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人太剽悍了 徐子八哪里有活路?

作者:法道济  于 2022-2-17 08: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5评论

                                                                                                                                                                                                                           
    几十年前,一段时间经常出差,到安徽河南一带公干。这片区域就是书里所说的中原。淮河以北,沿陇海铁路东起连云港,西到洛阳,这一大片地区,涵盖河南、安徽、山东南部、江苏北部;几个重要城市包括徐州,宿州,淮北,阜阳,商丘、开封,郑州等。
    本人生长在首都,以前没到过这个地区,只觉得这些都属于南方,应该是江南风光,儒雅温柔;只知道东北人输打赢要,妈拉个巴子是护照,没想到去了中原地区,淮北、徐州人比东北人,其剽悍程度更胜一筹。说话一个不对付,脏话就脱口而出,该出手时就出手,当街就打起来。双方抡起王八拳,你来我往不亦乐乎。记得在淮北呆了几天,天天看见市井当中,一言不合,当街对打的场面。到宿县(汪洋常委的家乡)、徐州等地大致都是这个样子,在我的印象中,安徽淮北人、江苏徐州人许多暴脾气,不愿好好说话,象吃了枪药。说行不说行,说管,你要问他“这样行不行?”他会眼珠子一瞪,大声回答你: “管!” ,意思就是OK。中原城市里似乎更多不怀好意的人,剽悍中弥漫着恶意,给人压力很大,我们同去的人都有同感。河南那边的人稍微和缓一些,但也分地区,商丘这边厉害一些,往西去郑州、洛阳的人稍好一点。
    记得当时领导坐镇河南商丘,派我们几个人分别前往周边城市,北到菏泽的曹县、单县,甚至更远;南到安徽亳州、阜阳,西去兰考、开封,东至徐州、宿迁,调查一番然后在商丘聚齐,研究汇总后再出去,反反复复搞了好几个月。这些个路线都跑遍了。相对觉得跑山东容易一些。
    从商丘开车到菏泽地区,一过省界,迎面而来的大牌子上写道: “进入山东,一路顺风”,山东的公路建设四通八达,明显要比其他省份强。从山东回到河南,大牌子提示你: “进入河南,注意安全!” ,从标语中就可以看到中国的地区差异。一次往山东方向到了嘉祥、邹县等地,登时感到来到礼仪之邦,待人接物礼貌,街道整洁,治安方面让人放心很多,吃的东西也更顺口,不似中原一带不但辣,而且麻,菜里放了太多的辣椒和花椒。当时山东省委书记姜春云,两个文明一手抓,公安政法效率高,治理的山东井井有条。
    记得有几次车调配不开,只能搭乘大巴去河南开封,途中沿路小混混公然在车上偷窃,光天化日之下窃取那些瞌睡的旅客财务,形同抢劫,无人敢管。或者车上几个人当托,假装中了健力宝大奖,诈骗旅客,甚至引起群殴。中国人讲究地盘,在我的地盘,就是杀人越货,只要对象是外来人,没人管,公安也睁一眼闭一眼。这给我强烈的刺激,在中国内地旅游,什么事都可能遇到。从此后我再也不在国内旅游,也不许家人朋友去所谓的风景区,白给也不去;后来出国,想旅游到其他国家,就是别去国内的地方。
    记得陪领导去了安徽涡阳县,河南永城县的农村访贫问苦。和当地说要看看最贫穷的家庭。去了以后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穷,几间土坯房,里边除了两张破木凳,一口水缸之外,什么都没有,真正是家徒四壁。房顶上数的过来的几根秫秸秆,糊了一层泥,年久失修,透进点点阳光。老太太躺在里屋炕上,忘了得了什么病,反正是奄奄一息,中年夫妇把凳子让给我们,自己站在那里,满面灰尘,脸带病容。儿子们去南方打工,家里有个女孩子,十三四岁的样子,躲在院子里的草垛旁,不敢过来,也是形同鬼魅,呆若木鸡。领导问生活,他们看来还算满足,因为粮食够吃了,不至于挨饿。问他们的房子,重建的话大概要多少,回答说1000块人民币,三间房盖起来只用1000块?你能想象吗?那得是多简陋的房子?即使这点钱,男主人还一再表示,目前无力负担,指望着儿子们打工,挣几年钱后再重建。
    这是30年前的事了。记得当时领导没人的时候和我发牢骚说,这样子的农村,几千年就没变过,教育不普及,愚昧无知,再过100年也改变不了。我深以为然,到今天我还是对国内的消除贫困成就存疑,要是有机会,不用去定西、川康最偏远地区,就去中原的农村去看,类似赤贫的情况能消灭吗?恐怕改变不了多少。
    感触最深的是这里的妇女比男人更苦。我们去的那几家,妇女们30多岁,已经累弯了腰。看着像老年妇女。她们很早起来,做饭操持家务,还要下地干活,回家后做晚饭,到了晚上还要缝补衣服,带孩子,做其他杂务,没完没了。而男人虽然也苦,但有抽烟喝酒的时间,吹牛聊天的社交机会,不用做琐碎沉重的家务,把这些都扔给了妇女。后来听县里人说,农村妇女自杀率很高,生活太苦啦,没有希望呀!
    最震撼的就是在亳州农村,住的乡政府的房子,在一个大高坡上。一天早上,起来看到远处田野几股人流从村中涌出,然后汇集到远方,离的远,看不清楚,但起码有几千人,场面极为壮观。我就问当地的工作人员,这是干什么?他们回答,这是信教的人去教堂,今天是礼拜天。我借了一辆破自行车赶去看热闹,大部分是妇女儿童,也有部分老年人,青壮年男人不多。他们围在一间秫秸秆搭成的棚子周围,这就是所谓的教堂了,以极其庄重肃穆的表情,听着一个中年男人的布道。我也搞不清是天主教还是耶稣,反正讲的都是上帝的事情,时不时传来妇女们的啜泣。所有的人包括那个牧师都拿着一个小学生作业本,上边写满了圣经的话。
    后来才搞清楚,原来信教的人不许有圣经,想有也买不到,无处去买,无人敢卖,连送都不行;谁卖圣经,或者免费发放,就是反革命罪行,蹲大牢至少十年。所有信众们都是传抄圣经内容。许多妇女连字都不识,只能让他们上学的子女去抄,然后给自己念。妇女老人们从天主那里得到些许的安慰。这个场面曾使我热泪盈眶,到现在一想起来就觉得心酸。想想中原地方几个亿人口,妇女占一半,得有多少人信教呀!以前罗马教廷估计几百万,何止呀!仅仅中原地带,至少几千万呀!他们是被上帝遗弃的子民,这些可怜的人!
    记得和徐州的同行聊天,我说到我的所见所闻。他说乾隆爷下江南,走到徐州地界,微服私访之后,对跟随的人说,此地穷山恶水,泼妇刁民。据说这是乾隆爷对古彭城地区的观感。当然不可考,当年的皇上就是今天的领袖,怎么可以用这种恶毒语言来形容自己的领地和子民?徐州几千年古城,历史上曾经隶属安徽,今虽在江苏,但是风物人情更贴近于淮北中原地区,民风剽悍,与江南还是不一样。哪里都有好人,也都有坏人。但坏人剽悍,做坏事就更加残忍,今天的徐子八,发生在徐州,说到底还是个贫穷的问题。唉!总想问问苍天,一百年,够不够?实现当年乾隆爷的愿望? “青山绿水古徐州,黄河之水东南流”,或者如杜甫的期盼,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4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5 回复 qxw66 2022-2-17 11:37
你是党员,来人哪!
4 回复 法道济 2022-2-18 04:17
qxw66: 你是党员,来人哪!
你丫德育叫兽1
3 回复 qxw66 2022-2-18 07:22
法道济: 你丫德育叫兽1
做偶介绍人!
3 回复 法道济 2022-2-18 10:01
qxw66: 做偶介绍人!
介绍你入党?
4 回复 qxw66 2022-2-18 13:36
法道济: 介绍你入党?
介绍女朋友。。。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0: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