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点也成了垃圾

作者:碧蓝天  于 2013-12-11 16:4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随笔,记下岁月的痕迹|通用分类:活动报道|已有17评论

 
       我浪迹江湖到处打工混饭吃,曾经在S国一家生产中央空调的 L 公司里呆过。在L公司,我遇到了后来进了精神病医院的JANE、自诩“就是有钱”又美如天仙的冰姐,再有就是这位陆大姐了。

      记得 8 年前,第一次跟陆姐见面,互相握了手,她跟我寒暄道:“还是学文科好,像我们这些学理科的人,一辈子默默无闻、没出息”。
      我当时不知所措地咧嘴傻笑笑,那是我进L公司的第一天,还搞不清东南西北。若干年后,陆大姐一跃成了公司里叱诧风云的大人物,再没做到、恐怕再也做不到“默默无闻”了。


      陆姐在我印象中是个衣着朴素的人。穿着国内带去的月白色短袖绵衬衣,黑色长裤或长裙,她长长的脸、小眼睛,但鼻梁坚挺,戴一副金边眼镜、只是一笑起来两颗门牙看上去很不协调地突兀着,当中似乎有一条小缝,这让她看上去面相上有了些缺陷,又平添了说不上的憨相。她的嘴很大,又喜欢把嘴唇抿成两张薄片,看上去有些尖刻。但,她的身材不错,有172的样子,苗条、挺拔。

      一来二去,我跟陆大姐混熟了。她说她是84级的大学生,有个胖得像“猪”似的老公和聪明伶俐的独生女。接着跟我说“我们XX大学出来的人都不会说话、拍马屁,就会干实事。所以,在S国找工作可吃香了,人家一听是我们XX大学出来的,都抢着要了。”虽然之前我真没听说过这所大学,而且据我所知,S国的普通民众对中国大学的认知水平也就是幼稚园的程度吧,但出于礼貌,我还是郑重地点点头,显出心悦诚服的模样。
       也许因为语言的问题,陆姐的确很少公开发言,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很勤奋地用AUTOCAD 进行着复杂的设计工作。这让我这个啥也不懂的人尤感敬佩。
 
      陆姐是东北人,说话语速超快。有时候销售部需要根据客户的要求更改图纸,陆姐就会如机关枪扫射似地说着:“你说什么?啊?昨天,你还说要这样改的。今天就又变卦了?总说是客户说的?到底是因为你根本不懂,还是你在拿着鸡毛当令箭、瞎指挥?”
     贬得销售人员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后来,销售部的人都直接找陆姐的师傅J先生。J先生是个脾气超好、身材也贼像弥勒佛的老好人。他对销售部的一切要求都“点头哈腰”。陆姐跟我说“J是没办法,还要靠这个饭碗留在S国。他能不到处都点头哈腰的吗?他的绿卡到现在也批不下来,还拿着EP 准证。只是销售部这几个毛头,啥也不懂,真要把我惹毛了,我立马走人。像我们XX大学毕业的人,到哪儿人家都喜欢。我们就是能干实事!”

     陆姐在我眼里是个道行很深的人,因为她会算命、懂八卦、五行,更是位桥牌高手。她跟我说“我给自己看了相,叫面贴金,就是金只有薄薄一层。你的手相还不错,厚实........”她紧接着嘟囔了几句,我没听清楚,又不敢深问。因为,她曾经突然甩出过一句,“刚才已经说过了,还要我再说第二遍啊?你是不是中国人呐?”一想到问一句话,要关系我的国籍命运,我只能做哑。跟接了圣旨似地使劲儿瞅瞅自己的胖手掌,感觉自己的手掌跟别人的也没什么区别呀?不由地想起了从来都没吃过的熊掌的俊模样,觉得论手相不是熊掌的更厚实、更好吗?


     那时,公司的经营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我这个做采购的,天天顶着厚若城墙的脸皮到处求人赊账送货,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似的,到了最后,公司连工资都开不出了,只能卯月发丙粮,人心惶惶的。老董事长迫于无奈,卖掉了公司大部分的股份给Z公司。

      Z公司的两个老板是兄弟二人。大哥就称为D 先生吧,有68岁的模样,弟弟大概60岁,兄弟两人的身高都不超过165,而且都喜欢弓着背,背着手,在办公室里到处逡巡。他们每天一走进办公室的大门口,我们都会先看见一个伸出来的头,就知道新老板驾到了。一时间,公司管理层进行了大换血,各种纠结、矛盾丛生。

      就在这个时候,J先生因为签证到期回国了。陆姐坐上了技术部的第一把交椅。带着一个中国来的“小弟”。自此,陆姐的命运也有了彻底的转变。


      陆姐与D老板渐渐成了忘年交,并发展成了一段绵绵的“情意”。常听同事讲,在某处看见两人一高一矮,相差快30岁,手挽手、甜甜蜜蜜地从某家饭馆出来,那个时候陆姐整天挂着笑容,到处展示着她门牙中的一条缝。
 
      我挨不过这人事的纷乱,跳槽去了别的公司,只是与几位旧同事还有着联系。听说,陆姐荣升为技术部经理,换了国籍、开了大车、搬了大房。

     一位旧同事O,义愤填膺地跟我说:“都是中国人,我真为她感到害臊。她每天清早的就在办公室里大声骂人,骂那几个刚从中国招来的年轻人。她的口头禅是——你们这帮中国来的垃圾”。O 接着说:陆姐害怕人家学会了技术把她给撅了,所以,手下的徒弟一律从中国招来,两年换一批。她还动不动就把那几个年轻人叫进办公室大声训话,吵得公司上下都不得安宁。到了中午还大模大样,一副孝敬的面孔、挽着老头的胳膊出去吃饭。真是丢人现眼!

        另一位同事跟我讲,陆姐亲口跟她们说:像她混得这么好的中国人不多,很多中国人都特眼红她、嫉妒她。只有像她这样大度的人才不跟这些“中国来的垃圾”计较。


         我听了暗捏一把冷汗,敢情幸亏我溜得早,否则哪天陆姐也一定骂我是中国来的垃圾了。


 
         但,转念一想,《围炉夜话》中说到的“莲朝开而暮合,至不能合,则将落矣,富贵而无收敛意者,尚其鉴之。草春荣而冬枯,至于极枯,则又生矣,困穷而有振兴志者,亦如是也。”大千世界里,人生兴衰不断变化着,恰如日月盈亏。很多时候,我们能够挺得住逆境的磨练,而熬不过顺境的安逸。其实在顺境中,更应该保持清醒、谨慎行事。也正是,管仲《管子.重令》中提到的“人心之变,有余则骄,骄则缓怠”。希望陆姐一切都好!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2 回复 毛太华 2013-12-11 17:25
分了家就是;她是大陆东北人,你是大陆XX的人了!谁和谁都不挨着了!
3 回复 小雨点0514 2013-12-11 19:59
有时也很无奈,东北人虽然有时大大咧咧的,我觉得还好,可是有时骂人特别难听,这事只要我一打出租车,一说我是东北人,那个司机就和我说!搞得我只能汗颜!中国人何必难为中国人呢!!   
3 回复 fanlaifuqu 2013-12-11 22:25
现在许多垃圾通过处理都能转化成能量,当然是正能量!
3 回复 xqw63 2013-12-12 04:56
   狐假虎威的中国人很多
3 回复 真青贝壳 2013-12-12 05:32
xqw63:    狐假虎威的中国人很多
其实这也是一种“虚”的表现,因为没有真实力。
3 回复 xqw63 2013-12-12 05:40
真青贝壳: 其实这也是一种“虚”的表现,因为没有真实力。
在他人地盘上,不这样对待同胞,其本人也难有大发展,所以,只有榨取同胞的价值了
2 回复 白露为霜 2013-12-12 07:13
中国人的公司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如果能走趁早走了。
3 回复 碧蓝天 2013-12-12 19:48
毛太华: 分了家就是;她是大陆东北人,你是大陆XX的人了!谁和谁都不挨着了!
谢谢太华留言。
2 回复 碧蓝天 2013-12-12 19:48
小雨点0514: 有时也很无奈,东北人虽然有时大大咧咧的,我觉得还好,可是有时骂人特别难听,这事只要我一打出租车,一说我是东北人,那个司机就和我说!搞得我只能汗颜!中国 ...
是呀。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呀。

握手!
3 回复 碧蓝天 2013-12-12 19:49
fanlaifuqu: 现在许多垃圾通过处理都能转化成能量,当然是正能量!
樊老幽默!
3 回复 碧蓝天 2013-12-12 19:49
xqw63:    狐假虎威的中国人很多
就是!!
2 回复 碧蓝天 2013-12-12 19:49
真青贝壳: 其实这也是一种“虚”的表现,因为没有真实力。
    有道理。
2 回复 碧蓝天 2013-12-12 19:49
xqw63: 在他人地盘上,不这样对待同胞,其本人也难有大发展,所以,只有榨取同胞的价值了
我赞同你的观点!
2 回复 碧蓝天 2013-12-12 19:50
白露为霜: 中国人的公司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如果能走趁早走了。
是呀。早溜为妙。
3 回复 xqw63 2013-12-12 22:34
碧蓝天: 我赞同你的观点!
thanks
3 回复 红妹子 2013-12-13 03:05
人事复杂人心复杂,不但处理好工作还得处理人际关系,挺难的。
3 回复 碧蓝天 2013-12-13 07:43
红妹子: 人事复杂人心复杂,不但处理好工作还得处理人际关系,挺难的。
就是呀。人事有时比工作还累。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8: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