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间谍”关露:在已被中共平反后服药自杀于1982年...一生三次恋爱,曾被王炳南遗 ...

作者:北美九頭鳥  于 2014-2-2 06: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8评论

关键词:才女, 间谍, 关露, 王炳南

                     ”春天里来百花香,
                        朗里格朗里格朗里格朗,
                        和暖的太阳在天空照,
                照到了我的破衣裳......"
                 这首明快健朗的歌曲《春天里》(贺绿汀作曲),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白杨.赵丹主演的著名电影《十字街头》之插曲,词作者即关露(1907-1982)。

               关露的一生可谓传奇悲剧,说来话长。她原籍河北宣化,生于山西右玉。原名胡寿楣。其父为前清举人并当官。但在1915年突患中风而死,家道中落。关露母亲徐绣凤性格坚忍,依靠为当时的大学者张百熙的子女教书所得收入,独自抚养两女儿(关露及妹妹胡绣凤),可惜病死于1922年。苦命的两女儿只好相依为命。所幸她们后来被二姨收留。这二姨能供养她们,实属仁慈,但旧时代人的观念,女人之出路是早日嫁个好男人。正当二姨为两外甥女筹划婚嫁时,已有新思想的关露和妹妹双双逃婚,远去上海读书求知,开辟新生活。关露曾就读上海法学院,后又去南京中央大学中文系攻读。

                在三十年代的上海文坛,有好几位女性作家引人注目,时称“民国四大才女”,除了潘柳黛,张爱玲,和苏青,还有一位就是诗文俱佳的关露。此时关露既写诗,又创作长篇小说。她的一首《太平洋的歌声》曾蜚声上海诗坛。电影公司也请她为电影歌曲作词。

              本来,要是继续当作家,关露很可能像张爱玲一样名声大噪,但彼时抗战爆发,国难当头,自幼思想进步的关露日渐左倾,后来就被中共地下党相中,加入组织。

             1939年秋,是关露一生命运的焦点。当时,她被地下党安排与一个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男子见面。此人即时任中共华中局社会部长的潘汉年(1906-1977)。何事?原来,抗战以来,中国已出现三大势力:国民党.共产党及汪精卫政权。有个叫李士群的,原为中共党员,后被国民党中统特务逮捕,严刑之下叛变,后投靠汪精卫,成为设在上海的汪伪特工总部首领。因为李曾受中统酷刑,故深恨国民党。共产党了解此内幕,便想策反李士群。如何下手呢?必须派人卧底。潘汉年根据情报,起先看中的是关露的妹妹胡绣凤。

           为何看中胡绣凤?原来,当李士群在中统牢里吃苦时,他妻子叶吉卿已有身孕。曾是叶在上海复旦大学同学的胡绣凤对叶悉心照顾,所以李士群出狱后得知此事,对胡绣凤感谢不尽,一再表示知恩图报。

         也是阴错阳差,正当潘汉年要派差时,胡绣凤恰好被地下党另有重任,于是姐姐关露就顶替了妹妹,打入虎穴。

          从此,在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的汪伪特工总部,经常出现一位眉清目秀的女人,穿一袭曳地白色长裙,陪着叶吉卿同出同进,宛如姐妹。她们一起逛商场,看电影,出席公开场合。这陪伴女人便是关露。李士群.叶吉卿既对胡绣凤深深感恩,那么对其姐关露自然也礼遇有加,加之关露又是著名才女,就更受尊敬了。

        且说大上海车水马龙,行人如织。关露又没整过容,她出入76号,陪伴叶吉卿逛街,难免碰到熟人而被认出。于是,“关露竟成了汉奸”这消息,便在昔日同事.好友间传开。碰见关露时,有人侧目而视,有人甚至朝地上吐唾沫。关露牢记潘汉年关照的:绝对不要辟谣。她也有意疏远.避开那些友人。

          后来,关露又打入日本领事馆与海军部合办的《女生》月刊,担任编辑。她的任务是与该刊主编.左翼分子伊藤俊子拉关系,并与日本共产党接头。

          那么,关露的策反李士群,是否成功呢?1941年某日,关露与李士群进行了一次有迹可寻的谈话。关说:我妹妹来信了,说她有个朋友想做生意,不知李先生愿意不愿意见面。李士群是极聪明之人,一听就明白。很快,在关露安排下,潘汉年在上海秘密约见李士群。从此,日军的清乡.扫荡计划总是提前送到新四军手中。以后,关露不再去76号,另赴新职。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1945年8月,日本投降。关露已上了国民党的锄奸名单。地下党立刻安排她转移到苏北解放区。关露以为自己好歹也是有功之臣,该得到党的关怀吧。谁知那时解放区整风运动正进入“审干”阶段,任何来自敌占区者均要接受严格审查。关露的文章因署名“关露”,自然不得发表。她精神几近崩溃。此时,有人送来一信,寄信人是关露正在苦思的恋人。当年关露以“汉奸”身份在敌伪营垒频频出现时,那人则以“爱国分子”身份活跃在国际友人之间。抗战初期,关露家就在重庆曾家岩50号“周公馆”对面,那人因常来“周公馆”而与关露相识,又恋爱了一阵。但因身份之别,聚少离多。此次关露满心希望到了解放区,大概可与恋人结合。所以接信时很兴奋。谁知,这是一封绝交信!

         关露的心情可想而知,不久竟得了精神分裂症。幸好,潘汉年等领导人为关露送来文件,证明她是受党委派打入敌伪机构的好同志,关露才没被整肃,心情好转,精神病也逐渐痊愈。

       关露的恋爱史并不简单。当年逃婚后,曾先后与刘汉卿及沈志远两人相恋。刘是巧言善骗之伪君子,与刘分手后认识的沈志远,倒是个人品不错的左翼青年,但有“男外女内”的旧思想,不主张关露外出工作,抛头露面。但关露自立观念强,自然不从,为此还打胎两次。最后便分道扬镳。所以,关露对第三位恋人颇为珍惜。谁知又是“魂断蓝桥”!

        这绝交信作者是谁呢?乃后来颇有名气的中共外交家王炳南(1909-1988)。王是陕西乾县人。1929年赴日留学。1931年转去德国。抗战时任中共南方局国际宣传组负责人。1955年任驻波兰大使,与美国大使级会谈长达九年。1964年回国任外交部副部长。据说,当年关露在江苏淮阴新四军驻区时,王炳南打算去看望关,并定下终身。但他的打算被邓颖超制止了,理由是“关露名声不好”。婚姻也要党安排的党性,最终毁灭了关露和王炳南的爱情!据友人透露:关露曾说过,和王炳南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1955年,因“内奸”潘汉年被捕,“反革命集团”成员之一的关露自然受牵连,次年也被监禁,关了两年,1958年刑满释放。但到了1967年,关露再次被捕,秦城监狱这一关就是8年。1975年出狱后,关露得到补发工资1万余元。她给了曾照顾过她的外甥女李康将2000元,用余钱买下位于近郊一座带小院的简陋平房,自来水也没有,但房屋四周遍植绿树香花。关露平时写作饿了,就端个凳子坐在一棵枣树下,现摘现吃鲜枣。1980年五一节,关露不幸中风。为了方便看病,文化部借给关露一间宿舍(朝内大街203号的“筒子楼”)。李康将和其他人轮流照顾着身体虚弱.不时喊痛的关露。

         1982年9月15日,当年好友.女作家丁玲兴奋地跑来关露住处,告诉她潘汉年已平反的好消息。关露激动得哭了,“我就盼望此日,中风后几次想死,可一想到汉年冤狱还没平反,泼在他身上的脏水还没洗干净,我就想,我得活下去,我替他等到那一天!”

          1982年10月,中共中央组织部下达《关于关露同志平反的决定》。43年的“汉奸”骂名终得昭雪。12月5日,关露服安眠药自杀。死前她穿戴整齐,双手叠放胸前,如安睡状。她留下的东西是一篇回忆录《我在潘汉年领导下为新四军做了一点李士群的工作》,以及放在床边的一封信,内有一张王炳南照片,背面题有诗句:“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我独痴。”

           1982年12月16日,在八宝山举行了关露骨灰安放仪式,因为是自杀,仪式很简单。王炳南默默无闻地站在仪式人群中,向关露遗像深深三鞠躬。在悼念关露的座谈会上,王炳南回忆了他和关的往事,还说:让一个已经驰名的左翼作家去当“文化汉奸”,在群众中造成了不好影响。现在看来,这样的安排是不妥当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4 回复 前兆 2014-2-2 11:41
幸亏自杀,否则到下一次什么大革命会更惨!
5 回复 寇一仁 2014-2-2 16:30
唉,苦命人一个呀!她要是有幸见到老蟊贼,不就可以继续用B儿干革命了吗?!
4 回复 前兆 2014-2-2 19:48
唉!出生入死为哪般?        
4 回复 青岛如烟 2014-2-3 09:51
红颜薄命,卷进情报战线的女性没有几个得善终的!
3 回复 前兆 2014-2-3 12:13
青岛如烟: 红颜薄命,卷进情报战线的女性没有几个得善终的!
男性也一样!
2 回复 nierdaye 2014-2-4 20:20
王炳南回忆了他和关的往事,还说:让一个已经驰名的左翼作家去当“文化汉奸”,在群众中造成了不好影响。现在看来,这样的安排是不妥当的。:

服从党的安排,在敌占区,敌伪,国统区地下工作的,解放之后,有几个有好下场?
4 回复 nierdaye 2014-2-4 20:21
前兆: 幸亏自杀,否则到下一次什么大革命会更惨!
她算是得到各清白的名声,就是最后的愿望了。生活中已经没有其他的期盼了。

这么多年的孤苦伶仃,惨痛生活,牢狱之灾,还有最信任的党对她的彻底的不信任和冷落,把她彻底毁了。
3 回复 前兆 2014-2-4 23:19
nierdaye: 她算是得到各清白的名声,就是最后的愿望了。生活中已经没有其他的期盼了。

这么多年的孤苦伶仃,惨痛生活,牢狱之灾,还有最信任的党对她的彻底的不信任和冷落 ...
总算等到一个清白的名声!有不少人还等不到呢,喊冤死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9 07: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