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巷传奇之一——催嫁

作者:碧蓝天  于 2013-7-15 17: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中篇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4评论

                                                                         陋巷传奇之一——催嫁

     自我从省城某大学卷了铺盖和行李,一路风尘仆仆的回到我那富丽堂皇的家的两个月之后。我赫然发现自己从天堂掉进了人间的泥沼。

      养育了我22年的老妈,在那时候,突然间跟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地领悟到,我就好像是菜市场售卖的活鱼,不早一点“出出去”,其市场价值就会与时递减。这个理论在我上经济学的时候,大教授有详细讲解过,但是,我那因为家庭成分不好被逼只上了技校的老妈却对这个道理无师自通了。

     于是,她把我出嫁的事,当成了一桩天大的事。

      当时的我,刚从一场风花雪月、无疾而终的恋爱中爬出来,只差去上吊自尽了。对于男人还是爱情都已经是心灰意冷。恰恰这时,碰上了我妈那颗像夏天的一轮烈日般的热心肠,炙烤得我,有种生不如死的难受劲儿。

     为了反复强调我找人嫁掉是家里的头等大事,甚至大过每天早上,叫我那只剩下几根黄白头发的老爹梳头,我妈每天清晨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一定得早点找个人家,女孩子这么大了,不适合呆在家里。说完了,才去吆喝我老爹去梳头。

      我妈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中豪杰。只要家里有个男男女女,年龄或智力上看上去应该会明白啥叫“结婚”的人来做客,我妈都会托付给人家这桩“大事”,而且总是不厌其烦地把我从楼上叫下来,在客人面前“亮亮相”。一来二去,我厌恶至极,再到她三番四次的叫我下楼,我就躲进俺家那号称有五星级级别的厕所里,任它雷鸣电闪,绝不出来。

     于是,那年的秋天,成了我22年以来过得最凄凉的一个落叶纷飞的秋日。

     我被分配到了某某局的一个科室,过上了朝九晚五的生活。科室里,有一个吴处长,为人唯唯诺诺,一脸的坑坑洼洼的小洞洞,我从心底里纳闷,人的这张脸皮上为什么要长这么多洞洞呢?其地貌形成的原因、作用又是如何呢?每当他下达当日鸡零狗碎的工作时,我就愣愣地开小差想着这个谜团。

     处长很忙,因为正好那阵子,他家里在搞装修。处长整天一副国务院大总理的架势,似乎天下的事,都在等着他去处理。他对我不知是敬而远之,还是在静观其变,总之是不太搭理。我也乐得清闲自在。

     另一位年轻的同事,姓沈,比我大个一两岁,是某艺术大学毕业的“才子”,长得倒风流倜傥,一看就是位情场老手。

      很多时候,科室里只有我跟沈两个人。沈跟我年龄相仿,刚认识没三天,他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向我展示他的“画作”,并讲述他的爱情罗曼史,还有略带遗憾的婚姻。当时,我运用在大学里学的小逻辑和大逻辑仔细思考过了,从他所叙述的婚姻状况、历史成因、发展动态,我得出的结论是,他的婚姻很幸福、也很适合他。所以,对于他的抱怨和遗憾,一开始,我是出于礼貌听听,后来我干脆就无动于衷了,连哼哈都省了。

      三个星期以后,我发现,找吴处长的人倒越来越多了,好像吴处长突然间成了本局上下最炙手可热的人物。来访的大多是3550岁这个年龄区间的什么老处长、老副处长,都会在我们科室逗留好一会儿,说是在等吴处长回来,总是跟讨论好了似的来问我同样的问题:哪个学校毕业的?学什么的?家住哪儿?有没有男朋友?我在重复回答了N多遍以后,赫然发现科室里已经烟雾缭绕的根本无法呼吸了。我借口就往外逃。再回到科室的时候,就只剩下小沈一个人,我问他“都走了?”他鬼头鬼脑的一笑说“你这么不给面子,人家能不走吗?”我愣了一下,心想,这个家伙真是奇怪,不怀好意。于是,我也尽量少跟小沈掺和。也对他所谓的爱情史再也不表示任何兴趣了。

      一个月之后,我发现一桩好差事——就是“送文件”。每个星期,局里都会印几份安全、质量、宣传党的思想方针的文件。以前,是吴处长提早下班,送到各分公司;有的时候,是下面的分公司自己派人来拿。因为吴处长实在诸事繁忙,而且其中的一公司就隔两条小巷,第一次,我就跃跃欲试地送去了,就是直接送到一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

     在那里,我认识了两位小姐妹。一位姓王,是打字员,高中毕业,已经有6年的工龄了,长的皮肤白皙,盘子脸,细长眼睛;一位姓李,是她们分公司人事处的干事,她总是戴着一副不堪重负的黑框眼镜,每次听她说话,望着她的脸的时候,就有点像在正午时分,举头望太阳的感觉,透过耀眼晕眩的几道白圈,才隐约看得到里面那双黑色诚实的双眸。每次跟她交换过了眼神,总会一如既往地感受到她知识的渊博,倍增崇敬感。

       因为那次送文件,小王跟小李正好在聊天,我送文件的时候,就认识了两位小姐妹。她们对我很客气,还叫我吃她们刚买的小金桔,有点酸。

     自从认识了王李两位小姐妹以后,我总是瞅准机会就往她们那儿跑,一呆就23个小时。王是给总经理打字的,一般到了月底总经理的讲话才比较多、总结陈辞和口号也比较多,王到了那个时候就很忙,也没空搭理我。我就去找李,因为是局里下来的人,所以,她们打扮妖艳的人事处的处长还默许我跟小李的一段交情,所以,我可以在那里稍呆个半个钟头,嘻嘻哈哈一下,就无所事事地离开了一公司。

     有一次,我到了没多久,就是吃午饭时间了。王李两位姐妹邀请我去她们食堂吃饭。我欣然前往。原本每个中午我是赶回家吃饭,一来一回,很浪费时间,而且,当中又碰到个什么做客的人,老妈又要老调重弹,扛出“催嫁”的大旗,让我难堪。

     她们食堂里售卖的糖醋小肉圆还挺可口的,吃在嘴巴里,不觉得面粉比肉多;还有卤豆腐,也做得很入味,一点也吃不出来是隔夜的馊豆腐做的。当时,我吃得心满意足,一顿饭才2块钱。我暗自决定,以后,常来这里买饭吃。吃完饭, 还有将近2个小时才上班,王李就邀请我去她们的“宿舍”小坐。我一口应允。

     一公司是我们局下面效益最好、最会创收GDP的分公司。一公司旁边,就是一座当时在我们家乡小城最豪华、最了不起的娱乐城叫“富甲天下”。据说里面富丽堂皇,歌舞升平、醉生梦死,藏污纳垢。这座豪华的城堡就是一公司主要副业之一。

      王李两位的宿舍是从“富甲天下”对面的一条比鸡肠子还窄的弄堂里走进去,一开始,是灰头土脸的一个大仓库,再往里走大概10分钟,大仓库的尾端,陡然出现像是从时空隧道里穿越而来的,一间间60年代破旧红砖瓦砌成的几个四合院子。

      王李带我走进其中一间有三户人家的小院子,她们开了最里面一间有些歪斜的小木门.......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跟我老妈为了“相亲”的事吵翻了,我拔腿就直奔了这条陋巷,断续地小住了一阵子,见证了这条破旧小巷的一群可怜人的真实生活。

 

(本故事纯属虚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2 回复 yulinw 2013-7-15 18:23
   期待破旧小巷的一群可怜人的真实生活故事~~
2 回复 碧蓝天 2013-7-15 19:13
yulinw:    期待破旧小巷的一群可怜人的真实生活故事~~
感谢!
2 回复 fanlaifuqu 2013-7-15 19:19
什么事情在你笔下都那么活生生!
2 回复 碧蓝天 2013-7-15 21:16
fanlaifuqu: 什么事情在你笔下都那么活生生!
非常感谢!
2 回复 小皮狗 2013-7-16 00:23
文笔细腻,又显出处处洒脱。。。
2 回复 leahzhang 2013-7-16 03:30
小皮狗: 文笔细腻,又显出处处洒脱。。。
agree with you
2 回复 leahzhang 2013-7-16 03:30
小皮狗: 文笔细腻,又显出处处洒脱。。。
agree with you
2 回复 leahzhang 2013-7-16 03:30
小皮狗: 文笔细腻,又显出处处洒脱。。。
agree with you
2 回复 小皮狗 2013-7-16 04:28
leahzhang: agree with you
谢谢,问候!
2 回复 碧蓝天 2013-7-16 07:55
小皮狗: 文笔细腻,又显出处处洒脱。。。
非常感谢小皮狗的鼓励!
2 回复 碧蓝天 2013-7-16 07:55
leahzhang: agree with you
感谢ZHANG姐的鼓励!
2 回复 越湖 2013-12-15 21:08
这笔头厉害,可不像出自个毛丫头。
2 回复 碧蓝天 2013-12-15 21:32
越湖: 这笔头厉害,可不像出自个毛丫头。
俄感动滴,哭了  
2 回复 越湖 2013-12-15 21:35
碧蓝天: 俄感动滴,哭了   
这回像个丫头了。
继续写。。。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3 23: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