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教材的处理建议和教育导向的问题

作者:goofegg  于 2022-6-1 05: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博客记事|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3评论

到底是什么势力在忤逆中央?,这篇文章里提到的中国现在被西方渗透的无孔不入,从司马南这几个系列能窥一斑:边芹揭秘文化殖民系列司马南评通钢贱卖国企系列联想贱卖国资系列
西方对中国文化领域的渗透,看看文化圈和作协以及诗刊的乱象就能感觉到,不想再多说啥,拿以前的两首诗贴过来吧,作协主席团曹文轩赫然在列,毒教材和文化界的乱象分不开,作协和诗刊以及国家主管文化宣传部门难辞其咎。
image
image
上面诗图是从下面两文里整理:
诗人屎人系列7
诗人屎人系列8

这次人教社的毒教材事件,后来有不痛不痒的致歉,我想应该不能只是一个致歉就了事吧?相关的责任人怎么处理,相关的工作室怎么进教材编写的黑名单是首要该做的事,除此之外,流通到市面上以及学生手上的那些教材也至少要回收吧?
而且不应该只是原价回收,至少应该是标价的翻倍甚至10倍的回收才行,而且回收的金额要勒令相关的出版社和责任人支付到位,而不仅仅是简单的不痛不痒的罚款了事,而其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哪是单单的回收就能消除的?
通过这件事,民间自发的审查发现一批有问题的读物和绘本,同样也应该类似这样的强制回收处理。发行量越大受到的惩罚越重,让那些黑心的作者和出版集团要真正的感觉到痛,在以后的出版时,才会真正的起到审核的作用,避免为蹭热点和流量出版这些垃圾读物。
现在社会上这种审丑和恶俗的导向,应该不是小小的出版社能够左右的,毒教材的罪魁祸首这篇文里提到的作协和诗刊以及主管国家的文化教育宣传部门难辞其咎。看看作协里都混进了一堆什么渣人吧,诗刊又是一堆什么样的在把持。梨花的口水都能在诗歌圈翻起波浪,貌似现在又转向到绘画界,毅然又变成了学院派级的大师,看那画风又是扭曲的审丑画风,这样的误人子弟就像人教社编写的教材一样,不知道毒害了多少初涉绘画领域的幼儿和少年。彭敏之流就是那类眼冒精光的谄笑之流,吹捧浅浅的屎尿诗都能上位诗刊的编辑,这类的诗竟然能得作协官方的背书,可见作协和诗刊变成了一窝什么货色在把持,真是污了北大才子的名声,还谈什么文人的节气和风骨
image

除了毒教材本身,现在的教育导向也是很大的问题,现在的偏文压理的反智教育,以后为国家的发展不知道会带来多少隐患,也该纠正了。文理都应该有个最基本要求的底线,但是人尽其才、因材施教,对学生的发展能学到什么程度,应该上不封顶,至少从制度上应该鼓励文理两条腿都追求卓越,拉开差距,而不是集中在文科一条腿上。
image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 回复 浮平 2022-6-1 08:28
有司马这么能说会道的国门把关师整天哇啦哇啦也没解决渗透问题,那就互相渗透呗,这叫做软实力平等竞争

人家美方这边国门大开,只要合法,随便渗透,比如咱村的”老三篇“治天下啊;还不停的抱怨中方不对等,不拆墙,不让好莱坞大大方方,就这样都不渗自入。

还是金教授想得开,看得远,干脆拆墙,反正靠司马也白搭。
回复 goofegg 2022-6-2 08:23
浮平: 有司马这么能说会道的国门把关师整天哇啦哇啦也没解决渗透问题,那就互相渗透呗,这叫做软实力平等竞争

人家美方这边国门大开,只要合法,随便渗透,比
我也提倡拆墙的,不过现在还有点早。
国家治理纠正跟随西方的跑偏,国内先慢慢放开言论的管控,民众更加适应后再放开长城。
回复 浮平 2022-6-2 08:36
goofegg: 我也提倡拆墙的,不过现在还有点早。
国家治理纠正跟随西方的跑偏,国内先慢慢放开言论的管控,民众更加适应后再放开长城。
嗯,言论的管控严偏了,不是从伦理道德的方向,而是政治观点方向。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2 08: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