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大幅调整封疆 团派势力已成昨日黄花

作者:法道济  于 2016-8-30 14: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

                                                                                                                                                                                                                                       

 

(版权所有,转发翻印必究)

    最近,中共大幅调整各省地方党政一把手。继七月份江苏、江西、山西、青海等省的人事变动,强卫、罗志军、王儒林等进入退休状态后,继续加快步伐,在最近几天内更换了湖南、安徽、云南、新疆、西藏及内蒙等党政领导班子,其中涉及到新疆自治区书记、政治局委员张春贤,被陈全国顶下书记职位,进京任中央党建小组副组长。

    到此为止,十八大习近平上台以来,各省市自治区的党政领导干部队伍已经更换了大部分,昔日团派地方势力,已被清除殆尽,换上了习大的之江新军,同事故旧,或者从中央国务院简拔的大员。纵观各省市自治区,十八大以来,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只有北京郭金龙、上海韩正、重庆孙政才、广东胡春华,以及山东姜异康、四川王东明、福建尤权、湖北李鸿忠、甘肃王三运、海南罗保铭、宁夏彭清华等11个省市自治区的第一把手没有换,其他20个省的党务一把手已经全部为新面孔。同时,有24省市及自治区政府更换了行政一把手,只有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河北、广东、西藏等7个省市区的行政领导没动,而十八大来书记及省长均保持未变的仅有北京、上海、重庆以及广东省等四个省市。全国地方省级领导,调整幅度之大,前所未有,令人叹为观止。

  (版权所有,转发翻印必究)

    但是,在三年多时间中,与中共地方大幅调整、频繁换血的大动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共国务院各部门各单位却没有任何大的动作,除了少数副部长级以下调动之外,正部长级的任免调动,只有三次,即环保部陈吉宁、住建部陈正高、文化部雒树刚三个正部长级调动;而中央及国务院直属、办事机构,只有统战部孙春兰、中联部宋涛、国务院研究室黄守宏、国务院新闻办蒋建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蔡赴朝等少数变动,与地方各省的天翻地覆的调整变化不成比例。特别是中央副国级以上的更高一级,18大以来,涉及正部长以上的副国级干部调动,只有两次,即孙春兰从天津调到统战部,以及最近的张春贤从新疆调到中央党建领导小组当副组长。这两次都属于平调,不涉及提拔任命。习大自接掌最高领导人职位,成为第五代领导人以来,除了上述两次平级调动以外,没有提拔过任何一个副国级的干部;所有提拔都是仅限于正省部以下。这是非常耐人寻味的事。难道现有干部不够格,不能提拔?或者说副国级干部提拔基于某种考虑,已经冻结了吗?似乎都不太可能。


 (版权所有,转发翻印必究)

             长达三年多时间,习近平在反腐方面做出了巨大成就,营造出摧枯拉朽的反腐局面。习近平作为新一届的最高领导人,政策、方针总应有个先期调整、适应阶段,一切都在熟悉探索中;人事安排也是一样,各种人物不可能铁板一块,毫无变化,必然是党同伐异,此消彼长;原有的人员配备,也是经过磨合,每个人的政治立场,能力好坏,习惯性格等逐渐表现出来。对此,习近平如果大权在握,按照正常的逻辑,习近平必会根据新情况,奖优罚略,提拔亲信,鼓励忠诚;对工作中持不同意见者,执行政策不利者,以及一切不顺手的人员,或者略施薄惩,或者大幅调整,或者和风细雨,或者使用激烈手段,调整执政团队,保证队伍忠诚,使自己的意志得到最好的贯彻执行。这一切都应该最终落实到人事洗牌上。作为最高领导人,不论怎么调整都不为过,因为这是他的特权,是其维护统治的不可缺少的必要手段,同时也是正常的做事逻辑。 特别是对习近平这样的表现强势,大有可为之主,则更有可能大刀阔斧,全面调整,就和他目前在各省地方所作的那样。

               可能有人说习近平打算在十九大上再做大的调整,但似乎也说不通。因为这就等于是把一切事关自己权力根本,又亟待解决的根本大事推到遥远的将来,推到十九大上一起解决;对忠诚的人迟迟不做奖赏,对反对者不予惩罚,奖罚不明,亲痛仇快,坐视自己的权力受到侵蚀,随其自然,任其发展,这等于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最终可能贻误战机,断送领导人自己的权力和政治使命。虽然说高层的布局要相对稳定,大规模人事洗牌不一定恰当,根据需要而定,采取中等,甚至是很小范围的调整措施,都是可以的。但是,三年多时间,高层人事布局没有丝毫变化,不做任何调整,一个也不动,似乎并非正常现象,有点说不过去,不大符合历来中共领袖的执政常规,与习近平一贯的政治强势也不尽吻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其中必然有奥妙在里边。如何理解这一奇怪现象?

(版权所有,转发翻印必究)

    对此,最主要的思路,应从中央地方领导干部分别管理的现实来加以理解。我们知道,自2002年胡温上台,中共中央一级就一直处于江泽民集团的严控之下。江泽民党羽占据中央常委、中央军委以及国务院绝大多数职位,掌握了党政军财政法等根本大权,胡温十年蹉跎,一事无成。

    江泽民的垂帘听政,特点是抓大放小,紧抓中央权力,而地方上的事,除了几个直辖市外,几乎全权委托胡锦涛的团派。在各省,团派大员囊括几乎所有省自治区党政领导职务,从早期的宋德福、李克强,到后来的胡春华、汪洋、李源潮、刘奇葆、杨晶、杜青林、袁纯清、张宝顺、周强、罗志军、强卫、秦光荣、苏荣、吉炳轩、骆琳、姜大明、杨传堂、张庆黎、钱运录、吉林、韩长赋、孟学农等等,担任党政一把手,同时提拔了更多的副省级大员,如仇和、金道铭等。可以说,当时的省级地方领导,绝大部分都是团派人士,或与之渊源极深的人来担任。

 (版权所有,转发翻印必究)

      而江泽民则通过亲信党徒,全面掌控中央党务,军事,外交,政法,财经大权,不容团派染指。我们知道,中共执政实行的是极端的中央集权制,所有党政军政法财经大权,全都掌握在中央手中,特别是经过朱镕基分税制改革,中央卡住了各地方的经济咽喉,进一步强化了中央权力。在此背景下,江泽民对中央各口的控制极严,团派势力无法进入任何实权部门任职,关键部委如银行、财政以及公安等,就连副部长甚至司长,都鲜见团派身份的人出任。胡锦涛在中央身边只有令计划几个幕僚秀才在身边。到了十七大以后,团派的令计划和李源潮两个人,才得以中央任职。令计划虽任中办主任,处于最佳位置,但受到中办副主任兼中央警卫局第一书记由喜贵(局长是曹青,但没有实权,由喜贵是警卫局的真正掌控者)的严格监视与钳制,身不由己,最终被罗织罪名,锒铛入狱;李源潮虽任中组部部长,但主要面对地方各省,针对中央部委的权力被江泽民剥夺,是历史上最窝囊的中组部部长。可以说,从始至终,团派势力都处于上下脱节,首尾不能呼应的局面;大头在下边各省,上层决策中枢的力量极其单薄。

(版权所有,转发翻印必究)

     这种中央地方的分治,是江泽民的首创,是江式垂帘听政的一个重要特色,是极其滑头的做法。江自己在充分掌握根本权力的前提下,给团派一定的生存空间,使团派势力不致因分不到实利而过于失望,产生过大的抵触情绪。

    在随后的习李上台,十八大形成的党政军领导体制,江泽民继续玩弄着同样的戏码。现任所有高层关键职位,除了王岐山和栗战书以外,都由江泽民的亲信担任;无论在军委还是在政治局常委,以及政治局成员中,江泽民的亲信都占有绝对多数,占有压倒优势。习大上台后所发动的反腐运动,始终围绕着已经失势的周永康石油帮势力,团派余孽以及军中徐才厚郭伯雄残余势力,这三大主干线索,而且多数落马人员已经退休,而在位的台面人物,则一个也没有涉及到。某些媒体那种习大反腐,已经冲垮江泽民势力的说法,没有任何现实根据。

(版权所有,转发翻印必究)

    习近平刚上台时,面对的正是江系盘踞中央,团派势力占据地方的格局,孤军奋战,几无立身之地。但习大在王岐山的协助下,以反腐开道,首先清除了以周永康为首的石油帮政法势力,以及军队中的徐郭残余,初战告捷,站稳了脚跟。这两股势力的溃败,虽然给习大带来巨大声望,但并未撼动江泽民掌控军权及政法权的基本态势。倒是随后进行的逮捕令计划,大力度清除团派地方势力的反腐运动,取得了巨大战果。

    自习近平完成了对薄、徐、郭、周、令等人的反腐大计后,将反腐锋芒指向各省地方。在反腐造势的同时,将清剿团派的反腐运动引向深入。在团派老巢山西,以及江苏、云南等地,挖地三尺,铁面肃贪,相继揪出秦光荣、金道铭、申维辰、杨卫泽、季建业、仇和、王珉等几十名前团派省级副省级老虎,使团派地方豪强土崩瓦解。据广东人士透露,在佛山市,去年曾有一次就查处、批捕100多副科级以上贪官。这种高烈度大面积的反腐肃贪,使地方贪官污吏闻风丧胆,各省督抚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生怕随时被抓住把柄,做阶下囚。习近平用铁血手段,一举建立起地方上的绝对权威。随着强卫、王儒林、罗志军等最后一批团派中坚下台退休,习近平已经最终完成了对地方各省团派势力的清洗,把各省封疆大吏掌握在自己手里。

     说到此到此,大家应该已经明白我的结论,这就是江泽民又玩起了对付胡温的同样伎俩,与习近平分治,自己掌控中央权力,而将地方所有事物,委托给习近平,将各省书记省长们的命运,交到了习大手中,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版权所有,转发翻印必究)

     可以看出,这种中央地方分治并非各行其政的意思,而是紧紧围绕干部人事权这一核心权力,而作出的分工。具体说,主管地方,其权限应该仅限于正省级干部的任免调动,因为地方各省,最高的级别就是正省部级。而超过这一界限,副国级以上的权力,则仍由江泽民把持;在地方上,凡是具有政治局委员身份的省市委书记,应归江泽民管理,其他中央领导,虽然可以部署工作,但未经江泽民同意,其他人无权对他们任免调动。这个潜规则是垂帘听政的基本标志,是垂帘听政的不可逾越的界限;由于这个分治的原则,江泽民紧紧抓住中央各大领导机构的人事权,排除了其他人干预中央一级人事安排的任何可能。这应该就是为什么习近平上台后,三年时间,除了调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出任统战部长,补令计划被抓后留下的职务之外,习大没有任免调动任何副国级以上的职务的主要根本原因。即使习大自己最嫡系的之江新军,也全部都是省部级调动,至今没有一个被提拔为副国级。这一切都说明江泽民的最高领导地位,而习大的真实权力,仅限于省部级,并没有在本质上超过胡锦涛,仍然处于听命于江泽民的尴尬地位。

      综上所述,应该能够很好解释了目前中央、地方干部调整的巨大反差,可以从中窥探到中共高层权力的基本格局,即江泽民仍然掌控着党政军根本大权,仍然把持着中央最高领导层的人事大权,这一根本特征将在未来十九大新领导班子中得到充分体现。

(版权所有,转发翻印必究)

     而有的人要问,既然习大没有副国级以上干部调动权,为什么这一次却把政治局委员身份的新疆书记张春贤拿下,放到党建小组副组长的闲冷职位?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目前我们不掌握太多信息。从最近的政局变动来分析推测,很可能与年初张春贤配合李克强,在政治局会议上围攻习近平有关。在今年两会期间,有记者问张春贤是否拥护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张春贤竟然回答:“再说吧!”。而其后出炉的《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也是刊登在新疆党媒《无界新闻》上。可见当时的斗争已白热化,张春贤与习近平两人早有嫌隙,矛盾不可调和,大概是最终闹僵了。为此,习近平虽然没有任免调动政治局委员以上干部的权力,但毕竟是总书记身份,按照习近平的行事习惯和火爆性格,很有可能为此与江摊牌,有他没我,有我没他,您看着办吧!如果这样,以张春贤的地位,必然要被牺牲;在江泽民眼中,习近平的份量当然要超过张春贤,这是可以想象出来的结果。这就意味着,很可能江泽民在张春贤问题上让了一步,以平息习近平的怒火。

     我们可以想象,习近平的这种逼宫做法,不惜以决裂来达到目的的要挟手段可一可二不可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承担了不小的政治副作用。但是不用此激烈手段,是不会将江泽民的这一马前卒拱下台的。

     从上述分析,张春贤遭此狙击,已受内伤,仕途必将蒙上阴影,给入常之路设下了重重障碍。但是,从今后的可能的趋势看,张春贤仍然在党建小组副组长位子上,虽然是闲冷衙门,但并没有被撤职,依旧保持政治局委员身份,仍然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十九大还有一年多时间,存在着很大的变数,分析判断张春贤的未来前途,仍然有赖于政坛的后续发展;江泽民是否最终抛弃张春贤,目前下任何结论,都嫌早了一点

(版权所有,转发翻印必究)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7: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