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豆豆、陶斯亮等:我们红色后代支持习近平

作者:明鏡  于 2014-5-8 06: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18评论

——李冰天、邱路光、林豆豆、陶斯亮、罗东进、黄春光在《李作鹏、邱会作百年纪念赠书会》上的即兴发言

李冰天:父亲李作鹏临终前说自己的骨头都是红的

尊敬的各位老大哥、老大姐,尊敬的各位战友、朋友、同学们,尊敬的各位嘉宾:

大家好!

今年四月是我父亲和邱会作伯伯诞辰一百周年。邱伯伯是4月16日生人,我父亲是4月22日生人。我和路光大哥在这里共同请大家聚会,这是一个很真情、很友情、很亲情的聚会。我首先代表邱、李两家人衷心感谢大家的光临!

我父亲和邱伯伯都是江西老表,是穷苦人出身。他们和其他老前辈一样,在生与死的战火考验中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是无话不说的老战友、老朋友。

在 “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主鞭”,“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革命浪潮中,他们15、6岁就参加了革命队伍,在毛主席和共产党的领导下, 在很多老领导、老首长的培养教育下,在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中,在硝烟弥漫的枪林弹雨中,在他们的英勇奋斗中,不断成长、不断进步。虽然,他们的后半生非常 艰辛、非常坎坷,但他们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崇高理想,他们对党的无限忠诚,他们对共和国的真挚热爱从未改变过。

在我父亲的遗物中,有他精心保存了—辈子的三千多张珍贵历史照片。这些照片都是历史的真实记录。

2011年,我父亲的《回忆录》出版之后,我和我弟弟李炎天,用了两年多的时间,仔细整理和修补照片,终于完成了这本纪念册。我们给纪念册取名为《沧海永生》。路光大哥和妹妹京京也和我们一样,认真编辑整理了—册《邱会作画传》。

今天,我们将纪念册和画传献给我们敬爱地父亲和母亲。也送给在座的各位嘉宾。

《沧海永生》和《邱会作画传》都收录了两百余张历史照片。它真实记录了父辈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奋斗的艰苦经历,真实记录了父辈为新中国军队建设的不懈努力。他们的一生曾亲身经历了许多次刻骨铭心的时刻,而珍藏的老照片,正是那一历史时刻的瞬间定格。

在这些老照片中,同时还记录着父辈生前各个时期与几百位老领导、老战友的合影。他们曾是一个战壕户并肩作战的生死战友,也曾为新中国的军队建设一起奋斗。他们的血与汗流在一起。他们都是真正顶天立地的革命军人。


这些历史照片给我们留下的不仅是回忆,更重要的是通过老照片的内涵,薪火相传着革命前辈的理想、信念、意志和传统。

回顾戎马四十年,邱伯伯说:“我们家是三代同堂闹革命,那时我刚刚十五岁。经过了枪林弹雨,经过了艰苦岁月,经过了南征北战,在党和毛主席的教育培养下,我逐渐成长起来了”。我父亲也常说“战功应记给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无名英雄。我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普通一兵!”

我们的父亲和母亲都是革命军人。面对生生死死和起起伏伏,他们用钢铁般的意志实践着“永不叛党”的誓言。

晚年,邱伯伯对胡阿姨说:“我是江西的穷苦人,你是陕西的穷苦人,不参加革命我们怎么能走到一起,我们参加革命是对的!”

在我父亲病重的最后时刻,他把我叫到病床前。他右手指着左臂,用极微弱的话语对我说:“我十六岁参加红军,跟党革命出生入死,我的骨头都是红的!”父亲用最后的气力说完这句话就安详地闭上了眼睛。从此再也没有睁开。

这是父亲留给我最后的遗言。

现在,每当我翻看这些照片时,仿佛当年的战火硝烟还未散尽,“打靶归来”的歌声依稀缭绕耳际。我崇敬那一代革命军人。父辈们巍耸的身影,是我们心中的英雄。

苍茫大海,波涛滚滚。那里将是我父亲、母亲永远的归宿,但是老一代革命军人的气概和精神在我们心中永存、永生!

此时此刻,我们在这里追思先辈,缅怀英烈,牢记革命传统。

谢谢大家!(李冰天系李作鹏之子)


邱路光:父亲邱会作说自己后半生吃了“共产党”的苦

我们这个会是很真情、很友情、很亲情的聚会,请老大哥、老大姐和父亲老领导、老战友的子女来参加。我和冰天的父亲百周年了,我们认认真真做了《画册》,表示对父亲的怀念,尽个孝心吧。把画册赠送给大家,使大家对我们的父亲的一生有一个了解。

我 父亲生前常说:你看天上的星星这么多,中国革命是群星灿烂的,我只是颗小星星。那些革命的领袖人物,那些老首长、老领导,那些老上级、老战友,他们过五 关、斩六将,出生入死、建功立业的故事多的很,我自己没有什么好提的,在革命的队伍里成长前进。在这个队伍里我有名字,并不算有“名气”。不过我这一生是 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努力奋斗的。

父亲说他的历史很简单,参加革命穿军装,被打倒脱军装;前半生享共产党的福,爬雪山过草地那么艰苦但 也是享福,后半生吃“共产党”的苦,他一直坚信他的问 题会实事求是地解决,但这一天他没有等到。他常说,他是以革命为职业的人,失去了革命工作就失去了一切。他的后半生过得非常艰辛,非常坎坷,甚至非常屈 辱,连做人的尊严都没有,真是困难重重(他的暮年陕西省委干休所对他很好)。但我父亲很豁达,很努力,他在西安上了老年大学,并认真认真写回忆录,坚持了 近20年。不论在顺境还是逆境,他都无怨无悔、矢志不移地热爱毛主席,热爱共产党,热爱我们的革命事业。

父亲一直很怀念我们革命队伍的 领袖,怀念自己的老领导、老首长、老战友。在他困难的日子里始终有老战友在关心我们,从胡耀邦、赵紫阳两位总书记,到许许多 多老战友。借此机会我代表全家向培养、教育、关心、帮助我父亲成长进步的老领导老首长老战友表示深切的怀念和敬意。向在困难时期帮助过我们的老领导、老战 友,老朋友、新朋友表示真诚的感谢!(邱路光系邱会作之子)


林豆豆:对革命的历史遗产应当有更深刻的思考

今天 很高兴能参加这个会,向大哥大姐及弟弟妹妹问好,我刚从南方回来,在广州、珠海、深圳见了很多四野的后代,都是经过了革命战争以后的,凝结了深厚的感 情。所以今天到会的都带着这种感情来的,一进门就感到了这种氛围,就一直在激动。我想我们的社会及我们的人民都非常关注我们党的这段历史,我们党经过了很 多的苦难,取得了辉煌,但是,就像东进大哥说的:也有着深刻的历史教训,也有沉重的包袱。所以今天我们纪念李叔叔、邱叔叔,都能够看到他们后代作出了这些 画册,这都是很珍贵的历史财富,我想我们不止停留在举行活动、出书、制作铜像等。我这次去了黄陂,当地准备做湖北籍的元帅、将军铜像,这都有是好事情,但 还应有更深刻的内涵、更深刻的思考。

我想以此次勉励大家。谢谢。(林豆豆系林彪之女)


陶斯亮:我们红色的后代应当支持习近平改革反腐

没想到让我讲话,我本来昨天晚上想去买一束白色的花束,想献给邱会作叔叔,但是人家告诉我,百年的纪念活动不能送白花,所以今天来我幸亏没带花………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因为我接到春光给我发的邀请通知后,我特别的感动,也有点五味具全。

这 是为什么呢?因为这源于一段历史吧。我这个人啊,自认为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人,甚至我爸爸说我是一个温和到没有什么原则的人,就是我只会右不会左。但是, 在文革中我因为参加了二医大红纵,没想到这个红纵就是反邱会作叔叔的,因此我也就被卷入了进去,邱叔叔那时是总后勤部长。66年国庆节我上了天安门城楼, 被李纳带到主席身边,我紧张的、语无论次地就跟主席也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对邱叔叔压制我们不满。那时候群众一起来,就一哄而起,就压不住,邱叔叔吃了大 苦。我绝对没想到我那么一个小毛丫头怎么能搅得天翻地覆地,所以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一生心中都是一个心病,我想随着岁月流失,可能这件事不知不觉地就过去。

可 是呢,人对自己的一生所作所为都是要负责任的,我们都说人的头上是有神灵的。所以我想,借这次机会向邱会作叔叔表答我最真挚的谦意,请原凉我年青时候的 幼稚和无知以及狂热,因为我觉得我们那个时候对任何人都没有私仇,就是好象中了邪一样,就是不由自主地去做一些荒唐的事情。好在我父亲和邱会作叔叔的友谊 没有受到这个影响,他们依然是非常相互欣赏的老战友,这点让我欣慰。

我觉得现在今天参加这个邱会作叔叔和李作鹏叔叔的这个活动,我觉得有个想法,就是不管过去怎么样,人民已经为他们平反啦,我曾经听张思之说过一句话,他是公审时的大律师,他跟我说,那根本就不是法律审判,是政治审判。他说如果让再做他们的律师,我会做无罪辩护。

所 以现在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觉得不论是林彪叔叔,永胜叔叔,吴法宪叔叔、李作鹏叔叔、邱会作叔叔,其实人民已经都是在正面看,已经铭记了他们,认可了 他们的丰功伟绩,我觉得这已经是非常非常值得我们欣慰的。所以现在,从我们来说,我刚才听了一句话,就是李作鹏叔叔临终前说他的骨头都是红的,这个话让我 非常感动。

我觉得我们父辈用革命的一生,用鲜血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基因,我觉得我们这个基因不能让他退色,我们应该把他传承下去。

我 们现在被人叫什么高干子弟、什么官二代、什么太子党,我觉得这些都非常不准确,我更愿意承认我们是红二代,因为我们确实是红色的第二代,我觉得这个称呼 还是比较准确的。我们红二代应该支持习近平,把反腐进行到底,因为现在的反腐败进入了最关健的时刻,可以说进入了白热代的阶段。

还有就是我们也支持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的改革,因为这场的改革比起我们第一次的改革可能是更深刻,我们八十年代的第一次改革,那个时候的改革是解放生产力,恢复经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我们的这次的改革,是让我们全部的中国人都富裕起来,进入小康社会。

我觉得我们红色的后代,我希望我们发挥我们的正能量,能够支持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的党中央,把反腐进行到底,把改革进行到底。我非常谢谢路光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了了心中这个心愿。

谢谢。(陶斯亮系陶铸之女)


罗东进:我们党和军队的历史都很厚重

今 天参加李作鹏叔叔、邱会作叔叔百周年我感慨而说。这两位叔叔还有黄永胜叔叔,他们都是从井冈山,从中央苏区走出来的,是和我父亲他们一齐参加革命走到陕 北。以后呢又同时走到了八路军115师,以后有的又转战到了山东,有的又到了新四军,以后抢战东北又都回到了,基本上是115师所有的原来老同志,大部分 到了东北。当年我们的父辈在那艰苦的环境当中,跟着毛泽东同志建立了这样一支人民军队,经过长征、经过抗战,最后中央决定抢占东北,然后,他们到了东北, 在东北又开始了建立革命根据地,搞了两年多一点时间,由进入东北的十一万多部队发展成百万大军,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又一直打到了海南岛,他们为我 们国家的建立,为我们这支军队的建立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的事迹,他们的作风,值得我们永远怀念和学习。至于后来的问题我只想说这么一句,我们党的历史 厚重,我们军队的历史也很厚重,很多问题值得我们很好学习继承发扬,我们党的历史和我们军队的历史也有他沉重的一面我们应该吸取教训,今后不要再在犯,我 就说到这。谢谢。(罗东进系罗荣桓之子)


黄春光:天下是父辈打下来的 我们不能背叛他们

今天看到这么多朋友、 这么多老同学,还有父辈身边的工作人员来参加这个会,这就是说李作鹏叔叔、邱会作叔叔在我们这些来参加会议的朋友心目中,都是在纪念 他们,怀念着他们的。我的父亲和两位叔叔有比较深厚的战斗友谊,在红军时期,我父亲当特务连连长的时候,李作鹏叔叔在他手下当班长,后来在辽沈战役,堵截 廖耀湘的时候,我父亲在六纵当司令,李作鹏叔叔当副司令。他们在红军时期,解放战争时期都是并肩战斗过,出生入死的战友。

和邱会作叔叔 那感情就会更深一些,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李作鹏叔叔的时间更长,47年成立八纵以后,我父亲当军长,邱叔叔就在八纵当副政委、 后当政委,他们在东北47年的秋季攻势开始并肩战斗,那时候八纵才成立了两个月,后来到了平津战役,作为45军他们又去打天津,又在一起并肩战斗,那真是 出生入死,在炮火中凝成了友谊。

我从小在北京上学的时候,就是回到邱会作叔叔家中过周日,那时我和刘卫兵,都在 101上中学,因为家都不在北京,就到邱会作叔叔家中过周日,所以说还有养育之恩。

还 有就是在延安时期,我父亲44年初刚到延安不久,他带着教二旅到延安,他还不认识邱叔叔,我爸爸是怎么认识邱叔叔的呢?这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故事,那个时 候路光在得痢疾,可能现在很多年青的不知道,那时候我们40年代出生的都知道,延安是很艰苦的,得了痢疾是没有什么好药,路光那个时候得了痢疾都拉的脱 水,小命都快没有啦,不知道邱叔叔怎么知道了我父亲身边还有几粒痢特灵,他不认识我父亲,也就不好张嘴,就请了杨梅生伯伯就设了一个牌局,请他来打麻将, 那在打麻将的过程中就提出来,啊呀我儿子得了痢疾,现在那小命都快完完了,我爸就说:还好,我这里还有几粒痢特灵,因为我父亲就有这个痢疾,经常拉肚子经 常拉痢疾,所以他还有几粒痢特灵,他就毫无犹豫地,毫无保留地叫警卫员把药拿来了,送给邱叔叔,就这几粒痢特灵救了邱路光一条小命(拍手)。他才可以在这 里和我们一块共同举办这个纪念他父亲一百周年。

所以说,我父亲他们一代的战斗友谊是很深很深地,我和李叔叔的大女儿李大征是曾经的同桌 的你,和路光我们更是,用一句话讲就是从小一块撤尿和泥这样长大 的。所以两代人的情谊是很深厚的,我今天能够参加今天这个聚会我也是很高兴的,我在这里还要讲,就是刚才东进大哥和亮亮大姐都说了,就是说我们的父亲,他 们一生对自己跟着共产党闹革命,跟着毛主席,在毛主席领导下闹革命,忠于自己的党,忠于自己的领袖,忠于党的事业,他们一生无怨无悔,他们至死也没有一个 人说过怨言,他们一辈子跟着共产党闹革命、跟着毛主席闹革命,他们都是无怨无悔。

作为他们子女,我今天也要向大哥大姐们弟弟妹妹们表个 态:我们作为他们的子女,我们也是无怨无悔的,因为我们生在共产党的怀胞里,是党的乳汁把我们养大, 把我们培养成大学生,还有很多人,在党的培养下成为了将军、高级工程师、高级干部,所以我们应该感谢我们的党,感谢我们的领袖毛主席。

我父亲曾经说过一句话,非常感慨地说,我们这个党是多灾多难的,确确实实我们知道我们党的历史,我们的党经历了很多很多的挫折,也经历了很多很多磨难,是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我们这党才在成长壮大起来,是在毛主席领导下,我们才取得了共和国的胜利,才建立了新中国。

亮 亮姐曾经说过一次话,现在的共产党和过去的共产党不一样,我是感觉这句话,亮亮姐这句话的意思是现在党的肌体被一些贪官污吏,被一些大老虎、小老鼠给糟 蹋得不成样子了。但从历史上证明我们这个党有自洁的功能,能够清除自己身上的腐败,能够清除自己身上的错误,历史上证明了这一点。我们党是在不断从自己的 错误的斗争中一步一步成长,一步一步壮大,一步一步取得胜利的,刚才亮亮大姐说了,应该要支持习近平同志,我在这里也要说一句,我们应该支持以习近平同志 为总书记的新的党中央,因为他现在上台执政一年多,搞了惩办腐败、惩办贪官、惩办大老虎、惩办小老鼠等是符合民意的,也是符合我们大家的心愿。我曾经说 过,我们父亲是共和国大厦的一块砖石,我们这些子女是共和国大厦的小小一块石子,我也曾经说过,如果共产党下台,别的什么党上台,我们在坐的这些人绝不会 是他们的基本力量,也不是他们的依靠力量,我们的生命是和共产党连在一起的。是共同的、是和党共存生死的。所以我应该和我们的党,应该同呼吸共命运,要支 持我们的党,要支持我们的人民共和国,因为这个事业是我们父辈用鲜血和生命打下来的天下,打下来的事业,我们不能背叛他们的事业,不能背叛我们的父辈。

谢谢大家!(黄春光系黄永胜之子)

本文文字来源第四野战军第一门户网站,共识网综合整理,原标题为:李作鹏、邱会作百年诞辰纪念会讲话摘录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3

拍砖
2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5 回复 dld 2014-5-8 12:03
毛 共产党 主义  ----  万恶之源 !

“老子英雄儿好汉”---疯狂妄痴的罪恶党徒们!
7 回复 夸父追月 2014-5-8 13:40
中共“元老”都是血债累累的历史罪人。中共顽固坚持一党独裁,就是为了世世代代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一党专制,万恶之源!
5 回复 mwmblinds 2014-5-8 16:24
被他们推翻的政府比他们要文明些,没有他们这一代人的造反,走另一条路,今天的中国应该会好很多,至少日本就没有在50年代窜起的机会。照片可能有很多,但一定没有几张能反映出他们打过日本人的。90年代,在我们居住的西方国家,朋友聚会上,认识一自称早年奔赴延安寻找真理保家卫国之士,口若悬河,正当得意之时,我怯怯的问他,你这辈子见过穿军装 拿刀枪的日本人吗?此时,所有人都停下交谈和嬉笑,听他下文,他尴尬在那,吱吱呜呜,两眼不敢直视,恨不能寻个地洞钻进去,说起来也真的可怜他。
      我一直认为,国共内战是所有中国人的不幸,没有任何可以值得炫耀,张扬,乃至当做无限享有本不富足的国有资源的资本,中国人对此一定要有共识,唯此,国家才会进步。
6 回复 nierdaye 2014-5-8 20:20
都扯什么?当年在香港花天酒地花大钱,管不住自己JB的事情都不提了?这些人的父辈是红色,不见得这些人就是红色。
2 回复 light12 2014-5-8 23:29
一帮糊涂蛋还在纪念助纣为虐强奸妇女的邱会作,继续冒傻气
6 回复 总裁判 2014-5-9 02:15
nierdaye: 都扯什么?当年在香港花天酒地花大钱,管不住自己JB的事情都不提了?这些人的父辈是红色,不见得这些人就是红色。
全是黑色。
7 回复 总裁判 2014-5-9 02:16
light12: 一帮糊涂蛋还在纪念助纣为虐强奸妇女的邱会作,继续冒傻气
按毛的政策,他们这些红二代到新疆种田。
7 回复 总裁判 2014-5-9 02:16
夸父追月: 中共“元老”都是血债累累的历史罪人。中共顽固坚持一党独裁,就是为了世世代代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一党专制,万恶之源!
老土匪,老流氓。
6 回复 总裁判 2014-5-9 02:17
dld: 毛 共产党 主义  ----  万恶之源 !

“老子英雄儿好汉”---疯狂妄痴的罪恶党徒们!
他们的老子都是混蛋,毛说的。
6 回复 light12 2014-5-9 02:33
总裁判: 按毛的政策,他们这些红二代到新疆种田。
没杀掉就是开恩了
7 回复 dld 2014-5-9 02:49
总裁判: 他们的老子都是混蛋,毛说的。
现在 还 宣扬 共产主义-----吃错药了吧?

薄毛红二们: 什么不要 哪个不捞,

男盗女娼,妖魔鬼怪 , “阿弥陀佛”!
6 回复 总裁判 2014-5-9 04:00
light12: 没杀掉就是开恩了
看在他们爹妈做了一辈子奴才的面上,发配就得了。
4 回复 mongoes 2014-5-9 04:01
夸父追月: 中共“元老”都是血债累累的历史罪人。中共顽固坚持一党独裁,就是为了世世代代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一党专制,万恶之源!
它们所谓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就是指它们:世世代代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享不尽的的荣华富贵!
4 回复 心旷神怡1 2014-5-9 04:04
这几个共党土八路土匪还过百岁诞辰?现还有不少人为林彪叫冤,都不得好死.秋会作最坏,迫害人的手段非常恶毒,在秋会作直接指使下 ,对军中原国民党很多高级知识份子专家教授,原国民党起义将士们过河拆桥,很多人被打成历史反革命,被迫下放劳动关压等,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些家伙应该下地狱.
2 回复 light12 2014-5-9 08:41
总裁判: 看在他们爹妈做了一辈子奴才的面上,发配就得了。
  
3 回复 夸父追月 2014-5-9 09:25
总裁判: 老土匪,老流氓。
叫他们“老流氓”,其实是对的,毛贼东强奸、诱奸不少女青年,有“花帅”之称的叶奸淫,也是数一数二的强奸流氓犯,不少文工团女青年、医院疗养院护士被他蹂躏摧残。
3 回复 nierdaye 2014-5-9 15:21
总裁判: 全是黑色。
陶斯亮可能还行。

总体上的太子党之类的,大家都知道如何。
2 回复 总裁判 2014-5-9 20:51
nierdaye: 陶斯亮可能还行。

总体上的太子党之类的,大家都知道如何。
几乎都是亲一色的“我爸爸,我爸爸”,我歹毒的就是他们的爸爸!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7 16: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