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到底靠什么取得天下的?

作者:hwangjinzi  于 2013-1-23 19: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6评论

毛泽东到底靠什么取得天下?似有定论。因为毛泽东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林彪也说:不论夺取政权还是巩固政权,都要抓枪杆子和笔杆子。那么根据最高指示和次高指示,不是可以得出毛泽东是靠枪杆子或枪杆子加笔杆子夺取天下的结论么?但其实不然。其时,难道国民党蒋介石没有枪杆子和笔杆子吗?何况毛泽东的抓枪杆子还是从他的“先生”蒋介石那里学来的。再说,李自成、洪秀全这些曾被毛泽东许为同志的英雄好汉不也抓过枪杆子吗?可见抓了枪杆子,甚至再抓一把笔杆子,也未必就能包打天下。

那么,毛泽东靠什么夺取了天下呢?这个问题不但困扰大陆的学者,也长期对海外学者造成困惑,因为“中共没有与日军作战,只有一些逃亡老兵的没有战争经验的部队,能在短短的四年中打败了用美式装备的四百万国民党的军队,这是为什么?”。

有些亲历毛泽东夺取天下的中共老干部也在用各种方式向后人解答这一谜底。比如最近笔者读到的李典维口述、何卓群记录的《四大超级奇谋消灭800万国军》,就是其一。李典维,89岁,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秘密战线高级干部,文革时受迫害入狱,文革后出狱离休。李典维说,“解放战争是战争史上的奇迹,共产党领导全国军民,用四大超级奇谋消灭了国民党反动派800万大军,建立了新中国。”

第一奇谋,大批印刷法币、金圆券,瓦解国统区的金融。从国外引进印钞机,大批印刷法币,投放国统区市场,法币很快贬值。国民党又发行金圆券换法币。解放军随机应变,改印大批金圆券投放国统区。结果国统区物价飞涨,民怨沸腾,广大人民认清了国民党腐败无能的真面目,有力支援了国统区的反蒋介石斗争。蒋经国曾经亲自到上海主持经济工作稳定物价,以失败告终。当时在国统区秘密工作的同志,一个主要任务就是分钱,花钱,发钱,既解决了活动经费,又取得了加速国统区金融瓦解的效果。

第二奇谋,争取国民党党政军高干的子女参加革命。派出大批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的青年,与他们接近,通过各种方式谈心,争取了大批国民党高干子女。例如北平守敌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随时向解放军通报机密情报,最终促使几十万国军起义加入解放军。蒋介石的智囊陈布雷的女儿陈琏于1947年与地下党袁永熙结婚,成为解放军的优秀情报员。通过陈琏,有的消息,解放军比蒋介石知道还早。

第三奇谋,化装镇压地主。地主阶级是国民党在农村的支柱,必须坚决镇压。解放军派出小分队,利用缴获的国军衣服装备,化装成国民党败退的部队,先期南下为解放军大部队开进作准备。这些小分队的主要任务,第一是宣传解放军神勇无敌,第二是杀掉一些地主,筹集钱粮。结果在农村不仅贫下中农恨国民党,地主阶级也恨国民党。蒋介石军队的中下级军官大多数来自地主阶级,听到家人被蒋介石军队杀掉,纷纷支持甚至促使上级军官起义投诚。新解放区实行保留富农政策,富农以下都是解放军的团结对象,地主不杀(建国后镇压了一批反动地主),还分一些地,地主们都说解放军好,只要交出部分土地就可以活命安居乐业。

第四奇谋,用穿墙拆房法攻坚。国军守城市,准备巷战,把街道,街口作为防守重点。解放军攻城,发明了穿墙拆房法,不走街道,从民房连续穿墙拆房,迫近敌军火力点,出奇制胜。打长春、四平、天津,都用这个方法。后来国军有人提出预先拆除部分民房扫清射界,地下党组织市民抗议,或要求高额赔偿,有力阻止了国军的拆房计划,支援了解放军的攻城作战。

李典维老人所说的这些,当然有根有据。但最近有前辈介绍黄仁柯写的《沙孟海兄弟风雨录》(上海文艺出版社,20056 月第一版) 之后,豁然开朗,让人对毛泽东夺得天下之谜有了答案:原来毛泽东是靠特务间谍打败了国民党,夺取了天下。

毛泽东靠特务间谍打败了国民党,这是在《沙孟海兄弟风雨录》中写得明明白白的事。这是一部内容栩实的现代史,一部生动无比的国共战争史,更是一部精彩绝伦的情报作战史,一部内容丰富的间谍百科全书和一部趣味盎然的特务教科书。

毛泽东怎样用间谍打败国民党?只需看看解放战争的三大战役,就一清二楚。

辽沈战役。潜伏在国民党军政部长陈诚身边的少将军需署长汪维恒是中共秘密党员,是沙家老四“情报福将”沙文威手下的“红色间谍”。1948年5—6月,汪维恒到河北、东北视察,回到南京后,立即把河北、东北独立团以上的部队番号、长官姓名、兵员实力、驻地部署等绝密情报交给了共产党。两个月后辽沈战役打完了,歼敌的战果竟与汪某提供的情报几乎完全一致。

淮海战役。在国军联勤总部任中将视察员的张权,也是中共特务。当淮海战役打得如火如荼之际,他在沙家老三沙文汉指挥下,以联勤总部检查团团长的名义飞徃徐州、济南、南京视察,不露声色地窃取了国民党参谋总部的作战地图。不久,这张烫着“绝密”火漆印记的作战地图便挂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的作战室里。

三大战役,沙家兄弟包办了两大战役。平津战役虽与沙家兄弟无直接关连,但仍是淂力于间谍特务。国民党华北剿匪总部总司令傅作义拥25万精兵却不战而降,是由于他女儿傅冬菊、部下邓宝珊向他下了说词。傅冬菊是中共党员,邓宝珊早在1921年起就和中共保持秘密联系。上述沙文威、沙文汉就是《沙孟海兄弟风雨录》中所写的沙孟海兄弟五人中两个。沙家五兄弟都是人中龙,都是有才华、有理想、有牺牲精神的精英分子。他们都在波澜壮阔的历史舞台上他们作了雄武悲壮的演出,给后人留下无尽的话题和沉思。沙孟海是二十多岁成名的大书法家、书学家、古文字学家,凭自己的才华学问道德,受知于陈布雷、朱家骅、蒋介石,被蒋誉为“宁波才子”,担任过浙江省政府秘书、中央大学秘书、教育部秘书、蒋介石侍从室秘书、蒋介石家谱《武岭蒋氏宗谱》编纂人、中央宣传部文化运动委员会委员、中央组织部设计委员会委员、中央训练团政训班指导员等职务,成了接近中枢的机要人员。沙孟海本人虽不参与政治,但他的四个弟弟都是中共党员,他两次把四弟沙文威介绍到国民政府要害部门,为中共间谍窃取情报创造了有利条件。国民党这种唯才是用、不搞株连、不讲成份、不审干和不抓特务的做法,让毛泽东大钻其空子,而屡遭失败,直至最后丧失了在大陆的政权。而毛泽东则反其道而行之,从井岗山开始、到延安,再到北京,就一路大查特查、大杀特杀!唯成分论、搞阶级灭绝,一个犯罪、九族株连,反革命、特务、叛徒、走资派帽子满天飞,宁可错杀一千、决不错放一个。结果,和国民党的党政军机关和军队到处都有毛泽东的特务间谍相比,延安在“没有一个(国民党的)内线”的情况下,整风抢救运动中却抓出了几千个特务、叛徒,杀死、整死、逼死了不少人。延安如此,各根据地亦如此。

建政前如是,建政后亦复如是。从1949年以来连接不断的暴力土改、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审干肃反、三反五反、反胡风,到文革中之横扫牛鬼蛇神、打倒走资派、清理阶级队伍,再到文革后的一打三反、严打加严打,每一次运动都要大开杀戒、按比例杀人,即每一次运动都是一次杀人比赛。杀了几十年,杀到今天,到底杀干净了没有呢?好像还没有。

沙家五兄弟除大哥沙孟海外,其余4个都是中共党员。老二沙文求21岁入党,先在上海大学后转复旦大学,再奉组织命令赴广州中山大学,参加了 19271211日由张太雷、恽代英、叶剑英等人按共产国际指令而发动的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被俘遭杀害。沙文求从小好学,钟情诗书画,是少林武术高手,尤喜兵书,文章也写得好。他本来可以像大哥一样做个学问家、书画家,或者成为抵御外敌的良将,不幸却死于中国人杀中国人的内斗中。老五沙文度,更是少年英雄,14岁加入共青团便担任了家乡沙村的农会干事,因1927年国共分裂险遭杀害,便由大哥带到上海读书、学画,几年间画艺大进。本可做画家的他,却选择了革命;1938年赴延安入鲁迅艺术学院,同年末到八路军120师政治部宣传部,1939年成为中共党员。延安整风的时候,他一夜之间变成了“国民党派进来的大特务”;因为他大哥沙孟海是朱家骅秘书、四哥沙文威是“中统特务”,真是百口莫辩;于是沙文度成了不“可以抢救的失足者”,有人主张抢毙他,最后从部队押回延安交社会部关押,不久“溺水”而亡,伏尸延河岸边“一处毫不起眼的沙滩上”,终年32岁。沙文威加入共青团并成为共青团宁波地委组织部长时,还是个稚气未退的少年,但因奉命煽动工潮被通缉,16岁的沙文威便开始了职业革命家的生涯。1936年由留俄同学介绍入南京市“新生活运动促进会”,继而堂而皇之地参加蒋介石亲自主持的“卢山军官讲习团”,亲聆蒋介石、汪精卫、陈立夫、陈诚等抗战方略,摸清了当局“不向共产党进攻”的底牌。1937年沙文威在大哥沙孟海介绍下,转入国民党最高统帅部军事委员会属下、以朱家骅为主任的参事室任干事,于是军事委员会里无数绝密文件便源源不断地到了周恩来手中。沙文威不但在军事委员会内盗取机密,还在里面发展秘密党员;1941年又随朱家骅入中统局。1942年回到上海收集汪伪情报,1945年日本投降后,沙文威在沙孟海帮助下再次钻入国民党心脏部位,担任了中央研究院总办事处专员。在这里沙文威凭着他的勇敢、机智,“在中共的间谍史上谱出了一曲曲壮丽的乐章。”但得意之作却是与汪维恒合演窃取国民党东北和华北大量军事情报之一幕。

沙文汉1925年加入中共,也只是个17岁的少年;18岁任沙村支部书记,同年任鄞奉区委宣传委员,就参与攻打翔鹤潭盐局、税关和奉化县知事衙门的农民暴动。1932年由于叛徒告密,被迫与妻子陈修良一起流亡日本,为共产国际际收集情报。1935年回上海后先后担任过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长、军委书记、代理省委书记、华中分局城工部长、中共上海局宣传部长兼统战部长等职务。领导南京、杭州、无锡、徐州、上海等地的地下斗争。而中共南京地下市委书记正是沙文汉夫人陈修良,在沙文汉领导下,陈修良和沙文威等策动了国民党B24飞行大队投共,策动了国民党南京守军97师的投共,参与策动了重庆号巡洋舰投共等几起重大策反活动;尤其是指挥张权搞到了国民党参谋总部的地图,对淮海战役的胜利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为觧放军渡江和南京、上海的觧放立下汗马功劳。

其实,象沙文汉、沙文威这样的红色间谍在国共内战中多如牛毛,沙文汉、沙文威还算不上著名的。潜伏于中华民国国军中 毛的红色间谍,著名的有:

1,熊向晖;胡宗南机要秘书,将胡宗南军事命令传给毛**、使胡宗南屡战屡败、中共情报“后三杰”。 194911月起,历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日内瓦会议中国代表团新闻办公厅主任、顾问、中国驻英国代办、解放军总参谋部二部副部长、总理助理、中华人民共和国联合国代表团代表、驻墨西哥首任大使、中共中央调查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兼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副董事长、党组书记、第五、七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欧美同学会副会长、名誉会长。参加美国总统尼克森1972年的访华会谈、深得周恩来信任。

2,申健;原名申振民,胡宗南部属,使胡宗南屡战屡败、中共情报“后三杰”。历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印度大使馆参赞、外交部美澳司司长兼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对外友协常务理事、中国拉丁美洲友好协会副会长、驻古巴大使馆、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秘书长、副部长、中国古巴友好协会会长、驻印度大使、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兼外交学院教授、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3,陈忠经;胡宗南部属,使胡宗南屡战屡败、中共情报“后三杰”。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文委秘书长、中国艺术代表团团长、中共中央调查部副部长、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4,韩练成;海南岛防卫司令、中将46军军长,提供军事情报使解放军莱芜战役一举消灭李仙洲部队6万余人。1948年起历任兰州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西北军区副参谋长、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训练总监部科学和条令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战史研究部部长、甘肃省副省长、第一、二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一、三届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5,刘斐,中将;国民政府军令部第一厅厅长、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国民党候补中央执委,将军事计划传给毛泽东。19498月在香港联名通电脱离国民党,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国防部研究组组长、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兼水利部部长、全国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政协第二、三、四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人大常委。

6,郭汝瑰;国民政府军令部作战厅长、72军军长,将孟良崮战役军事计划传给毛泽东,使74师被全歼、制定徐蚌会战作战方案、率72军起义。194912月后历任川南行署委员兼交通厅厅长、南京军事学院教员、军事史料研究处副处长、研究员、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黄埔军校同学会副会长

7,何基沣;第33集团军副司令,率第59军全部,77军大部在贾汪、台儿庄地区倒戈,使黄百韬兵团被围歼。194812月后历任解放军第34军军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副部长、国务院水土保持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农业部副部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常委。

8,张克侠;第3绥靖区副司令,率第59军全部,77军大部在贾汪、台儿庄地区倒戈,使黄百韬兵团被围歼。194812月后历任解放军第33军军长、上海淞沪警备区参谋长、全国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委、林业部副部长、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院长。

9段伯宇;蒋介石侍从室少将高参,策划伞兵三团起义。  自然科学史研究室和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负责人、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10,吴石;国民党第16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到达台湾后,搜集军事资料,派旧部前往香港转交大陆情报人员。

195032
被国军军事法庭判处极刑;
1950610
下午四时被枪决。1965年,大陆宣布其为革命烈士。

此外,还有:谢和赓,白崇禧机要秘书 ,《世界知识》高级编辑兼欧美组组长;赵荣声,卫立煌少校秘书,《工人日报》文化生活组组长;阎又文,傅作义秘书、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政工处副处长,宣布北平和平协议 ,水利部部长傅作义的办公厅主任;葛佩琦,东北保安长官司令部政治部少将督察,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等等……

这些红色间谍,为毛泽东打江山,舍生忘死,九死一生。但毛泽东爬上皇帝宝座之后,那些为他卖命的红色间谍就灾难频仍。对于地方党组织、地下工作者特别是潜伏在白区从事情报工作的红色间谍,在党内是和“土匪”同类,只是利用对象;是绝对受岐视、受贬斥的。这类人士“不能担任正职”则是堂而皇之的写在红头文件上的。例如陈修良“觧放前”是中共南京市委书记,“觧放后”反屈居组织部长,再降为浙江省委宣传部代理部长。沙文汉虽当了浙江省长,但他不是第一把手;省委书记江华才是实际上的第一把手。其他省市区乃至中央各部委也大抵如此,其第一把手不是井冈山出身的,也一定是一方面军出身的。

这在毛泽东,除了疑心他们可能是两面特务甚至多面特务以外,他也不想让他们分享打江山的功劳和坐江山的红利,因为红利总是有限,分享的人自然越少越好;更主要的是毛泽东要掩盖他抢夺江山的伎俩以及与日伪蒋之间的错综复杂的黑幕。

所以,毛泽东天下初定,就拿潘汉年、杨帆开刀,结果地下工作者几乎全军覆没。曾混入国民党第一战区长官部任少将参议的中共党员葛佩琦、中共派驻张学良司令部的代表刘鼎等都遭残酷迫害而惨死。由于潘杨案和胡风案的株连,沙文汉终于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成了“反党集团头子”。他的夫人,功勋卓著、战绩彪炳的陈修良也在1958年被载上“极右分子”的帽子,开除党籍,下放劳动。

当然,凡是有过红色间谍经历的,最终鲜有躲过毛泽东的清算,其中最著名的是“叛徒”、“内奸”刘少奇和薄一波61人“叛徒集团”。其中也包括刘仲华,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部参议、北京市园林局局长,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拆掉了一个小监狱,却制造了一个更大、更黑暗的监狱,把自己也关进去了。这是当年热血青年、革命志士无论如何也梦想不到的。 1949526日,沙文汉与女儿阿贝在上海街头迎接解放军进城时,阿贝曾指着“打倒蒋介石”的标语问爸爸:这不怕杀头吗?沙文汉曾自豪也告诉女儿: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斗了整整22年;什么样的苦没有受过?什么样的难没有遭过?现在,我们终于胜利了,我们终于可以当着千千万万老百姓大声地喊: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我们解放了,今后不怕被杀头了!他怎么能想得到,自己斗了几十年,竟一夜间由高级干部变成了专政对象,遭到比被蒋介石杀头更可悲的下场。被蒋介石杀头只是一人做事一人当,如今他成了党的罪人却株连九族。在残酷斗争清算之后,沙文汉于196412日在贫病中走完了他屈辱而痛苦的人生,年仅55岁。他死后差不多20年,才给了他们夫妻一张“平反通知书”,既无人为这场旷古的冤案负责,也无人向他们讲一声“对不起”,更没有人对他们一家巨大痛苦和损失作出赔偿,一切都似乎是理所当然。

为毛泽东争天下建立奇功的沙文威,当年手下不乏少将、中将。建政后只在中央统战部当个小处长。受沙文汉牵连,又被疑为是国民党特务,最后被调到政协当一名副秘书长。大哥沙孟海的两个女儿被残酷的斗争、折磨而死。当然,革命者有牺牲一切的思想准备,但共产党人却大多数牺牲在自己同志的屠刀下、死于自已阵营的明枪暗箭之下,这也值得吗?所有受毛泽东欺骗的仁人志士、热血青年,包括其战友同志在内都没有好“下场”,岂止沙家五兄弟?沙文威曾说:“我觉得我们五兄弟是幸运的。我们生长在中国大动乱的年代,我们没有站在时代的旁边。我们深信封建社会必然没落,深信半封建半殖民也的社会制必然然会被推翻。”只要承认事实,中国经过一场血流成河、尸积如山的暴力革命之后,中国人民并没有从“革命胜利”中得到过什么,相反,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无疑比革命前更贫穷、更痛苦!中国大陆成为第一等的残暴、血腥的“权力专政”世界。这就是沙家兄弟当年拿苏俄卢布颠复一个并不太坏的国家政权的结果。这结果是与他们当年革命的目的,背道而驰。

这不但是沙家五兄弟的不幸,更是中国人民的不幸。

王任叔在《新奉化》杂志上著文批评蒋介石,“万没想到过不数日,蒋介石竟给王任叔写了一封亲笔函,盛情邀请王任叔‘特驾南来,襄我工作!’”;看看后来毛泽东如何对待他的批评者,看看今日当权者对上访告御状者的骄横、无情和凶残,世人当有何感慨?!

做为读者,还要感谢沙文威的诚实,用事实为蒋介石洗脱了“积极反共、消极抗战”的罪名。1937年,沙文威混入了“卢山军官讲习团”,在这次为期一个多月的训练中,蒋介石发表了著名的《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的抗日演说。在说到与中共的关系时,蒋介石说:“现在有人讲共产党,哪里还有共产党,他马上要改编了,他不向中央进攻,中央也不向共产党进攻,大家都抗日嘛!”;其他国民党领导人也正是一心一意地讲抗日。对比起毛泽东阴一套、阳一套的技俩来,蒋介石倒是表里如一,即使在高度机密的卢山军官训练团里,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污秽不堪的东西。蒋介石比毛泽东光明磊落得多、也干净得多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2

拍砖
4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 回复 总裁判 2013-1-23 22:48
靠骗。
1 回复 hwangjinzi 2013-1-24 19:44
总裁判: 靠骗。
是啊!不择手段
1 回复 zhousx18 2013-1-25 09:33
基本不靠谱,要说中共如何得天下?除老蒋无能外,中共抢占东北是第一件,刘少奇献奇谋立了第一功,林彪炼成了百万雄狮立了第二功,苏联的军火和四野学会了使用高强度的苏式大炮,使解放军战力强于国军。从此站了上风。
1 回复 hwangjinzi 2013-1-25 18:45
HKSAR: 1. 毛澤東
2. 武裝力量
3. 統一戰線
4. 意識形態

But #1 is the essential, without #1 the other 3 will never come truth.
说的好听点是 (巧取豪夺)不好听的就是。。。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3: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