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爷(四五)三爷爷,媳妇和房子

作者:老棉花  于 2015-1-1 08: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关键词:初中, 电话, 而且, 一诺

九爷(四)三爷爷

三爷爷,小叔的爹,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民。

小叔十岁的时候,三爷爷家的大的孩子都结婚另支门户了,家里只有他们爷俩了,村子里有人开始给三爷爷张罗再续的事。有一天,小叔跑到我奶家里,哭着说,“大大,你去给我爹说说,别让他给我找后妈,他喜欢吃的菜我都会做!”(十岁,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真是一点儿不错)我奶是这么跟我三爷爷说的,“老三,那几个大的没有后妈,你能让小老四掉到后妈手里?”三爷爷回得也简单,“中了,嫂子”!三爷爷没有文化,我想他不懂“一诺千金”,但这是“一诺十年”!

三爷爷跟我家折折实实吵过一架,是在我到米国之后而且是因我而起。娘电话里告诉我时,我心想这不能啊,一是三爷爷在我们这一支里辈分最高,大家都敬着他,二是娘是明理的,怎么可能?但听完之后,我不仅坚决支持娘吵这一架,而且有给娘支招,这事如果真要按着三爷爷的路数来,那还有木有王法了!事情是这个样纸的,...

那一年,三爷爷要给他爹(我太爷爷)立碑,村里有个规矩,要把重孙子这一辈的单字刻上,这应该好办,可事情出就出在我和三爷爷家二叔的儿子都是鹏(当年我家棉大快出生了,那小子才上初中)。我估计三爷爷当时把这事想简单了,这好办,让老大的把名字改了,反正他在米国,也没个身份证啥的。

那一天爹不在家,三爷爷他老人家一进门就对娘说,“这个你做不了主,你给我侄子说,要给他爷爷立碑,有重名要把棉花的名字改了”。我娘也是爽快人,立马回了,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三叔,我是棉花的娘,名字是我起的,这事我做主了,我们都叫了快三十年了,要改也是你家老二改,我们不改”!当然,这个只是交锋总结,具体的讨论还是相当热烈的。事情就僵在这了,后来还是我奶出面拍板,结论是这个样子的,“名字是好名字,喜欢叫就叫,就都别改了,那碑上就不刻重孙子这一代了,反正咱爹有九个孙子,也够了,再说少刻字也省钱不是”!

三爷爷去年乘鹤仙去,仅以此为记。

九爷(五)媳妇和房子

小叔在适婚年龄那几年,打架闹事很让人闹心。我娘说,要给小老四找个厉害的,管得住他,要不然这孩子从小没娘,又没个老婆管,那这日子还怎么过。娘是护士,在她带的学生里还真找着一位合适的。相亲是在我家进行的,(大一或大二暑假),会面结束后,小叔还问我怎样。我也实在,“我看行,比你强”!结婚后,小婶在村子里叫了好。有一段时间,娘在村子里人气很旺,也是有这个原因,经常会听到村里的长辈说,“大侄媳妇,你也留下心,看医院里有没有合适的,给俺家你兄弟介绍一个”!

小婶实在人,在我家遇有难事时,全力相助。记得她跟娘说过,“村里有人问我为什么对你们家的事这么上心,一是大哥大嫂对小老四好,二是就冲着棉花和他叔从小到大这感情”!真的,这就是那些简单而且暖心窝子的实在话。

小婶怎么看上小叔的,娘常开玩笑说是因为小叔的房子(九十年代初,一般人很难在北关西弄套房子,抛开这一层,单说房子)。小叔的房子是祖上的老房子,虽不能象京城里的四合院讲几进几出,但也是中规中矩,特别是小叔为了娶媳妇,重新修建后。进大门,是个小天井,进二道门,对着是个照壁,转过去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小院,正面是四间北屋,背后是三间南屋,还有三间西厢房,这是我印象中在村子里最标准的农家小院。

今年回去,席间闲聊,小叔和小婶在摆村子里搬迁的事,合计着他们的小院能换几套房子,卖了能不能够他儿子在杭州买房子的头款(棉花妹把叔家的弟弟弄到杭州上了大学又找了实习,可能打算在杭州了)。听了觉得小叔和小婶真不容易,杭州的房子怎么就这么贵啊!吼吼!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 回复 法道济 2015-1-1 08:17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17: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