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比十四:目睹加州大学取消标准考试的震撼经历

作者:YukongZhao  于 2020-5-30 00: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华人与成功|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7评论

时间是2020年5月21日星期四早上9:12,我给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行政总监吴文渊博士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另外一个重要的论点,因为她要代表AACE在加大校董会有关是否取消大学入学标准考试(SAT及ACT)的听证会上发言。她很快回应我,采纳了我的新论点,并依照规则,准备了一分钟的发言。我感到了一丝欣慰。

在此之前的几天,她和我完成了AACE的政策声明,再次代表了我们强烈反对加州大学取消标准考试的立场。就在四个月前的1月21日,在我们发现加大试图取消标准考试之后,我代表AACE致函加州大学校董会,有理有据地表达了亚裔社区严正反对加大校长提出的这一错误动议。后来,我们得知加大学术委员会推荐保留标准考试,受到了鼓舞。但没有想到加大在新冠疫情期间会突然提速,把这个问题提上董事会议程、马上表决。

到了近中午时分,文渊把加州校董听证会的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OF_-epWecw&feature=youtu.be) 告诉了我。并告诉我,她已经把AACE政策声明提前24小时提交了。经过三番五次要求之后,她被告知,等待电话通知,可能有机会发言。

一、公众听证

加州早上9点,东部时间中午12点,听证会正式开始。加大圣地亚戈分校拉丁裔顾问委员会主席Frances Contreras首先发言。她声称标准考试不能准确预测学生学业的成功,有利于那些可以花钱补习的富裕和白人家庭,是录取不平等的原因之一,转学学生不需要标准考试,所以应该取消。

第六位发言者是大学机会运动主席(Campaign for College Opportunity) Michele Siqueiros。她在发言中声称,标准考试是有钱人花钱玩的游戏(pay to play),是不平等的根源。该组织加入了包括31个组织的联盟来反对标准考试:为了社会的正义,必须取消标准考试。

第七位发言者是普林斯顿补习专门帮助贫困孩子的执行主任Jay Rosner。他以煽情的语气呼吁加州校董们取消标准考试,这样他就可以把时间精力放在帮孩子补习其它功课上了。

文渊等到了第九位发言(录像第0:16:30-0:17:30时段)。她首先声明AACE是在加州注册的组织,在加州有七十多个伙伴组织。之后就言简意赅地表达了AACE反对的理由。第一,取消标准考试出于政治动机,掩盖且不能解决实际的成绩差距。第二,取消客观考试违反了被美国大多数民众认可的择优录取原则。第三,取消ACT和SAT考量将会加剧对亚裔学生的歧视。第四,加州大学已经采用多种方式在录取时照顾贫困家庭的孩子了,取消标准考试实属没有必要。需要一提的是,在一片支持的潮流中,文渊的发言实属异类。她发言之后,加大的某教授马上就在脸书上开始与她辩论。

第十一位发言的是一位加州洛杉矶分校的研究生African Beyond Score 的Nicole。她要求取消所有的大学入学考试。

第十二位发言的是来自College Access Network 的Marcos。同样支持取消标准考试。

第十三位发言者来自Inner City Struggle。同样支持取消标准考试。

听到支持方轮番上场,有组织而来,一个个找出那么多情绪化的理由攻击标准考试,我的心灵在震撼。我开始在醒悟,美国的建国精神是如何被去除,美国的社会规则是怎样被改变的!

第十七、第十九、第二十、第二十一、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二十五、第二十六都代表了不同的组织,均要求取消标准考试。

唯一例外的是第二十三位发言者Alex。他诚恳地告诉加大校董。很多学业优秀,但不擅长于表现的学生需要标准考试来展现他们的才华。这些学生常常是科技发明的重要贡献者。一旦取消标准考试,就不易发现这类重要的人才了。然而Alex并没有说明他所代表的组织,甚至连自己姓什么都没有透露。

加大校董会对外听证会在听取第26位代表发言之后结束。根据会后统计,支持取消标准考试的公证会发言人有14人之众。而反对的声音只有两位。所以,从公众舆论方面,我们以二比十四惨败!

二、加州大学总校长Janet Napolitano代表的发言

在对外听证会完成之后,加州大学总校长Janet Napolitano 推出了加州大学学生会主席,出身亚裔的政治学学士Varsha Sanveshwar。在谈到标准考试的时候,Varsha表现出了对贫困孩子无钱获得标准考试补习的同情。讲述了她父母花几百美元帮助她请私教,SAT提高200分的经历。虽然她认为她依然有资格进入加州伯克利大学,但觉得制造了不平等的标准考试一定要取消!

从她的发言中,我感受到了同情和爱,看到了她对政治正确意识形态的盲从,但却找不到分析和怀疑的精神,和对事实和真理的追求。当她和某些亚裔政客地大义灭亲,抛弃亚裔孩子的利益的时候,我不禁在问,这是发自她心里的声音吗?还是这样从政的路会宽一些?

随后Janet Napolitano推出了加州大学Graduate and Professional Council 会长 Conner Strobel。他同样依照Janet Napolitano的音乐起舞。

三、专家听证

接着,校董会进入了具有丰富数据和事实的专家听证环节。分为录取委员会、研究和政策委员会、及学术委员会。

录取委员会副主任Youlanda Copeland-Morgan 女士首先发言,她事实求是地阐述了标准考试会对富裕家庭有些照顾,因为他们有钱把孩子送补习班,但她也讲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事实:标准考试只是加大考量学生14项标准中的一项。加大使用全面评估的方式,家庭社会经济因素已经包含在其中。

录取委员会之后发言的加州大学Riverside分校校长 Kim Wilcox指出:加大很多的衡量指标,如GPA和AP Classes,都是富裕家庭孩子偏高,是不是都要取消?Riverside分校成功地使用标准考试和其它因素结合的方式,实现了多元化。

录取委员会最后发言的是伯克利分校校长Carol Christ。她认为GPA才是对学生学习成绩更好的预测。主张取消标准考试。

在研究和政策委员会的发言中,Julian Betts教授的发言认为必须保留标准考试,因为各个高中由于教育质量高低不等,GPA并不等同。Jesse Rothstein和Sylvia Hurtado教授则主张取消标准考试。

最后出场的是学术委员会的发言 (录像第1:44-2:07时段)。加州大学学术参议院(Academic Senate)主席Kum-Kum Bhavnani女士首先致辞,总结了该学术委员会不赞同取消标准考试的立场。之后,加州大学标准考试专题研究小组的负责人Henry Sanchez教授了该专题组的工作和构成。该工作组由加州大学各学科代表,录取和考试研究的17位专家和一名研究生于2019年2月组成。他们不带预设立场,不带偏见,以数据和分析为基础,并于相关组织和专家进行了大量的会谈和咨询,历时一年,完成了研究报告,提出了具有可操作性的八项建议,否定了加大校长把标准考试作为选项,乃至取消的主张,并获得了加州大学学术委员会(Assembly of Academic Senators)51:0的一致通过。

加州大学标准考试专题研究小组的共同负责人Eddie Comeaux副教授随后发言。他客观地阐述了标准考试不利于贫困和非裔、西裔家庭者一事实。但同时指出,由于加州大学使用了包括社会经济考量的全面评估进行调整,使用标准考试并未减少贫困和非裔、西裔孩子的入学。                                                            

数据最详实,最令人信服的发言是加州大学标准考试专题研究小组的Andrea Hasenstaub副教授(录像第1:55-2:04时段) 。她使用加州大学的统计分析,证明了以下十分重要的结论:

第一、标准考试在所有种族和家庭收入的类别里对预测学生入学后能否取得满意的学习成绩都有效 (见下图)。

第二、标准考试是唯一能够预测学生入学后能否完成学业、取得满意的学习成绩的指标。在各个经济收入基层都有效(见下图)。它对学生是否会中途退学的预测的相关性比中学GPA高五倍之多。

第三、由于加州大学使用了包括社会经济考量的全面评估对标准考试分数进行调整,低收入、非裔和西裔学生同样的标准考试成绩,入学比例比其他申请学生高了很多(见下图)。

第四、加州大学非裔和西裔学生入学比例不高,多元化不足75%的原因是非加州大学可以控制的。是这些社区中小学教育落后,GPA低等原因所造成的。在加州所能影响的这25%因素中,标准考试根本不是重要原因。取消标准考试并不能提高加大的多元化

最后,加州大学标准考试专题研究小组的Li Cai教授指出:加大正在规划那个标准考试很不成熟,面临着未来参与人数不足,耗资巨大,还有潜在法律起诉等等挑战,不应该继续。

整个专家听证持续了一个过小时。一共8位专家反对取消标准考试,只有5位专家支持。我听完之后,心情变得谨慎乐观。

四、取消标准考试的及其对华人孩子的影响

整个专家听证完成之后,每个加州校董有五分钟提问,之后就进入了内部讨论的决策过程。出乎我们预料的是:当天下午,加州大学校董会置数据和事实于不顾,违背绝大多数专家的建议和学术众议院之前51票的全票反对,一意孤行,以23:0做出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倒行逆施的决定:加州大学将在大学录取过程中取消SAT及ACT标准考试。其它标准考试作为参考的使用,也将逐渐取消。

这项决定对美国和华人和其他亚裔孩子来说,可是晴天霹雳。在摒弃了该大学录取考量中的唯一客观标准之后,

1. 加大这一美国最大的一流大学体系将无法选择和培养最优秀的人才,这将加深美国高科技人才缺乏的危机,损害加州和美国科技领先,经济繁荣和国家安全。

2. 那些执意搞政治正确多元化的加大录取官员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使用灰色和主观标准,限制勤奋学习的华人和亚裔孩子进入加州大学。

3. 由于GPA无法体现杰出学生的水平,加州一流大学伯克利分校、洛杉矶分校将降低入学标准。亚裔孩子大比例进入这两所大学的几率将会被大幅度降低。

4. 加大取消标准考试的做法必然为更多的大学效仿。美国大学择优录取、机会均等的建国原则将加速被种族平衡的做法给取代。在教育领域内,人人机会均等这一美国梦精神即将粉碎,被大学录取靠出身好,种族平衡,贫富平均的共产主义原则给取代。

五、华人梦醒美国的警钟

我从2014年投身教育维权之后,加州5月21日有关标准考试的听证是最令我震撼的经历之一了。这次,我亲眼目睹了美国极左激进势力如何组织起来,利用民主程序,在世界第一大,最优质的公立大学体系扭曲了教育的根本目的,使用煽情但毫无事实依据的政治运动,改变了影响到加州和美国经济科技发展,成千上万学子前途未来的社会规则!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加大总校长Janet Napolitano,曾任奥巴马时代国土安全部长,一年多前就开始就对标准考试提出质疑。因此,加大组建了标准考试专题研究小组从2019年2月开始进行调查研究。在去年12月,加州一个少数族裔社区以标准考试有利于富裕家庭、不公平为理由对加州大学提起了诉讼。标准考试专题研究小组的报告今年出台之后,否定了取消标准考试的动议,但加大总校长利用新冠疫情期间反对声音未能组织起来的机会,推动在5月21日举办董事会听证。支持方有备而来,组成了31个社团的联盟。在听证会上发言14次,以十四比二的优势造成了“大众舆论”支持取消标准考试的假象。校董会在舆论压力和其它因素推动之下,做出了这样一个于事实和数据而不顾的错误决策。

这项错误决定,给华人和亚裔参政议政敲响了警钟。华人那种只顾自己一亩三分地,以为自己事业成功,孩子教育好,就能实现美国梦的想法凸显幼稚。看看极左激进势力,以很少的经济投入,但大规模、有组织的社会投入,轻轻松松就改变了社会规则。华人只顾拉车,不看路,在民主社会里,路只会也走越窄!

试想,如果几十个、上百个亚裔组织都动员起来,在听证会的呼声搞过取消标准考试的声音,结果还会相同吗?如果不仅仅是AACE一个组织给加州大学董事会写信,施加影响,标准考试会被取消吗?

通过这个惨痛的教训,亚裔和华人社会必须明白。在美国这样一个民主社会里,每个族裔和利益集团都在通过各种合法手段影响和改变社会规则,以图受益。华人及亚裔不要以为社会规则让别人制定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我们急需这几个方面改善我们的不足:

第一、华人及亚裔需要有自己的维权组织,还有自己在联邦、州、地方议会或其它决策机构的代表。这些组织和代表将会对对社会规则的变动进行实时跟踪,并积极参与的社会规则的制定过程之中,以保护我们的合法利益。大家有条件的,应该出来竞选,条件还不成熟的,应该大力支持。

第二、一旦出现涉及华人及亚裔的社会规则改变的苗头,大家就必须积极动员起来,支持代表华人/亚裔利益的组织或代表,或参加听证,或向议员/其他决策者打电话,积极参与,形成社会舆论和民意呼声。

第三、要彻底改变只顾自己一亩三分田,就万事大吉的天真想法,参与或投资到社会规则的制定过程中。亚裔和华人是人口最少的族裔,投票有限。只能像犹太人那样,靠对社会规则制定的参与和投资来确保自身的权益。如果有时间精力,要为代表华人及亚裔利益的组织和代表做义工,奉献出时间和才智。如果没有时间,就应该为代表华人及亚裔利益的组织和代表慷慨捐款。让这些组织资金雄厚,资源充足地来保护我们的利益。把为华人和亚裔服务的候选人选到联邦、州及地方议会或政府。

包括华人在内的美国亚裔被皮尤研究中心誉为美国教育最好,收入最高的少数族裔。如果把所有美国亚裔的收入加起来,富可敌国。两千多万的亚裔,总收入在世界能够排名第19名,超过人口两亿多的印尼。仅华人而言,人数达到550万之众,有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300位院士,320位常春藤终身教授,还有多少杰出的商界领袖。然而,在大学录取,公司雇用等方面,却被极左激进势力利用社会规则的变更随意宰割。美国有句名言,你如果不在餐桌旁,就会在菜单上。如果长此以往,一旦极左激进势力把大学录取、公司雇用及晋升、政府合同赠与等若干社会规则都以种族配额、结果均等原则来规定后,华人依靠勤奋好学,自立奋发来追求美国梦的路途只会越加艰辛!

我从2014年开始与多位亚裔社团领袖一起投身亚裔教育维权。在全国众多亚裔社团领袖和义工的热情支持下,我们AACE促成了联邦政府对大学录取政策的改革,和对哈佛及耶鲁大学歧视亚裔孩子的调查,还支持了SFFA对哈佛大学的起诉和全美各地教育维权抗争,为亚裔社区做出了那么多的奉献。但我们AACE一直经费不足,年募捐在两万到五万美元之间徘徊。而极左激进组织的年经费常常是数十万或上百万美元。没有亚裔社区的大力资助和积极参与,我们能打赢这样的合法权益保护战吗?

由于美国极左激进势力不愿从根本上改善很多非裔和西裔社区教育和经济落后的状况,他们诉诸于取消标准考试,在大学、中学招生,公司招聘中使用种族平衡等手段来搞结果均等,把勤奋学习和进取相上的华人及亚裔当作替罪羊。从2014年加州的SCA5,2017年马里兰资优班(Magnet Programs)“改革“,2018年纽约特殊高中考试制度”改革”,2019年华盛顿州的I-1000到今年加州大学取消标准考试和试图在招生,雇用和合同全面恢复种族歧视的ACA5。他们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大家是否愿意坐以待毙,沦为永远的二等公民?

但愿加州大学这次取消标准考试,我们在民意参与上二比十四的惨败的深刻教训,能够敲响华人参政议政的警钟!

目前加州极左激进势力已经提出了ACA5法案,试图在教育、就业和政府合同中恢复种族歧视,华人再也不能沉默了。请大家签署反对ACA5的请愿:https://www.change.org/p/california-state-assembly-members-vote-no-to-aca-5并请你们的社团加入我们的大联盟—Equal Rights for ALL Californians: 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pr_20200517_zh/

请点击后面链接慷慨捐助AACE为大家教育维权: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donate-zh/

请点击后面链接慷慨捐助我竞选美国联邦国会议员:https://secure.winred.com/YukongZhao/donate我将帮助重建美国梦和让华人真正平等享有美国梦。一旦当选,我将成为第一位亚裔保守派议员和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代移民的国会议员。

谢谢大家!

(注:赵宇空先生是美国亚裔教育联盟主席,多年来一直领导亚裔社区反对藤校等教育机构对亚裔孩子入学歧视的抗争。)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3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4 回复 东方朔风 2020-5-30 01:29
一系列反智的行为,反而促成了全部加州公立大学取消SAT ACT. 恶果已经落在了亚裔孩子身上。靠着超人的勤奋和善于考试,亚裔学生在伯克利达到了近乎50%! 校方被这些诉讼和非理性的鼓噪逼迫到掀桌子,另开宴席。不能继续以为亚裔争取教育权利的名义,再继续损害我们的孩子的未来了。如何真正造福亚裔孩子的教育机会,我们必须重新出发。
4 回复 YukongZhao 2020-5-30 02:18
东方朔风的认知实属末倒置的谬论。是极左及藤校歧视亚裔在先,才有了亚裔的抗争。哈佛1988年就被亚裔申诉。2007年Daniel Golden 荣获Pulitzer新闻奖的名著 Price of Admissions,2009年普林斯顿大学教授Thomas Espenshade的研究,都揭露了藤校歧视亚裔孩子的若干证据。2012年Ron Unz 发表文章,证明了藤校从1990年到2010年之间在亚裔人口增加一倍的同时,使用种族配额,把亚裔录取率控制在14-18%之间。因为这些歧视, 多少亚裔孩子被迫与亚裔孩子自我残酷竞争,学习重压之下,出来多少心理疾病。亚裔是在这样的严重的歧视之下才于2015年申诉哈佛的。

由于美国极左激进势力不愿从根本上改善很多非裔和西裔社区教育和经济落后的状况(例如高犯罪率、吸毒率、家庭破碎率,高失业率还有教师工会搞大锅饭等),他们诉诸于取消标准考试,在大学、中学招生,公司招聘中使用种族平衡等手段来搞结果均等,把勤奋学习和进取相上的华人及亚裔当作替罪羊。从2014年加州的SCA5 (在我们申诉哈佛前),2017年马里兰资优班(Magnet Programs)“改革“,2018年纽约特殊高中考试制度”改革”,2019年华盛顿州的I-1000, 到今年加州大学取消标准考试和试图在招生,雇用和合同全面恢复种族歧视的ACA5,跟我们申诉哈佛一点关系都没有。美国大学取消标准考试,从1980s 就开始了。

事实的真相是,强制种族倾向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实施了50年后,由于治标不治本,非裔、西裔在美国名校里的比例越来越低。极左势力为了拉选票,就搞种族平衡。华人不要天真地以为,我们把头埋在沙子里,不抗争,就没有人来宰割你这只不会哭叫的肥羊了!
6 回复 东方朔风 2020-5-30 04:09
1. 继续无视现实,孤芳自赏地一遍遍老调重弹,于事无补。
2. 你抱怨没人给你捐款,想想为什么。
3. 多听听不同意见有好处,不要继续摆个教师爷一样的架子教训这个教训那个。
4. 一定程度上托你的福,亚裔孩子痛失最擅长的也是唯一公平的硬性标准SAT/ACT! 其它学校势必跟进。我们的孩子未来的大学梦将是一片血雨腥风。
5. 虽然有优秀的孩子与梦想学校失之交臂,但是必须看到有更多的更优秀的孩子得到了常春藤为起点的锦绣前程。如果亚裔在某些大学已经占了几乎50%的比例还不够,那么要百分之多少才行?60%? 90%?
6. 如果那些活动的最大成就居然是把SAT/ACT给毁掉了,是时候好好反省一下了。
7 回复 DavidW70 2020-5-30 05:44
感觉博主非常激进, 大学不是人的一生, sat高往往只是会学习, 甚至只擅长考试, 这违背了大学的初衷. 说实在的, 俺大学里学的内容, 很多早就忘记了
2 回复 Brigade 2020-5-30 08:10
加州西裔议员那么多,要掀桌子并非因为亚裔追求权利。他们也想争取权利。华人不要自虐地认为,亚裔做错了什么,才导致被虐。

可是,美国工程师科学家教授有多少西裔黑人?这不是取消不取消SAT可以改变的。
但是取消SAT对政客有好处。典型的是,在黑人多的城市,市长通常是黑人。
问题是,不论取消不取消SAT,亚裔愿意学法律和参政吗?
2 回复 慈林 2020-5-30 10:35
中国孩子太会考试,平衡一下,也好,天不会掉下来。在别人的地盘,又能怎样?
2 回复 慈林 2020-5-30 10:36
有能力,总会发光的。
2 回复 NO_meansNO 2020-5-30 11:01
中国孩子会考试,是天赋,别人都没法比。不妨换位思考,假如你是政客,看到大学里大部分是中国孩子,跟中国大学差不多,听到其他族裔反对声音,你肯定尝试找一个平衡点,照顾到各方面。打个比方,中国人乒乓球打遍天下无敌手,没人再肯跟你玩,要么改规则,要么边缘化。要不是有海外军团凑热闹,恐怕乒乓球被奥运除名。
1 回复 亦云 2020-5-31 00:55
假若SAT导致了加大亚裔以及家庭经济状况好的生源比例远远超过其所属家庭所处阶层在社会上的比例的话,大学就不得不舍弃这个标准,大学生源多样性以及不同族群学生合适比例对每一个学生的成长都有好处的。
考生要想考取目标大学,必须自己去满足该大学的录取要求,而不能让大学为了根据该考生的优势制定录取学生标准。
1 回复 pinglunla 2020-5-31 13:15
慈林、NO_meansNO 、亦云,期望你们推动NBA平权,NBA比赛要保留华裔运动员的名额,期望你们推动美国的参众两院改革,众议院要保留7席给华裔(435个众议院议席,华裔占美国人口的1.7%).如果你们不能做到,身为亚裔,你们应感到羞耻。
1 回复 light12 2020-5-31 17:05
pinglunla: 慈林、NO_meansNO 、亦云,期望你们推动NBA平权,NBA比赛要保留华裔运动员的名额,期望你们推动美国的参众两院改革,众议院要保留7席给华裔(435个众议院议席,
这个回答好。
1 回复 light12 2020-5-31 17:05
pinglunla: 慈林、NO_meansNO 、亦云,期望你们推动NBA平权,NBA比赛要保留华裔运动员的名额,期望你们推动美国的参众两院改革,众议院要保留7席给华裔(435个众议院议席,
这个回答好。
回复 东方朔风 2020-5-31 21:54
pinglunla: 慈林、NO_meansNO 、亦云,期望你们推动NBA平权,NBA比赛要保留华裔运动员的名额,期望你们推动美国的参众两院改革,众议院要保留7席给华裔(435个众议院议席,
抬杠不是说理。代表美国短跑比赛的几乎100%都是黑人选手,没人觉得有问题,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有理性有常识。大学录取问题被一些人搞成那样,绝大多数人都觉得无以为继,也是因为绝大多数的人都有理性有常识。无视现实地胡搅蛮缠于事无补,我们的孩子们已经失去了太多。
回复 亦云 2020-6-1 00:47
pinglunla: 慈林、NO_meansNO 、亦云,期望你们推动NBA平权,NBA比赛要保留华裔运动员的名额,期望你们推动美国的参众两院改革,众议院要保留7席给华裔(435个众议院议席,
NBA和参众两院议员比例能跟大学入学相提并论吗?
照你的逻辑,那你也许还会提一个问题,百年之内必须有一位华裔担任美国总统不成?
你算什么东东,我发表我的看法跟帖,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是你无权剥夺我发言的权力,该感到羞耻的该是你本人。
回复 亦云 2020-6-1 00:56
客观来讲,上大学关键是选对孩子喜欢和适合孩子的专业为第一要务,其次才是大学的排名,大学排名是大学的综合绩效的比拼,未必所谓排名靠前的大学的所有专业都靠前,排名靠前的大学的学生个个都出彩。
许多所谓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刚毕业即失业。同事的孩子,加大伯克利的生物专业毕业后,找不到专业匹配的工作。加大伯克利化学专业毕业的工作3个月,就辞职改修教育专业修士课程。
有个同事的孩子加拿大排名很靠前的大学生物专业毕业找不到合适工作,不得不继续读博,博士毕业后更难找对口工作,而排名并不算靠前的大学精算专业毕业的孩子早在Co-op期间就提前被数个知名金融公司提前录用。排名并不算靠前的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孩子毕业被硅谷录用。
回复 亦云 2020-6-1 00:59
东方朔风: 抬杠不是说理。代表美国短跑比赛的几乎100%都是黑人选手,没人觉得有问题,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有理性有常识。大学录取问题被一些人搞成那样,绝大多数人都觉得无以
有些人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啥事都往种族问题上靠,那些人一根筋,根本没办法说得通。
客观来讲,上大学关键是选对孩子喜欢和适合孩子的专业为第一要务,其次才是大学的排名,大学排名是大学的综合绩效的比拼,未必所谓排名靠前的大学的所有专业都靠前,排名靠前的大学的学生个个都出彩。
不顾自家孩子的实力和喜好,一味跟风考取所谓排名靠前的大学最终会害了孩子的。
回复 东方朔风 2020-6-1 07:48
亦云: 有些人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啥事都往种族问题上靠,那些人一根筋,根本没办法说得通。
客观来讲,上大学关键是选对孩子喜欢和适合孩子的专业为第一要务,其次才是
是啊,颇有某党支部书记的做派。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YukongZhao最受欢迎的博文
  1. 赵宇空:华人应该支持Andrew Yang吗? [2019/08]
  2. 6月3日,华人草根改变加州政治版图 [2014/06]
  3. 华人男孩怎样令人爱? [2014/06]
  4. 赵宇空:我为什么鼓励孩子申诉藤校? [2016/10]
  5. 为什么华人在美国取得成功,而中国仍然落后于美国? [2014/03]
  6. 二比十四:目睹加州大学取消标准考试的震撼经历 [2020/05]
  7. 赵宇空:什么是华人成功的秘诀? [2014/01]
  8. 以文革为鉴,请停止将美国人民的日常生活政治化 [2019/07]
  9. 声援Michael Wang对长春藤名校的投诉! [2014/08]
  10. 为了孩子,请大家给川普新政府提出建议 [2016/12]
  11. AACE呼吁所有遭遇入学歧视的亚裔学生发起维权申诉 [2017/07]
  12. 松开套在我们孩子头上残忍的紧箍咒 [2014/06]
  13. 美籍华人的认同感应该是什么? [2014/09]
  14. 赵宇空:中国这次市场改革能走多远? [2013/11]
  15. 赵宇空先生呼吁所有华裔美国人抵制反美谣言,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携手帮助美国 [2020/03]
  16. 华裔作家在英文主流媒体撰文支持对ABC的抗议 [2013/11]
  17. 宋亡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 [2014/02]
  18. 请华人组织起来反对限制亚裔入学比例的SCA5 [2014/02]
  19. 让我们的孩子有华人的自豪感! [2014/10]
  20. 是坑爹,还是误子? [2013/11]
  21. 斯卡利亚大法官的去世敲响亚裔平等教育权益的警钟 [2016/03]
  22. 从东亚学生称霸看儒家文化的力量 [2013/12]
  23. 为什么亚裔应该踊跃投票,并投下理智的一票? [2016/10]
  24. 争平等,亚裔向最高法院发声 [2015/09]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6-1 07: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