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诗社第廿五期作业(附一) 七绝 义侠荆轲

作者:法道济  于 2015-6-6 08:2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诗词书画|已有34评论

                                                                                                                                                                  
       燕山钩月易河波,
       白马银鞍飒沓歌。
       五岳为轻三盏重,
       千秋壮士数荆轲。
  
      注:李白《侠客行》:“。。。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沁隐 七绝《义侠荆轲》原玉
 
云遮易水起寒波,
酒洒罡风作远歌。
万里豪强多郭解,
千秋义侠少荆轲。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4 个评论)

0 回复 sugela 2015-6-6 09:40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 年少时也深受其慷慨气度所激励。不过,以现代的社会观点来看 ,个人英雄主义色彩似乎浓厚了点。。。。 “五岳为轻三盏重, 千秋壮士数荆轲。' 道出古代义士的重义轻生的信念和节操。
0 回复 法道济 2015-6-6 10:02
sugela: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 年少时也深受其慷慨气度所激励。不过,以现代的社会观点来看 ,个人英雄主义色彩似乎浓厚了点。。。。 “五岳为轻三盏重
谢s兄点评。我还有一首类似的词在写,也是侠客的。这些侠客现在是无法生存的,咱们就逗乐呗
2 回复 风天 2015-6-6 10:19
耶,易水又寒啦。
1 回复 smith_h2 2015-6-6 11:01
sugela: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 年少时也深受其慷慨气度所激励。不过,以现代的社会观点来看 ,个人英雄主义色彩似乎浓厚了点。。。。 “五岳为轻三盏重
不久前,读到小儿的一文章 - 智慧与苦难,提及中国历史上的:伯夷不食周粟及司馬遷忍辱著史记。俺读了,也有感悟。问好苏大哥!
1 回复 smith_h2 2015-6-6 11:01
献花!
1 回复 法道济 2015-6-6 11:04
smith_h2: 献花!
谢谢
5 回复 法道济 2015-6-6 11:05
风天: 耶,易水又寒啦。
又出来了。还有一个寒那,可是我觉得不好,等在诗社里了
http://www.backchin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93830&page=1&extra=#pid5864000
4 回复 风天 2015-6-6 11:23
法道济: 又出来了。还有一个寒那,可是我觉得不好,等在诗社里了
http://www.backchin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93830&page=1&extra=#pid5864000
一水更比一水寒呀。
0 回复 法道济 2015-6-6 11:30
风天: 一水更比一水寒呀。
秋梦这个要押韵,选择不多,只能将就
1 回复 风天 2015-6-6 12:09
法道济: 秋梦这个要押韵,选择不多,只能将就
荆轲洗剑是一选,
西施浣纱也是一选。
随心随韵,
出好诗呢。
0 回复 秋梦阑珊 2015-6-6 12:13
风萧萧兮易水寒。法兄也唱大风歌了!
1 回复 sugela 2015-6-6 20:52
smith_h2: 不久前,读到小儿的一文章 - 智慧与苦难,提及中国历史上的:伯夷不食周粟及司馬遷忍辱著史记。俺读了,也有感悟。问好苏大哥!
潘弟好。世侄(多大年纪)能联想到这些历史典故,很不简单了。。。为他高兴。亦为你高兴。
1 回复 越湖 2015-6-6 21:22
荆轲是个刺客,司马迁在史记把他归入《刺客列传》
他也许是个侠客,这”义“似乎冠不到他头上。
0 回复 法道济 2015-6-6 22:01
风天: 一水更比一水寒呀。
没什么可说了
3 回复 法道济 2015-6-6 22:18
秋梦阑珊: 风萧萧兮易水寒。法兄也唱大风歌了!
悲壮,催点鳄鱼泪,好写诗
1 回复 风天 2015-6-7 00:42
法道济: 没什么可说了
  
1 回复 小城春秋 2015-6-7 05:04
风天: 荆轲洗剑是一选,
西施浣纱也是一选。
随心随韵,
出好诗呢。
荆轲洗剑这里有了,风天就写西施浣纱那一节吧
1 回复 jc0473 2015-6-7 11:11
见诗如见人 沙场度千秋
0 回复 风天 2015-6-7 11:38
小城春秋: 荆轲洗剑这里有了,风天就写西施浣纱那一节吧
西施浣纱,
在早安的时代,
早就写过啦。
1 回复 smith_h2 2015-6-7 11:57
sugela: 潘弟好。世侄(多大年纪)能联想到这些历史典故,很不简单了。。。为他高兴。亦为你高兴。谢谢大哥!
他刚走出校门,他选修过 Dr. Arthur Kleinman 的一门课所写的。(也是 Helen Vendler 的学生)。好老师,给学生受益一生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