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没有烂的童话 (ZT)

作者:乐翻天  于 2013-3-20 04: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娱乐八卦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作者:金近

我认识几个小朋友,见了面老是要我讲童活,讲来讲去,我把肚子里装的一些童话都讲完了。他们说,那你自己编一个。我说一下子编不出来呀。他们说,那你从童话书里挑一个。我说,哪里有童话书呀?他们说,你再想想看,还有没有?再想想看。我为了不让他们失望,想呀,想呀,嗨!有啦!我还有一本童话书,就压在一个水缸底下,日子久了,我也忘记还有这本童话书。我赶快把水缸移开,小朋友们七手八脚地帮我找,到底找到了。可是压得太久,书受潮湿,纸发黄了,霉烂了,其中好多篇烂得像豆腐,一碰就碎。只有一篇还好,小朋友们说,那你快讲这一篇给我们听听。好,我来讲:

从前有个老太婆,她特别自私,心眼又特别多,怀疑心又大。她跟人家相处在一起,不是怀疑这个,就是怀疑那个,几乎天天跟人家吵架。你对她笑笑,就怀疑你在讥笑她;你多看她几眼,就怀疑你想谋害她。一天不怀疑别人,她就没法过日子。她怀疑别人的事,写十本书也写不完,这里只举一件事:有一次,有个邻居,冬天到了,想做件棉衣,向她来借钱,她说没有。等邻居走了以后,她把身上带着的一些钱,先藏在枕头底下,她想想不放心,又把钱藏到米缸里,想想还是不放心,又把钱塞到一个墙缝里。过了几天,她想拿钱去买东西,怎么也找不到了,她翻箱倒柜地找,还是没有找到,因为她藏钱的地方实在换得太多,反而叫自己弄糊涂了。这就怀疑到那个来借钱的邻居,她很自信地认为,一定是给那个邻居偷走了。她就阴一句阳一句地骂,骂得周围的邻居都不得安宁。后来打扫房间,忽然在墙缝里找到了这笔钱。她想这一定是听了她的骂声,那个想借钱的邻居把钱偷偷地送回来了。她就是这样自私,爱瞎怀疑,把周围的邻居都得罪光了。闹到后来,她只得搬家,住到离村子比较远的一个地方。

这个多疑的老太婆,离开邻居远了,不免又感到寂寞。当她坐下来的时候,门前那棵大枣树上有一大群麻雀,正吱吱喳喳地叫得特别欢。老太婆好像听到这一大群麻雀都在骂她,再仔细听听,更觉得在骂她了。还听得出骂她的意思:

你这老太婆!你还不死?早该死了!

你太坏啦!坏透啦!

我们啄死你!啄死你!

老太婆又生气,又害怕,她赶快拿起一根长竹竿去打麻雀。麻雀呼的一阵子飞跑了,不多一会儿,麻雀又飞来了,听起来,好像骂得更凶。这样她跟麻雀闹个不停,赶跑了又飞来,飞来了又赶跑,不多一会儿又飞来了。老太婆一刻不停歇地屋里屋外来回跑,累得胳臂痛,脖子酸,腿发麻,她实在没法再赶麻雀,就下狠心,拿起一把斧头,要砍掉门前那棵大枣树。她是最爱吃大枣的,但她害怕那些麻雀老来骂她,即使大枣最甜,她也不想吃了,再就是砍了树省得周围的孩子们爬树打大枣吃。她到底举起斧头,拚着老命,把门前那棵大枣树砍倒了,这才算安下心来,从此再也听不到麻雀来骂她了。

这一天晚上,没有刮风,也没有下雨,周围是那样的安静,真是安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见。每秒钟都是静悄悄的,安静得好像世界上不存在什么了。老太婆很高兴,她想,白天赶麻雀赶累了,晚上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一觉啦。没想到老太婆躺到床上,脑瓜里想这个又想那个,想到村子里的邻居是不是还在骂她,是不是有人会趁着黑夜来偷她的东西。她想得太多了,怎么也睡不着。她越是睡不着,越是要怀疑,她在黑夜里眼睛睁得大大的,竖起耳朵想听听是不是还有谁在骂她。忽然,她听到有一种什么声音在骂,再细细听,好像就在地下。她下了床,趴在地上,把耳朵贴着地面,用心听着,听着,到底听出来了,那声音起先是很小的,慢慢地大起来了,是这么骂的:

这个讨厌的老太婆,把麻雀都赶跑了,肯定还要来对付我们的。

说真的,咱们得赶快搬家,再不搬,就要遭殃啦。

这个老太婆实在坏透啦,咱们说搬就搬,快动手搬吧。

她听声音,好像是蚂蚁在骂她,她又不能断定是蚂蚁。不过大伙都说蚂蚁搬家,那就一定是蚂蚁了。接着,她好像还听到蚂蚁搬家的声音,乒乒乓乓的,不知道哪来那么多东西,有扛的,有抬的,有挑的,有驮的,嗨唷嗨唷地还哼出声来,真刺耳啊!她越听越生气,真想马上把这些蚂蚁全都弄死才甘心,可是蚂蚁都钻在地里的,她怎么去弄死他们呀?这一晚她就是没有睡好觉,生了满肚子的气,精神又疲劳,她气得直咬牙。

第二天大清早,太阳还没有从东山头升起来,她赶紧起身,拿着铁锨要挖蚂蚁窝。她想,蚂蚁一定在屋基地下面打洞,就一铲一铲地挖,把整块屋基地都挖遍了,还是找不到一个小小的蚂蚁。她咬着牙齿骂道:你们这些该死的蚂蚁,不管你们搬到哪里去,我一定要收拾你们!她拚着老命,从自己的家门口挖起,顺着一条大路挖去,这样挖着挖着,整整挖了一里路远,到底挖出一个蚂蚁窝来,那里真有一群蚂蚁在来回爬,好像还在搬家。她挖出这么个蚂蚁窝,乐得张大了嘴,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她自己肯定,这就是昨晚上骂她的那些蚂蚁了,嘴里自言自语地说:想不到蚂蚁搬家搬得这么老远。她赶快蹲下身来,把这群蚂蚁一个一个都掐死了。

她兴冲冲地回到家里,觉得心里舒服得多,她像办完了一件大事似的,从来也没有这样高兴过。天色一阵阵暗下来,很快变得全黑了。这个晚上,天上没有星星月亮,周围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她唯一能听到的声音,那就是自己的呼吸。老太婆想,这一夜总不会再有谁来骂她,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个大觉了吧。

她躺在床上还没有多久,觉得自己的呼吸跟往常不一样,怎么今晚上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她竖起耳朵静静地听,总觉得不对头,呼吸的声音哪会有这样大呢?只要从胸口呼出一口气,声音就呼啦啦的像刮起一阵大风来,再吸进一口气,又呼啦啦的像一阵狂风冲着她吹来。多留神听听,里面还夹杂着骂她的声音:

你这个鬼老太婆,真不要脸!

气死你!气死你!

她越听越发火,越听越紧张,连自己的呼吸都在骂她,这还了得!

老太婆越是怀疑人家骂她,越是觉得到处都有骂声。可不是吗?她听到麻雀在骂她,把麻雀赶跑了,又听到蚂蚁在骂她,把一窝蚂蚁全都掐死了,现在又听到自己的呼吸在骂她,这可怎么办呢?她要是不呼吸吧,那就得闷死,要是呼吸吧,就得挨骂。现在她觉得安静也不行啦,越安静,她的呼吸骂得越凶,这一下她可真没法活了。她气得手脚都发凉,怎样不让自己的呼吸骂她自己,就是想不出一个对付的办法。

这个老太婆,后来下了狠心,不许自己的呼吸再骂她,就用棉花塞住自己的两个鼻孔,又把嘴闷住。这样,呼吸倒是不骂自己啦,可是老太婆自己也死了。

小朋友们都问,这个童话讲完啦?我说反正下面再也没有字了,大概是完啦。他们说,大家都想看童话,这个童话能不能拿去再发表?我说,就是旧了些,讲的是从前。他们说,那不碍事,讲从前的童话,大伙也爱听。再说,像这样爱怀疑的人,现在还有呢。我说那好吧,就把这个童话送给编辑同志看看。现在你看到的,就是那篇还没有烂掉的童话。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18 01: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