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佳台北之行)十五年后 (下)

作者:陈佳  于 2014-4-25 23:4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流水日记|已有14评论

关键词:台北

十五年 下


2013年5月11日

今天晚上8点半,我要在小巨蛋走台。但是我早就想好,这天上午要再去一次筠园,就我自己,不告诉任何人。
一拉开窗帘,吓了一大跳,雨大而密,让湿度也变得更大,我说怎么鼻子更难受了。这么大的雨,山上可能更大,我也不知道出租车会不会拉我去,因为筠园实在离台北太远了。雨大时山路会不会不让走了?如果我自己去折腾这一趟会不会头晕更严重了?如果彩排表现不好怎么办……

不管了,这次回北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该说的还一句都没说。所以我还是得去。

下楼跟酒店借了一把伞,出去看看,发现平时停满出租车的酒店门口,今天居然就一辆车。我拉开车门,问人家邓丽君公园去不去,怎么计价。司机大叔国语不是太好,说那好远,可能就要用包车的,2000台币,我说好,请他先带我去买花。

来台湾,接触的人,都很客气又有礼貌,人情味很浓。这和我常年生活的地方不太一样。这位司机师傅同样如此,虽然不多话,但是让人觉得踏实。
我坐在后座,大雨使车窗变得透明度很差,我原本就头晕,所以一坐上去就已经是半晕车状态。路上堵车堵得不得了,我本来以为司机会抱怨,会觉得这样堵车,他一开始要的价钱都亏了等等,但是,什么都没有。因为雨大,没法沿路找花店,他就带我去他知道的一处,结果没想到那是一个菜市场里面,车开进去非常费劲,几乎和行人一起摩肩接踵。我本来以为他又会抱怨,因为谁也不愿意开到这种很容易出现剐蹭行人的地方,但是司机师傅还是没有。


那个花店其实不能称为店,只是有若干束花插在塑料桶里那种,卖花的大妈人很好,很朴实。其实买花前我想过这次要买的漂亮些,因为15年前花了最后所有零用钱还买了两大把,这次说什么也没有15年前穷吧,所以要买的更美丽一些。但是这个花摊,真是没给我多少花钱的机会。我挑了里面最漂亮的一种,请大妈帮我包装。大妈拿出最好看的包装纸,给我来了一个红配绿,说这样很好看,我也无暇参与审美设计了,因为司机师傅挡在了人家水果摊前面,人家在催促了。临走,我买了一张小卡片,想用上山路上1个多小时的时间,想想要写什么。举着一把红配绿包装纸包着的又粉又紫的花,我冲到车里,已经淋湿了。
记得司机师傅姓廖,我就叫廖先生吧。廖先生不好意思的跟我说要先去加油,在加油站让我上好厕所,因为很堵车,不知道多久才能到。我看看表已经11点了,就说希望买点吃的东西带上去。廖先生带我去了7-Eleven便利店,我买了包子和饭团,自己一份,廖先生一份。他很感谢我,说其实自己车里有便当。


下雨气压变得更低,我觉得用嘴呼吸都好像吸不进去多少氧气,坐在车里,我让自己集中精力想卡片上要写什么,以便不要把精力集中在头晕上。


向着天空更加漆黑的山里行进了很久,廖先生用非常台湾的普通话说,他绕了路,想带我顺便去看看海边的风景,那边叫野柳,很多旅行团会专门去,景色很美。其实我那时只想赶紧到山上,因为实在头重脚轻,已经开始正式晕车了。海边一个人都没有,天又暗又黄,雨中的海浪显得特别大,车窗上全是雨滴,什么都看不清。廖先生说游客都是会专程而来这里拍照,是著名风景区。我心里感激极了,却没有一点欣赏的力气。途径一些自然风化的石头群,看得出如果天气好,这里会非常美。野柳,我记得了。

因为绕路看风景,所以这次上山的路线和前几次都不一样,开到山上以后,我觉得由于身体不适,我的腿都难受的有点微微发抖。廖先生冒着雨出去问人筠园怎么走,我想这样的天气,筠园一定没有人了,很好,我可以自己安静的待会儿。

但是我错了,走到入口处,我就已经看到有人在参观。即使这样的天气,居然还有人会像我一样上山来。

廖先生的车必须停在比较远的下面的停车场,他给我写了一个电话,说让我“慢慢追思慢慢纪念”,要下去的时候就打电话。我请廖先生先帮我拍几张照片,但撑开伞在雨里站了一会儿才发现,酒店的雨伞是漏的,雨顺着伞把手往下流。我抱着花,又提着书包,又举着一把大伞,狼狈不堪。廖先生一直尽力帮我拍照,有几处我都不想照了他还说要拍。

我走到墓碑前,一个白头发爷爷点好了香上前来,跟我说:“来,给邓小姐上个香,本名邓丽筠喔。” 
我好好的鞠躬上香,心里想这个人是谁呢?是基金会请的工作人员吧,怎么这样大雨还在这里一来人就点香,真的好敬业。


廖先生帮我拍照后,就说先去车里吃饭。我觉得书包太沉又累赘,就晕头转向的问可不可以帮我放到车里去,廖先生说好的,他在下面等我。等我反应过来时才发现,我的手机,钱包,一信封的现金,入台证,台湾通行证,廖先生给的电话等等一切,全部都在书包里,而我站的地方根本看不到停车场。我的手里只有一个相机,有一束花还马上就要献出去,有一把伞还是漏的。我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赶紧去拿书包,后来我决定还是相信善良吧。


我想了一路该写什么,但到最后一刻,在花束的卡片上只写下了几个字——“15年后。佳佳 
2013年5月11日。” 我把花放在黑色石台上,白头发爷爷说:“我帮你放里面点,放好。”我原本想能够独自一人待一会儿,跟着喇叭里放的歌唱两句,但那个白头发爷爷却一直守在旁边。

白头发爷爷给我讲,说:“邓小姐是葬在水晶棺里的,身体还好好的,现在刚刚18年,还早呢,都不会坏掉的,都还好好的,今年60岁了。那个上面是圣母喔,不是邓小姐,那是她妈妈设计的,让圣母永远保佑她。” 
爷爷听说我是北京来的,问我知不知道大陆的唱邓丽君歌的几个人,他说了名字,我不认识。他说:“他们都认识我,前几天还给我发了短信。”说着就拿出手机。

爷爷姓许,住在基隆,不是墓园的工作人员。他说他每天坐公交车上山来,还教我怎样从台北坐公交车上来,说坐计程车太贵了,现在半小时就有一班上山的车。在这大雨里,许先生自己撑着一把伞,另一把伞支开放在石头上,下面放着香。他自己买香带上来,一有游客过来,他就给每人点燃3支香,请他们祭拜邓小姐。我又是感动又是欣慰,觉得这世界上所有远在他乡的人,其实都可以因为许先生的守候而放心了吧。


聊了几句,我说来台北是因为过几天要在台北小巨蛋演唱,5月8日来参加了纪念仪式。许先生说:“5月8日你没看到我吗?我也在啊。”我说那天人太多了,没有注意到。他说他看到了邓大哥和邓三哥,说不敢去和他们说话。我很焦急的问许先生,邓三哥是否知道他,许先生说他也不清楚,很多媒体也都报道过他,他想三哥他们应该知道,但是没有说过话。过了一会儿,他笑着说:“没有关系,我也不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我,没有关系。”

许先生问我12号的演出是几点,我说下午3点台北小巨蛋,他就一直念叨着“三点,台北小巨蛋。三点,台北小巨蛋。” 
他说:“有时间我也去看。不过要门票吧?” 我说应该需要。如果我能做主,我也希望可以送给许先生门票。

这时,又有大陆游客前来,许先生说:“哦,又有人来了,点香。” 
他又开始了自己的工作。我在过于感动和惊讶的同时,还是反应过来,赶紧抓起相机,拍了一段。
许先生让我给他留个电话,跑到远处的岗亭拿来一张湿漉漉残破不堪的纸。我说记在您手机里就可以啊,他说他不太会用手机。我于是请许先生把纸撕成两半,另一半也请他写下了他的电话,我也没法记到手机里,因为我的手机在停车场还不知是否安好。

我举着伞,和许先生一起站在墓前,我知道我可能没办法给邓丽君小姐唱歌了,因为我的鼻子已经堵的很要命。撑伞的手一直被顺流而下的雨水浸泡,此刻已经全部发皱。裤子和袖子上也都是水。

我想回北京以后,寄一张自己的CD给许先生,虽然我不是明星大腕,但是我也想不出更有意义的办法,表达我对许先生的尊敬。我请许先生把地址也写给我,许先生面露难色,说:“哎呀,我是租的别人的房子,我也不知道地址该怎么写,租的房子。”他想了好久,还是没能写下地址。我说没关系,您的电话我会好好保存。

我觉得我应该下山了,因为晚上还要彩排。我走到将近入口处,看到底下停车场廖先生撑着伞在外面站着。他一看到我,赶紧钻进车里开上来接我。我看到书包好好的放在后座,掏出手机发现已经快2点了,我觉得胃有一点饿,但是头晕脑胀,意识里却不想吃东西。坐进车里,只想赶快回到酒店休息。

我几次上来都是从左边,这次廖先生要走另一条路下去,经过了墓园的右边,我突然看到有“邓丽君纪念公园”几个字,还想着,来了这么多次也没注意到这一边有这几个字,不过没关系,走吧。正想着这些,廖先生一个急刹车又倒回来,说:“最关键的景色没有拍到。” 
他又把车停好,要特地给我拍这几个字,说刚才没有给我拍。
又坐回车里的时候,廖先生让我赶紧吃东西吧,都2点多了。我谢了他,说没关系。其实是因为我已经非常的晕车,一直很想吐。我咬了一口原本很喜欢吃的包子,居然差点儿吐出来,就一直含在嘴里。下山的路比上山还要晕,我使劲掐着自认为比较管用的几个穴位,告诉自己坚持,坚持。

开了一会儿,廖先生又拿出一个我买的饭团一边开一边吃。我知道为了拉我这个不寻常路线的客人,人家也没有正经吃到午饭。开到市区的时候,每一下刹车对我都是一种挑战,我好不容易咽下了那一口食物,就张着嘴呼吸,像一条被捞起来放在岸上的无助的鱼。

终于挨到酒店,我想要比预定的多给廖先生一些车费,但是发现真的没有零钱。我付钱的时候,廖先生一直感谢我。我跌跌撞撞的回到房间,瘫在床上一阵阵想吐。
如果我没有晕车晕到浑身发抖,如果还有足够的精神和力气,我也许会跟廖先生照相。这一刻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想起那天的雨,想起善良的廖先生,有点儿想哭的感觉。
晚上,是去台北小巨蛋彩排。今年年初的时候,还听广播里说“台北小巨蛋”举行的海峡两岸歌星的演唱会,想象那里应该是个很牛的地方,没想到自己也要去了。
无论是排练时还是后来正式演出那天,都觉得那里的工作人员都谦和礼貌,工作井然有序。虽然我的鼻子不太舒畅,但是心情很舒畅。

刚到的时候是周杰伦正在走台,之后是梁静茹的彩排。后来才知道,大腕明星去演唱,都是自带麦克风,出来的效果完全不一样。而我每次都是给什么唱什么,就当锻炼吧。我本来还想如果不贵,为了演出效果,以后我也自己带,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要几十万一个,算了,我还是继续锻炼吧先~

虽然收到了各种称赞,但其实到目前为止,我从来没对自己的任何一次表演完全的满意过,可能今后也一样,只有我自己满意的时候我才会真正的开心,那么离那一天,也许道路还又远又长吧。
终于要演出了,过敏也逐渐进入巅峰期。头晕的觉得几乎要一头栽地上似的。好在各路神仙保佑,没有出什么大问题。而且演职人员各负其责,觉得后台一点儿没有手忙脚乱的情况出现。
据说,我们原汁原味的唱邓丽君的几首歌,受到了最热烈的掌声,我本人没有看整场,所以是没有办法比较掌声的热烈程度,但是我知道内地的掌声经常是放的录音,也就是假掌声+假欢呼,而台北的掌声,都是真的。这天适逢母亲节,很多都是年轻人孝敬妈妈给买的票,听说反响还不错,有“意犹未尽”这种评价。
演完后,屠颖老师来我们化妆间,我赶紧过去合影了一下,因为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大腕吧。
2013年5月13日
最后一天,鼻子堵得水泄不通。
晚上飞回北京。一落地,鼻子就渐渐通了。 

(完)

高兴
3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3

支持
1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4 回复 猪扒戒 2014-4-26 00:49
会唱还会写。恭喜。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4-26 00:50
不但唱得好,文章也写得很好啊!
4 回复 解滨 2014-4-26 03:08
写的真感人。 就跟内地好多的掌声是放的录音那样,内地好多艺人写的东西也是请职业写手包装出来的。 这一篇却是LZ亲笔写出来的,没有任何精心包装,朴素真实的语言,实实在在的感受。 这才是真情流露。
2 回复 shen fuen 2014-4-26 05:16
酒店的雨伞是漏的........照片没显示
4 回复 亦云 2014-4-26 06:23
情真意切 邓丽君肯定会地下有知 保佑你的!
3 回复 小雨点0514 2014-4-26 07:35
好个甜美的MM!非常适合甜歌!
2 回复 mountainview 2014-4-26 10:21
好感动!
2 回复 高山流水之约 2014-4-26 12:33
没有华丽,没有修饰,很朴实,很真诚,很感动,但是写的很好。
我想,这就是邓丽君的风格,所以她能够感染世界上这么多不同的人,直至今天,并且将来。。。
感觉陈佳的体质比较弱,你还年青,请注意保重!
人们如此的惋惜,邓丽君的英年早逝。。。
2 回复 gang929 2014-4-26 15:58
看了,实实在在的记叙文,十分感人,又听到邓丽君风格歌曲,非常喜欢,会经常关注的。
4 回复 hqgao 2014-4-26 23:50
周杰伦和邓丽君穿越演唱的歌声原来是你唱的啊,赞!
4 回复 WilliamFord 2014-4-29 09:21
我也有几个台湾朋友,感觉他们对人比较友好和礼貌。有空了一定去台湾走走看看。
4 回复 MaxTsai 2014-6-7 23:38
亦云: 情真意切 邓丽君肯定会地下有知 保佑你的!
是 "天上有知" 才對啦~!
4 回复 MaxTsai 2014-6-7 23:47
WilliamFord: 我也有几个台湾朋友,感觉他们对人比较友好和礼貌。有空了一定去台湾走走看看。
大部份的台灣人都是友善親切的,歡迎大家多來台灣走走,最好到鄉村去。
大都市其實跟大陸的都市差不多,人多車多空氣悶。當然也要注意少數的壞人。
每個地方都一樣有好人壞人。
4 回复 WilliamFord 2014-6-12 10:29
MaxTsai: 大部份的台灣人都是友善親切的,歡迎大家多來台灣走走,最好到鄉村去。
大都市其實跟大陸的都市差不多,人多車多空氣悶。當然也要注意少數的壞人。
每個地方都一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7: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