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棉花的大学碎片系列(六):我考研的那些日子

作者:老棉花  于 2014-4-26 09:3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3评论

完结篇:棉花的大学碎片系列(六):我考研的那些日子


(一)希望
棉花在前两年以不掛红灯为目标,好几次都是低空飞过,一直到分了专业才有了起色,可为时已晚。要想留在成都,唯有考研。从做决定的那一刻起,棉花知道自己的第二个高三已开始了。确切的说,我是从九三年春天的时候就开始准备的,没办法,底子薄,只有笨鸟先飞了。当年暑假没有问家(东子和一百也没回,他们当时忙着去机房练他们的C语言)。到考研结束,大概有八九个月。

考研的日子是很辛苦的,这个中滋味也只有经历过的人和陪你一起经历过的人才清楚。正因为如此,不管结果如何,经历过的人都应该为自己的努力和付出骄傲。考研同时又是快乐的,因为它给了你希望,而且也是唯一的,靠自己可以成功的希望。

(二)准备
那时五教附楼101231是通宵教室(名为通宵,实际十二点关灯),考研的兄弟姐妹们都在这里为着希望而奋斗着。九0级考研的同学们应该都有印象,固定每天晚上坐在五教附楼231大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的两个兄弟,一人面前放着一个大号的雀巢瓶子,一个是棉花,一个是力学系的老葛。老葛也是胖子的太原老乡,报考的是中科大的研究生。读马列的时候免不了要抽支烟休息一下,兄弟互相递支烟闲聊一下也是经常的,也在此为当年饱受烟害的同学们道歉(哥真不是故意的)。

考研的复习全靠自己,没有人告诉你该准备什么也不会有人告诉你准备好了没有,自己则更不会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没白没黑的多做一分是一分。棉花是幸运的,有老葛这样一个兄弟一起交流复习心得。老葛如愿考上了中科大,后来也到了美国,07年我们在湾区聚了一次

(三)雪夜
九三年的冬天成都下雪了,第一场雪不记得是哪一天,但棉花相信第一个知道的下雪的是当年考研的同学们(有点夸张了)。通宵教室的灯熄了,棉花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的,出门吓了一跳,地上已辅了一层雪。我就骑着车,背着书包,不用担心对面有没有车,低着头就一个人从北园騎车回南园。路上寂静的只有自行车轮压着积雪的声音。本来满脑子的高数政治,一下子全清空了,心里的烦躁也消失了,只是骑着车,在路上慢慢拐着S,享受着这一份难得的清静。也在哼着那首熟悉的"沉默是金",希望自己能够得到书经的指引。那时那景只有这首歌的歌词可以表达:

现已看得透不再自困
但觉有分数
不再像以往那般笨
抹泪痕轻快笑着行,。。。

(四)鼓励
考试的日子是在学校放寒假之后,想起来棉花就生气,这日子怎么定的,本来这弦绷这么长时间了,快到最后又要受这个打击。你想啊,大家伙都回去了,就你一个人在屋里晃荡,连个聊天的人都没有,那你怎么敖到考试。不管怎么样,兄弟们用不同的方式鼓励着棉花。

四川娃儿含蓄些。同寝室的兴哥和伍在回家的时候,留给棉花的纸条,让棉花回到寝室后看的心暖暖的。太原兄弟就直接些。胖子和阿宝一起到大教室找到我和老葛。这哥俩也不客气,进了教室,直接坐在旁边说着"哥哥们马上回太原了,兄弟们别太累了,考上考不上不在这两天"。说实在的,还是自家兄弟,这话是说到我心坎里了,可看到大家伙都在用功,说什么也得努力陪着不是。可是这哥俩的声音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让教室里的其它同学看我们的眼神也就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杀气,气氛也开始不太那么融洽了。

(五)崩溃

第一天考政治和英语,第二天上午是高数。第一天考完,也许是备考的压力太大,也许对高数期望值太高,棉花终于hold不住了。晚上失眠了,各种担心一起涌来,知道要睡但越来越清醒,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当时真有那么点子崩溃的感觉了。

阿壁住的是棉花的友好个人哲辉兄,他明天也要考试,不能去打扰他。我想起志昭还在,就抱起被子敲开志昭的门。那时的情景沥沥在目。
"你爪子了",志昭问,
"紧张睡不着觉,明天还考试",棉花说。
"紧张个铲铲,兄弟陪你聊会天,没得事",志昭说。
棉花进了屋,和志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无法记得说了什么,说来也怪,不一会就睡着了。第二天的考试很顺利。

棉花是幸运的,我不敢想象如果那天自己失眠会是什么结果,也很庆幸自己会主动去寻找帮助。以后的日子里,有的时候自己抗不住了,去跟亲人和朋友说一下,不会期望问题就会解决,但最起码会让自己跳出困扰,换个角度和心情再出发。


(六)成功
那一天知道自己考上以后,做的几件事情至今难忘。骑车到电话室给娘打电话,以为娘会夸我两句,可娘听到消息后在电话里说的第一句话是,"儿啊, 可(此处念阔音)好了,总算不用再为你找工作发愁了"。从那以后,棉花渐渐开始有点明白孝顺不只是端茶送饭,孝顺还要让爹娘为你少操点心。

晚上是和伍,胖子和我的一个发小一起吃的火㶽。(当时兴哥已经被华能选中,被弄到设计院去培训英语,兴哥和继良应该是我们年级里第一批出国的,去的瑞典ABB)。喝得是伍从家里顺来的五粮液,加上心情,觉得那酒可真醇。从那天到大学毕业的那段日子是棉花四年里最无忧无虑的时间。

按照地下党的组织纪律,棉花是不可以在未经请示直接打电话联系自己的上级领导的,可确实是期盼已久的好消息,也第一次把电话打到了成都家里。第一次见成都爸妈是在五月份,那一天是妻的生日,记得是在人民公园附近的满庭芳。从那时起,棉花在成都也有家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6 回复 小皮狗 2014-4-26 09:57
圆满结局,为你高兴!
3 回复 manjing 2014-4-27 02:11
我的中国同学中仅有一个考研,但终究还是没用处,现在要再博几年。
5 回复 tea2011 2015-1-1 09:53
为棉花高兴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9 03: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