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在国内的上访经历

作者:峻山  于 2014-2-25 10: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6评论

 
  上访,就是越过底层国家机关到上级机关反映问题并寻求解决的一种途径。上访的原因很多,有对法院判决不服的,有对干部不满的、有邻里矛盾的等等。我们村因为20多年前村里安装变压器,占了一家农户的几平米地,其实就是两根高压电线杆子的事。为此这户人家绵绵延延乡里、县里、市里、省里上访,几次扬言去北京——被截回来了。20多年来,一直是老上访户。上访后虽然村里给她们家单独补偿了2分地,再后来将电线杆移出去,她家还是借口高压线从上空经过,不断上访。我到村里时,那块地早已摞荒几年了。关于后来如何让她家息访的,我有机会的话,再聊。

  其实我也算是老“上访”户了。其中最成功的一次上访,是在公路局争取给6户村民铺设水泥路的那次。当时农林局付费给我们编的村庄发展建设规划出来了,看着这么好的规划图,我心潮澎湃,心想如果不实施,多可惜呀。我想一步步来,在我任期内至少得干出点儿事来。
  规划图上原先的打谷场将来要做健身文化活动广场、停车场、建设村旅游接待设施等。但现实是村主干路到打谷场的地方没有水泥路相联。如果我们自掏钱修,一年的村发展资金不见得够。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琢磨如何先将这段路给修上。

  有一天早上,听说王姓家里的四轮机掉谷场边的水沟里了。我看了现场,车没翻,没伤到人,只是胸被撞了一下,我意识到可能机会来了。不顾他再三肯求说没事,开上车,带上村会计,马上拉着他到县医院去检查,我直接跑去县公路局。
  在路上我打电话给乡经济办,说村里的泥土路翻车伤着人了,我在去县公路局的路上,让他们公路局出钱赔药费,谁让他们街坊路工程没有修这段呢。经济办刘主任一听急了,你这TM的不是胡整吗,又没死人,没重伤、出事你村里有办法自己解决,干吗整这一出,得罪了公路局,以后少给乡里上工程,吃亏的可是全乡人。让我赶紧回来,让乡里想办法。我说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他们将这段路给修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公路局办公室一位女同志听说街坊路伤到人了,马上填写信访登记,并立即叫来一个副局长。我说了基本情况,说现在人已送到县医院了,车还在水沟里。这位副局长起初说不是在街坊路上出的事,与他们没关系。我说按政策,街坊路应该修到各家各户的,你们没修到,就是失职。后来副局长让工程科张工搬来了我们村的施工图纸,从图上看,6户人家,最远的要修起码2500米,离谷场近的这家,也得修300多米。仅一户人家,修5.5米宽的水泥路,不仅浪费资金,还占用大量的土地,砍伐许多苗木。所以当初图纸设计上,就没有将这6户人家包含进来,设计图附页上还有我们乡长同意的签字。因此我的理由不成立,他们无能为力。

  我知道县里的街坊路工程虽然基本完工了,但还没有决算,肯定还有商量余地,于是就拿出村规划图,希望他们能帮助我们,毕竟伤着人了,虽说责任不清,但细究起来,他们也脱不了干系。同时也动之以情,说些村官不容易,经常游移于村民之间,左右协调,上下平衡,都成了村民的保姆老妈子了,如果这路不修,这家人摆不平,以后我村官也干不下去了。正在商量着,乡经济办的王主任和主管副乡长风风火火地闯进接待室,避头盖脸的当着众人的面臭骂我一顿,并连给副局长赔礼道歉。我很坦然,又不是为我自己干事,无官无职,他们也不能将我怎么样。你们骂你们的,不给说法,我就是不走人。
  看到我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他们都没招了。副局长就外出请示,回来后说他们可以商量,但就怕我们不配合。我胸拍得山响,放心,我们一定能配合。副局长疑惑地看着我,对我有几斤几两有些吃不准。

  中午在他们食堂草草吃了点饭,副局长、办公室的女士带着200元慰问金和水果,和我们副乡长、刘主任、我一起去县医院看望了伤员。回来后,我们和他们工程科的人员、设计公司人员、监理人员,在会议室里开始商讨方案。原来某乡的一个村,村民不让进场施工,要求补偿,修路要堵截,用水用电打砸设备,都一年了还在僵持,全县街坊路工程不能按计划完工,所以想将这个村的投资变更一下,投到我们村来,我那个高兴呀!!!

  修路的大概方案是,从村主干路到打谷场的路,310多米,按5.5米的街坊路标准施工,其它5家,修成3.5米的硬化路,将路推平了,路面撒上石子,趁天气湿用压路机压几个来回就成。花了一个小时计算了工程量、投资额、施工组织计划。现在最重要的是,到谷场的路,需要在原路拓宽一米,左边有杨树、核桃、李子树等,右边是农田。经核实杨树属于村集体90年代种的,核桃树、李子树等最多涉及3户农民,都比较好说话,给他们合理补偿,砍掉没问题。我当场给几家分别打电话,并命令他们赶紧核实左侧一米范围内树的数量,让村委会成员马上组织村民砍杨树,我现场写补偿协议。我当时在想,这种好事一定要趁热打铁,不能黄了。

  看到我风风火火,在场的人都感动了,工程科马上组织施工队伍,并协调出图,拟写工程变更的请示,写会议纪要,我们各方都签了字,附在我们村街坊路的后面,他们负责报批。公路局还应当与乡里签施工组织协议,因为没有乡里的章,只能以后补签,日期写成同一天就是了。
  事忙得差不多,已下午五点钟了,我急急火火地赶到村里,他们正为砍树和谁家树的事吵得凶呢,没有我出面,他们不敢砍,我不答应补偿多少钱,这3户人家不让砍。我当场决定,核桃树每棵400,其它树一律200元,大家没有更多的异议,就让村委会成员带着他们数树去了,当晚就与村民签了协议。

  天擦黑时,施工队的车队来了,他们工期紧,早一天完工,能早一天减少损失,再就是怕我们反悔,所以当晚就赶着进场了。施工队一连干了7天,基本还算顺利,这也是我当村官干的最大的一项工程了,总投资近30万。

  以后还有多次“上访”,听说乡里对我无组织无纪律有所忌弹,但大家关系都很好,乡干部也都尊重我。但是,上访能否成功,一定要事先了解政策。不能无的放失。我一般会细细研究县里出台的每项政策,包括县长人代会报告,刚散会我就去找乡党委书记要报告,复印了一份。这样着急是因为我没资格看到报告草案,等正式报告发布时,至少得两周以后了,那时候会错过很多的机会。由于县里资金有限,一项工程,往往分三四批干,分年度安排,谁积级,谁会得到优先安排。

  比如:看到报告里提农村卫生室,按正常手续,应由乡经济办申请建设指标和拟建村,由县卫生局综合平衡,做方案,出设计图,分配指标,列入下一年度的建设计划。但我等不及,直接找卫生局,让他们新增或有些村如果实施不下去,给我们村机会,实在不成的话,安排到明年的计划。由于积极主动,好事确实能落到我们村里。再比如,报告上有些数据不是死数,有变动的余地,就象新增生态绿岗75名,这个岗位就是巡山、防火、防止破坏林木,每人每月600元。我们村没赶上申请,但经死缠烂打,最后还是争取了2个名额等等。
  当然,中途调整计划,会给各部门造成一定的麻烦,但计划赶不了变化,本来一个项目该安排到这个村,但因为他们村不具备上下水、电或没有地方实施、村里不太支持等等,项目只能变更,这样我们就有机会。项目主管部门能完成任务,我们能得到实惠,实现多方互赢。

   这就是我的“上访”经历,虽然琐碎,跑了许多辛苦路,但现在回想起来,蛮有趣、蛮有感情的,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通过当村官“上访”的经历,我就更能理解为什么非要“跑部钱进”的道理。例如中央的棚户区改造资金,给四川也成,给黑龙江也成,如果四川前期手续不到位,拿到钱一时完不成投资计划,害怕追责,那他们就不会太积极争取;而黑龙江急需这笔款,并能诚诺资金投入工程能立即实施,那么中央肯定会优先安排黑龙江的,因为显然投给他们,风险小,能较快形成投资效果,按期完成投资计划。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1

拍砖
2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四月愤青 2014-2-25 23:27
如此说来,上访者中也不乏搂草打兔子,随便敲诈勒索的。
1 回复 峻山 2014-2-26 00:33
四月愤青: 如此说来,上访者中也不乏搂草打兔子,随便敲诈勒索的。
呵呵,我这叫合理应用规则! 当然并不是为谋私利,最后能够达到双方都满意的结果——他们完成任务,我们得到实惠。人只要没私欲,任何时候都是强大的,办任何事你都能挺直腰杆,理直气壮。
回复 总裁判 2014-2-26 06:06
集权制下的市场经济,正象官方的“政治经济学”;政治行为象做生意,经济行为象搞政治。
回复 巍不足道 2014-2-26 06:21
难道中国这么多的上访者不是无赖就是精神病?
回复 峻山 2014-2-26 07:57
巍不足道: 难道中国这么多的上访者不是无赖就是精神病?
不全是,但不排除一部分人将上访当成习惯或职业。因为制约无理上访很难,况且咱们传统观念中,有不要与神经病计较心理。但他们一闹,你就得出面解决,说好话赔不是,请吃好喝辣,赔钱陪笑赔时间,等她觉得获得自尊上的满足了,摆谱摆够了,折腾不出新花样了,才慢腾腾地说咱回去吧。而且上访者互相交流经验,每次折腾,都来点新鲜的。你狠不得送到精神病院,如果多折腾几次,我怀疑自己得疯了。
回复 峻山 2014-2-26 08:18
现在的农村用穷山恶水形容不妥当,经过多年的建设,农村环境面貌发生了天翻覆地的变化,已经开始成聚宝盆了。要不是国家严格控制,许多资金对农村早已蠢蠢欲动了。

        最懒的村民也能享受到低保,没有煤了村集体掏煤钱,上新农合政府掏年费,电视免费发,孩子上学不掏钱,还能领到救济补助、捐赠的物品……避孕套给送上门(自己单身若干年了,但还得送)、逢年过节一些帮扶单位送来慰问品第一个挑、虽然懒得地都荒了,但国家的种粮补贴一分不能少……所有的好处都不能拉下,否则动不动就上访……不敢骂,不敢说,更不敢打了。看到她,赶紧躲得远远的,不然突然大喊大叫强奸了她,还得麻烦公安部门跑一趟……曾经决定村里出钱,让她去法院告我们村委会,法院如何判我们如何办,只求她不再上访……明明知道人家耍赖,你一点办法也没有。所有这些就是因为政府太善良、太好欺负,换在美国这样的恶政府试试?根本不会有刁民的土壤,不饿死冻死被警察打死才怪。
        所以,人家说得不错:政府太好了,就该出刁民!当无赖成为习惯,就变成了职业!
        有时候我理解为什么官员们要雇混混揍人了。当然,我们村这个最头疼的问题,最后戏剧性地通过婚姻问题解决了。现在变成村里的积极份子,主动要求不要低保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16: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