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的北京

作者:北京的大平  于 2014-7-20 06: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个人的经历|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68评论

关键词:北京


我的故乡~北京 
       我出生在北京,并在这里长大成人。我童年和少年时期的美好记忆,乐趣和故事全部留在京城的大街小巷,皇家园林和十大建筑之间,我永远爱我的故乡和那里的亲朋好友。

 

1960年的北京站
       60年代~70年代,因公因私进北京的人必需持有基层单位介绍信,才能在全国各地的火车站购买进京车票,此政策文革后取消。

北京站的经历: 它是我去的次数最多的建筑物。 每逢春节前,8岁的就去北京站托列车员(我是长子,家里的活都是我干) 把挂面,用酱油腌好的猪肉和北京特产带给老家的亲戚(家家户户都有不断资助老家亲戚的经历),整整的12年从未间断,送着送着我就从一个小屁孩变成一条性情暴躁的糙汉子。

       1968年后,我在这里送走了很多的发小(去农村,建设兵团,部队,外地工作和上学),含着泪送走了发配到远方的亲人。我曾经亲眼看着铁哥们坐上去边疆的火车后就再也没回来。我是在这里把老婆接回家,结束了长达5年的分居生活。
       在北京站迎来送往的岁月里,我深深体验到什么是生死离别的真正含意,更体验到人生的艰难与无常。16岁起,我是从这里乘车走遍祖国大地,看到中国是如此的贫穷和落后。

  

1960年西长安街~民族文化宫
       这条街是7岁以后最熟悉的地方之一。我的母校就在民族文化宫斜对面的胡同里,这条街记录着一个男孩六年的捣蛋经历。

 

我的母校离西单很近,60年代初我曾在这里学习和住宿了6年,没少给大家添麻烦。
                         
 1959年 天安门广场东侧的革命历史博物馆 
       所有的老照片都有几大特点,干净,安静,人少,空气好。 1960年夏,我和父亲到这里参观时,我为了能吃一根三分钱的红果冰棍需要强忍着让父亲叫一声我的外号,还必须响亮的答应才算数。                                      
                                                                                  
1959年的人民大会堂
大家注意看,当年的普通市民居然可以近距离的在大会堂边上自由行走,可在1966年至2014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这 个位置早已是警戒线以内了,你胆敢靠近这一区域,再来个弯腰或掏兜的动作,人民子弟兵肯定会给你无限的“惊喜”

 

  60年代的两会图片。 贫穷的国家,可排场特大

  

 1959年十一国庆节~北京展览馆
1974年我去上海出差时才知道,那里也有一座几乎一样的展览馆。

 

1970年时~北京展览馆莫斯科餐厅的照片,这是当年的就餐环境
                                        
老莫的故事北展主楼西侧后身有一个1970年~1984年期间很著名的餐厅;“莫斯科餐厅”俗称“老莫”。以经营俄式 大餐闻名。当年,来这里吃饭的干部子弟较多,也有一些以打架闹事为生的人,还有一些文人雅士和假洋鬼子等等。大部分的食客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在70年代,一进餐厅最大的特点就是一片的国防绿和中国蓝。老莫还是个聚会和交友 的好地方,吃饭时经常能碰到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男子汉的聚会不但热闹,粗犷,而且所有的动作都是粗线条。糙汉 子们能把俄式大餐吃出边疆大车店和“贴饼子”的感觉来(很多人是从农村,建设兵团和部队回京探亲的)。我大婚时和晓航兄弟也是在老莫小小的庆祝了一下。
 
 紫禁城
从小学到成人,它是我最爱去的好地方之一。多有学问的人来到这里还是有听不完的故事,学不完的知识。

 

1960年时的 北海(公园)大桥
       由西往东(由下往上),过了府右街往东就是北海的这座桥,桥的两侧风景如画。桥的左边是北海公园,桥的右边就是让村民们特别闹心的地方“中南海”。 

 

北海公园前门 

北海公园: 北海公园在京城中心,特别方便朋友聚会,谈恋爱,聊天,散心,家庭过周末等。这里有山有水,有饭馆,楼阁,庭院....。假山挺别好玩,它四通八达,从山下的洞口进去可直达山顶的好多地方。不过总有人在洞里拉屎撒尿,根据大便的份量应是成年人所为,每次进到洞里都能闻到一股强烈的昭气味道。

北海公园前门的故事:70年代,我的朋友们谈恋爱时,有70%的人首选在北海前门与女方第一次约会,但成功率不高。头次约会,女方经常故意晚到30分钟,借此考验男方的诚意和耐心,同时还想从心理上占有一定的优势。女方经常藏在马路对面的树后,偷偷观察着男方;如果她们认为男方的相貌身高都不达标,就会悄悄的消失,事后也不解释。年,年轻的女同胞在这方面个个都是炉火纯青的老游击队员,没人教,就能如此的老练,我从心里佩服。

       傻哥们经常跑到我宿舍里痛苦的诉说:他们是如何拿着两根冰棍在公园门口傻站着的经历。男人太糙,根本不懂女方晚到和语言暗示的真正含意。他们更不懂女人嘴上一个字心里一座山的老传统。他们天真的期盼着女方的“回音”,还甜蜜的回忆着初次见面的分分秒秒。情场败将都有一个通病,他们都爱把约会时的细节往对自己有利的方面想。

        丢人现眼的情场败将老不停的问我:哥们,那女的一见我就捂着嘴笑,她是不是喜欢我呀? 她让我帮她拿大衣,说要去方便一下,是不是对我特别的信任呀? 她问我工作忙不忙,是不是特别关心我的意思? 呸!我不耐烦的打断他:行了吧,我的傻哥哥! 她有啥意思。她对着你笑,那是因为你四个月没换衣服,没剃头,头发都赶沾了。上衣的五个扣就剩俩了,胸的衣服上还沾着豆桨,牙膏,米粥和咸菜汤....,   她只要看看你的上衣就知道这半月里都吃啥了。 你他妈还一站三道弯,右腿不停的乱颤,一看就是个不拘小节的败家子。女人能把终身托付给你这样的吗?
       她让你帮着拿大衣,那是因为厕所太脏;她问你工作忙否?那就是没话找话;如果她再问你共产主义啥时实现,您丫的不就更没戏了吗? 我的傻哥哥唉...。
      现在的人很难理解当时中国和个人卫生条件的现状。举个例子:当年,最爱干净的年轻美女如果一周能洗一次澡就是提前进入“共产主义”的最大体现。

 

  1960年 北海公园的龙亭

我在这里过少先队队日的情景,与发小们侃天侃地的笑声,甜蜜的恋爱过程等美好的记忆全都留在了五龙亭。                                             

1959年  景山公园
       景山开发于金代。元代至元四年(1267年)建大都时,景山是皇城之内的御园,曾是皇宫的一部分。明清两代对景山行了大规模的改建、扩建。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在修建北京时用拆除元代宫殿的渣土和挖掘故宫护城河的泥土在元代延春阁的基础上堆起一座土山,就是现在的景山公园。 
明朝的崇祯皇帝就是在这吊死在歪脖树上。 此树保留到文革前,1966让红卫兵砍了。1966以前,我经常去景山公园里的北京少年宫学习课外知识和业余爱好。                                            

  

1960年的颐和园
       颐和园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在这里留下了无数的足迹和故事。我曾在昆明湖里滑冰,划船,游泳;母校的春游,和家人,同学,同事,朋友,发小们在此聚会;还有我的初恋也在这里。我从7岁起(66年~68年外),几乎每年都来这两次,好地方啊。                                                                            

  

60年代的北京东单邮局
现在很少有人在往北京寄信和寄照片了。刚出国那会儿,我老得记着哪一天寄信才能赶上每周一次的国航班机 。

 

自行车存车处:老太太会把一对小竹牌的一半挂在你车把上,另一半给车主保存;它是取车的凭证,两分钱能存好几个小时。

 

1960年 德胜门~首汽出租汽车公司的营业车场
北京老乡们,你们知道1960年的北京还有这么大的出租汽车场。 

  

1954年的百万庄;三里河路。刚刚峻工的国家建委和中国外贸进出口办公大楼
       当看到这张老照片时我倍感亲切。我从2岁到26岁期间就在三里河路这一带生活,在往前走两站地就是著名的“钓鱼台”国宾馆(照片由下往上)。上小学时,每周六下午放学后,我就到右边第二座楼里等父亲下班。所有的寒暑假,我都在楼后的机关食堂吃早饭和午饭,这里应该是我的故园吧。

  

1959年的长安街,在天安门一眼可以看到香山 
 那时的北京,无论空气,城区都非常的干静整洁,人也很有礼貌。

   

国庆烟火晚会
       50年代末,国庆烟火晚会允许普通市民到天安门广场观看烟火。大约是59年左右,我父亲曾带我去过一次,我坐在他肩上看烟花,那时放的烟花里有好多小降落伞,它们随着秋风能飘到很远的地方。但不久,十一国庆节烟火晚会就不对民众开放了,它变成共产党内部的庆典活动。

 

1959年的工人体育场,它的西边还有一座工人体育馆                         
       在1966年以前,凡有重大的政治活动,体育盛事都在这里举行,它的地名叫“三里屯”,是个人少,很干净,很安静的新区。可现在的三里屯已变成一个非常混乱的地区, 天一黑满大街的“牛鬼蛇神”,窑妹子的招呼声,大花流氓脱裤子的声混成一片。2013年,我的老校友“蛮子”同志就是在此地玩“驾云”时被无产阶级专政给黑了。

       其实中共政府根本不想彻底扫黄和整治类似地区。因为中国的淫棍,酒鬼,饭桶,“太监”越多,共产党政权就越安全。大家全都处于温饱思淫欲的状态,整天喝的五迷三道的,还会惦记江山哪?

 

1959年的军事博物馆

军博离我家很近,看枪看炮是男孩的酷爱,从军报国是男孩的梦想。

  

1959年~中央广播事业局
       这里还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际电台,中央电视台的制作和广播的所在地。大家听到和看到的各类“假喜讯“, “假新闻”和其他文艺节目就是从这里传遍祖国大地的。我曾在这里进进出出8年之久。

 

中国邮局大楼:1900年由外国人建成,在毛泽东纪念堂东侧,已被拆除多年
       1963年,在一楼营业厅里有一台自动售邮票机,它能自动出售四分和八分钱邮票。为了体验现代化的感觉,我一有点零钱就来这里买邮票,实际就是想玩玩这台机器。在那各年代里,对小学生而言,它完全是一台高科技产品。      

       其实北京最有历史,故事最多,最有风格,京味儿最浓的地方就是那三千多条胡同。胡同文化是北京的主流民俗文化。京腔,京韵,京活儿(手艺绝活),京食,老北京的方言,和老北京人那种的感觉全部是从胡同里来的。真正老北京人的生活方式,方言,口音,饮食习惯及民俗文化等等与我们这群“外来户”有着天壤之别。胡同里的故事多,历史长 ,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单在北京出生的皇帝和名人就够你数会儿的。小时候,我去同学家串门,同学告诉我胡同口卖冰棍的老奶奶是晚清的格格。很多名人就在我眼前,老人家提笔就是作品,随口说出的话就是精辟的人生哲理。可他们从来不提以前的辉煌,对一个7岁的孩子还特别的客气。 

        现在的二杆子官员们连眼都不眨就把胡同拆了,还把老北京人全都赶到远郊或河北一带。他们天真的认为在北京留俩豆汁儿店,几个包子铺,造几条假仿古街就是保护老北京文化了。老北京人的群体性流失会严重破坏积淀了上千年的民间京俗文化;京味儿,老北京人的饮食习惯和风格,还有胡同里特有的生活气息及民风也随着拆迁遗失殆尽。共产党 是砸完了硬货(古建筑)再灭软文化,不停的瞎折腾, 这等于八国联军打进北京100多次。
                    
2014年~还有个地方也叫北京!

 

      
天天过这样的日子,能有好心情,高素质,文明礼貌?

 

可怜的国旗班战士,你们能看见国旗升到哪了吗?

  

无语的冬天
     
2014年5月29日          平

1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3

支持
2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8 个评论)

3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4-7-20 07:46
每次回去一定要去老莫。
7 回复 leahzhang 2014-7-20 08:20
大平兄弟,咱们是同年代的人。我们大院有很多孩子都是实验二小毕业的。提起来你兴许认识。
3 回复 rockyrocky 2014-7-20 08:41
老乡您好,我也来自北京,如今流落在NY。
7 回复 light12 2014-7-20 08:58
俺对三里河那边也挺熟
5 回复 nancyzhang 2014-7-20 11:05
谢谢分享百万庄相片,右边应该是建工部七层楼的大楼,两边是南配楼北配楼?我家住在后面的建工部机关宿舍三号楼,对面是一号楼(高干)。文革前跟父母在甘家口商场吃过冰淇淋。亲切哟……
3 回复 yulinw 2014-7-20 11:07
   看的欣慰又心酸~~

当年老莫菜单上所有的菜点两遍加上酒水¥50,现在就昨天一个拍黄瓜就¥20了~
4 回复 北京的大平 2014-7-20 11:43
meistersinger: 每次回去一定要去老莫。
我也是,尽管很多朋友说那的菜大不如前,可我还是想去坐坐。谢你!
3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4-7-20 11:44
我小时我老爸总带我去老莫。这些图片真让人回忆起北京的许多往事。北海和颐和园是我的最爱。三里河我也住过一段时间。谢谢朋友分享!
4 回复 北京的大平 2014-7-20 11:49
leahzhang: 大平兄弟,咱们是同年代的人。我们大院有很多孩子都是实验二小毕业的。提起来你兴许认识。
Leah你好,我们是同代,同城,同乡,互相特别的通。真没准你的朋友还是我认识的校友呢。
4 回复 北京的大平 2014-7-20 11:51
rockyrocky: 老乡您好,我也来自北京,如今流落在NY。
Rocky你好, 大家在外都不易,多保重。
2 回复 北京的大平 2014-7-20 11:53
light12: 俺对三里河那边也挺熟
那就更近了,我在三里河长大,两岁到26岁。祝老乡一切顺利。
3 回复 北京的大平 2014-7-20 11:58
nancyzhang: 谢谢分享百万庄相片,右边应该是建工部七层楼的大楼,两边是南配楼北配楼?我家住在后面的建工部机关宿舍三号楼,对面是一号楼(高干)。文革前跟父母在甘家口商场
我小学时就在建工部食堂吃饭(只是寒暑假)甘家口商场是我常去的地方,看到地名就感到亲切万分。我家住在三里河一区北建委。祝好!
3 回复 light12 2014-7-20 12:02
北京的大平: 那就更近了,我在三里河长大,两岁到26岁。祝老乡一切顺利。
俺是外地人,不过小时经常去北京。后来在北京混过几年再来美国
3 回复 北京的大平 2014-7-20 12:15
yulinw:    看的欣慰又心酸~~

当年老莫菜单上所有的菜点两遍加上酒水¥50,现在就昨天一个拍黄瓜就¥20了~
老乡你好,别心酸,多和粮票出去吃吃烤鸭....,还是回家吃拍黄瓜吧,出去要以肉菜海鲜为主。上周末我在外吃饭时,旁边桌的三个女同胞,一口气点了一条糖醋大黄鱼,一只烤鸭,烤羊排,辣子鸡丁,鱼香肉丝,四喜丸子,一盘抄饼,我们以为她们会打包回家。30分钟后桌子就空了。我们全傻了,这才叫傻子开饭;“真吃”!  祝你周末愉快,父母别斗嘴一下午......
5 回复 twmp88 2014-7-20 12:17
喜欢听你说曾经的老北京,特别是以前年轻人谈对象的样子。照片在说着踏踏实实的真话。
2 回复 北京的大平 2014-7-20 12:19
light12: 俺是外地人,不过小时经常去北京。后来在北京混过几年再来美国
没关系,祝你安好!
6 回复 yulinw 2014-7-20 12:20
北京的大平: 老乡你好,别心酸,多和粮票出去吃吃烤鸭....,还是回家吃拍黄瓜吧,出去要以肉菜海鲜为主。上周末我在外吃饭时,旁边桌的三个女同胞,一口气点了一条糖醋大黄鱼
老乡在北京?好口福啊~~~

我去看老妈,给老妈买了个Fengpad,去教她玩俄罗斯方块和麻将,我这是明知山有虎啊我~~ 估计老两口要比较谁的更好用了 ~~~ 你们是真吃,我们就看着~~
4 回复 light12 2014-7-20 12:28
北京的大平: 没关系,祝你安好!
  
3 回复 北京的大平 2014-7-20 13:07
sissycampbell: 我小时我老爸总带我去老莫。这些图片真让人回忆起北京的许多往事。北海和颐和园是我的最爱。三里河我也住过一段时间。谢谢朋友分享!
我们的感觉是一样的。特别怀念以前的日子。 祝好!
3 回复 北京的大平 2014-7-20 13:09
twmp88: 喜欢听你说曾经的老北京,特别是以前年轻人谈对象的样子。照片在说着踏踏实实的真话。
谢谢你串门。以前的好多事都很有意思。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2: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