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情人”的下午茶 三 (完结篇)

作者:sissycampbell  于 2018-2-8 13: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散文随笔|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2评论

关键词:忐忑不安, 清寂古朴, 想入菲菲



  陌云答应了她的邀请。

  她好像在等贵客,心中忐忑不安。。但她还是把爷爷留下的清寂古朴的紫砂壶里,泡着上好的碧螺春,馥郁的香气令满室生香,判若别境。她低头想了想,还是决定换掉它。碧螺春固然甘甜醇美,可这样的日子,喝迷迭香更适宜。风铃摇晃,欢快如同年轻女子清脆的笑声,婉约悠扬,青翠欲滴。如此美妙,若不是清风使然,那便是,他已到。果然是他!,

“知道你要来了,我特意泡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后来想想不妥。它的香气太过霸道,扰人清净,于是换成了迷迭香,你尝尝,味道刚刚好。”她为他斟上一杯,花香四溢,静谧安宁。

他轻笑:“迷迭香的花语叫做回忆,你真是一个精致的人,连这种细节都想到了。”

紫菱端起茶杯,淡然道:“精致的是这座城市,不是我。我只是在习惯它。”

“你,还好吗?”紫菱问的有些漫不经心。

他却回答:“好与坏的界限是什么呢?功成名就?身体安康?香车宝马?软玉温乡?如果这是界限,那我不很好,很不好。”他说的凄凉。

“我一直忘不了她。我想她,我的洛莹,这些年一直都在想,想得三魂不见了七魄,想得食不下咽夜不能眠。想得衣带渐宽终不悔,为她消得人憔悴。”

紫菱想宽慰他,心底却是一叹:“不是我打击你,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如此这般,又是何苦?知你者,谓你心忧,不知你者,懂你何求?已逝多年的人,又有多少魂留?”

又加一句:“这世间的事,说来也怪。惜惜念念的,早已没了踪影,只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过眼云烟的,却痴痴守侯,只待得云开见月明。”

“陌云,你愿意听我讲一真实的故事吗?”

陌云好奇的点点头。

  屋内茶香袅袅,紫菱的思绪穿过绵长的时间,飘得很远很远,飘过了山,飘过了河,飘回了那绚丽如花的似水流年。

 “这个故事年代有些久远,当然没有远得像发黄的旧照片。。。那时我的年纪大约二十一二岁。那一年秋色正浓……”

  此刻他们正处在夕阳西下,晚霞满天的光景,天的胸膛仿佛被刺破了,流出玫瑰色的汁液。

   紫菱讲:“在我身边,曾经有一个男友名叫文洋。他约我去打羽毛球,在医院外一棵树下等我。远处看他,线条刚毅的侧脸浸润在橘红色的余晖中,仿佛暧昧不明。鹰隼似的眼睛望着天边紫绯斑斓的晚霞,淡艳的霞光落进去,将那双黑曜似的瞳仁染成了神秘的紫檀色。几片姜黄的秋叶,随风拂过刀削似的下巴……正是那暮寒秋迟的时候,幽渺的街道,凄迷的树木,淡褐色的房屋,还有远方鱼鳞似的彩霞和紫黝黝的天空,都成了他身后的背景,将他整个人嵌在一幅名为《秋暮》的油画中,如此的触目惊心。看着纷纷侧目的路人。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他,紫菱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她不适应他修剪得锋芒毕露的寸头,不适应他高大健硕的身体,不适应他充满霸气不容置疑的手势,尤其不适应那双眼睛,总让她想起天上的鹰,地上的狼,动物凶猛,生人勿近。

 紫菱望月兴叹,没想到自己这么轴的主儿,最后还是没挺得住可聘美诺曼底大登陆的狡猾攻势,乖乖被他攻城掠地,吸纳收编,做了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一年多。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一身名贵的文洋早就等在门口。穿着红色制服的门童眼明手快的打开车门,最先看见的是一双秀气的小靴子,俏皮而干练。然后是与靴子的长度配合得恰到好处的七分低腰牛仔裤,ETAM这一季的新款。时尚干练的腰带跨在不盈一握的柳腰上,造型艺术的卡扣闪闪发亮。上身一件窄腰小外套,复古的款式,袖口镶着绢丝,八颗排扣全都敞开着。里面一件纯棉低领小T恤,紧身的剪裁勾勒出紫菱大小适中的胸部。脖子上随意搭了一条丝巾,既保暖,又有型,流苏若有若无的遮住胸前的春光,让你想入菲菲,却又什么都看不到。

 从头到脚没有名牌,除了那条牛仔裤算是有个正经的牌子,其余都是“银座”淘来的杂牌货,如新杀的狗肉,即使美味飘香也上不了台面。可紫菱坚信一点,只要发挥自己独特的品位和格调,在衣饰的千军万马中搭配得当指挥若定,杂牌货也能赢得过正规军哩。

  文洋宠溺得亲了亲紫菱的额角,一脸暧昧甜蜜。风吹得落叶沙沙作响,他们的世界瞬间的沉默,仿佛只是一秒,仿佛地老天荒。

 这是一个堕落的年代,有人被桃花迷了眼,有人在江边湿了鞋,但总有栽草的人,用文字和韵律在红尘岸边筑堤守望,守望着滔滔流年。

”以后你别再到医院门口接我了。”上楼的时候,紫菱对文洋说。

“为什么?”文洋一头雾水。

“我可不想被别人说三道四。”

一向不怕天不怕地的荣紫菱,还在乎那点流言蜚语?”

紫菱皱皱鼻子:“我当然在乎,这可是我的饭碗,你要是不要我了,下半辈子我可就靠它了。”

紫菱想:“男人这种事,该是你的,别人拿不走。不是你的,强留也没用。干脆无为而治,以不变应万变,自己也落个清净。”

这是一次此城少爷聚会,文洋说他和紫菱有事先走一步。

“什么事啊,有没有需要哥儿几个效劳的地方?”辛唯虽然口无遮拦,但就是这点好,讲义气。

紫凌笑了:“今天这事儿,只怕你们帮不了。”

  “切,就没有我们办不了的事儿,说吧,你们到底要去哪儿?”一个个都是人尖儿,嚣张惯了,口气横得能吞下一头牛。

  紫菱将他们挨个扫了一圈,轻轻的说了两个字:“宾馆。”此话一出,全场哑然。

  过了一会儿,那个叫辛唯的嘿嘿一笑,尴尬的挠挠头:“这事儿,是帮不了。”

  文洋在洗澡,紫菱一个人站在窗前望着远处奔腾不息的江水。那夜幕下黑压压的江面,谈不上意境,却勾起了她的思古幽情。不知夜泊秦淮该是什么样的光景?是不是像书上说的,分不清哪是天上的星月,哪是水里的灯火。曾经纸醉金迷的秦淮河如今只怕也萧瑟了吧,退却了往昔糜烂的萧声和酒香,只留下沉寂。  很好的一段文字,只是不知道在这个物质化的年代,还有多少人能体会这种守望者的孤独。

  文洋有心带紫菱见家长。但他们还年轻,谁也不想过早走进围城,这事就暂时放下了。

  就在几周后,紫菱和文洋与几个哥们儿出游,开了三辆车,他们在最后。文洋开一辆小轿车,紫菱做副驾驶,辛唯坐后排,紫菱说到休息的地方与辛唯换位置。

但在下山时,辛唯说;“文洋,慢点,这段路况不好,容易出事故。”

  “我想慢一点,可是,我慢不下来。”

 “辛唯,车刹失灵了!”文洋对坐在副驾驶位的凌凌和坐后面的辛唯喊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

  他们的车像离线的箭顺着弯曲的山路冲下去,两边都是陡峭的山坡。眼看就要失去控制了……


  文洋用尽全身的力气,将身边的凌凌推出了车外,接着,大喊:“辛唯,开门跳车。太晚了,后面车门打不开了。当文洋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整个人头朝下被卡在驾驶位上。他努力的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看到凌凌像疯了一样拉扯着汽车被卡住的门,嘴里大声呼喊着什么,表情是那么疯狂,眼神是那么绝望。

  可惜,文洋听不到。只闻到越来越浓重的汽油味。

   轰的一声巨响。


  火……

大火熊熊燃烧,被困在里面的文洋和辛唯 如在地狱一般,全身上下的皮肤,从头皮到脚趾仿佛被无数把刀子切割着,皮肤和肌肉渐渐脱离了骨骼,散发出腥腻的焦味。

 文洋爱的女人,她没有事,只受轻伤,他在意识模糊之前,真的很庆幸自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可以变得那么英勇,如果死的是凌凌,我该有多伤心呢?但是可怜的辛唯被救出来时,已经是个火人。

  文洋和辛唯被几个哥们拉出来时,两人都失去意识。”


  紫菱讲到这里,眼睛望着远方。眼眸深处蓄满了悲伤。。。

  ”文洋静静的在医院病床上躺着,孤独的等待死亡的来临,可就在这时,不知是老天垂怜,还是上帝慈悲,他竟然看到了紫菱,看到那个让他苦苦痴恋了一生的凌凌的身影。”

  “我就站在那里,站在时光深处,站在生命尽头,我还是他感到的那么干净漂亮,只是我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

  他慢慢的伸出手,隔着冰冷的空气,隔着生死轮回,隔着爱断离伤,向他至死不渝的爱情和信仰,慢慢的伸出手去。

  文洋,你知道吗?我爱你,爱到纵使天地变色,宇宙洪荒,我也只想牵着你的手,陪你走向世界的尽头。”

  他从裹满纱布的缝隙里默默地注视着我,好像说:“这一刻,我只想看着你,牢牢记住你的样子。因为我这一生无论对错,只有对你的爱浓烈到让我自己都心惊的地步。或许在你眼中,我的执着不过是无聊的生命中一点自私的幻想罢了。可为了这狂热的幻想,我耗尽了一生的热情,至死不变。”

  紫菱慢慢的闭上眼睛,有水滴在文洋的脸上,好像春天的细雨,暖暖的,轻轻的。

 “他知道,那不是雨,那是紫菱的泪水。。

文洋在第二天走了,二十二岁。辛唯因不堪忍受烧伤后的残酷折磨,自杀了。"

陌云,在那些日子里,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所有的一切消失不见,只有文洋的宠溺的目光,和拥抱我时,身体上的温暖。

还有辛唯那调侃的神态。。。他是多么的无辜,竟也在二十二岁早逝了。

我一下失去了我的恋人,还有我们最好的朋友。在那黑暗的日子里,我不知如何度过来的。。”

  “我记忆犹新,但他们已走了这麽久,我一直在心里纪念着他们。我这活着的人,一定要继续走下去,而且不是消极的混日子。那些已经逝去的朋友若天上有知,一定希望他们爱的人要幸福。” 

  陌云突然明白了凌凌给他讲述的自己经历的往事的意思。他也明白凌凌不会像他想的那样,去追踪多年前的少女的情思。绝对不会嫁给他了。

  从那以后陌云把那灵堂彻底清理了,只在像册里才能找到洛莹的照片。他拓展了自己的公司,投入了工作中。。但再也没提出与凌凌结婚的事。

凌凌用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他们只能是好朋友。在生活上要走自己的路。。。


完——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2 个评论)

9 回复 Nanshanke 2018-2-8 13:49
文笔挺好。
8 回复 南沙2 2018-2-8 14:30
第3篇写的最好,遗憾他们没能走到一起
7 回复 夕明 2018-2-8 22:00
相爱又不能在一起,这就是生活残忍的地方。
7 回复 前兆 2018-2-8 22:06
【陌云突然明白了凌凌给他讲述的自己经历的往事的意思。他也明白凌凌不会像他想的那样,去追踪多年前的少女的情思。绝对不会嫁给他了。】讲述自己的往事与不会嫁给他之间好像没有必然的联系?好像有点牵强附会?
5 回复 BANGZI 2018-2-9 00:25
故事大王!
6 回复 秋收冬藏 2018-2-9 06:51
千回百转,柔肠寸断,命运弄人,有情无缘。好文笔,不愧为丝丝。
6 回复 akeqin 2018-2-9 10:52
有琼瑶的爱要爱到死的味道!
8 回复 平凡往事1 2018-2-9 12:12
最好的安排  
6 回复 秋天的记忆 2018-2-9 13:22
丝丝好文笔,妙笔生花,对人物的描写栩栩如生,而这样的结局也是很好的安排。
6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8-2-10 02:37
Nanshanke: 文笔挺好。
问好Nanshanke,谢谢留言支持。致意!
8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8-2-10 02:37
南沙2: 第3篇写的最好,遗憾他们没能走到一起
南沙君好!谢谢鼓励支持,周末快乐!
8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8-2-10 02:45
夕明: 相爱又不能在一起,这就是生活残忍的地方。
夕明,他们并没有相爱。开始时紫菱少女的朦胧初恋,这陌云对紫菱从没有爱情,只是当小妹妹看。当他太太过世后,他四十岁。而凌凌28岁,早已不是当年的凌凌了,他以为凌凌直到快三十岁还没结婚是因为爱他。他就错了没谱了。所以凌凌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他,不是你一个人有殇,我也有。此时此刻,我们想法都不一样,怎能走到一起?其中还有对陌云的开导。却没有嫁他的意思。。
7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8-2-10 03:06
前兆: 【陌云突然明白了凌凌给他讲述的自己经历的往事的意思。他也明白凌凌不会像他想的那样,去追踪多年前的少女的情思。绝对不会嫁给他了。】讲述自己的往事与不会嫁
问候前兆君,因为陌云以为凌凌到三十岁还没结婚是为了他。其实凌凌长大了,必定有自己的生活和爱情。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像陌云,一棵树吊死?凌凌告诉他,在这滚滚红尘中不是只有他心中有殇。只不过对于人生的生离死别的态度不一样,所以结果不一样,心态也不一样。我没有详细的将陌云的心理活动描述,是我以为读者会看出他心里的变化。周末快乐,前兆君!
7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8-2-10 03:07
BANGZI: 故事大王!
       你是旅游大王!
6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8-2-10 03:09
秋收冬藏: 千回百转,柔肠寸断,命运弄人,有情无缘。好文笔,不愧为丝丝。
秋冬宝贝好,你终于出山啦?俺想死你了。谢谢雅评,再见你心里高兴!祝周末快乐!抱抱!
8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8-2-10 03:10
akeqin: 有琼瑶的爱要爱到死的味道!
哈哈哈。。。陌云爱老婆就爱死了。。。 问好致意!
6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8-2-10 03:16
平凡往事1: 最好的安排   
问候问候平凡君,谢谢留言支持,祝周末快乐!
6 回复 前兆 2018-2-10 03:46
sissycampbell: 问候前兆君,因为陌云以为凌凌到三十岁还没结婚是为了他。其实凌凌长大了,必定有自己的生活和爱情。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像陌云,一棵树吊死?凌凌告诉他,在这滚
【在这滚滚红尘中不是只有他心中有殇。】那也不是不嫁给他的理由呀?     
6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8-2-10 03:50
前兆: 【在这滚滚红尘中不是只有他心中有殇。】那也不是不嫁给他的理由呀?           
经过了生活的磨练,少女的情思早已成为过去,思想不一样,对爱情的看法也不同,怎能走到一起?就看他在家给前妻设置五六年的灵堂,也不会嫁他!
7 回复 夕明 2018-2-10 03:52
sissycampbell: 夕明,他们并没有相爱。开始时紫菱少女的朦胧初恋,这陌云对紫菱从没有爱情,只是当小妹妹看。当他太太过世后,他四十岁。而凌凌28岁,早已不是当年的凌凌了,他
我说的是紫菱与文洋。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1: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