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注定遇见你(11)生日家宴(下)

作者:秋梦阑珊  于 2014-2-25 12:4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习作|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8评论

  孩子的朋友家离得并不太远,成岩很快就回到家了。他停下车,熄了火,打开车门,想了想,又把车门关上了。他拿出手机,给玉姐打了个电话。

  电话的那头传来了欢声笑语。“喂!哪位?”玉姐的声音总是温柔。

  “玉,是我。你在做什么呢?怎么这么热闹?”成岩笑问。

  听到是成岩,玉姐的声音透出一些惊喜:“嗯,请了一帮朋友来吃饭,陪我,以往今日都陪着你。”玉姐放低了声音。“你不是回家吃饭了吗?怎么有空打电话来?”

  “送孩子到朋友家,刚回到家门口。有些担心你,所以打个电话。”成岩答。

  “嗯,你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外面冷,快回去吧。”玉姐体贴地说。

  “好,你早些休息,别玩太晚了。”成岩叮嘱一声,挂了电话。

    听到成岩开门的声音,苏惠迎了出来,拧亮了客厅的落地灯。

  “回来了?”苏惠轻声问道。“嗯,不远。”成岩有些漫不经心地答着,低下头换上拖鞋。

   苏惠伸手接过成岩手里的钥匙。“去洗澡吧。”苏惠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异样的柔情。成岩感觉到了,他抬头看到苏惠站在桔黄的灯光里,夜的灯掩盖了岁月在苏惠身上留下的痕迹,她有些圆润的脸庞显得光洁,她在灯光下的身影有些妩媚。成岩的眼睛里有一丝亮光闪过。

  “怎么,碗筷都洗好了?我还说今天我来收拾,你忙了一天也辛苦了。”成岩似乎想掩饰他的那点心动。“孩子们不在家,这个屋里还真显得有些冷清。”他边说着,边往屋里走去。

  成岩洗完澡出来,看到客厅里的灯熄了,他以为苏惠已经回她的卧室休息了,当他走进他的书房兼卧房里时,却看到苏惠站在调暗了的台灯灯光下等着他。看到成岩,苏惠解开睡袍的带子,脱掉睡袍,当睡袍滑落在地的那一刻,成岩看到苏惠那丰满的身材在薄丝绸内衣里若隐若现,粉紫的玫瑰印花配衬着苏惠的圆润,妩媚诱人。

  “我从国内带来的内衣,好看吗?”苏惠看着成岩的眼睛,有些娇羞,又有些期待地问成岩。

  成岩避开苏惠的眼睛,却发自内心地说:“嗯,好看。”

  苏惠走近成岩,拉起他的手环在自己的腰上,然后将双手搭在他的脖子上。她稍微踮起脚尖,在成岩的耳边轻声说:“今晚难得只有咱俩,我想。。。”

  苏惠从没有过像今天这般的主动,成岩有些不知所措,他想拉开苏惠的手,可他的双手感觉到了丝绸内衣缎子般的质感,而内衣裹着的苏惠依然柔软的腰肢更燃起了他体内的本能之火。这本能的释放使他的身体呼地一下灼热起来,心跳也有些加速。

  他还来不及说什么,苏惠便用她的唇把成岩的嘴封住了。成岩觉得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他闭上眼,听凭苏惠引领,做着本能的反应。他们俩倒在了成岩的那张单人床上。。。整个过程都是苏惠在主动,她的动作里带着一丝的挑逗,些许的绝望,还有一点挑衅的意味。。。

  当两人急促的呼吸声平缓下来的时候,屋子里顿时变得安静极了。两个人都沉默着。

  过了不知多久,成岩感到有一滴冰凉落在他的颈上,他转过身来,看到了挂在苏惠脸上的泪珠。

  像大多数的男人一样,成岩本来就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哭泣的女人,更何况是开朗的很少流泪的苏惠。他慌忙问道:“惠,你?”

  苏惠擦了擦眼泪,说:“没什么,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这一晃,我们结婚都快二十年了。也许随着时间改变的不只是我们的年龄,我们的容貌,还有我们的喜好,我们的信念。尤其是最近的这些年里,咱们聚少离多, 你要有什么变化,我也能理解。”

  成岩沉默了一会,有些避重就轻地说:“这些年,你一个人带着孩子,辛苦了。”

  苏惠也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她说:“当年那么多人追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喜欢你。你还记得五人行的故事吗?你第一次单独约我的时候?”

  成岩当然记得。那一年中秋的第二天,成岩想约苏惠到他家,又怕被拒绝,所以当苏惠问几个人的时候,他说有五个。结果苏惠到他家并没有见到别人,她问:人呢?成岩指指挂在天上的月亮和地上两人的影子,对她说:李白有诗云: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现在加了你和你的影儿,可不是有五人了么?

  想到这,成岩不禁“嘿嘿”一笑。

  苏惠接着说:“偏就喜欢你胡诌!也许命中注定了要和你在一起,只是不知能否长久呢?还记得咱们结婚的那晚,我们说的话吗?我说:我愿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当时你就说,我这么开朗热情,可不是那黯淡的星,而是你的太阳。”她顿了顿,有些话里有话地说:“也许加州的阳光太充沛了,你现在需要的不是太阳,而是清柔的星辉了吧?”

  成岩佯装没听出她的话外音:“你别想得太多。你刚来,适应新的环境是不容易,需要时间。”

  苏惠说:“是啊,孩子们也正是成长的关键时刻,这两年对他们来说很重要。要适应新的环境,新的文化。咱们还是得以孩子为重。”

  成岩“嗯”了一声。

  “我也不想天天呆在家里,我想先去学英语,再做别的打算。”苏惠说。

  “那当然好。”成岩表示支持。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苏惠有些试探地问:“今天到大床上睡吧?”

  成岩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说:“我还是在这里睡吧。习惯了。”他又补充道:“你早些休息,累了一天了。我还有些保险的申报要处理。”

  苏惠没有坚持,她回了自己的房间。

  成岩躺在床上,眼前一会浮现出玉姐的脸庞,一会却是苏惠的身影,还有孩子们的笑脸。他的思绪有些混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苏惠一个人躺在大床上,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是否欢爱之后,让此刻的她更觉寂寞呢?她想也许该和玉姐摊开了好好谈谈,可是一会儿她又对自己说,还是给成岩一些时间吧,不要现在挑明的好。最后她想到了吴玥,她想要不约吴玥聊聊吧,也许她能给自己出出主意。这么想着,她的心安定了些,便沉沉睡去了。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6 回复 yulinw 2014-2-25 17:36
   希望结果会好~·
9 回复 解滨 2014-2-25 21:54
这个男人不是东西!!!

这一篇描写的相当细腻,对情节和人物内心的刻画很得体,也很生动。 好文笔!
6 回复 leahzhang 2014-2-26 00:06
解滨: 这个男人不是东西!!!

这一篇描写的相当细腻,对情节和人物内心的刻画很得体,也很生动。 好文笔!
agree with you
5 回复 秋梦阑珊 2014-2-26 12:10
解滨: 这个男人不是东西!!!

这一篇描写的相当细腻,对情节和人物内心的刻画很得体,也很生动。 好文笔!
做女人难,其实,做男人有时也挺难的,对吧? 多谢你的评语。
6 回复 秋梦阑珊 2014-2-26 12:11
leahzhang: agree with you
谢谢跟读支持。请多提意见。
5 回复 秋梦阑珊 2014-2-26 12:12
yulinw:    希望结果会好~·
结局肯定不会是悲剧的。
6 回复 解滨 2014-2-26 21:42
秋梦阑珊: 做女人难,其实,做男人有时也挺难的,对吧? 多谢你的评语。
男人本来就应该扛起生活的重担,吃苦耐劳,负责到底。 但如今的小男人太多了,大男人基本上灭迹了。 所以小男人们就找到了种种借口,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辩护。  其实做男人本来并不难,只要能够吃苦和忍耐就行了。 这是世界还是厚待男人的。
6 回复 秋梦阑珊 2014-2-26 23:34
解滨: 男人本来就应该扛起生活的重担,吃苦耐劳,负责到底。 但如今的小男人太多了,大男人基本上灭迹了。 所以小男人们就找到了种种借口,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行为辩护。
有道理,这个世界需要吃苦负责的大男人,也需要坚强独立的大女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9: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