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罗河水天上来 (已有 679,136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35112

奥林匹克运动史上的至暗时刻

作者:尼罗河水天上来  于 2022-2-20 03: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83评论


2022年2月17日,北京第24届冬季奥运会女子花样滑冰单人自由滑,瓦利耶娃最后一个出场,她以一个未完成的阿克萨三周跳开始,然后是四次高分值动作接连摔倒,最后用完全不成功的表演结束她的比赛。这是奥林匹克运动史上的至暗时刻。

她被人下药,被人故意拖延公布监测结果,被要求终止奥运比赛,被迫接受7小时的质询,结果被告知可以继续比赛,但是,如果成绩位列前三将不会有颁奖。在重重压迫之下,她还要接受无数造谣精的毒舌,说她就是“药娃”,她不仅自己嗑药,还撒谎说是用了祖父的水杯沾染了药物。明明就是这些造谣精自己的捏造出一个子虚乌有的“水杯“(注),却把撒谎的罪名强加到她的身上。

这个15岁的女孩究竟做错了什么,让全世界的流氓对她如此仇恨?既然这个世界对她如此仇恨,她又为什么要为这个世界展示出她的美好和卓越?

观看电视转播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被发生眼前的这一至暗时刻震撼了。他感受到这个女孩受到的重压和重压下的挣扎。他的内心也在同样挣扎。

“I must say I was very, very disturbed yesterday when I watched the competition on TV,” Bach told reporters. “First in her performance, how high the pressure on her must have been. … In particular for a girl of 15 years old. To see her there struggling on the ice, seeing how she tries to compose herself again, how then she tries to finish her program, you could in every movement in the body language, you could feel that this is immense mental stress and maybe she would have preferred just to leave the ice and try to leave this story behind her. “

但是,真正让这个奥林匹克运动舵主愤怒的是在赛场之外发生的事情。从电视转播中他看到了俄罗斯教练对瓦利耶娃的训斥和冷酷。

“When afterward, I saw how she was received by her closest entourage, with what appeared to be a tremendous coldness, it was chilling,” Bach said. “To see this, rather [than] giving her comfort, rather than to try to help her?

根据主流媒体的报道,当时赛场外俄罗斯休息区发生的事情是这样的。

At the conclusion of Valieva’s disappointing, nerve-wracked performance, her coach, Eteri Tutberidze, was seen harshly criticizing her.

“Why did you let it go?” Tutberidze said in Russian. “Explain to me, why? Why did you stop fighting? You let it go after that axel. Why?”

报道原文如此,没有瓦利耶娃的回答。如果巴赫知道女孩对教练的回答,就会对眼前的场景有完全不同的理解。女孩对教练说,“至少可以有颁奖仪式了”。

瓦利耶娃第一个三周跳就转数不足(就是被教练看到的那个),不是体能问题也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女孩一开始就不打算去完成。所以才有后面一连串的失误和摔倒。事实上,女孩从一开始就决定用主动的摔倒输掉比赛。而且必须输到前三之后。这样才能让她的队友拿到本来就应该属于她们的荣誉。教练的反应正好说明这一切教练在比赛开始之前不知情,发生在眼前的事情令人不解和震惊,而不是巴赫理解的训斥和冷酷。这恰恰证明放弃完全是女孩自己的决定。

瓦利耶娃是兴奋剂的受害者,她没有能力为检测阳性结果负责。有罪的是给她下药的人。这一点巴赫表达了与尼罗河相同的观点。他说:

”A minor, a 15-year-old girl, who obviously has a drug in her body which should not be in her body,” Bach continued. “And the ones who have administered this drug in her body, these are the ones who are guilty.”。

“The people who are responsible for this, that they will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this in the right way,” Bach said. “And when I say, ‘in the right way,’ [I mean] in the strongest possible way."。

在此之前,WADA主任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说给一个少年运动员下药的那些人不可饶恕,必须法办坐牢。一个简单的共识是,瓦利耶娃不可能自主服用违禁药,所以必然是被他人下药。这个瓦利耶娃下药的人必然有职位之权把药物让瓦利耶娃吃下去,也就必然是俄罗斯队的内鬼。如果这个内鬼不是对俄罗斯和瓦利耶娃怀有个人仇恨,后面必然有一只黑手指使。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黑手不是俄罗斯队自己。俄罗斯队了解瓦利耶娃的实力,没有理由给她服药然后冒着被查出阳性取消金牌的危险让她参加团体比赛。事实上瓦利耶娃在团体断崖式的领先对手就是她个人实力的证明。所以这个幕后黑手一定具备针对俄罗斯队恶意动机。

现在这个人全世界都看到了。在俄罗斯内鬼给瓦利耶娃下药之后,WADA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故意拖延公布阳性结果。直接后果导致俄罗斯队的团体金牌被剥夺。而作为受害者的瓦利耶娃没有机会为自己申辩,甚至没有给俄罗斯有机会对B样本进行监测,证明A样本监测的可重复性。有动机就有嫌疑,WADA机构中对此案具体负责官员是最可疑的幕后黑手。

如果没有内鬼下药,如果WADA及时公布阳性结果,如果没有三大体育机构联合要求禁赛,如果在禁赛要求被法庭驳回后这些体育大佬们没有决定一旦瓦利耶娃获得胜利就拒绝颁奖。本文最初描述的奥运历史上的至暗时刻就不会发生。一群权势滔天的成年人迫害一个15岁女孩,有分工有协作有预谋有后手,打着干净体育的旗号干着无比肮脏的勾当。就算是当年臭名昭著的希特勒法西斯柏林奥运会也没有把坏事作到如此令人发指。这是奥运的至暗时刻,是人性和正义的至暗时刻,是体育的耻辱也是人类的耻辱。

注:”水杯污染“。根据相关报道,这种说法来自听证会上俄罗斯一方对监测阳性的解释。There can be completely different ways how it got into her body," Valieva's lawyer Anna Kozmenko told the 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 (CAS) panel on Sunday, according to Russian newspaper Pravda. For example, her grandfather drank something from a glass, some saliva got in, this glass was somehow later used by an athlete. Or the drug was laid down on some surface, traces remained, 

很明显,俄罗斯运动队,具体说是瓦利耶娃团队提出了一个”可能的污染途径“,例如水杯。并没有辩称就是通过水杯把药吃下去的。从相同听证会传出的主流媒体也都是说俄罗斯方面认为可能是祖父的心脏病药污染(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月15日报道,国际奥委会(IOC)的一名官员当天透露,瓦利耶娃此前辩称,其药检呈阳性的原因是,她把祖父的心脏病药物弄混了。)这段话到了造谣精们的嘴里。就变成了瓦利耶娃自己说,是通过共用爷爷的水杯吃下了违禁药。瓦利耶娃自己嗑药而且撒谎。

造谣精原文如此:”你在听证会上张口就说是因为爷爷有心脏病正在吃药,你用了爷爷的水杯喝水,以至于使自己体内的兴奋剂超标达200倍之多,这个理由多么荒唐可笑,多么站不住脚,估计连三岁的小孩都不会相信吧?

根据法庭文件,瓦利耶娃的尿样本曲美他嗪浓度为2ng/ml. 专家证言口服一片35mg曲美他嗪一天后尿样本浓度应该是966ng-9000ng/ml.

希望这段文字的作者能勇敢站出来回答我两个问题。第一,文章作者说的”超标200倍“,所谓”标“是多少?第二,这个”超标200倍“的原始数据出处在哪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1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3 个评论)

3 回复 浮平 2022-2-20 07:46
【Valieva's mother said her daughter used Hypoxen for heart "variations," and Valieva claims she accidentally ingested her grandfather's trimetazidine. 】

https://www.cbssports.com/olympics/news/2022-beijing-olympics-a-timeline-of-the-doping-scandal-clouding-russian-figure-skater-kamila-valieva/
3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22-2-20 08:07
浮平: 【Valieva's mother said her daughter used Hypoxen for heart "variations," and Valieva claims she accidentally ingested her grandfather's tri
Valieva's mother said her daughter used Hypoxen for heart "variations," and Valieva claims she accidentally ingested her grandfather's trimetazidine.

瓦利耶娃意外服用与其律师说的可能是某种污染明显不是一种情况。俄罗斯方面对原因的解释有很大矛盾。这本身就表明后面一定有没说出来的事实。
4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22-2-20 08:12
她只是一個犧牲者
3 回复 浮平 2022-2-20 08:13
尼罗河水天上来: Valieva's mother said her daughter used Hypoxen for heart "variations," and Valieva claims she accidentally ingested her grandfather's trime
律师在法庭上需要举例尽量解释,说明白并说服判官相信她说的 accidental 的可能方式。

也就是说,举例误服的意思是在她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而不同于她不小心自己去拿错了祖父放在哪儿的药。

如果你进一步理解为律师举例说 “contaminated” 是暗示有人下毒,只能说有可能性,但无充分性。等调查结果再说。
3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22-2-20 22:00
浮平: 律师在法庭上需要举例尽量解释,说明白并说服判官相信她说的 accidental 的可能方式。

也就是说,举例误服的意思是在她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而不同于她不小心自己去
一个听证会上当事一方出现两种解释,本身就说明其中必有隐情。先分析一下这两种说法本身的含义。

误服祖父的药。可以拆解成若干要件,第一,确实是吃药了。第二,是女孩自己吃的。第三,女孩吃的时候不知道那不是她自己的药。但是这里仍然留下了问题。女孩为什么会把祖父的药与自己的药相互混淆。

污染,也可以拆成若干要件。第一,这个药是与其他物品混合。第二,女孩接触这些物品并不知道这里面有禁药。如果要举例说明可能的污染途径,水杯是不恰当的。药物经过口腔并短暂停留的时间内并不会释放,因为这种药是膜衣片,不可能在口腔中分解残留。所以我之前对你说如果是污染,只能污染食物和水这些必须吃下去的东西。杯子中毒不可能,很容易证实这一点。律师应该对这一点是知道的,所以他说比如水杯,应该是故意不提食物。食物中污染肯定是故意下药。

如果是污染,吃的肯定就不是药而是食物。现在证明她确实有服用其他两种药,所以最可能还是”误服“。这就有”偷换“的问题。不论是误服还是污染,都提示内鬼下药而非意外。
3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22-2-20 22:12
來美六十年: 她只是一個犧牲者
她是一个牺牲者,但是这件事情不能仅仅说她是个牺牲者,或者受害者就结束了。必须找出那个负责的人。所有有起码正义感的人都希望把这个人送进监狱。
3 回复 浮平 2022-2-20 22:42
尼罗河水天上来: 一个听证会上当事一方出现两种解释,本身就说明其中必有隐情。先分析一下这两种说法本身的含义。

误服祖父的药。可以拆解成若干要件,第一,确实是吃药了。第二
你的分析基于对这一条目前媒体报道的“她自己宣称是不小心误服”的事实本身是否有怀疑 ----

第一,如果你相信媒体公布她自己宣称是误服这个言行是真实的;那么,可以进一步分析: 女孩完全不知道自己体内怎么会有药而是在被逼被压之下承认并说出是自己不小心误服,或是确实不小心误服了药物。

第二, 如果你不相信对她言论本身的报道,即,媒体捏造出她的宣称,她根本没说此话。那是另一回事。

先需要将个人对这两种事实方面的信任共识前提分开。

也就是上述的 CBS 报道的那一段话是她妈妈和她说的为基本事实依据。然后再进一步分析。
3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22-2-20 22:56
浮平: 你的分析基于对这一条目前媒体报道的“她自己宣称是不小心误服”的事实本身是否有怀疑 ----

第一,如果你相信媒体公布她自己宣称是误服这个言行是真实的;那么
”你的分析基于对这一条目前媒体报道的“她自己宣称是不小心误服”的事实本身是否有怀疑“
分析一下你这句话。”基于 “指以何为根据。但是后面的”是否有怀疑“,是一个双选,有还是没有。这就不能成为任何推论的基础。

早就告诉你,我的分析基于事实,和常识。不基于一个二选问题。

第二句:”女孩完全不知道自己体内怎么会有药而是在被逼被压之下承认并说出是自己不小心误服。” 。 我基本同意。女孩当然不知道药是怎么进入身体的。误服肯定是俄罗斯官方指使的说法。但是,这并不代表这后面没有阴谋。很多意外后面都是阴谋。一个简单的问题是她是怎么误服的。有没有人故意导致她误服。
3 回复 浮平 2022-2-20 23:11
尼罗河水天上来: ”你的分析基于对这一条目前媒体报道的“她自己宣称是不小心误服”的事实本身是否有怀疑“
分析一下你这句话。”基于 “指以何为根据。但是后面的”是否有怀疑“
那就是说建立在两个事实 (fact)报道共识的前提下 (药检阳性;自己说出来是误用),

如果相信了她说的和律师的解释就是真相本身就不用过于分析了。否则,

有可能分析出的真实原因 (truth) 的可能性大致包括 -----

第一,她自己选择服用,无外人介入;
第二,她自己在成年人同意,授意,或者命令之下的服用;
第三,她自己完全不知道,是他人暗地下药。

目前没有足够的 facts 去推翻或者支撑任何一种可能性,所以需要等待调查而进一步找到 truth,也许不一定能找到。
3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22-2-20 23:28
浮平: 那就是说建立在两个事实 (fact)报道共识的前提下 (药检阳性;自己说出来是误用)

有可能分析出的真实原因 (truth) 的可能性 -----

第一,她自己选择服用
你列举了三种服药的情况。基本上是穷举。没有对三种情况的可能性作个别的分析鉴别。而是说现在没有证据,等调查结果。这与什么也没说基本相等。没有学识没有思想没有判断。

我的结论是投药。根据我说了,根据的是事实,常识。具体是什么事实常识,本文中白纸黑字是人都可以看到。

如果你看不出我的结论有什么事实和常识基础,那是因为你惯于无视事实。而且缺乏常识。所以你不同意我采用的事实和常识,又说不出你的理由。

关键问题是你还没有勇气把你不同意的事实和常识逐一提出来一一辩论。就像我告诉你为什么杯子中毒完全没有可能。离开事实和常识去否定结论没有任何意义。
3 回复 浮平 2022-2-20 23:56
尼罗河水天上来: 你列举了三种服药的情况。基本上是穷举。没有对三种情况的可能性作个别的分析鉴别。而是说现在没有证据,等调查结果。这与什么也没说基本相等。没有学识没有思想
你的任务是要将其它两种可能性通过你自己的假设推理,用不带偏见的“常识”,降至最小才可能让他人相信你的第三种可能性是唯一的可能性。
3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22-2-21 00:02
浮平: 你的任务是要将其它两种可能性通过你自己的假设推理,用不带偏见的“常识”,降至最小才可能让他人相信你的第三种可能性是唯一的可能性。
我没有任务。而是表达自己的思想和观点。

既然你没有能力讨论任何具体问题,事实和常识,对我的文章作任何评论都没有意义。
3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22-2-21 00:04
尼罗河水天上来: 她是一个牺牲者,但是这件事情不能仅仅说她是个牺牲者,或者受害者就结束了。必须找出那个负责的人。所有有起码正义感的人都希望把这个人送进监狱。
找出負責人比登天更難
3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22-2-21 00:09
來美六十年: 找出負責人比登天更難
如果把这个下药的人挖出来有利于维护俄罗斯的国家形象。普京肯定会用尽一切手段。从疑点出发开始调查。当然是国家层面的情报行动。
3 回复 浮平 2022-2-21 00:10
尼罗河水天上来: 我没有任务。而是表达自己的思想和观点。

既然你没有能力讨论任何具体问题,事实和常识,对我的文章作任何评论都没有意义。
比如:

【第二种可能性:她自己在成年人同意,授意,或者命令之下的服用;】

有人相信第二种可能性:“当然,瓦利耶娃也有一定的责任,作为一个可以参加成人项目的职业运动员,对禁药,对兴奋剂这些东西应该非常敏感,不是谁让你服什么药,你就乖乖地服下去的。”

你怎么用不带偏见的理由说服人家的分析一定是错的,而你的第三种可能性100%是正确的呢?

都是在瓦利耶娃自己没有说她 accidentally 不小心误服是完全因为不知情的情况这个共识事实前提下。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382714/article-354482.html
3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22-2-21 01:10
浮平: 比如:

【第二种可能性:她自己在成年人同意,授意,或者命令之下的服用;】

有人相信第二种可能性:“当然,瓦利耶娃也有一定的责任,作为一个可以参加成人项
好吧,既然你没有对我文章中的事实和常识提出任何反驳,我就先针对你引用的这段文字作一个分析。

“当然,瓦利耶娃也有一定的责任,作为一个可以参加成人项目的职业运动员,对禁药,对兴奋剂这些东西应该非常敏感,不是谁让你服什么药,你就乖乖地服下去的。”

第一,国家运动员的医疗是由专人负责的(常识),女孩不会怀疑把药交给她的这个人的资质(判断1)。她当然也不会吃任何一个人给她的药(判断2)。当然,如果你坚持说给她药的人不是医疗负责人,她就是从一个无关人手里接过药吃下去。根据常识我不相信。如果你认为是真的,应该用事实证明。

第二,这片禁药不可能从外观,气味上辨别真假(常识),也不可能在服用前要求作成分鉴定(常识)。当然如果你坚持说这个禁药与她正常吃的药在外观气味上有明确不同,你可以提出你的证据。在你没有证据之前,只能坚持常识判断。

结论:瓦利耶娃不可能对服药负责。没有任何责任。注意,这是全称否定。而非提出另一种说法。你引用的这段文字就是没有任何根据的胡说八道。

然后再评论一下这段文字的作者。这个人就是一个撒谎精,骗子。伪造事实外曲事实。说俄罗斯三娃都是“药娃”。还指责瓦利耶娃撒谎,说通过水杯染药。和这种骗子没有讨论事实的必要。这样的人渣死后是要下割舌地狱的。当然你不相信有地狱。但是你起码知道诚实是人的基本良知吧。
3 回复 浮平 2022-2-21 01:38
尼罗河水天上来: 好吧,既然你没有对我文章中的事实和常识提出任何反驳,我就先针对你引用的这段文字作一个分析。

“当然,瓦利耶娃也有一定的责任,作为一个可以参加成人项目的
你既然下了自己相信的结论就算了呗。留给读者去相信事实部分和各种推测的可能性。

你好像认可了这条报道,但没有用于你的推理可能性中 【Valieva's mother said her daughter used Hypoxen for heart "variations," and Valieva claims she accidentally ingested her grandfather's trimetazidine.】

也就是说她妈妈说女儿本来就服用另一种心脏药,但是不小心而服了她祖父的心脏药(禁用药)。你认为没有这个可能性?

如果你想了解那位网友为什么更相信 “当然,瓦利耶娃也有一定的责任,作为一个可以参加成人项目的职业运动员,对禁药,对兴奋剂这些东西应该非常敏感,不是谁让你服什么药,你就乖乖地服下去的。”

先好好问问别人这个谁可能指的什么人,是成年人还是差不多大的未成年运动员等等。你如果自己判断了”谁“是谁之后,就连骂带吼的,那么就无法了解他人的 reasonings,自己说了算不就完了吗。
3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22-2-21 02:27
浮平: 你既然下了自己相信的结论就算了呗。留给读者去相信事实部分和各种推测的可能性。

你好像认可了这条报道,但没有用于你的推理可能性中 【Valieva's mother said
估计造谣精的人类认知能力都被狗吃了,设想他有病吃药。必然是从医生护士或者药剂师手里接过药物自己去吃。不可能随便什么人给他药都乖乖吃下去。他也不可能先去检测这种药的成分是否正确。如果有人借机给他吃一片毒药,这个撒谎精死于非命,是不是要说他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啊?果真如此我现在就可以给他一瓶老鼠药。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意外后面往往有阴谋。女孩有正常服用药物的需要,这一点已经得到证实。意外或者说误服,这只是官方的权宜之词。并不排除找出这个故意制造“意外误服”的人。
3 回复 浮平 2022-2-21 02:43
尼罗河水天上来: 估计造谣精的人类认知能力都被狗吃了,设想他有病吃药。必然是从医生护士或者药剂师手里接过药物自己去吃。不可能随便什么人给他药都乖乖吃下去。他也不可能先去
这里有一篇关于她药检结果中有三种心脏药,两种合法的,一种禁药。

她自己在文件中填写了她服用的两种合法的药。

她祖父提供了视频秀了自己在车中经常服用的这种心脏药。

她妈妈说祖父天天陪她去训练直到妈妈下班回来。

【Kamila Valieva’s sample included three substances sometimes used to help the heart. Only one is banned.】

https://www.nytimes.com/2022/02/14/sports/olympics/valieva-drug-test-heart-medications.html
3 回复 尼罗河水天上来 2022-2-21 03:18
浮平: 这里有一篇关于她药检结果中有三种心脏药,两种合法的,一种禁药。

她自己在文件中填写了她服用的两种合法的药。

她祖父提供了视频秀了自己在车中经常服用的这
这都不是什么新消息,我的文章里对这些信息作了讨论。补充一点看法。俄罗斯方面释放的信息不论是污染说还是误用说,有意减弱对“内鬼下药”的怀疑。在调查还没有结果之前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内鬼下药”与“教唆服药”表面上不容易区分。都是内部人所为。不同的是背后黑手,前者是外贼,后者是自己。我在文章里认为“教唆服药”不可能。理由不再重复。
123... 5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8 00: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