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佳2013年台北之行)15年后

作者:陈佳  于 2014-4-25 23: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2评论

关键词:台北

 (2013-05-16 01:13:50) 

2013年5月7日 (上)
小时候,每一次出访演出,从出发的前一个学期开始期盼,从出发的前一个星期开始兴奋,出发的前一夜基本就睡不着了,至少15年前去台湾的那次是这样的。

,我平平静静的收拾演出服、打扫房间、检查门窗、预约出租、带好给邓丽君小姐的礼物,就出发了。

一个很久以前就确定的演出曲目临时更改了,并且那原本是一个可以带给大家极大惊喜的创意,却不得不屈从于这个圈子的某些见不得人的游戏规则,或者说某些摆不上台面的强大势力。我是一个很能保密的人,不到实现的时候我不会走漏半点风声,这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喜欢给人惊喜的人。不过这次也幸亏我的保密,不至于造成最后事实有悖于宣传的某种尴尬。大概因为这一系列的潜在惊喜和最终破灭,我踏上旅途的心情,很平静。

直到飞机接近地面,看到郁郁葱葱的完全不同于北京的景色,我都还没有什么感觉。记得15年前,我还在心里默念:邓小姐,我终于到你的地方来了。这一次,在飞机落地的一瞬间我看到了繁体的台湾两个字,心里一震,想起上回说我一定要争取每年5月8号都来,这一争取,已经是2013年了。

走出机场已是傍晚。现在的北京7点也不会天黑,台北5点半已经快要黑了。空气的湿度从北京的6%变成了95%,我顿时感觉有些不适应。怎想接下来的7天,我陷入了和鼻子过敏的无休止的抗争中,生平最严重的一次鼻子过敏。

旅馆的房间很小,开空调就吹得好像要感冒,不开空调又觉得空气都停滞了。第二天安排了上山的祭拜仪式,我于是拿出了我带来的礼物。

想到“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所以如果带花去筠园,几天枯萎了还是要被收走。因此这次特地买了汝窑的茶宠——一只小狗。茶宠一般不是蟾蜍就是寿星或者兔子,这次没想到见到了小狗,小狗莫非是动物里最能守护人的了,就想把它留在墓园,好好看着吧。



在台北的第一夜,就几乎没睡。2小时醒一次,把空调打开,1小时又醒过来,再把空调关上。感觉头有点儿微微的疼,鼻子有点堵,担心演出前会感冒,就更加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就要去金宝山的筠园祭拜,我告诉自己,说不定祭拜后,就一切都好了。

2013年5月8日

也许您也有这样的经历,小时候觉得很远很远的地方,长大了再去就不觉得远了。这个定律几乎适用于我生命中所有去过的地方,唯独筠园。上次来台北,连着去了筠园两天,都觉得出奇的远,尤其第二天下山的时候,下起了雨,所以车开到台北市里时,我已经头晕恶心到走路拌蒜,山路很容易晕车,因此也觉得很远。没想到15年后再去,我还是觉得很远很远。走上山路,还是觉得马上就要晕车。不过这天是一周行程中唯一出太阳的一天,算是老天爷有意让纪念仪式顺利举行吧。

来到筠园,已经和15年前不一样了。那时的雕像是黑色的,现在成了金色。那时的钢琴也换了样子。树比过去茂盛多了。鲜花铺满大理石台。


最关键的是,上次自己来,这里那么宁静,游客三三两两的来了又走,合着喇叭里的音乐,我也可以静心的好好站一个下午。而这一天,记者的机器随处可见,各地的歌迷,都洋溢着笑脸。对于我来讲,与其说纪念,倒不如说聚会吧。大家开心的在钢琴上跳来跳去,互相招呼着合影留念。我一时间有点慌乱,寻找着上一次的心情,却频频被呼喊声打断。

基金会组织上香仪式,过后就是被各地记者采访,阳光刺眼,我觉得头晕晕的,鼻子堵堵的,浑身无力。我在人群稍微散开一点的时候,走到墓前,把小狗放在上面,蹲在那儿,左看右看,还是拿走了。想了很据,最后我把小狗交给了邓三哥。

下山的车上,我不是太想说话。头异常的晕,不知道是中暑了还是感冒了,呼吸越来越不顺畅。我一边担心着之后的演唱,一边想着,我还要自己再来一趟……
2013年 5月9日 

奇怪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每天吃感冒药,却没有任何好转。头整天蒙蒙的,不想吃不想喝也不想出门。天阴沉沉,更觉得头晕。来之前买了一瓶喷鼻子的药,是缓解鼻塞或者过敏性鼻炎的,本来以为带了也不会用,哪想到从第二天就开始越用越频繁。我严格按照用法和用量,害怕有依赖性,也害怕会有抗药性。


其实回到北京才知道,那就是一种花粉过敏,可能这个季节台北正在盛开一种我会过敏的花。但是这种过敏很严重,不仅仅鼻塞,会有严重的头疼头晕。我也因此几乎一星期没有睡好觉,并且越担心演出就越睡不好,越睡不好就越担心。这样的恶性循环,使我每天什么心情都没有。
9号这天安排了乐队彩排。我已经基本摸清了喷药的技巧,刚喷完不会马上通,鼻子刚通的时候又容易打喷嚏,完全通了之后坚持2个小时又慢慢堵上。所以我在去彩排的路上,一直攥着我的药水,到了彩排地,才郑重其事的喷了两下。不过这种鼻子通和健康的时候还是有区别,就是头依然很晕,唱歌依然有微微鼻音,并且越唱头越晕,因为在里面共鸣了。
我之前就听说,台北小巨蛋演出的音乐总监是屠颖老师,这是一个小时候唱卡拉ok的时候会出现在字幕当中的人,我心中满是崇拜和敬畏。而且看到如此正式而严肃的排练厅,自然又兴奋又紧张。
根据之前在大陆参加大型活动的经验,会有很多你都不知道是负责什么的人来做各种指挥或指点。大家大多数不会对我这种无名小辈做自我介绍,从初次见面到演出结束,始终会用面部表情重复一句话:“我是谁你都不知道?!”因此经常演出结束了我也不知道谁是谁,只知道谁的话我原则上都得服从。
而这次的导演竟然无比和蔼的过来和我打招呼,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说她叫Poly,香港过来的。大家都亲切的叫她Poly妈。后来演出结束我才知道,Poly是专门给刘德华做演唱会导演的。彩排时,屠颖老师严肃而认真,让人感觉很舒服。乐队老师和和音老师都非常敬业。这次又证实了一点,就是真正的Master都待人谦和友善,从不专门的炫耀自己,也从不贬低别人。
之后Poly妈还要让我录《独上西楼》和《再见我的爱人》两段独白,这是梁静茹和萧敬腾演唱的歌曲,独白由我来说。Poly妈问我要不要词,我说不用,又问我要不要多跟着伴奏走几遍,我说没关系,小时候就研究过每个字对着伴奏的哪个音,只要是原版伴奏的节奏,可以说的跟邓小姐基本上一拍不差,Poly妈又惊讶又高兴,录音时也使劲冲我竖大拇指。后来负责录音的老师对我说:“我们刚才有对起来听喔,真的太像了,一模一样喔!” 
这也是我有点儿小小开心的时刻吧,没想到小时候各种奇怪的练习还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2013年 5月10日

到了这一天,我的头晕已经成了常态,说话震得自己脑袋疼,鼻子如果不喷药,就没办法呼吸,夜不能寐。眼睛也开始浮肿,一派过敏的景色。
台湾很美,我却无力欣赏,就连女生最爱的购物,我都提不起兴致。基金会的同事问我有没有去哪里逛,我说正事没有完成之前我根本没有心情。




高兴
2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解滨 2014-4-26 00:24
您这篇文章中的那些图片是另外一个网站上链接过来的,被原网站禁止外部链接,看不见。 下次最好先把图片下载,然后从本地上传、贴上,这样就可以看见了。  这样做可能比较麻烦,估计您有可能是翻墙过来的,老是掉线,确实头疼。 谢谢考虑!
3 回复 mountainview 2014-4-26 10:31
不容易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22: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