副其实的邪道。别说道里还能找到个把好人,就是不够坏的也都被花絮儿处以极刑。一开始他们只在巴蜀境内横行。近些年兵强马壮,已经开始向全国范围内肆虐。这两年花间道的臭名犹盛,中原武林无不闻花变色。这全都因为花絮儿欲做江湖中的武则天,到处杀人立威。

 

杨掌门看黎掌门和林尚武如此惊慌失措,不免揶揄道:“二位也算江湖上成名人物,该不会尿裤子吧?咱们四派人马聚到一起,还怕一个什么花间道么?”

 

黎掌门瞪了杨掌门一眼,道:“你是无知者无畏!花间道不是跟你比武功高强,他们有一种杀人不见血的利器叫‘百香忘忧粉’,任何人沾一丁点就浑身肿胀,瘙痒不止,皮肤溃烂。如果多沾一点,便喘不过气来窒息而亡。风一吹,那粉便四处飘洒,任你武功多高都难以逃脱。”

 

杨掌门奇道:“什么东西如此厉害?”

 

黎掌门道:“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对一些花粉过敏,这个‘百香忘忧粉’则由上百种对人体最有害的花粉混合而成。如果单是花粉还不足以让人畏惧,但其中还掺杂了一些让肌肤腐烂的毒药,这些毒药和有毒的花粉互增毒性,这‘百香忘忧粉’便成了世上毒药之首。原先此粉叫‘百香夺命粉’,花魁不喜欢‘夺命’二字,便改为‘忘忧’。”

 

杨掌门声音发颤道:“人死不就‘忘忧’了么?”

 

黎掌门道:“就是。如用‘夺命’二字,则是他们杀人犯法;改为‘忘忧’则好像他们替你解脱,反而是他们做了一件善事。”

 

杨掌门道:“这也……太卑鄙了吧!”

 

林尚武一直沉默不语,不知心里在打什么算盘。

 

杨掌门又道:“现在下山逃命反而会被他们各个击破,还不如咱们在这里摆好阵势迎战他们。不巧的是甄掌门刚受了伤,剩下咱们三个老的,加上弟子辈共四五十人,或许还有得一拼。不知林大侠意下如何?”

 

见杨掌门发问,林尚武便敷衍道:“咱们且相机行事吧,嗯,相机行事。”

 

黎掌门看林尚武心神不定,便劝道:“我看也别无良策。大难当头,咱们就齐心协力,除了花间道这一大害!”

 

此时,鼓乐声越来越清晰,大家的心跳也越来越剧烈。

 

钟诚突觉腰间一麻,随即动弹不得,反应过来时身子已被林尚武提起往院外跑去。一看林尚武逃了,其余人等也一窝蜂朝院门口涌去,只余下杨柳护住靠墙而坐的甄草木。

 

林尚武刚要跨出院门,迎面突然飘来许多花瓣。他吓得随手把钟诚往旁边一扔,纵身向后跃去。

 

随即从院外鱼贯涌入十二队人,每队由一个女子领头,跟着四个男子。每个男子手里都抱个瓶子,装满了粉状物事。众人不禁大吃一惊,心里均想,大凡毒药都不易炼制,越是剧毒越难于炼制。江湖上用毒的门派不少,但每次都只用少量,而且轻易不用。花间道怎地有如此多的“百香忘忧粉”?这要是往身上一招呼,是绝无逃生的希望!

 

这六十人进院后将在场众人朝左右两边驱赶,众人怕沾上那“百香忘忧粉”而纷纷后退,直退到靠墙而立。然后这些人分成两排站立,男的朝外,女的朝里,在院中隔出一条宽约六尺的大道。

 

接着又进来四个女子,白底的衣服上绣着鲜艳花朵,这四人到大厅门口后分左右立定。

 

又过了一阵,鼓乐之声已然来到院外。

 

一乘八抬大轿由四个公公打扮的人护着进入院内,一直抬到刚才四个女子站的地方。这架势,估计跟皇帝出巡的排场也差不了多少。众人齐刷刷地盯住这台轿子,都猜想里面坐的一定是花魁花絮儿,都要瞧一瞧这个大魔头凶神恶煞的样子。

 

然而轿子停定却无人上前掀帘子,也无人从轿内出来。

 

众人正奇怪时,院外传来“驾!驾!”的赶马声,接着是马鞭凌空抽在马背的声音,却不闻马蹄“得得”之声。钟诚此时还躺在院门口的角落里,他心下奇道:“华山如此险峻,自古以来还未见骑马上山的。不知是哪位英雄好汉可以骑马上山?这马又是什么宝马,怎地行路无声?”

 

一个女子骑着一匹……一个人进来了。排在大道两旁的六十人突然蹲了下来,大概是为了避免挡住那女子的视线。这女子约莫三十多岁,面容姣好,体态婀娜多姿,身着淡黄色的袍子,上面绣着鲜艳的红牡丹。她骑着的那人却是先前还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空雾和尚。此时的空雾温顺得像一只小狗,四肢着地,稳稳当当地前行,生怕让主人受惊。他脖子里拴着一条铁链,铁链的另一端自然握在那女子手中。

 

这情景直看得众人心惊胆战,瞠目结舌。鼎鼎大名的空雾和尚竟然成了一个女子的坐骑!花间道都是把人当畜生对待么?众人都知道花间道坏,却不知竟已坏到这种程度。

 

那女子威严地朝两边扫了几眼,“啪!啪!”又在空雾屁股上狠狠抽了两鞭,这才来到大厅门口。众人的心也犹如被鞭子抽了两下,血液上下翻滚,各种滋味都有。此时早有两个“公公”给她摆好了用虎皮铺就的座椅。另两个“公公”过去搀着她从空雾背上下来,然后弓着腰搀她到座位旁,伺候她就坐。一个光头跑过来牵了空雾的链子,把他拴在旁边的柱子上。钟诚识得那个光头,正是刚才站在最后面的少林小和尚,此时已经换了花间道的衣服。

 

院外也已经堆满了花间道的人,靠近院门口是一个铁笼,里面囚的正是空云和尚。他面无血色,口中喃喃,像是正在诵经。钟诚四处张望了一下,却未发现另外三个小和尚的影子。

 

看到空云空雾这样的顶尖高手都已被花间道轻易拿下,杨掌门不由得手心直冒冷汗。他斜睨了黎掌门一眼,黎掌门苦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他再往林尚武瞧去,林尚武却避开了他的眼神。

 

那女子坐下后,鼓乐便即停了下来。她的丹凤眼又朝四周巡视了一番,眼光威严无比。众人心里一凛,不觉向后挪了半步,把身板站得笔直。

 

“小别样,小林子,斟酒!”

 

众人一听斟酒二字,便皆头皮发麻。江湖传闻花间道除了杀人的“百香忘忧粉”之外,还有一种很厉害的酒,叫“寒梅堪恨酒”,却是花间道控制江湖人物的法器。喝了此酒便须听命于花魁,去干那些丧尽天良的事儿,否则就会非常非常难受而死。具体怎么个死法钟诚也不甚清楚,反正这酒厉害之极,要么别喝,喝了就不敢不听话。

 

“遵命!”两个“公公”手握佛尘从那女子座后转了出来。这两个“公公”的声音非常雄浑,一点也不像被阉割了的太监。他们三十多岁,身材魁梧,满脸红光,下盘坚实,简直称得上是百里挑一的精壮男子。那两个站着不动的“公公”也跟这二人一般模样。

 

原来这四个公公打扮的人便是花间道四大男护花使者。据说花间道组织极为庞大严密。花魁身边有四大男护花使者和四大女护花使者,个个武功高强。男护花使者分别叫别样、林子、馒头和饼子。女使者分别是花蜜儿、花蕊儿、花心儿和花瓣儿。护花使者之下是十二花客,每人统领数千人,负责保卫花间道总舵水晶宫。花间道在各省都设有分道,依据发展的程度,各分道邪教分子(花间道内互称道友)多少不一,最多当然是四川,有数万人之多,最少的省份也有数千人。

 

两个花间道的小兵从内堂抬来一张八仙桌。别样和林子果非寻常人物,动作异常麻利。其中一人手一挥,桌上便整整齐齐摆了五排、每排十个,共五十个酒杯。酒杯不大,可装二钱罢了。另一人提着酒壶只在空中快速绕了一圈,便把五十只杯子加满了酒,杯杯盈满,却无一滴滴到桌上。钟诚心道:“若是比武格斗,如此快的出手速度,自己定然远非对手。”

 

那女子并不开口,威然而坐。她左侧一个女子站出来对众人道:“花间道花魁花絮儿姐姐请众位英雄喝酒,一人一杯。”

 

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却没人上前喝酒。钟诚心道:“上坐的女子果然就是花絮儿,有派头,够威风。如果不是亲见他凌辱空雾大师,光看面目还真难以相信她如此骄横变态。”

 

刚才说话那女子又重复了一遍,仍然没人响应。花絮儿道:“花蜜儿妹妹,最后一遍,无需跟他们废话。”

 

原来这传话的女子便是四大女护花使者之一的花蜜儿。其他三个跟花蜜儿站在一起的女子想必便是另三大使者了。看不出如此娇柔貌美的她们便是花间道内地位仅次于花魁的四人。据说花絮儿对“数千年来都是男人当政”这种情况异常气愤,她不光自己要当女皇,还妄图改变所有女人的地位。她有句口头禅就是“难道就不允许女人骑在男人头上撒野么?”因此,花絮儿接掌花间道后,四个男护花使者的权力被完全剥夺,其身份仅仅是伺候花魁的起居出行以及护卫花魁的安全。四个女护花使者却握有生杀大权,常常替花魁传达命令,遇到紧急情况还可代替花魁发号施令。十二花客以及各分道的头目也全由女性担任,男的最多只能升到副手。

 

花蜜儿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对众人道:“大家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愿意归顺花间道、听从花絮儿姐姐指挥的,就把酒喝了。不喝的,哼!”

 

她这几个字说得并不重,然而大家都觉着是当头棒喝。只有甄草木还是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坐着。其他人等则互相推推攘攘,想上前喝酒又怕别人笑话,不喝又怕被当场处死。华山派弟子们看师父没有要喝酒的样子,慌乱一阵便又整整齐齐站在原地不动。林尚武先是左脚向前踏出一小步,随即又收了回来。片刻过后,右脚又向前踏出一小步,也是随即便收了回去。黎掌门则站在原地犹豫不决:不喝?性命难保。喝?自己做了半辈子侠客,突然投身黑道,总是不忍。对一个武林侠义人士来说,名节的重要性不比性命轻。杨掌门怎么也料不到,平生第一次踏足中原就要面临生死抉择。他把身子稍微朝嵩山派挪了挪,两眼四处张望,看样子想觅路逃生。

 

花蜜儿拍了拍手,院墙上“呼啦”一下突然冒出上百个人,手里也都捧着一个装满粉状物事的瓶子。花蜜儿对杨掌门道:“看什么呢?你就算有翅膀又能飞出去么?”

 

杨掌门顿时吓得不敢再往外望了,只得乖乖站在原地,偶尔朝黎掌门和林尚武斜睨一眼。

 

“林大侠,你雅号叫‘淡影梅花’,跟我们的‘寒梅堪恨酒’不是很有缘么?你带头喝了吧!”

 

林尚武一定后悔自己用梅花扇做武器,以致于被人送了个“淡影梅花”的雅号。现在被花蜜儿点名,如果不喝,自己便是第一个做鬼的人,而且满门弟子也都要跟着倒霉。他此时再无半点犹豫,朝花絮儿一拱手,朗声说道:“在下久仰花魁花絮儿大名。今日有幸得花魁赐酒,焉能不喝?”说罢,林尚武大步走到桌前,端起杯子喝了个底朝天,连声道:“好酒好酒!”。

 

林尚武手下的弟子也跟着排队上前喝酒。随即有人奉上二十多套衣服给林尚武一伙人换了。完后,花蜜儿指挥林尚武率弟子们向花魁行跪拜大礼,林尚武拜得真诚,只差没有三呼万岁。末了,花蜜儿再让他们靠花魁两侧站了,就算彻底变成花间道的人了。花絮儿满意地点了点头。钟诚心中叹息道:“可惜了‘林大侠’的称谓,以后便是花絮儿的狗腿子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呸”了一下,却是杨柳。

 

花蜜儿又道:“华山派是此间主人,甄掌门赏个脸么?”

 

甄草木两眼无神地望着远方,犹如没有听到一般。花蜜儿连问了三遍他都毫无反应。花絮儿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花蜜儿道:“给花姐姐把甄草木宰了!”

 

离华山派最近的那一女四男便要上前擒拿甄草木。林尚武道:“承蒙花魁赐酒,常言道无功不受禄,这事让属下来办吧!”话音未落,他已抢到那五人前面,挥扇朝甄草木砍去。华山弟子立即上前阻拦。可他们如何是林尚武的对手?只三招,便有三个华山弟子惨死当场。杨柳吓得一声尖叫,赶紧躲到甄草木身后,泣不成声。钟诚想要站起身来,却哪能动弹半分?他大骂道:“林尚武你这个畜生!”

 

“且慢!”花絮儿一声低喝。

 

林尚武赶紧住手回头望着花絮儿。

 

花蜜儿替花絮儿传话道:“甄草木!再给你一次机会,喝还是不喝?”

 

甄草木仍然呆呆地望着远方,毫不理会花蜜儿的问话。

 

花蜜儿喝道:“再杀三个!”

 

林尚武再次飞身而上,又是连毙三个华山弟子。无情真人仍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杀的人跟他毫无干系。林尚武收势退后一步,忍不住厉声喝问道:“姓甄的,徒弟死了一点都不伤心?”甄草木头也不回,冷冷地道:“人都会死的,有何值得伤心的?”

 

花絮儿一挥手,花蜜儿便道:“华山派一个不留,杀!”

 

林尚武应了一声,再次挥扇杀去。数招之后,华山派便只剩下甄草木、躲在甄草木身后的杨柳以及躺在院门角落的钟诚。

 

林尚武狞笑着一扇缓缓朝甄草木砍去,甄草木一动不动,眼里反而闪过一丝冷冷的笑意。满眼泪水、浑身筛糠的杨柳竟突然站起来绕到前面护住师父。林尚武一怔,把扇子停在空中,喝道:“你干什么?”

 

杨柳一扬小脸,脆声答道:“不许你杀我师父。”

 

林尚武又问:“你不怕死吗?”

 

杨柳怯生生地道:“怕。”

 

“那你还敢保护你师父,不怕我杀了你?”

 

杨柳马上又大声道:“就是不允许你杀我师父。”

 

“那我把你杀了,怕不怕?”

 

她又怯生生道:“怕。”

 

“那你让开,我只杀你师父,不杀你。”

 

“不!”这个“不”字虽然音量不高,却说得斩钉截铁。

 

面对这么个可爱的小女孩,杀人成性的林尚武竟也动了恻隐之心。他实在下不去手,便回头看看花絮儿。

 

花絮儿盯着杨柳看了一阵,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缓步来到杨柳的面前,用手抚摸着她的小脸蛋道:“你说你师父几句坏话,我就饶了你们俩。”

 

“不说!”

 

“那我把你们都杀了!”

 

“不许骂也不许杀!”

 

花絮儿伸出双手,捏住杨柳的双颊,逐渐加大力气,说道:“只要你答应说你师父的坏话,我就饶了你!”

 

杨柳的双颊慢慢红肿起来,眼泪开始在两只大眼睛里滚来滚去。随着花絮儿手上劲力的增加,她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但却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

 

花絮儿松开双手,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饶了你和你师父。小娃娃别哭了!”

 

杨柳兀自哭个不停,呜咽着骂道:“你这个大坏蛋!”

 

这一哭,竟然让花絮儿为难起来。花絮儿蹲下来哄她,可是哪里哄得住!越哄,哭得越厉害。现场的恐怖气氛竟然消散了不少,倒像是大家凑在一起看热闹似的。

 

花絮儿并不气恼,反而从头上摘下一朵红玉雕就的牡丹,对杨柳道:“你不哭,我就把这朵花送给你。”

 

杨柳嚷道:“你是坏人,我不要!”

 

花絮儿吓唬她道:“你要是不要,就休怪我无情。我马上让那个拿扇子的把你和你师父都杀掉!”

 

杨柳流着眼泪、抿着小嘴支吾了一阵,道:“那你答应谁都不杀,包括他们,”她用小手一指嵩山派和南华派的人,接着说道:“我就收下。”

 

花絮儿“咦”了一声,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姑娘竟然跟她讨价还价。略一沉吟,她认真地对杨柳道:“你这小娃娃也太霸道了!你要是全保,我花间道就只能散伙了。喏,这两派,你只能保一派,你选吧!”

 

杨柳真的收声不哭了,弱弱地道:“那好吧,你不要杀……”她犹豫片刻,用手一指杨斌和他徒弟道:“他们俩。”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比较讲道理,而且他们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而且……而且他们势单力孤。”

 

南华派在中原没什么名气,花絮儿也不在意,当下便道:“好。就依你!”

 

杨柳伸手来接红玉牡丹,花絮儿直接给她插到头发上,心底叹了一声:“好漂亮好可爱的女娃儿!”又爱怜地轻抚杨柳的脸蛋一下,这才返身入座。南华派二人不知花絮儿是否当真,仍是战战兢兢靠墙而立。

 

花蜜儿又喝道:“黎掌门,该你了!这酒是喝还是不喝?”

 

黎掌门两腿直哆嗦,右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剑柄。便在此时,嵩山派靠院门处的三名弟子突然拔出长剑,挥舞着往外冲去。守在门口的二女八男立即出手阻拦,其中两个男子向这三人撒了一些“百香忘忧粉”。花粉沾到三人脸上,皮肤即开始溃烂,渐渐地脸上再无一块完整的皮肤,耳朵和鼻子都慢慢消失。三人先是杀猪般地嚎叫,然后变为大声喘气,再然后便没了动静。余下的嵩山弟子见此情景,都纷纷后退,十几个嵩山弟子竟然缩成一团。杨柳往甄草木身边靠了靠,呜咽道:“师父,我怕。”

 

花蜜儿又道:“如果不想喝酒,也不想死,你可以选择跟我们走,像空云和尚那样!”

 

钟诚一惊,原来空云方丈不是被擒住的,而是自己钻进铁笼去的!可能他不想做坏事,又不想死,便甘愿被囚禁。

 

黎掌门犹豫不决,支支吾吾,不知所云。

 

花蜜儿催道:“再不决断,就让你们尝尝‘百香忘忧粉’的味道!”

 

黎掌门马上支吾道:“不不不……尝,我跟你们走!”

 

花蜜儿微微一笑,一挥手,便有人推了十几个笼子进来,把笼门打开,单等嵩山派众人钻入。

 

花絮儿突然道:“让姓黎的驼我下山!”

 

那个少林小和尚找了一条铁链来拴在黎掌门脖子上,然后喝道:“趴下!”黎掌门便乖乖地像一条狗那样趴在地上。小和尚又拿来马鞍铺上。旋即,鼓乐声又起,两个公公搀扶花絮儿朝黎掌门走去。花絮儿走了两步,折返身来朝杨柳走去,作势要捏她的脸蛋,杨柳吓得把头埋入师父怀里。花絮儿呵呵一笑道:“以后到四川了记得去水晶宫找我!”杨柳嘟囔了一句“偏不去。”花絮儿也不理会,返身朝坐骑走去。

 

花絮儿刚要跨上黎掌门的背,黎掌门突然纵身跃起,猛飞右腿朝花絮儿踢去!这一脚异常突然,又快又狠,可说凝聚了黎掌门数十年的功力。花絮儿的一条腿已跨在空中,任谁看来,她都无法避开这一腿。钟诚心里大叫了一声“好!”空云和尚这时也停止了诵经,专注盯着黎掌门和花絮儿。甄草木也终于微微偏了一下脑袋。

 

(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 16: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