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做过一次枪手

作者:goofegg  于 2022-5-1 22:4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博客记事|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7年前,江西2位“夺刀少年”,因救全车人错过高考,现在如何了?
依然是为了现在的疫情不要加码防控的走极端的目的,博人眼球,来写写自己的一件陈年往事。
先分享一下上面链接的文章,很佩服里面的两个少年,当初有清华、招飞等诱人的选择,最后依然为了不破坏规则,选择了踏踏实实的按规则考试,并分别进了两所很普通的大学。
现在已经毕业工作,我想从当初的面对诱惑选择不破坏规则的懵懂少年,现在已经成长成了血性的青年,将继续他们踏实的人生并且成为更多公平规则的捍卫者吧。
一个少年面对诱惑能够踏实的选择不为所动很难得,人生的每一步都会有各种诱惑,如果不是一直生活在科大这么单纯的环境里,如果很早的就跳进社会的大染缸,我不知道自己现在会变成什么样。曾经的我不知觉做过一次枪手,应该算是规则的破坏者,只那么一次,算是我人生的一个污点吧,就说说吧。
那都是30年前的事情了,那时高三的我因为数学冒了点尖被报送科大,不用参加高考。那时候有个大哥在高考前一段时间告诉我要高考的一个熟人的孩子想让我帮着辅导一下,反正没啥事,我就答应了,并等着喊我去。可是一直没动静,直到高考那天早晨,一大早来告诉我去,早饭还没吃穿着拖鞋就坐他们车跑他们家里了,还纳闷现在来找我辅导,临阵磨枪哪来得及?到他们家吃完早饭,跟我说能不能帮他女儿考数学?并拿出一沓钱,应该有几千块吧。当时就蒙了,感觉他们够行的,敢这么做。我一直是那种木讷说话说不清楚的,不过看到这种情形,应该是把孩子的希望寄托在我是否答应帮着考试上了,如果我不考,估计对孩子打击会比较大,而且大哥是我极敬重的,不帮自己心里过不去,就跟他们讲,帮着考试可以,不过不要钱,他非要给我钱,也许是担心不收钱我不会好好考吧,我威胁给我钱我就不干了。之后就是我在考场外他们的车里等,他女儿把试卷的题目抄在草纸上,有人把草纸带过来,之后我答题,答完了之后他们再有人带进去,再抄到答卷上。那时对我来说答卷不费力,题来了行云流水般的就做完了,应该算是顺利。很纳闷这类的权贵怎么这么有能量,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等着我这个枪手,而且不可思议他孩子的心里素质,虽然没有经历高考,但是想想那么森严的情况下,抄题转送再复制的过程,也是够考验人的。
答完数学试卷,我就坐车回学校了,后来我也没再问过大哥那个熟人的孩子考的怎么样。人生做的这么一件见不得光的事,现在有底气说出来,也就是因为我没有收他们钱,也没有跟大哥讲,估计他会觉得我因为收了他们钱才会帮他们答卷吧。
自己懵懂的只做了一次规则的破坏者,不知道那个姑娘是否会得到比自己考的更高分,如果是我自己,学习再怎么差,那种匆忙的抄题目之后抄答案的过程的焦头烂额,想想就头大。除了更高分的得益不确定,我想确定的是损失更大,这也算她人生的一大污点,真搞不懂有些父母为什么非要这样把孩子架在火上烤,连带着我也因为做了次枪手受煎熬。更有甚者,有的让自己的孩子冒名顶替别人上大学的事,不管多么有权势,实际上不仅毁了别人,还把自己孩子的一生给毁了,非要为了那点得利让自己孩子一辈子用着别人的名字生活在谎言里么?
这件事一直不敢说,哎,很怕影响自己后来上大学、工作等之类的。现在我把之说出来,随便吧,我这欠打的人生顶多再多一块砖砸在头上。
附:我写过的世界危机的系列文章
如果认同我的观点的话,麻烦帮忙分享公众号的一些文章:
我的公众号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 22: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