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红尘的海岸线》第2章 童年的阴影

作者:碧蓝天  于 2013-7-2 22: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红尘的海岸线|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第二章        童年的阴影

 

      这是安兰少年时代的记忆中最晦暗阴涩的一幕。似乎是一道伤疤,愈合了,却一直陈列在那儿,远远地就看到那条像蚯蚓一样丑陋的疤痕。

       小学五年级时,她被班主任和同学们推选为班级的大队长。经常参加各类课外和校外的演出、活动。班主任陆老师,是位刚刚从师范学校毕业的年轻人,中等身材,黑黝黝的皮肤,戴副黑眼镜。陆老师总是鼓励、安排安兰参加各种的演出活动。同时,陆老师自己也组织了各种类型的学校活动。一时间,他在五年级的11个班级里,是最活跃和风光的老师。

      在安兰幼小的心灵里,陆老师说的每句话都是圣言。

      陆老师经常在下课后,听安兰一遍又一遍的背诵即将参加的演出的台词, 总是很细心地向她指出一些细小的错误。他还帮安兰设计了几个动作,有时候会拉着安兰的手,告诉她手应该放在这个位置,有时候会扶着安兰的背,告诉她背要挺直,要“坐如钟,站如松。”

      老师就是老师,安兰总是很顺从地按陆老师说的去做。她觉得,他说的,都是对的。陆老师黑眼境下面的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经常含着特别赞赏的目光看着安兰。

       安兰有点陶醉在这种赞赏里。 在不断地赞扬和鼓励下,安兰觉得每天天气都很晴朗充满了朝气和不断进取的动力。

      初夏的一天,放学后,安兰留下来在二楼的一间课室排练,那是个集体朗诵的节目。安兰站在舞台当中,由她朗诵每段的开头和结尾的几句。陆老师先辅导了她们几句。后来,他有事匆匆忙忙地先走了,说等下他办完事,可能还会回来看看她们排练得如何了。因为台词很长,排练一结束,其他同学立刻作鸟兽散都回家了,天渐渐黑了下来,四周寂静无声。

       第二天,有个外校的联谊活动,其他小学的老师会组织来他们学校参观,当时每个班级都重新出了自己的黑板报。这次,他们班的黑板报一直在等班级里一个叫郑涛的书法高手来写。但,那几天郑涛一直拖着,当天又借口说家里有急事,黑板报写了一半,人就不见了。

     作为大队长,安兰看了干着急,她必须得帮着出完黑板报,否则明天,陆老师见了一定会生气。

        安兰有点着急地拿着郑涛留下的文稿,继续赶着黑板报。心里颇有些慌张和烦闷。从敞开的窗口向学校四周望去,外面的天已经漆黑一片了,肚子饿得咕咕叫,虫鸣声此起彼伏,身旁也只有那粉笔“喳喳”的声音陪伴着她。

      安兰自言自语道:赶快,写完就可以回家了。赶快... ...她全神贯注的抄写着。眼看着还有一行字,就大功告成了!

       这时,突然有人从背后,猛地抱住她,双手死死的按住她已经隆起的胸部,喷着异味扎人的嘴伸向安兰的脸。安兰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呆了,她盯睛惊一看,那人居然是--陆老师。她手里的文稿和彩色粉笔洒落了一地。陆老师紧紧地抱着她,他的手不断地揉捏着她的胸部。

      他的嘴就靠在安兰的脸旁,他不停地说“安兰,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

     安兰的脑海一阵空白。她赫然发察到陆老师滚烫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是,她猛然惊醒了。愤怒、恐惧、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她大叫着,拼命挣脱他如绳索般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臂膀,狠狠地踢了他一脚。

       她慌张地奔向教室门口,使尽全身的力气大开课室的门,飞似地逃了出去。

      泪水几乎吞没了她的视线,打湿了她的校服,混沌的路灯在晃动的泪眼里摇役,只勉强可以辨识方向。她脑子里只有“快跑、快跑”,她还不时地回头张望,生怕那个邪恶的人如恶鬼般跟着她。

      不知道跑了多久、多久,家却总是那么的遥远,似乎永远都跑不到... ...

      最后,她气喘吁吁地冲到了家门口,颤抖的双手,取下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打开了黑洞洞的家门。家里依旧冷寂一片,她狠狠地关上门,反锁上。家里又黑漆漆的停电,父母亲又出去谈永远没完没了的项目,姐姐一定在好朋友家复习功课。

       她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个人蜷曲在自己房间冰冷的水泥地板上,嚎啕大哭。她恨那个道貌岸然的老师,她更狠自己,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遭遇这样多的不幸和耻辱?陆老师那邪恶的手印还印在自己的胸部、腰间。她觉得很恶心、恶心地想吐。她站起身来,使劲脱掉校服,狠狠地甩到地上,痛恨、悲愤、伤心,一起涌入心房,化成泪水,汩汩涌出。

       她一夜都做着噩梦。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她一直低着头。所幸,大概那个陆老师自己也良心发现了或者怕安兰把那晚的事情传出去,再也没来骚扰她。自那以后,她没再参加任何的课外活动或演出。可是,那一双突然从背后伸向她的邪恶的双手,成了她以后怎么也无法摆脱的梦魇。

      在以后的成长岁月中,每当她跟男生单独相处时,她的内心深处都会有一丝丝的悬浮的恐惧感。

      安兰把这个恶梦深深地埋在心底。安兰讨厌自己的母亲,这个总是标榜自己是大教授的女儿、成绩长相都超众却在文革被迫当工人的女人,总是担心自己的三个女儿会超过她,长大后会瞧不起她。每日不断地挖苦、讥讽、嘲笑,是家里姐妹的必备功课。大姐安群,刚出生不久,因为父母亲工作学习繁忙,1岁就送去了奶奶家,之后,一直在奶奶家长大;二姐安冰从小常常因为饥饿的安兰偷吃东西而挨打,安冰恨这个小她六岁的妹妹。但长大之后,姐妹两个却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很多年后的一个深冬的夜晚,在姐姐杭州西湖河畔的9楼温馨舒适的住家,新婚小别的姐姐,叫安兰去小住。躺在姐姐家宽敞柔软的大床上,像小时候一样跟姐姐温暖地睡在一起,听着窗户外面如猛兽般在咆哮的北风,姐姐突然回忆起当初她把年幼的妹妹带到荒芜的地方,伸手想把安兰掐死的故事。在内心无尽的黑洞洞的恐惧中,安兰突然冷得有点瑟瑟发抖,她不断安慰自己说善良的姐姐决不会这样做。

       但在她的内心深处,安兰害怕被伤害,害怕被出卖,她深切地渴望、幻想着能找到一个温暖安全的港湾,她可以停泊、她可以依靠...

(本故事纯属虚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赌博客 2013-7-3 06:05
   这里不同那里,这里消费快餐   你懂的!
回复 碧蓝天 2013-7-3 12:43
赌博客:    这里不同那里,这里消费快餐    你懂的!
真不大懂。大哥。

发个消息给您学习一下。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4: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