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熊彼特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4)----资本主义仍然有生命力! ... ...

作者:沁霈  于 2013-6-9 04: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读书笔记|通用分类:诗词书画|已有18评论

读完了熊彼特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这本书后,感觉他的“社会主义”并没有事先预料的那么“可怕”。如我在前面所说,这看上去其实就是资本 主义的一个高级形式,与我们所熟悉的社会主义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不管社会是否能够按照他的逻辑和平过渡,或达到他的“成熟”状态,如有些网友所说,可将此当做一个理想追求或一个价值观的体现。但仅此而已,现实社会毕竟不同于文学殿堂,可以让幻想都插上翅膀任意飞翔,理想都变成史诗浪漫挥洒。上世纪的共产实践教训已经清楚告诉我们,越是理想化的东西,一旦运用于社会实践,带给人类的灾难也越大。如熊彼特的这个中央集权的经济生产制度,我觉得无论在什么政治环 境下都存在一定的风险,因为这很容易使生产指挥者与政治权力相互勾结形成腐败。而中国目前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制度性的权力腐败,如果在此基础上再鼓吹什么中 央集权的经济制度,这无疑使腐败更加变本加厉,所谓社会共有其实还是权力占有。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一个 不再需要很多“主义”的时代。事实胜于雄辩,看看世界上的移民潮流向,特别是我们中国人蔚为壮观的移民大军,就可知道“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孰 优孰劣了。以本人在中国和海外的工作生活经历对比来看,我认为资本主义制度(为了叙述方便,这里权且还以“资本主义”表述。实际上,我很不情愿用这个词 汇。),仍然是目前为止最体贴人性需要的一种经济制度。

德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 (Max Weber),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里,通过人对黄金的那种天生贪婪的观察,认为人对金钱的欲望是与生俱来的。如果把两个一大一小 的苹果,放在一个刚有意识的孩子面前让其挑选,不需要任何大人指教,孩子一定会选择其中大的那一个。由此可见,贪婪不是资本主义制度特有的现象,这是人的 本性决定的。正如《圣经》中所说,“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马书7:18)。

很 多人都知道,现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得益于资本主义精神,而资本主义精神是源自基督新教的天职伦理观和禁欲主义,“过朴素和简单的生活,使社会免于浮华,在完 成天职的意义上获得财富,并非单纯的资本积累。”。什么是资本主义精神,简单一句话就是价值合理性和工具合理性的统一。美国建国短短200多年的历史,主 要就是靠这种精神的激励,成为世界上资本主义最发达的国家。同理,资本主义的衰退,也就是资本主义精神逐步丧失的结果。没有政府和社会的监督,过份相信市 场的自我调节功能,放任自由主义;其次是没有合理利用资本来改善世界,而是将其以“主义”,作为一个意识形态在全世界兜售,并且将生产和污染以及生态危机 的矛盾转嫁到其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金融资本主义的出现,正是这种虚拟经济的泛滥成灾,使原以劳动创新为本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受到严重冲击。

德 国哲学家、社会学家哈贝马斯说,缺失了资本主义精神的资本主义还能继续发展,主要是靠工具合理性推动的。现在的资本主义没有天职观念,只是一种经济秩序, 因此迫使人们不得不去竞争和赚取财富。在没有“上帝”和社会的监管下,资本主义正如韦伯所说的那样,当“寻求上帝的天国的狂热开始逐渐转变为冷静的经济德 性,宗教的根慢慢枯死,让位于世俗的功利主义。”时,价值和工具的统一性开始破裂,剩下的只有工具的合理性了。美国是世界上获得资本主义最高发展的地方, 可如今更多的人都热衷于对纯粹世俗的追求,再也找不到原有的宗教和伦理的含义了。其实这也是“天职论”的悖论之处。人性最大的软弱就是见利忘义,连天使都 会堕落,更何况是人。今天的地球资源匮乏、环境污染以及生态失衡等严重问题,都与资本主义的高速发展脱不了的干系,甚至是罪魁祸首。“资本”一旦与“主 义”结合走向极端,一定是祸害无穷的。

其实,市场经济的鼻祖亚当.斯密对自由主义也是心有忌惮的。他先发表了《道德情操论》,而《国富 论》完成后却被他雪藏了三年之久,直到临去世前还在犹豫是否发表,甚至有让家人付之一炬的想法,原因就是担心人性的贪婪和无度。其实,《国富论》里有关那 只“看不见的手”的解释并不是很多。如果仅看这本书,我们所看到的就只有利益驱动机制。若再结合《道德情操论》一起看,我们便知道除此之外,“看不见的 手”原来还包括道德、法律和自然三个层次的约束机制。当年的日本明治天皇就很聪明,他在实行维新之治前,首先派人去英国取经,取回的就是这两本书。相比之 下中国人显得比较傲慢,虽然严复也于1901年把《国富论》引到中国,但却拉下了那本关键的《道德情操论》。《国富论》传入中国后也遭到国人冷遇,被搁置 了70多年都无人问津,还是邓小平在1978年时搞改革开放时才想起它来。而那本《道德情操论》直到1997年,才由蒋自强等人翻译过来,却已比《国富 论》晚了约100年。这就是很多人纳闷的,中日文化同源,为什么两个国家的社会现状存在这么大的差别的原因。温家宝总理曾经多次强调这本书的重要性,因为 他知道,“如果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成果不能真正分流到大众手中,那么它在道义上将是不得人心的,而且是有风险的,因为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当 然,社会的进步并不只是依赖一、二本书的力量就能够达到,但这对开启民智,促进文化更新和提高社会文明素质非常有益。尤其是中国当时整个社会精神面貌一片 沙漠,正百废待兴的状况下,这种久旱逢甘泉的作用力尤为可观。

其实,国家建设犹如带兵打仗,讲究的也是“三军未动,粮草 先行”。所谓“粮草”,指的就是政治、思想和文化领域的革新。信仰基督教文化传统的人,习惯上都将《圣经》视为精神食粮。他们的国家宪法和社会制度,基本 都是以《圣经》原则为蓝本。即便在社会实践中因人性使然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一般都会因为敬畏上帝的缘故及时修正。中国则不然。由于没有宗教传统,而且 长期受传统文化中道德伦理的束缚,一旦从中解放出来,人性中的恶便如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地四处乱窜。在新思想和新观念都还没有建立起来的前提下,单单发动 经济改革,出现问题一定是必然的。中国著名基督徒经济学家赵晓说,中国的经济模式,其实就是“无道德的市场经济”。这种“无道德”几乎体现在中国社会的各 个层次。所以,将今天的中国问题全都归咎于经济改革是不公正的。改革本身没有错,而是错在社会制度和国人价值观的改革没有到位。

贫 富不均矛盾在任何国家都有,有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甚至还超过中国。不同的是,资本主义国家是因为市场经济竞争或奖勤罚懒机制的结果,起码是在社会公平的前 提下。而中国正好相反,矛盾直接来源于社会不公。所以,把中国社会的贫富不均说成是因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结果,也是不正确的。自新中国建立以来,社会资源 一直都是挂在“公有”名义之下,但因为权力垄断或霸占所以才名存实亡。可悲的是,今天中国社会所出现的各种矛盾,大多数不是因为追求社会公平,而是为了在 这个不公平的社会里争得一席位置,或抢占一个有利地位。特别是一些以“均富、惠民”等“社会主义”口号为幌子,实为达到某种政治目的的权力斗争运动。如果 把这些现象都看作是“社会主义”土壤的话,那恰恰正是文明社会首先需要改良的。

任何社会的稳定,首先要有一定的经济基 础,这是一个常识问题。一般来说,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再到现代社会,是人类摆脱荒蛮逐步走向文明的表现。否则我们怎么知道中国原来是在世界的东方,而不 是中央。而且也不会移民海外,到世界各地旅游。人类不可能倒回到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这也不符合客观社会的发展规律。因此,发展经济是世界每个国家的核心 政策。经验告诉我们,社会主义根本不利于生产力的发展,目前只有资本主义的自由经济能够促进社会进步,这几乎已是世界的共识。而中国由于政治上的专制,也 没有一个法治社会和公民社会环境,以致从来就没有产生过真正的资本主义。虽然历史上不同时期曾经出现过资本主义的萌芽,尤其是明清时期,但后来都因为专制 的扼杀而夭折了。近三十多年的经济改革,不可否认中国社会也出现了一些靠勤俭劳动积累的平民资本。但这些资本都终究摆脱不了权力干涉的阴影而难以为继,要 不任由宰割或同流合污,否则就面临破产。好在时代不同了,有些企业家可以选择移民他国。这还是托资本主义全球化的福,否则他们也难逃历史厄运的宿命。

根 据社会的发展规律,资本主义制度或许会在某个阶段被一种更好的制度所取代。具体是什么制度或什么时候被取代,没有人能知道。正如熊彼特所说,任何预测如果 企图超越现阶段可以通过观察可得到的趋势,和根据这些趋势本身的逻辑发展预见将产生什么结果, 都是超科学的预测。但从眼前这个恶性满盈的现实世界来看, 我相信一定不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除非请上帝再后悔一次,收回人的自由意志,统一人性。问题是,上帝的话从未更改过!

所以,我认为“资本主义”仍然有一定的生命力,眼前的经济危机,并不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问题,更没有到了要灭亡的地步。而是如熊彼特的“周期理论”所述,资本主义发展正进入一个需要调整的阶段,社会到了需要反思和改良生产方式和生活习惯的时候了!

 

(全文完。谢谢大家的关注!)

~~~~~~~~~~~~~~~~~~~~~~~~~~~~~~~~~~~~~~~~~~~~~~~

附:部分网友的相关评论

---

春夏无名:好文章。

俺借此纠正一个观念。眼前的经济危机,并不是由真正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Capitalism)造成的,而恰恰相反,乃是由非真正的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造成的。造成Crony Capitalism的原因,若要深究,乃是人见人爱的民主,可参见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

提一点点不同意见。

“中国的经济模式,其实就是‘无道德的市场经济’”,这句话混淆了经济和宗教/道德的界限。市场经济无关道德不道德。市场经济强调的是怎样自由地、最有效地运作资本以期创造最多的财富,使资本能获取最大的利润。没见过什么“有道德的市场经济”。
----
gugeren:同意楼上“春夏无名”博的第二个看法:
经济规律与道德规范不能混淆。因此,中国的市场经济出现的不规范现象,应该归罪于政府有关经济规则的不完善,人们不遵守已有的经济规则,等等。当然这与人们的道德水平有关。

不同意“春夏无名”博的第一个看法:
当前的经济危机,“并不是由真正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Capitalism)造成的,而恰恰相反,乃是由非真正的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造成的……若要深究,乃是人见人爱的民主”的说法。
资本主义并非是十全十美的。它一直在完善,将来也待完善。到它完善到近乎十全十美的时候,就不叫资本主义了,会转化成一个新的社会经济体制了,可能叫“社会主义”,也可能叫别的什么主义。
把当前的经济危机,归罪于“民主”,“春夏无名”博这是犯了自己指出的博主的第二个错误:把不同领域里的问题混淆了,就是把经济领域和政治领域两者混淆了。
当前的经济危机,是相关人员钻了经济规则的空子和漏洞,与不遵守经济领域已有的游戏规则而造成的。当然也与美国宽松的政治体制有关联。但毕竟是两码事。

总之,这篇博文是篇好文章,不过还需打磨一下,再多加些自己的创见。那么,作为一篇博士论文也无不可。哈哈!
----
沁霈:春夏无名:欢迎新朋友到访!

对不起啊,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我认为经济危机不是资本主义国家制度本身的错误,尽管其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据说托克维尔的这本《论美国民主》写得非常好,可惜我还没有看。有空一定也去翻翻。

另外,我觉得我没有混淆宗教和经济这两个领域的界限。因为这篇文章本来就是从社会层面来看宗教和经济的关系,也就是亚当.斯密的“求富有道”的理念。

再次谢谢你讨论!
----
沁霈:gugeren:谢谢你的跟进讨论。

有关经济规律与道德规范的问题,请参见我给“春夏无名”网友的回复。

完全同意你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解释。

哈哈,你对我要求太高啦!这个帖子也就是我跟网友间的闲聊而已。如我前面第一篇开场白所言,不具备严谨性。你也看出来了,其中有很多问题的。我这人向来比较懒散,所以还是站在大师的肩膀上看问题比较省力。呵呵。

看来我们有很多相通之处,望保持交流!再次感谢!
----
gugeren: 回“春夏无名”博:
我说的“相关人士”,就是指制造那些次级房贷并把它们打包销售出去的那些华尔街的败类,或者叫“聪明人”。
这些人不但在美国这个国家会产生,实际上在全世界每个国家都会产生和出现。
因此,你把那个“人见人爱的民主”作为这次经济危机出现的原因,好像有些牛头不对马嘴。
----
春夏无名:多谢回复。

哈哈,那些次级打包的还只是小兵,最多是推波助澜者,远远不是制造经济危机的始作俑者。始作俑者乃美联储(almost always endless credit expansion -- money printing)和美国国会(abolish Glass-Steagall in 1995 under Clinton Administration)。美国国会谁选出来的?美联储谁提名、谁批准的?

美国的政客(国会议员等)只要在选举前讨好一下选民,选举完了就给花街打工。少数人象 Ron Paul 这样的除外。

送您两篇文章:

1、<<又到选举时>>,by Bill Gross,全世界最大的债券基金CEO:
http://www.pimco.com/EN/Insights/Pages/Time-To-Vote.aspx

2、<<民主并不是个好的体制(俺翻译得够婉转的了)>>,by Douglass French
http://dailyreckoning.com/democracy-is-a-terrible-system-period/

俺知道俺的看法在常人眼里离经叛道,but it is what it is.
----
阿妞不牛:沁霈力作,大顶!
俺觉得,中央党校如果有人抄了你这篇文章,去掉对圣经上帝的直接提及,完全可以去中南海上课,给常委们醍醐灌顶。至少李克强王岐山应该听得懂,听得进去。

俺 在先前留言中提到,作为经济学家的熊彼特,同哈耶克他们并没有本质上的分歧:他们都承认《国富论》的基本核心前提:自由市场经济合乎基本人性,应该是社会 基本经济秩序的基本模式。他们的分歧,是在对《道德情操论》的理解上。熊彼特从对道德情操的理解,不是马克斯-韦伯那样对新教伦理中浸透的价值合理化与工 具理性的资本主义精神的深刻认识,而是坚持傅里叶圣西门的社会主义理念。哈耶克则从经济学规律与基本人性出发,敲响一个醒世警钟:空想社会主义到现实中苏 联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制度,是通往奴役之路。熊彼特并不反对哈耶克这样的论证,也同意苏联将来也会走上崩溃之路。但是,他还是怀着社会主义的理想,不满意资 本主义社会的不平等以及残酷竞争,认为资本主义要向高级成熟阶段发展,到有道德的以整个社会利益均衡的高级阶段:熊式社会主义。
但是,熊彼特最薄 弱的地方,就是这种“社会主义”,他实际上是指的民主法制政治制度完善完美的,有着圣人一样的官员掌管调配公共资源甚至主导生产供应的市场资本主义。估计 他如果今天起来,一定会发现北欧社会最接近他的理想,奥巴马应该是他极力支持的美国总统。欧洲的工党社会党,美国的民主党,都将长久欣赏秉承这样的理念。
由此看来,哈耶克和熊彼特都没错,都是真正的思想先哲。一个是指出歪门邪道绝路,提出警告。一个是指出资本主义现状的问题,怀抱不断改良改进的理想。都不反对市场,都坚持民主。
而提到民主政治制度,不能不佩服托克维尔的巨著《论美国之民主》。俺不久前介绍托克维尔时,只讲了他的《法国之大革命》,没有提到这本书,被活阎罗等敲打了好一阵,这次借机补一哈。

托翁这部书的基本思想,在于承认贵族特权制度必然衰落与平等与民主的发展势不可挡。他说:“平等的逐渐发展,是天意使然。这种发展具有的主要特征是:它是普遍的和持久的,它每时每刻都能摆脱人力的阻挠,所有的事和所有的人都在帮助它前进。”
  首先他阐述了自己考察美国的原因和目的:“我所说的这场伟大社会革命,世界上有一个国家好像差不多接近了它的自然极限。在那里,这场革命是以简易的方式实现的;甚至可以说,这个国家没有发生我们进行的民主革命,就收到了这场革命的成果。”
  “17世纪初在美洲定居下来的移民,从他们在欧洲旧社会所反对的一切原则中析出民主原则,独自把它移植到新大陆的海岸上。在这里,民主原则得到自由成长,并在同民俗风情的一并前进中和平地发展成为法律。”
   “我毫不怀疑,我们迟早也会像美国人一样,达到身份的几乎完全平等。但我并不能由此断言,我们有朝一日也会根据同样的社会情况必然得到美国人所取得的政 治结果。我也决不认为,美国人发现的统治形式是民主可能提供的惟一形式。但是,产生法制和民情的原因在两国既然相同,那么弄清这个原因在每个国家产生的后 果,就是我们最关心的所在。”(事实上今天的法国就是这样)
  “因此,我之所以考察美国,并不单纯出于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尽管好奇心有时也很重 要。我的希望,是从美国找到我们可资借鉴的教训。谁要认为我想写一篇颂词,那将是大错而特错。任何人读完这本书,都会完全承认我决没有那种想法。夸奖美国 的全部统治形式,也不是我的全部目的,因为我认为任何法制都几乎不可能体现绝对的善,我甚至没有奢想评论我认为不可抗拒的这场社会革命对人类有利还是有 害。我认为这场革命是已经完成或即将完成的事实,并欲从经历过这场革命的国家中找出一个使这场革命发展得最完满和最和平的国家,从而辨明革命自然应当产生 的结果;如有可能,再探讨能使革命有益于人类的方法。我自信,我在美国看到的超过了美国自身持有的。我所探讨的,除了民主本身的形象,还有它的意向、特 性、偏见和激情。我想弄清民主的究竟,以使我们至少知道应当希望它如何和害怕它什么。”

在世界已欧洲为中心,欧洲以英法为中心的时代,托克维尔预言了美国的崛起称雄,也预见了那南北战争那样不可避免的分裂内乱争斗,还神奇的预见了俄罗斯的崛起(当然后者的崛起并非托翁阐述的原因——成为仿效美国式社会革命的后果)。

中 国已经不可逆转地走上了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并且成为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既然世界对资本主义的主流认识,基本上是沿着亚当斯密,托克 维尔,哈耶克,韦伯,熊彼特这样的思想家的方向,并且把马克思当作反面的参照,中国人为什么不能站在这些巨人的肩膀上继续瞭望观察思考,而非要在马克思列 宁毛泽东的棺材上掉泪甚至捏着拳头发誓呢?
----
gugeren: 哈哈,“中国人为什么不能站在这些巨人的肩膀上继续瞭望观察思考,而非要在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棺材上掉泪甚至捏着拳头发誓呢?”

中国执政党的现状是:马怎么用不知道,列毛又用不上,只剩下不知所云的邓理论和“三代表”,或加上胡的什么科(学)发(展)观;西方的理论又不屑利用,或是只用不说。可说是“理论的贫乏”。
现在中国共产党连一个简单的发展资本主义也不敢说,只敢打着社会主义的幌子,干着权贵/国家资本主义的事。是可笑,孰不可笑?
----
春夏无名:Sorry,再给博主好文来点补充。熊彼特对经济学最大的贡献是他的“Creative Destruction”。很不幸,如今西方各国政府拼命的不让Destruction发生(clear the market),所以难有蓬勃向上的Creative经济。

马克思或许是位成功的哲学家或社会学家,但不是位合格的经济学家。他对经济学的理解是片面的和灾难性的。所以奉老马为圭皋的国家几乎都从经济上破产,不得不再从头学资本主义。

另一位同样具有摧毁性的经济学家叫凯恩斯。看看西方各国经济的境况就知道了。

马克思(至少)从经济上将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摧毁了一遍,凯恩斯正在从经济上将所谓的资本主义国家摧毁了一遍。最后会别无选择的回到亚当斯密、熊彼特、Mises、Hayek 等人描述的资本主义。

BTW,熊彼特对民主的描述(民主跟普通老百姓没太大关系?),不知各位(尤其是阿妞)有何见解?

“He disputed the idea that democracy was a process by which the electorate identified the common good, and politicians carried this out for them. He argued this was unrealistic, and that people's ignorance and superficiality meant that in fact they were largely manipulated by politicians, who set the agenda. This made a 'rule by the people' concept both unlikely and undesirable. Instead he advocated a minimalist model, much influenced by Max Weber, whereby democracy is the mechanism for competition between leaders, much like a market structure. Although periodic votes by the general public legitimize governments and keep them accountable, the policy program is very much seen as their own and not that of the people, and the participatory role for individuals is usually severely limited.
----
pia: 体制问题上,春夏无名说的其实很到位:"资本主义的重要原动力是Creative Destruction。很不幸,如今西方各国政府拼命的不让Destruction发生(clear the market),所以难有蓬勃向上的Creative经济。"

08年的经济危机好比一场大病,西方政府治病的办法就是"注入大剂量兴奋剂"(stimulus),根子上的失衡问题其实都没碰。初一是躲过,但十五能不能过就看运气了。帐总归要还,这是客观规律。

" 无形之手"从根子上去医治失衡问题意味着动了利益集团的奶酪,各种Intervention说白了也是人为捆住"无形之手",所以治根这类事也就变得寸步 难行。Destruction是再生能力,利益集团的Intervention极大削弱了体制内的再生能力。西方各国政府的国家干预率其实都很高,现实中 的资本主义可能和各位想像中的资本主义有不少差距。
----
多思: 极其赞赏和钦佩博主能静下心来,仔细阅读理论原著,并结合社会实践认真思考一些理论问题。网络只是一个提供大家分享见解的平台,任何人的思考与见解都有其 局限性,所以,博主不必过谦。本人孤陋寡闻,从未听说过熊彼特的大著,但通过仔细阅读博主的大作,也稍稍了解了一些有关信息,收益匪浅!

按 照这些西方经济学家早年的思考与探索,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本来就有着密切的传承关联。即便是按照马克思的观点,也认为社会主义应该是资本主义发展到一 定阶段才产生的社会形态。而“十月革命”被称之为一个重大突破,就是所谓“社会主义可以在资本主义最薄弱的环境上出现”。而后就出现了一系列依靠武装夺取 政权所建立的“社会主义”。正如博主文中所述“在物质与精神上都尚未有这样的准备”的情形下出现的一种状态,而且是以暴力和不可修宪为特征,即“新秩序必 须通过革命,尤其是通过可能是血腥的革命来建立”。。。这种形态一度被颂之为社会主义,而依靠议会道路获得政权的却被贬之为修正主义。

后 来的社会实践也足以证明,假如在物质与精神上缺失对资本主义的必要准备,所谓的社会主义几乎都是无法成功的。中国在五十年代公私合营,简单粗暴地将好些私 人企业转为国有企业。后来又爆发大跃进,加速生产资料的所有制改造,追求所谓的“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其结果是“导致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于是只能 再回过头来给资本主义“补课”,又回到“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教训实在惨重!

所以说,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都是一个名称而已, 结合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可以演化出无数种类的具体形态。不必过多地丑化资本主义,也不必过度地美好社会主义。考量何种社会形态更适合与某一国家,还得一 切从实际出发,还得查看这种社会情态是否符合本国的国情;是否有利于激发人们的积极性与创造性;是否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是否有助于缩小贫富差距;是否能 够让普通民众安居乐业。。。感谢分享!
----
庄锐: 首先我声明一句, 我不喜欢任何主义。 听到这个词我就发麻, 因为我觉得任何政治派别都是在形式上的追求, 而根本的东西是所有人都不可避免地为自身谋利益。
当然,我承认上面我说的话有点绝对;但是我说的却是绝对化了的事实。 纯数学就是这样的思路, 我可能已经染上了纯数学的毛病。

资 本主义当然还有活力,而且我认为它会永久地至少以某种形式存在。社会主义也有活力,美国社会的社会主义因素在今天很可能比在中国的社会主义因素还多。 真正的问题在于经济!不同的经济状况决定了不同的最佳社会效果。关于制度呢,我总觉得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关键;只是枝节的修改和表面的。 

因为关键在于人,执行的人可以把任何好的制度扭曲为他们自己服务。我对政治的热情有限,我只讲出我的个人感受不做细节的探讨。 我所知道的事实是美国的民主 丝毫不能保证任何你们所说的比如限制腐败或者其他;真正有用的好像唯一是公开两个字。 公开政务,那么政府官员的腐败必然受到约束;因为不可能指望比如像 反贪局达到反贪的目的, 这与不能指望新闻自由反贪一样。 因为不管什么机构什么样的人都会为了自身利益而变质。 如果公开那些资本财团的业务操作(当然 我值得尽可能),那么他们就不可能太黑!
----
Sunxinyi: 除了在中国可以听到“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国家之类的词语外,几乎听不到欧美诸国自称为“资本主义或资本主义国家”的声音。“主义”是 理念或信仰,国家是统治和管理机构,以“主义”来规定,形容国家,只有中国等专制体制国自以为是。欧美诸国根本不以为然。做生意的“资本主义”自古有之, 永远不会消失,这个简单的事实还要大惊小怪吗?国家行政管理的机构之完善合理才是根本的治国之道。在“主义”上玩弄是愚民的起点。“主义”是文人研究的事 也是他们得以生存维持温饱的基础,更是他们以文入阁,谋求富贵的资本。自命清高的文人们,不要再“主义”圈里浪费年华,东施效颦,争论不休。“自古读书糊 涂始”,对于以“主义”为谋生的读书人来说,这句话太有启发性了!
----
庄锐:暂时没有挨骂,我再说一句可能挨骂的话。 静下心来主要应该是与各种各样的人直接交谈,从中得到第一手资料;从而思考对社会的认识。 静下来纯粹读书,很 可能就成了百无一用是书生的一员。 这个社会读书人最大的问题就是, 读书人读书读得太多了。 只因为原本“书中自有黄金屋”,这一点恰恰我认为中国的读 书人要向西人学习。 
读书只是一个基本能力,关键在用于社会。不管你学管理也好,学英文还是中文或者历史,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不要学什么空洞的“人文”。 专有所长,然后才谈得上通。 泛泛的学个比如国内学政治的,那只能是买狗皮膏药,卖不出去就成了“反对派”。 

我 要挨骂的一句话就是,千万不要读书过多!少谈些主义,只说具体应该怎么干。 比如我说的“公开...等等”,是否应该,能否,以及怎样做到? 我前几天就 是感慨,这世界上的读书人多了,甚至于可能是祸不是福。 因为读书人多了,就多了很多不劳而获的所谓“知识分子”(这也是一个我不喜欢的词)而形成巨大的 食利阶层。 没有人劳动,哪来我们需要的衣食住行之所需? 
---
沁霈: 春夏无名,刚刚拜访了贵博,发现你原来是位经济行家啊。失敬了!

谢谢你的补充。熊彼特的这个“创新论”确实是对经济学的一个贡献,如我在 第一篇里提到的,“从经济原因看,他认为资本主义是在不断增长中变化的,是一种“创造性的毁灭过程”。一方面,资本主义的发展导致了周期性经济繁荣与萧条 的交替出现, 使现 存产业结构不断得到改造;另一方面,这种经济增长的结果也不可避免使本身陷入困境,并逐步走向没落。这与马克思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斗争论截然不同。 不过,他同马克思一样,都认为资本主义不会使资本家利益均衡。资本主义就是一种“你死我活”的竞争。有竞争力的企业生存下来,并逐渐形成新的寡头和垄 断。不 断垄断化的结果一定会扼杀竞争,最后企业走向组织化形成国家经济。也就是说,资本主义不能存在下去是因为经济极度繁荣的必然结果。”

据说,熊彼特一生都在与凯恩斯唱对台戏,两人几乎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对于凯恩斯的理论,我也不太欣赏。

至于你提到有关熊彼特对民主的描述中说“民主跟普通老百姓没太大关系”,我感觉你有点误导嫌疑啊。他这个结论是基于一个社会主义者的角度上,而且是为了论证民主不是目的,而是一种方法。即,“为达到政治—立法与行政的---决定而作出的某种形式的制度安排”。
----
沁霈: 庄锐,你好!谢谢你关注和长评。

为什么这么说呢,谁骂你呀?言论自由是民主社会里最主要的一个标志,尽管博客属于个人性质领域,但我一直 主张,只要不违背规则和牵涉到人身伤害,尽可畅所欲言。观点不同不要紧,大家可以互相交流,实在不行,大不了各执己见。如我这篇读后感,也是和网友间的观 点交换。每个人都有独立的思考,而且我相信来万维玩的网友,大都是业余活动,没有必要非到剑拔弩张的地步。更何况真正严肃的学术殿堂,也是应该要有起码的 活跃气氛。实际上,你的很多看法我也是赞同的,如对“主义”的见解,就非常一致。但我不赞成你一概否认读书的重要性。中国有句古话,“活到老学到老”,还 有“温故而知新”等等,都是告诉我们读书的重要性。一个人的天资和性格很重要,但后天的学习对提高素质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
承让: 请参考《新自由主义埋经济危机祸根》
...
近30年来新自由主义已经成为了西方国家的意识形态,成为政府制定公共政策的理论基础。新自由 主义不仅被西方国家视为“医治经济痼疾的万应灵丹”,也一再被宣称为解决世界发展问题的“救世良方”。仿佛各国只要按照西方新自由主义开出的“私有化、市 场化、自由化”行事,就会提高效率、迎来增长。事实果真如此吗?这场新自由主义难辞其咎的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已经说明一切。
...
http://www.1688.com.au/site1/news/world/2012/11/08/410051.shtml
----
蜜蜂: 沁霈博好!

网友们可能不晓得为何沁霈能降魔,听蜜蜂告诉你:基督教的荣誉!
哈哈哈!蜜蜂说得对么?

沁霈的讨论在多维也看过,空博对蜜蜂洗脑很久了,呵呵!我们开始的分歧在讨论中国现在搞私有化,蜜蜂跟随私有化改变中国政治的观点,支持私有化和股份制,把目前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摧毁了,共产党就完蛋了。

所以眼睁睁看着他们的私有化进程,他们很狡猾,先是发展国家经济,加入WTO,世界自由市场经济体系,然后逐步实行国家企业股份制,国家企业私有化这样搞来:

比如我朋友承包地一个国家企业,一个10万人资产10亿的国家企业,长期受国家补助才能生存,原因一是企业设备、技术、生产管理方式整体老化、二是员工老龄化退休人员超过在职人员、三是产品价格被国家控制,完全没有出路。

私有化第一步:资产分割,老破旧的部分划出去,老弱病残离退休划出去,交社会找出路,人员叫“下岗”,资产底价卖出,谁卖走?不知道:

第二步:股份制上市,企业精华部分,由我朋友承包(他本来就是企业领导班子之一,机电专业)产品和价格不再由政府控制,丢掉包袱,企业大规模盈利,技术改造更新,企业在股市大涨;

第三步:出售国有企业,几年来,企业成为税利大户,因为无偿占用国家自然资源(盐井),所以成本低廉,经济成功。化工产品出口获得利益。有一天,完全黑箱作业突然被告知,公司被一个化工集团收购了。

整个国有企业就是这样被私有化。有一批持有公司原始股的股东们获得重大利益。这个企业是当年革命从私人手中夺取的,几十年之后又回到私人手中,只不过巧妙地兵不血刃地被他们把国家财产据为己有。

认 识到这些触目惊心的例子之后,这才是真正的是又一次对国家和人民的又一次抢劫。你看温家宝鼓吹私有化,划到自己家属名下多少钱?高官们发财致富,不是直接 从你包你掏钱,也不是从会计那里领取,吃点花点算什么!股份制和私有化获取的利益还源源不断上涨,基本上多数贪腐是这个路子。

嘿嘿!
----
蜜蜂: 那我们想象看,再让他们这样的稳定状态下私有化下去,突然有一天,中国出现大量百亿千亿万亿富豪,人民可能还搞不清楚他们来自哪里,这十年来,有资料说,中国的亿万富豪从20多位上上升到400多位。是些什么人,靠什么?

当然,他们现在处于有利位置,中国的私有化看来还会继续,到他们都成为富豪的时候,人民仍然无可奈何。不过,要小心翼翼不要过于暴露,再有一个薄熙来振臂一呼,就会成为真正的毛泽东!呵呵!

再说一点资本主义:

美国资产阶级的原始积累,是在赶走原住民,跑马圈地的时候开始的,二百年一路走来,人民已经看不见他们祖先的罪恶,社会制度设计的优势,人民生活相对安居乐业,宗教信仰规范了道德意识,资本家改变道貌岸然。

但是,资本追逐利润的实质没有改变,资本家才不管那么多呢,他们破坏银行规则,推销损害经济的产品,造成经济衰退还获得国家救助!他们关闭产业,外包工作,投资海外,转移财产,偷漏税务。“摧毁资本主义的最终是资本自己。”
----
沁霈: 谢谢承让网友的评论。

已经去读了你推荐的这篇文章,里面有些观点我是很赞同的。特别是这一段,“始于2007年底的国际金融和经济危机, 是1929年以来最严重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而金融危机 是源于美国劳动收入比重下降,财富和收入分配空前不公,以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不断萎缩,经济增长高度依赖不可持续的信贷消费和资产价格泡沫。这一切是 如何形成的,有经济学界人士指出,正是新自由主义重组和资本积累过程种的金融化对美国总体经济所产生的结果。”

我还不太清楚这个“新自由主义”具体是哪些内容,如果按照该文介绍,我也是反对这种“主义”的。

尽管这样,相比较而言,美国社会的稳定性依然比那些所谓的特殊“社会主义”国家不知要强多少倍呢。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0 回复 无为村姑 2013-6-9 06:36
太长太专业,回头慢慢消化。
0 回复 总裁判 2013-6-9 07:00
无为村姑: 太长太专业,回头慢慢消化。
慢慢看,熊彼得的观点学说经楼主详解,已经寻不见熊本人并不注重的那种艰涩凝重的学术风格,可以说我们人人能读懂,人人能领会。让我们一起向楼主献花问好,辛苦啦!
0 回复 无为村姑 2013-6-9 07:08
总裁判: 慢慢看,熊彼得的观点学说经楼主详解,已经寻不见熊本人并不注重的那种艰涩凝重的学术风格,可以说我们人人能读懂,人人能领会。让我们一起向楼主献花问好,辛苦 ...
一同鲜花!
0 回复 沁霈 2013-6-9 10:20
无为村姑: 太长太专业,回头慢慢消化。
只是一篇读书笔记而已,没有专业性的。谢谢你的关注!
0 回复 沁霈 2013-6-9 10:21
总裁判: 慢慢看,熊彼得的观点学说经楼主详解,已经寻不见熊本人并不注重的那种艰涩凝重的学术风格,可以说我们人人能读懂,人人能领会。让我们一起向楼主献花问好,辛苦 ...
十分感谢总裁判的鼓励和支持!呵呵。顺致周末好!
0 回复 沁霈 2013-6-9 10:21
无为村姑: 一同鲜花!
谢谢你的鲜花!呵呵。
0 回复 澳洲吴言 2013-6-9 10:43
大才女到贝壳村开博,是俺村各位的荣幸啊
0 回复 心如水 2013-6-10 06:11
中国目前还不具备美国式民主的几个基本条件:1. 法治还没有建立起来,包括公民和政府都对法律的尊严缺少尊重。法制不健全的民主会形成更大的混乱。2. 资产阶级的队伍太小,对政治的影响力非常有限。有影响力的以大贪腐势力和外国势力为主。3. 企业太小,大鱼吃小鱼的资本基本规律,让民族工业难以正常发展壮大。4.现有的资产阶级在金融领域完全不成熟,基本无远见。在经济全球一体化的现实下面,不可能成为赢家。要实现民族复兴,需要更细致、不照本宣科的改革。
0 回复 沁霈 2013-6-10 11:30
澳洲吴言: 大才女到贝壳村开博,是俺村各位的荣幸啊
你这样说不是让我无地自容嘛!倍可亲是海外华人的门户网站,这里的网友藏龙卧虎,我只是学习来的。
0 回复 沁霈 2013-6-10 11:48
心如水: 中国目前还不具备美国式民主的几个基本条件:1. 法治还没有建立起来,包括公民和政府都对法律的尊严缺少尊重。法制不健全的民主会形成更大的混乱。2. 资产阶级的 ...
非常感谢你的评论。有遇到知音的欣喜啊!完全同意你的看法,中国确实不具备美国式的民主条件。不过,不能因此不实行改革或在原地踏步等候条件成熟。所以,我特别赞成你的结论,中国可以实行更细致和不照本宣科的改革,即在文化更新的基础上实现民族复兴,建立公民社会和法治社会等几方面齐头并进。
0 回复 心如水 2013-6-12 00:23
沁霈: 非常感谢你的评论。有遇到知音的欣喜啊!完全同意你的看法,中国确实不具备美国式的民主条件。不过,不能因此不实行改革或在原地踏步等候条件成熟。所以,我特别 ...
中国的政府应该有在做,最大的问题是腐败。反腐败是左右的最大公约数,也是重拾百姓信任的唯一途径。但受到利益团体和贪官污吏的集体狙击,没有老百姓的参与,就不可能成功。
0 回复 沁霈 2013-6-12 10:37
心如水: 中国的政府应该有在做,最大的问题是腐败。反腐败是左右的最大公约数,也是重拾百姓信任的唯一途径。但受到利益团体和贪官污吏的集体狙击,没有老百姓的参与,就 ...
谢谢跟进讨论!

从直观上看,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腐败。但我们知道,产生腐败的根本原因是源于制度缺乏有效的监督。没错,中国政府是在做,习总就是以反腐作为他新官上任后的第一把火。可问题是,这样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有用吗?这就跟医生治病救人一样,首先应该在病根上消除隐患。也正是制度的原因,才会出现你所说的,虽然“反腐败是左右的最大公约数,也是重拾百姓信任的唯一途径。但受到利益团体和贪官污吏的集体狙击,没有老百姓的参与,就不可能成功。”
0 回复 心如水 2013-6-13 00:49
沁霈: 谢谢跟进讨论!

从直观上看,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腐败。但我们知道,产生腐败的根本原因是源于制度缺乏有效的监督。没错,中国政府是在做,习总就是以反腐作为 ...
我认为老百姓的否决制比选举制的民主更有针对性和便于反腐。让老百姓对现有官员在考核的基础上进行评分投票,民意太差的淘汰,民意好的可以做升职的后备。如此兼顾了效率和百姓的观感。
0 回复 沁霈 2013-6-14 03:31
心如水: 我认为老百姓的否决制比选举制的民主更有针对性和便于反腐。让老百姓对现有官员在考核的基础上进行评分投票,民意太差的淘汰,民意好的可以做升职的后备。如此兼 ...
否决制在现行体制下,可以作为一种基层监督方法,但无法上达高层,所以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因为这个制度排除了中共以外更具备政治才智的社会党派或无党派人士的执政权力。没有这些社会力量的加入,谈不上真正有效的监督。一点个人浅见。再次谢谢你的关注!
0 回复 心如水 2013-6-15 00:27
沁霈: 否决制在现行体制下,可以作为一种基层监督方法,但无法上达高层,所以还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因为这个制度排除了中共以外更具备政治才智的社会党派或无党派人士 ...
否决制可以非常容易到达上层,只要有paperwork,并且网上可以查到记录。我以为党外人士和有能力的社会阶层都可以进入公务员系统。监督是全社会的事。我觉得没有治国经验的人,谈不到有能力。进入政府系统,逐步升职的人比较靠谱。
0 回复 沁霈 2013-6-15 11:54
心如水: 否决制可以非常容易到达上层,只要有paperwork,并且网上可以查到记录。我以为党外人士和有能力的社会阶层都可以进入公务员系统。监督是全社会的事。我觉得没有 ...
哈哈,你这种想法是不是有点过于天真了?在不改变现有体制的前提下,单凭这种paperwork就可发挥监督效力,而且上达高层?对不起,坦诚直言,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同意你所说,社会党派可以积极进入政府系统,学习执政经验。我也一直持有这个观点,在转型阶段,为了和平和稳定过渡,中共可能会继续执政一届或二届,但这个过程必须有真正的在野党的有效监督,而不是现在的所谓政协。
0 回复 心如水 2013-6-15 12:04
也许吧,我对大规模的群众参与的运动不看好。中国的左右都没有包容心,内耗不能避免。而政治内耗对经济是负面的。中国的经济经不起内耗了。
0 回复 寇一仁 2013-7-14 21:30
在理论上否定了馿克思主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4: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