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巷传奇之四——曹护士的眼泪

作者:碧蓝天  于 2013-7-22 21: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中篇小说|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7评论

                                                      陋巷传奇之四——曹护士的眼泪

      在我们这个四合院里,除了陆师傅家,还有一户是新婚不久的一对夫妻,汪工和曹护士。

 

     先说说汪工吧,外号“汪大炮”。据说是一公司的“角儿”。汪工可是中国常青藤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因为当时阴差阳错地被“下放”到了这个江南小城市的“烂”公司——一公司。刚分配来时,据说公司总经理都专程前来慰问并握手言表欢迎。但,“汪大炮”很快就显露出了其峥嵘本色,后来,成了一公司所有科室里,最早一个被“劝”下岗的人物。
 
    我认识汪工的时候,他刚新婚,30出头的样子。小脸红扑扑的,戴一副金框眼镜,他的眼睛不大,单眼皮,但是有一样让人过目不忘,就是眼白多、眼黑少。嘴唇很薄,总是抿着。碰到好笑的事了,就咧开大嘴哈哈哈哈地笑着,牙齿黑黄而且参差不齐。一对大招风耳,看上去有点像个淘气的顽童似的,但秃了顶。
 
     他烟不离手,喜欢站在他们房间门口,等他的女人回家。我从没见过他干过家务活,顶多就是暖水壶里接点水,用热得快烧开了,泡个茶。
 
     据小李说,汪大炮天不怕地不怕,当初为了凭职称、跟科室里的一位老员工争一级工资,跑到总经理办公室,找分管他们技术科的陈副总去理论,后来砸了人家的水杯,扬长而去。搞得天下皆知。他原本就是个出名的瘌头。公司的技术科每个季度都要到下面的工程队去视察,这是根据ISO 9001的要求。每次汪大炮下去,都要找一千个“错误”,搞的工程队只有停工整顿,延误工期。他从来没在下面的工程队呆过,学到的都是书本上的教条,他倒是来得个仔细,稍跟书本不同就较资,搞得每个工程队的人都怕他。后来,项目经理们纷纷上告,汪大炮就很少到下面去“显脸”了。很快,他们科室来了个本地三流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一口一个师傅地在他面前跑前跑后,每天还帮他倒茶递水,后来,那个年轻人常跑工地,跟下面的工程队的人打得火热,没几年,就升上了他们技术科的副科长,成了汪大炮的上司。倒是汪大炮,一张破桌子,一坐就十年。连老婆都讨不上。
 
     一开始,他看中了质量科科长的千金,刚毕业,在会计部做出纳,人家虽然长得一般,但也是追求者如云,睬也不睬汪大炮。他百无聊赖,就往公司的医务室跑,瞄上了那里的曹护士。
 
    曹护士,人长得很高,有个1米70的样子。跟汪工站一起,还比汪工显得高些。曹护士脸有些黑黄,但仔细看她,细长的眉眼,五官很端正。只是寡言少语。她离婚了,比汪大炮大两岁。她的第一任丈夫,听说是个酒鬼,天天酗酒,喝醉了就打人。当时,曹护士结婚刚一年就离婚了。因为有过这么一段悲惨的经历,她终日闷闷不乐的。
 
    游手好闲、荷尔蒙分泌旺盛的汪大炮就看上了曹护士。一有空就泡医务室,在一公司里传的沸沸扬扬的。汪大炮迫于舆论压力,就当机立断地与曹护士喜结连理了。
 
    曹护士,为人很温顺贤惠,我们认识以后,我也常溜达到医务室去找她,她还会塞给我一些板蓝根之类的紧俏药物。她喜欢拉着我的手说,一看到你,就想起我的表妹,长得也跟你这副模样似的。表妹命好,嫁了户好人家,不像我.......
 
    平时,在这个破烂的四合院里,有两个人是最忙的,又都互不搭理。一个是菊花,经常是一个人对着一大盆的衣服,干得任劳任怨,从黄昏洗到星光满天。另一个忙不停的女人是曹护士,洗菜、烧饭、拖地、洗衣服。说来也奇怪了,这两个贤惠的女人还互相看不上眼。
 
    我在的那阵子,菊花不知怎的就喜欢跟我搭腔。她悄悄告诉我,隔壁的那个黄脸女人很清高,不像你这样和善。我暗自偷笑。其实,我是因为吃了他们家陆河的橙子,有些不好意思,才跟他们家每个人都打招呼。说到底,还是“吃人家的嘴软”了。
 
    有次在卫生所瞎晃,曹护士低声跟我诉衷肠,说是院子里整天都吵得跟菜市场一样,她家的汪工没法看书。特别是那个菊花, 嗓门太大。
 
     我倒是有点懵了。其实,对她们两位,我都挺尊敬的。一下子可以洗这么多衣服,尤其是寒冬腊月时,我光用看得,就已经顶礼膜拜了。
 
     冬去春来,很快,我要调到上海办事处去了。再到陋巷去看望小姐妹们已经几乎是一年以后的事情了。
 

 
 
 
 
     那天晚上,我拎了些葡萄和荔枝,走进了陋巷熟悉的院门,菊花还是在院子里洗衣服,一看到我就嚷嚷着“哎呀,上海人来了,打扮得真时髦呀,都认不出了。”
 
     我倒羞红了脸。走进王李两位小姐妹的家,才知道,小王已经很少来住了,她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住在男朋友家了。小李则认识了位当飞行教官的军人,每日一书,正飞燕传情呢。小李问我:你怎么样了?桃花开了吗?
 
      我无所谓地摇摇头,接着说:打算做一辈子老姑娘了,呵呵.....
 
     这时,院子里居然传来婴儿的啼哭声。我诧异地看着小李,她淡淡地说,是曹护士的。然后,我们一起吃水果,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晚上,9点多钟,我跟小李告辞,打算回家了。刚路过曹护士家门口,听到里面,怦怦的闷响,还有哽咽的哭声,那个怦怦的声音,明显地是一个人在打另一个,另一个人又到处躲闪避让的声音。我呆在了门口。夜晚,天,幽蓝的,月亮很圆很亮。陆师傅家传来电视连续剧的悠扬歌声,菊花在吆喝着优优洗脚睡觉。小李的房间,窗口亮着一盏桔黄色的灯,看上去就像她的爱情那样温馨美好。可是,在我面前的这扇紧闭的黑红色的木门里,却传来女人呜咽的哭声。我犹豫了一下,几乎想要上去砸门,但,最终还是默默地走开了........
 
     后来有一次跟小李聊天的时候,我问她,曹护士还好吗?她欲言又止,停顿了一会儿,说了句:汪工埋怨她没生儿子,又嫌弃她是个二婚头.......
 
     我最后一次去一公司的时候,小王还在打字,小李已经远嫁了。到了医务室,以前是四个护士,听说因为公司裁员,只剩下两个了。一走进医务室,就有些冷清凄凉的感觉。路过一间病房,正看到曹护士,坐在一个大约两岁的小女孩身旁,小女孩伸着小胳膊,在输液。曹护士自己穿了件半旧的白大褂,正盯着墙角发愣。
 
     我走上前,站在她对面好久,她才看到我。“啊,居然是你呀,真没想到。”她笑着说。我盯着她,她瘦了很多,颧骨都突出来了,她脸上很多皱纹。细想起来她应该才35岁吧,但看上去却有40岁的样子了。
 
     “妈妈....”旁边那个小女孩,怯怯地像只小猫似的叫了一声。
 
    “没事,是个认识的阿姨,快叫阿姨。”
 
    “阿姨——”小女孩声音很微弱,一脸害怕惶恐、饱受惊吓的样子。她的模样,倒让我看呆了。我随口就问,“汪工呢?”
 
     “他出国了,去尼泊尔做项目经理了。前些日子,才回来没多久,就又飞了。”曹护士很骄傲、又熟练地说。
 
     那些骄傲的言语和她那过早显露出沧桑的脸,是多么的不相称。不知为什么,我听了,眼泪却要掉出来了。
 
     突然记得自己包里还有几块巧克力,我急忙低头翻着皮包,掏出来、递给睁着一双惶恐大眼睛的小女孩。在她妈妈的反复鼓励下,她收下了。曹护士告诉我,小姑娘发烧,所以给她吊点水。
 
     走出一公司的时候,看着熟悉的街景、熟悉的深秋的黄昏。空气里飘荡着糖炒栗子、烧过树叶的灰烬的味道,大风吹过路边光秃秃的大树杈,我却只想起那句“风萧萧兮易水寒”。虽然,附近没有水,虽然,运河还在远方呜咽着.......

高兴

感动
5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2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3-7-23 02:32
女人悲惨
2 回复 碧蓝天 2013-7-23 12:46
meistersinger: 女人悲惨
是呀。谢谢。
2 回复 越湖 2013-12-15 21:10
是命?
2 回复 碧蓝天 2013-12-15 21:33
越湖: 是命?
我还真相信“命”这一说呢。
2 回复 越湖 2013-12-15 21:44
碧蓝天: 我还真相信“命”这一说呢。
看你是啥时候相信的。
若从来都相信的:要嘛你理智过人,又或者你不过是个不愿动脑子的。
若你从来都不相信:要嘛你能力忒强兼自信极高,又或者你不过是人云亦云。
若你以前不信但后来信了:说明你经历过了,被打倒过了。

我一直认为:只有两种人真正相信命运或神的,一是盲信,一是极为聪明的。前者纯,后者尽了所能,才发现原来人的能力无论多大,其实渺小得可怜。。。
2 回复 碧蓝天 2013-12-15 22:01
越湖: 看你是啥时候相信的。
若从来都相信的:要嘛你理智过人,又或者你不过是个不愿动脑子的。
若你从来都不相信:要嘛你能力忒强兼自信极高,又或者你不过是人云亦云 ...
您说得好!
我被打倒过!被预言打倒了,更被命运打倒了!它让我不得不低头,我低头,只是要看清自己的每一步-----好像说得太严肃了,嘿嘿,别介意。

让您见笑了
2 回复 越湖 2013-12-15 22:12
碧蓝天: 您说得好!
我被打倒过!被预言打倒了,更被命运打倒了!它让我不得不低头,我低头,只是要看清自己的每一步-----好像说得太严肃了,嘿嘿,别介意。

让 ...
被打倒过,但站起来了(不然你也不会写出来),说明你经历过,说明你成长了。。。
这都是好事。谁会见笑,才是值得被笑话的。
你能够看清自己的每一步,更值得庆幸,因为你做到了许多人做不到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9: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