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高中

作者:金竹陶器  于 2015-6-21 06: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53评论

关键词:初中毕业, 毕业生, 桑拿房, 生产队, 铁板烧

初中毕业前夕,革命运动还在热烈的进行。我心中已经作好了不再上学的准备。

暑假前回到家里,我问父亲:快初中毕业了,学校要填表。对于毕业后的打算,有二个选择:升学,就业。我该选什么?

父亲关切地问:就业,是什么意思?

老师说,就业就是不升高中了,回到生产队劳动。我接着说:我们村四个毕业生,他们都是贫农,军属,烈属。我不知道,升学读高中,我有没有希望。

填表时,你要选择升学。父亲的口气,非常坚定,果断,坚决:要是这里升不上,我们要去外省,想办法让你读高中。

父亲(网络图片)


就业的话,我也能干些农活了,可以挣些工分。我看着慈爱的父,生活的磨难,让父亲略显苍老,又有些疲惫。

嗯,你才十多岁,还是个儿童,个子又小,挣不了多少工分的。将来长大了,挣工分的日子多得很。

好的,阿爷。回到学校,我遵父嘱,填表时选择了升学。

暑假一开始,生产队就已经将我纳入了劳动队伍。每天天刚亮,队长扯着尖尖的嗓子,在窗户外喊着我的名字,叫我出工。

七月流火,八月火流,江南处处都是火炉。天上的烈日,将田间土路,晒得如同铁板烧一般。赤着脚走在土路上,有火烧一般的灼痛感觉。田间的水和泥浆,高达40多度,站在水里泥浆里,收割水稻,插二季稻秧,有如困在桑拿房,汗流浃背,热得闷得透不过气来。

整整两个月,日复一日,我与大人们一起上工,穿着裤头,光着脚丫,光着上身,早出晚归。很快,除了裆部臀部,全身晒得漆黑,成了非州娃娃。没过多少日子,背上的皮一块一块的掉了下来。

整个暑假的辛勤劳动,成绩斐然,我拿到了二百个公分。按当时的工分值算,相当于二十块人民币,以我的年龄,算是高收入了。

八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在家门口河里洗好了澡,回到家,正在喝稀饭。副队长忠到我家喊我,要我去队里开会。

一进队委员会办公室,我就发现,所有的队上干部,都坐在那里。大队支部书记祥子,坐在那把最好的椅子上。

祥支书冲着我挥了挥手中的一封信,开门见山:这是你的高中入学通知书。叫你来,是想让你明白,我们可以让你上高中,也可以让你在队上就业劳动。

嗯,知道了。我有些恐惧,不知道他们这么多人,要对我干什么。

你要检讨!为什么只是你升上了高中?军属,烈属,贫农的子孙,为什么没有升学?书记厉声的喝问。

我低着头,不知如何回答。但已经明白,今年,我是村里唯一升上高中的。

祥喝问后,队上的干部,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开始批判我,就是一个批斗儿童会。

队长兴说:通知书给不给你,就看你今天检讨得好不好了。

你出身不好。

你爷爷反革命。

你父亲识字,为什么你还要读书?

你不要认了两个字,就翻脸不认人。

打倒⋯⋯


批评声,打倒声,一浪接过一浪,一声高过一声。我头昏脑胀,低垂着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过了多久,祥支书尖叫起来:陶器!陶-器-!你要作检讨,要向党认罪,要向我们贫下中农表达决心。

我呆呆的站在办公室中央,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不想要你的入学通知了?祥支书咆哮起来。

我突然想起,斗争地主时,陈地主的话来,几乎是哭着脱口而出:

感谢党感谢支书感谢干部感谢人民!我一定好好改造,报答党报答领导的恩情。

鸦雀无声!

祥支书铁青着脸,愤怒地将手中的信封,扔到我跟前。我弯着腰,没有吭声,捡起通知书,低着头,出了门,摸黑回到了家。

父亲见我,问道:什么事?

我几乎说不出话,眼中噙满了泪水,将通知书给了父亲后,把整个过程告诉了父亲。

父亲浑身发抖,好长时间,没有言语。

临睡前,父亲抚摸着我的脑袋,安慰我说:不要难过。你只是个孩子!你不要理他们。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高兴

感动
11

同情

搞笑
14

难过

拍砖
1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3 个评论)

回复 亦云 2015-6-21 06:35
淘气 还 挨了批斗!值得同情一把!
1 回复 金竹陶器 2015-6-21 06:46
亦云: 淘气 还 挨了批斗!值得同情一把!
长记父亲叮咛语
亦云君节日快乐,开心
1 回复 fanlaifuqu 2015-6-21 07:25
那岁月,你真算幸运的了!
2 回复 sugela 2015-6-21 08:33
想不到你还有这段悲伤的经历。你父亲有见识 ,令人敬佩。在当时的农村,应该属于不可多得的。家道还是有渊源的。。。
潘老说的固然是事实。但这个事实更证明它的历史悲剧,更证明无知的疯狂和人性中的恶支配社会生活的时候是多么可怕和荒唐的事情。不应因为有人比我们更不幸,而为自己庆幸。那岁月的任何人为的不幸,不论或大或小,都是人类悲痛的历史,都必须谴责。
2 回复 wo? 2015-6-21 09:11
居然有这样的事啊
1 回复 ryu 2015-6-21 09:20
你不要认了两个字,就翻脸不认人...不幸而言中了!
1 回复 ryu 2015-6-21 09:21
再批斗一次!
1 回复 看得开 2015-6-21 09:23
唉,上高中还居然被批斗了,读书也有罪?世上什么人会这样斗小孩子?庆幸你的后代巳逃离这个人间地狱。
3 回复 老叶子任飘零 2015-6-21 09:46
读过你写的纪念令尊的文章。是一位非常令人尊敬的长辈。
这些经历,刻骨铭心啊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6-21 09:51
真事呀?可怕。
1 回复 前兆 2015-6-21 11:33
还好啦!无产阶级没有专你的政!只是吓唬吓唬你!     
1 回复 小雨点0514 2015-6-21 11:42
可怕!那个年月好可岶 小孩子也不放过
1 回复 llungwu 2015-6-21 12:48
今天你還有冤可訴, 黨已經很寬大了
回复 金竹陶器 2015-6-21 13:05
fanlaifuqu: 那岁月,你真算幸运的了!
是很幸运
2 回复 金竹陶器 2015-6-21 13:07
sugela: 想不到你还有这段悲伤的经历。你父亲有见识 ,令人敬佩。在当时的农村,应该属于不可多得的。家道还是有渊源的。。。
潘老说的固然是事实。但这个事实更证明它
终生难忘呀 。忘了队长还有一句话,加上了。
回复 金竹陶器 2015-6-21 13:08
wo?: 居然有这样的事啊
没办法,俺碰上了。
回复 金竹陶器 2015-6-21 13:09
ryu: 你不要认了两个字,就翻脸不认人...不幸而言中了!
认鬼子了,哈
回复 金竹陶器 2015-6-21 13:09
ryu: 再批斗一次!
    
回复 金竹陶器 2015-6-21 13:10
看得开: 唉,上高中还居然被批斗了,世上什么人会这样做?庆幸你的后代巳逃离这个人间地狱。
没料到会斗我,父亲挨斗没事,我挨斗他掉了一身肉
回复 金竹陶器 2015-6-21 13:11
老叶子任飘零: 读过你写的纪念令尊的文章。是一位非常令人尊敬的长辈。
这些经历,刻骨铭心啊
谢谢叶兄记得。难以忘却的记忆。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9: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