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逼的生物

作者:金竹陶器  于 2014-5-11 21: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海外生活|通用分类:留学生活|已有24评论

关键词:卫生部, 农业部, 黑色幽默, 求职申请, 职业生涯

N年前,在网上看到有人说:你要是特别恨一个人,就想办法让他的孩子去学生物。

当时对这句话很是不解,现在多少明白了它的苦涩含义。它实际上是为数不少的生物专业的学士硕士博士博士后们的黑色幽默,是对他们那欲哭无泪的职业生涯的总结,是他们发自内心的真实的呼喊。

生物专业,至今没有将来也不可能形成一个大规模的产业。多年来,各类学校培养出产的各个层次的生物类毕业生,早就远远供过于求,尤其以顶层象牙塔尖的生物博士过剩得最多。不论是人还是物,一旦被过剩,就会很悲惨,难逃被抛弃的命运。被过剩的生物博士们,怎么能够不苦逼不悲催?怎么能够不喝西北风?如果您是生物才俊,工作稳定,事业有成,恭喜您了,您是生物专业的少数成功发达人士。可以在此打住,下面的胡诌于您无关。

与生物专业有关的职场上,生物技术员实验员一类的工作机会比较多,也相对稳定一些。这类职位一般只要求学士硕士学历,主要分布在医学院,医院,与生物相关的系,实验室和研究所,农业部卫生部能源部资助的政府实验室。还有一部份职位在生物高科技忽悠公司。尽管这类工作的薪水很难养得起家,竞争却非常激烈,求职者挤破脑袋。不幸的是,98%的求职申请信没有人会看一眼,就被扔到垃圾桶里,或直接被trash掉。

生物大博士们是申请不到这种职位的。即使博士们英雄竞折腰去申请,真心实意的想做好这份工作,当螺丝钉,还是会不幸的被告知:您overqualified了喔。大白话就是:您大博士,学历太高,这底端中端的工作,多么不适合您。您应该去做更高端的工作,高端更适合您。而高端的生物专业职位,如凤毛鳞角,僧多粥少,竞争无法想象的激烈,众多的大博士们与之无缘。大博士们经历了多年的煎熬后,猛然发现自己被过剩了。国外找工作无望,海龟早已经没有位置,也是无望,被社会被职场拒绝于门外,被迫怀才不遇。

十几年前,在网络上看到一个数字,在美国拥有生物博士学位的中国大陆籍人士有七万多。这些才俊中,能够有幸在美国找到正式工作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开窍早的转行早的,诸如转行做会计做统计做精算的,做码工做地产做代款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另一部分海龟早的,那会儿还有海岸让你上,占据了好位置,搭上了中国快速发展的快车,生活真美好,在中国吃香喝辣喝花酒,好幸福好甜蜜,令美国这边当时忧豫不龟的同窗们同行们羡慕嫉妒不已。

剩下的生物博士们,只能继续他们那无穷无尽的校园生活。他们继续打点小工,依靠某个老扳的Grant,看老板脸色行事,无休止的杀老鼠,养癌细胞,养细菌,克隆基因,发文章。他们继续过着苟且的日子,成为校园里最憋屈的一族。他们生活不稳定,在不同的生物学院,医学院,在不同的实验室转来转去,搬家来搬家去。在实验室老板们博导们的忽悠下鼓励下鼓动下,拿着低薪(实际上就是极度廉价的劳动力,薪酬比麦当劳工稍好一点儿,比大卡车司机差一截儿),过着博士后级的老年学生生活,无可奈何的侃崇高侃理想,为科学为真理而奋斗终身。直到有一天,手脚不麻利不光灵了,被老板光荣掉:您这一生在科学上贡献巨大,您回家继续贡献吧,我养不起您了。您也就悲催的迈向了生物博士苦逼人生的终点。

忽悠砖家早就说过,21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20世纪末,生物很热很流行,成群结队的一批又一批的国人,前赴后继,溜到发达国家学生物,攻读生物大博士。俺温哥华房东是一文盲大妈,看穿了生物苦逼,早就极有远见的对俺说过:21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谁扯的蛋?老娘看,21世纪就是钱的世纪。她一字值万金,字字是灼见,句句是真理。当初那些夜已继日的在实验室杀老鼠养细菌,刻苦研究的生物博士们,要是听了文盲大妈的话,早就脱离苦海了。

中国受美国忽悠砖家的影响,跟风鼓吹二十一世纪是生物世纪。中学生物老师半瓶子醋的胡吹海砍,什么生物公程,什么遗传工程,什么基因疗法,什么生物世纪,全是乱弹琴。他们害了多少天真烂漫的青春少年,害了多少英雄豪杰!让他们过上了苦逼的生物博士日子。等他们长大明白事理后,为时已晚,欲哭无泪!国宝级名校北大等的生物专业,一段时间非常火爆,录取线出奇的高。不少省状元市状元县状元,都被忽悠到生物专业成为生物博士,不得不度过苦逼的人生。那些当年有志于生物科学而被拒于门外者,你就偷着乐吧。你喝酒庆祝吧,庆祝你幸运,庆祝你与苦逼的生物生涯擦肩而过。

那些忽悠天才学生有志青年上了生物贼船的老九们砖家们叫兽们,你们害人不浅哪。中国三流大学的硕导博导们,非常勇敢,害人没商量,一人招十几个几十个硕士博士的事,时有所闻。三流的导师们和你们那些一流二流的同行们,要尽快开始积点阴德了。你们回头是岸,立地成佛吧。不能继续误人子弟,误导下一代了。

生物博士是一个慢长的修炼过程。你需要花费5-8年你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才能修成正果,拿到大博士学位,这很常见很普通。如果你辩解说,你不到5年就拿到生物大博士,算你好运,算你天才,算你狠。如果你在欧洲在日本,三年拿到大博士很正常。北美博导们称欧洲日本博士为高中生。如果你闭运,碰上个老中老印老犹博导,你就等着发高烧吧,被高尚被悲催吧,10年寒窗拿大博士也不是什么难事新鲜事。一路下来到你成了博士,你掉几层皮没有疯掉就是大喜事了,哈。你玩强拼博,拼秃了顶,拼阳了痿,戴上黑色博士帽,最终很有可能被过剩掉。这牛B博士帽也太昂贵了吧!这青春岁月代价也特大了吧!

如果你不相信生物专业苦逼,看看下面两个听来的故事,请不要对号入座。

国人猥琐男大牛,从国内招来一批一批的生物博士博士后,替他打工卖力。猥琐牛对苦力们看得非常紧,不容许他们浪费一丁点儿时间。时间就是数据,时间就是文章!你上厕所,他都跟着你,怕你鸟鸟尿的时间太长,浪费时间。问题是,有人盯着你鸟鸟尿,你尿得出来吗?尿不出来,猥琐牛就会大发雷霆,你他妈尿太长时间了!少灌点水!多出点活!外出开会期间,猥琐牛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国人洋人PI (Principle Investigator) 们,不时的在一起交流经验,取长补短,切磋着怎么做才能够更有效的压制榨取博士博士后苦力,更好的利用苦力们的时间,体力,脑力和智慧,为他们的升迁发达服务。

老中博导们不管牛不牛,多也只能找国人做苦力,满实验室是黑眼晴黑头发黄皮肤的博士博士后。偶尔能看到一两个阿三做点缀,高鼻碧眼的是稀有品种。碧眼高鼻子不尿你的啦!偶尔有,他就是实验室的稀世珍宝,会被当成神一样的供着。

湾曲牛校一半拉子牛B犹大,其实验室的生物博士博士后们,不管停留多长,十年还是八年,最后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一人能找到工作。他究竟坑害了多少博士博士后,毁了多少人的美好前程美好人生,只有天知道!其秘密后来被一坏蛋德国博士发现。德国鬼子不小心掉入这个坑,和半拉子牛两个斗了好几年,始终找不到工作。最后从犹大多年前的德裔秘书那里,挖掘到了犹大的秘密:犹大曾经让她用打字机(那时电脑没普及)打一封给博士后苦力的推荐信。苦力已经在犹大手下干了八年,想脱离苦海,找份养得起家的工作。她看了信后,良心发现,打不下去了,就去找犹大,说:您真的想让我发出这推荐信吗?你这封信会让他永远都找不到工作的!德裔美女不干了,去当了大楼前台大密。

如果你是生物大博士,曾经在类似的地方呆过,认倒霉吧。反之,你就庆幸吧。这种操蛋粪坑实验室很多,如果你正在读生物,小心别掉到粪坑里就是了。

如果你不幸正在学生物,拿到了或快拿到生物博士学位,如果生物职场无望,趁早转身转行,早转早脱离苦海。即使您的生物博士学位含金量极高,文章一大串,什么《自然》《科学》《细胞大文宏文,如雷灌耳,如果不能转换为工作,帮你找到饭票,那都是风都是浮云。如果你在国外找工作无望,海龟无岸无门无大树可靠,就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早转行转身早超生。您活在人间,毕竟要讨生活要过日子。

不要说,有人比你差很多,没有你那些牛B大文宏文,也能找到很好的工作。如果你在美国,那多数是针对真美国人而言,更是针对少数族裔而言。真美国人和少数族裔,他们要有你这学位你这大文章你这成就,藤校牛校抢着争着请他们去当教授,政府实验室争着请他们做研究员。你是移民是外来人,不是真美国人。如果你不是非洲后裔,不是西语系后裔,你就不是少数族裔。美国没有外来和尚会念经的文化传统外来和尚没人尿更没人供。

更多的大博士们,还在熬录卡熬身份,没有正式工作许可。你那博士博士后工作,只是临时工作证,就像北京外地人的暂住证,随时都可以被没收被替代,那你就得归海海龟,不管有没有海岸。隐性欺视普遍存在,只做不说,由不得你。不要天真的认为,美国自由民主平等,适合于每一个人,那只是相对论,对真美国人适用,对你不适用。湾曲大牛校个别系个别所,就被同一族裔的人把守霸占,针插不入,水泼不进。你牛B你不信邪,你去试试去看看,他们一定会给你点color see see(颜色看看)。     

戴着博士帽,你已到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之时,没有家,没老婆没孩子,没工作没前途,有种白活几十年的感觉。你要去相亲去约会,问学历,这生物博士学位,不好意思说,更不能说。说出来的后果是,相亲的娘子们,不管美的丑的,老的少的,有学历无学历的,没人会再瞧你一眼。你生物博士身份一暴光,从今以后你也就自绝于任何相亲会了。您生物博士,您老低工资远大理想,没身份没绿卡没饭票,谁嫁您啊?谈崇高,您崇高你喝西北风去,您老继续崇高吧。我是女人,嫁中餐馆的偷渡客,嫁大厨,嫁油锅,嫁外卖朗,都成,至少他们还能够弄点吃的回家吧。遇上大赦,大赦绿卡比您那杰出人才EB1还快呢,您大博士就慢慢等着您老的排期吧!您养的那老鼠那癌细胞那细菌那拟南芥,能吃吗?谁吃啊?

即使你曾经辉煌,娶了妻,生了子,也会妻飞蛋扯。妻年轻时不知世事被你忽悠,被理想被崇高,一旦醒来,后果很严重。聪明的女人,在你苦读大博士期间,看穿了赤裸裸的生物男苦逼无望,将来生活无着,这西北风的生活,对不起,不陪了,像风像浮云一样消失了。立场不坚定的,墙外有诱惑的,或抛夫,或弃子,绝义而去,永不回头。遵守传统有美德的女士,跟着生物博士老公,克勤克俭,克己扶夫,到人老珠黄时,发现和生物博士整了半辈子,整成没票子没车子没房子。OMG(噢,我的上帝),要生活没生活,要浪漫没浪漫。苦逼生物专业整成了金句:整一辈子千万别整成了一生物博士。

奋斗数十载,苦学几十年,拿到博士帽,迷茫在眼前。众多的生物博士们,回忆起当年的峥嵘岁月,想想曾经的满怀豪情,雄心壮志,看看现在的苦逼日子,想死的心恐怕都有了。当初脑子真是进了水,钻进了这个生物死胡同,很难出去了,再也无法回到从前。就象主席总理的博士帽一样,生物博士帽,粘在您头上了,想摘摘不下,想扔扔不掉,真他妈的鸡肋。





高兴
1

感动
5

同情
1

搞笑
4

难过
2

拍砖
1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4 个评论)

1 回复 穿鞋的蜻蜓 2014-5-11 22:52
好文笔。穷则思变,有成为生物界北美吹哥的趋势。
1 回复 oneweek 2014-5-11 23:05
学生物的最后不都成了医生了吗? 就算成了生物博士, 有那么多制药公司 科研单位 大家也都悠哉游哉 过得很好呀
2 回复 白露为霜 2014-5-12 00:01
真是这样。
2 回复 goodoctor 2014-5-12 00:08
这是很多中国人的死结,大学学什么,毕业后就一辈子干什么。

学生物只是基础,毕业后可以去学医,学兽医,学护士,营养师,理疗师,到中学作老师,学PA(physician assistant),自己开餐馆、发廊,药剂师等等...

谁让你一条路走到黑了?僵硬的思维,学什么也找不到工作,和学生物没有一毛关系。
1 回复 awang9988 2014-5-12 00:50
完全正确。 供需是根本。 生物博士的孩子们很少再读生物。
1 回复 Laile 2014-5-12 02:17
NND, 老子投了几万在生物干细胞上,全他娘的亏了。华尔街TMD也是一帮大忽悠。
2 回复 fakeelephane 2014-5-12 03:24
學動物生態可以幫政府打工呀,保護動物不是很吃香嗎
3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5-12 04:52
穿鞋的蜻蜓: 好文笔。穷则思变,有成为生物界北美吹哥的趋势。
谢谢鼓励
3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5-12 04:55
oneweek: 学生物的最后不都成了医生了吗? 就算成了生物博士, 有那么多制药公司 科研单位 大家也都悠哉游哉 过得很好呀
在美国这儿,学生物当医生的是少数,我没数据。
2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5-12 04:56
白露为霜: 真是这样。
  
2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5-12 05:04
goodoctor: 这是很多中国人的死结,大学学什么,毕业后就一辈子干什么。

学生物只是基础,毕业后可以去学医,学兽医,学护士,营养师,理疗师,到中学作老师,学PA(physici
你说的很正确。我这胡侃是因为有几个故事在社区流传。名校牛校生物本科毕业的几个孩子,上医学院梦碎,成绩被curved 不是全A。毕业后2年都找不到工作,家长孩子都郁闷。你给个点子吧。
2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5-12 05:07
awang9988: 完全正确。 供需是根本。 生物博士的孩子们很少再读生物。
谢!产的太多了
3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5-12 05:08
Laile: NND, 老子投了几万在生物干细胞上,全他娘的亏了。华尔街TMD也是一帮大忽悠。
华尔街骗子多
3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5-12 05:09
fakeelephane: 學動物生態可以幫政府打工呀,保護動物不是很吃香嗎
跟熊睡去呀。
2 回复 穿鞋的蜻蜓 2014-5-12 08:26
金竹陶器: 谢谢鼓励
谢谢你:)
这个大陆生物女孩能整,克服了大陆本科学历和没钱缴学费的困难,入选华尔街大亨索罗斯的本年度“新美国人资助计划”,攻读md。

Dan Feng

Award to support work toward an MD

Born in southern China, Dan arrived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2007, having been offered a full scholarship for biomedical graduate study from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There, studying metabolism, she made a discovery that sheds light on why people doing shift work have a higher risk of metabolic disorders. The finding was published in the journal Science.

While this research was rewarding, Dan valued the real world experience that came from treating patients. Fluent in Mandarin and Cantonese, she volunteered at the Chinatown Medical Services in Philadelphia, a low-cost clinic serving the local Chinese community. Her clinical experiences cemented her desire to become a physician-scientist.

Going to medical school seemed unrealistic at first. She couldn't afford the tuition, and her undergraduate degree was from China--both serious impediments. Dan persevered with her dream, with faith in herself and help from others, including her extended family in New York.

Now, Dan is studying at 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where she is exploring different research interests. She is a member of Asian Pacific American Medical Student Association, and she continues to serve the Asian community with her bilingual skills at a free clinic in San Jose, CA.
2 回复 WilliamFord 2014-5-12 09:05
您说的真是太对了!
3 回复 飞鸣镝 2014-5-12 20:32
难怪方舟子博士去办网站
1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5-13 02:29
WilliamFord: 您说的真是太对了!
谢谢。因为是真话,可能也刺痛人了。
2 回复 金竹陶器 2014-5-13 02:31
飞鸣镝: 难怪方舟子博士去办网站
应该加一句:改行办网站的,都成了打假泰斗了
1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4-5-13 03:49
家有生物PI, 为养家离开大学,转企业l丅了。才没有悲摧。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8 05: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