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罗河水天上来 (已有 402,970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35112

卢刚,追求公平的悲剧。

作者:尼罗河水天上来  于 2014-9-6 22: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天理人性|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1评论

当追求公平的人遇到不公平,而且所有恢复公平的正常机制均告失灵,死亡是唯一实现公平的方式。这就是卢刚悲剧的根本原因。
 
卢刚不仅追求公平甚至是苛求公平。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他与同学9人结伴出游,平摊费用每人22刀,他要求将他贡献的实物价值4.5刀算进去。真要算,4.5除九,这是每个人要给他的钱。这还没完,他还要求照相的钱要按个人照片数平均。他真的是吝啬这点钱吗?不是。他是对公平有一种物理公式般的苛刻要求。
 
公平是法律的基本精神,也是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志。从小我们就希望最大程度的公平。很多人上学都有过在同桌之间画一条分界线的经历。踏入社会却发现现实离公平还非常遥远。明智的选择只放弃对公平的追求。没能力的就忍受不公平,有能力的就去制造不公平。毕竟还有很多比公平重要的东西。那些恪守公平原则的人就自动变成了另类。当不公平夺去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他们就会为换取公平不惜代价。
 
命运给卢刚开了一个大玩笑,一个苛求公平的人遇到的不公平远远超过了他能够容忍的范围。
 
别人的文章接二连三发表,他的文章却因为学术之外的各种问题百般受阻。别人可以提前半年答辩毕业,轮到他答辩的时候却把原来规定的30分钟突然改成10分钟。第一次答辩没有通过是因为有人质疑他没有用另一种方法。他用这种方法重作一遍得出完全一致的结果,按照规定时间上交论文却被告知他没有资格参加优秀论文的竞选,原因还是因为这个已经被他排除的质疑。别人博士毕业直接留校做博士后研究。他却因为屡次推荐信延迟发出失去工作机会。
 
他和别人都是中国物理学子中的精英。前后脚投到同一个学霸级权威的门下。不同之处是别人对权威言听计从,这没什么错。但他明白道之所存,师之所存,懂得尊师更懂得重道。所以他得出与权威观点不同的结果会坚持科学的原则。有人说导致他采取极端行动的原因是论文评奖,有人说他是没有找到年薪两万的博士后工作大开杀戒。其实这些不过是一连串以连锁反应方式发生在他身上不公平事件的孤立环节。
 
卢刚用包括他自己在内六死一残的代价换来了他认为的公平(幸存者,原副院长的秘书小姐颈部以下瘫痪,两年前死于癌症。)。人们会问,这样作值得吗?值与不值的问题完全取决于一个人对价值的考量。好死不如赖活就是著名的猥琐哲学。这些人肯定不理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理解为什么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更不会理解为什么生命诚可贵,公平价更高。
 
但是用死亡制造公平的同时客观上造成新的不公平。纠正了一个冤屈同时造成了新的冤屈。在这个问题上佛家的思想更有益于我们身处的远离公平的世界。不怕接受果报,只怕种下恶因。天下人可以负我而我不可负天下人。这种观念鼓励人们遇到逆境要看淡想开,追求外在的善行与内在的平和。用内心的强大战胜不公平的痛苦。舍弃小公平而追求大公大德,这才是真正的大智大勇。
 

高兴

感动
3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1 回复 十路 2014-9-6 22:49
没想到事隔多年还能看到这么详细的内情介绍,感谢!提起这个事件总会感到伤痛,他和其他人的生命都不应该消失。 抽象地说,人文世界的很多问题需要科学和艺术结合解决,是非原则,价值观的问题以科学态度对待,严谨,符合逻辑;具体方法问题,以艺术态度对待,灵活智慧地寻找效果最佳的方式。
0 回复 paci 2014-9-7 03:03
悲剧在于他只追求他心中的公平,而忽略了属世的公平
0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14-9-7 08:21
paci: 悲剧在于他只追求他心中的公平,而忽略了属世的公平
不知道属世的公平是怎么样的。
0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14-9-7 08:24
十路: 没想到事隔多年还能看到这么详细的内情介绍,感谢!提起这个事件总会感到伤痛,他和其他人的生命都不应该消失。 抽象地说,人文世界的很多问题需要科学和艺术结
从卢刚的具体情况而言,不太可能通过沟通解决问题。因为主导方面是他的老板不是他。他并没有多少主动选择的机会。

在学术问题上,一个学生如果遇到一个不容任何人反对的导师。除非放弃原则,否则下场都不好。
1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14-9-7 08:27
如果是我组织9个人出游。算好了每人22刀。有人说他贡献了4.5刀的可乐。我就会当场把4.5刀给他。然后再通过学生会解决。
0 回复 十路 2014-9-7 08:37
尼罗河水天上来: 从卢刚的具体情况而言,不太可能通过沟通解决问题。因为主导方面是他的老板不是他。他并没有多少主动选择的机会。

在学术问题上,一个学生如果遇到一个不容任何
明白,见到过好几位,但是没有那么严重。 部分是学术态度问题,部分是互相性格不合,有时因为小事开头,后来越搞越复杂,有了成见更难办。 我见到的有的只好中途换人,想改变导师不那么容易,运气不好。
0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14-9-7 08:44
十路: 明白,见到过好几位,但是没有那么严重。 部分是学术态度问题,部分是互相性格不合,有时因为小事开头,后来越搞越复杂,有了成见更难办。 我见到的有的只好中途
大权威更糟糕。
0 回复 sousuo 2014-9-7 09:38
其实,做学生就是为了学位,剩下的事,得自己做了老板才提上日程。

和老板对着干,除非老板十分开明,不然,死定了。

正义不是这样主持的。

卢刚若当了老板,他的学生一定也感到不公。
0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4-9-7 10:01
就像世上很少有纯净物一样,追求完全的公平是不可能的。
最怕的是拿人来比人,气死人!每个人的发展和境遇不一样,所以结果不一样!不是物理,化学那样的有规律和公式。说到底,不会处理人事关系,有好的EQ,不利生存。
1 回复 paci 2014-9-7 10:30
尼罗河水天上来: 不知道属世的公平是怎么样的。
孔子说,小人得志,竖子成名,君子不遇,英雄遭难。
0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14-9-7 10:51
paci: 孔子说,小人得志,竖子成名,君子不遇,英雄遭难。
明白了,确实如此。
0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4-9-7 23:25
sousuo: 其实,做学生就是为了学位,剩下的事,得自己做了老板才提上日程。

和老板对着干,除非老板十分开明,不然,死定了。

正义不是这样主持的。

卢刚若当了老板,
同意!
0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14-9-8 01:50
sousuo: 其实,做学生就是为了学位,剩下的事,得自己做了老板才提上日程。

和老板对着干,除非老板十分开明,不然,死定了。

正义不是这样主持的。

卢刚若当了老板,
你的结论是卢刚不是开明的人。谁当他的学生死定了。
2 回复 sousuo 2014-9-8 06:28
尼罗河水天上来: 你的结论是卢刚不是开明的人。谁当他的学生死定了。
有感而已,说不上什么结论。
0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14-9-8 08:19
sousuo: 有感而已,说不上什么结论。
可惜卢刚无法死而复生,证明他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不过追求公平,坚持科学原则,不表明他一定是一个不能接受别人意见的人。还有人说他会杀妻弑子,他怎么没杀他爹妈没杀他姐姐呢。
0 回复 sousuo 2014-9-8 10:10
尼罗河水天上来: 可惜卢刚无法死而复生,证明他不是你说的那样的人。不过追求公平,坚持科学原则,不表明他一定是一个不能接受别人意见的人。还有人说他会杀妻弑子,他怎么没杀他
我们也都坚持过科学原则,后来才知道那是涉世不深的表现。

做久了,就会发现,没有原则就是科学原则,当然作假不算。

面对未知领域,当然公婆都认为自己有理,很少有人在你不能说服他的情况下,会认为别人对。

至于卢刚是什么样的人,我没发言权,因为根本不认识。

但从那分钱的举动看,我们即使碰上,也不会成为朋友。
0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14-9-9 08:15
sousuo: 我们也都坚持过科学原则,后来才知道那是涉世不深的表现。

做久了,就会发现,没有原则就是科学原则,当然作假不算。

面对未知领域,当然公婆都认为自己有理,
不讲原则随机应变是很多中国人为人处世的哲学。但是科学不能没有原则。科学手段是观测计算,在相同的前提条件下只有一个结果。当结果与某人的理论违背的时候,要修改的是理论。这就是科学原则。在卢刚的事情里,不是卢刚的理论与导师不同,是卢刚得出的结果与导师的理论冲突。

其实事事讲原则的人,比没有原则性的中国人更容易相处。更简单直接,有话说在前头。
0 回复 sousuo 2014-9-9 09:05
尼罗河水天上来: 不讲原则随机应变是很多中国人为人处世的哲学。但是科学不能没有原则。科学手段是观测计算,在相同的前提条件下只有一个结果。当结果与某人的理论违背的时候,要
不是就是论事说卢刚,科学迈入未知领域时,对错都很难说,试验是试验,对试验的解释会很不一样的。

我说的不是处世的原则和圆滑,而是说,即使科学,也不是非对即错,特别是对未知的解释上。
0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14-9-9 09:10
sousuo: 不是就是论事说卢刚,科学迈入未知领域时,对错都很难说,试验是试验,对试验的解释会很不一样的。

我说的不是处世的原则和圆滑,而是说,即使科学,也不是非对
我没有误解你的意思。这里的情况不是两种理论的对错之争。而是卢刚得出的计算结果是在相同条件下肯定是可以重复的。他得到的这个结果与导师原有的理论预测冲突。结果是没有对错一说的,只有真的还是假的,是否可以重复。这个时候原则上只有修改理论。卢刚也可以把这个结果压下来。可是他偏偏要说。
0 回复 sousuo 2014-9-9 09:42
尼罗河水天上来: 我没有误解你的意思。这里的情况不是两种理论的对错之争。而是卢刚得出的计算结果是在相同条件下肯定是可以重复的。他得到的这个结果与导师原有的理论预测冲突。
细节我也不懂,但类似情况在试验中回时有发生,理论的修改,决不会根据一次两次试验就作出的,对吧。

要做的不是压下不说,而应根据初步的理论修改去设计下一步的试验,看看新的结果是否支持这种改动。

这样就不用吵了,有理有据。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04: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