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

作者:xihaixiayu  于 2014-7-26 01:5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9评论

关键词:老家, 父亲, 母亲, 表姐


    我老家在山东省庆云县,那是我父亲母亲出生、成长、及落叶归根的地方。

    父亲出生在庆云县乔万村,生于1910年。母亲出生在庆云县韩家村,生于1914年。父亲读过几年书,母亲是在国家扫盲期间认了一些字。
    爷爷早年读过私孰,是个有文化的人,当年爷爷辛勤治家,为乔家的兴旺发达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的县政府所在地,都是当年爷爷为乔家创业下的地盘。(土改时被没收)
    父亲在他们兄弟三个中排行老三,据说老大是跟共产党干革命离开了家乡,后来牺牲了。老二在家治理着乔家老一辈打下的江山。老三——
我父亲曾经在国民党部队有一官职,我父母亲结婚不久就离开家乡一同去了杭州,解放初期来到河南开封,父亲在开封审计处供职,1956年因心血管病去世。我们姊妹四人,大姐二姐出生在老家,我和我三姐出生在开封,父亲去世时我和三姐还年幼,家里仅存的照片让我对父亲的模样有了点印象。母亲常说,我的性格像父亲,总是走南闯北,听母亲唠叨这话时我所在的部队在青海,如果母亲现在还活着,她的话得到了进一步的见证,我现在生活在大洋彼岸,岂不是离家更远?不过我感到我的性格上很大部分继承了母亲的血脉,耿直,好强,不畏艰险。

    老家的亲戚朋友还真不少,记得小时候家里经常有老家人光顾。他们在生活中遇到了困难,首先想到的是我们家,我母亲也来者不拒,以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每一位来访的亲朋好友。

    我母亲有一哥哥,年轻时跟共产党干革命,离开家乡之后再也没回来。牺牲的时候留下一女儿,舅母一直未改嫁。我表姐十七岁参军,西藏平叛那年跟随表姐夫进藏,在西藏拉孜县当妇女主任。在一次下牧区时,遇见一藏民手握藏刀冲着他们这些中央派来的汉人干部而来,惊恐之余,大脑受了刺激,从此时常半夜惊吓而醒。我母亲就这一个亲侄女,为了治病把表姐接到我们家。那些年,我们一直生活在惊吓之中,表姐常常半夜醒来,惊恐万分地尖叫。她精神正常的时候,和蔼可亲,谈笑风生,对我这小表妹也格外地关照。带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去看电影,给我们买很多好吃的。当她犯病的时候,实在令人恐惧。她会滔滔不绝地讲在西藏的事情,说着说着,她会突然惊叫起来,喊着;“那个人过来了,他手里拿着藏刀!”那种恐怖的阴影始终伴随着她。不得已,母亲把表姐送到精神病院。也就是在那时,我亲眼目睹了精神病院的一幕....那些破衣烂衫的精神病人,有的畏缩在墙角,有的依靠着走廊的墙壁,他们眼神痴呆,行为怪异,臊味臭气笼罩着整个病区。我远远地站在一边,惊恐万分地望着他们,随时准备着应付那突然而来的袭击。

    经过一段时间住院治疗,表姐的精神状态恢复了正常。她坚持进藏,因为那里还有她最亲爱的人,她希望和表姐夫一起同甘共苦。那时通往西藏的交通工具只有长途公共汽车,并且要十天半月的路程。记得小时候,表姐和舅母刚走不几天就回来了,究其原因是因为青藏高原大雪封山,空气稀薄,长途汽车不能继续行进。那时候心里真害怕表姐再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她往返了几次去西藏的路,终于如愿以偿地回到了表姐夫身边。然而以后的下牧区工作,每每遇到拿藏刀的藏人,一种条件反射直逼而来,她惊恐地不知所措,那种无名的恐怖笼罩着她。几经波折,她又回到了内地,从此,她再也没回到表姐夫身边。

     文化大革命后期,表姐享受到了离休干部的待遇。那年我和姐姐去看望她,她身着洗的发白的列宁服,面带微笑地与我们交谈。看着我这穿着军装的小表妹,她先是几句羡慕和赞赏的话,接着说“现在的军装比我们那时好看,布的质地也好”说这话的同时,我发现她眼睛里滚着泪花。从此以后,表姐整日和她母亲生活在一起,她们相依为命。以前,表姐、姐夫感情深厚,常年的分居生活,过去那深深的爱已经被喜马拉雅山隔开,成了永远的过去。如今,每每怀念起我的表姐,我都为她那人生的惨淡而痛心。她为了参加西藏平叛工作,放弃了做母亲的权利,而她的晚年生活却那么孤苦伶仃。
    二伯家有儿有女,当家的是大儿子。文化革命时期,因为家里有房有地,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不仅是老家的乔家子女,就连远在千里的我家,也同样受到很大的牵连。文化革命期间,大姐二姐在北京工作,我和三姐年龄还小,从老家来的“文革工作组”经常光顾我在开封的家,那时我母亲就会巧妙的支使我和姐姐离开。出于好奇,我总想办法跑回家一趟,窥测他们是什么人,干什么来的,他们对母亲那类似审问的腔调令我深感不安,年幼的我,不知道他们在讲些什么,以后试探着问我母亲,他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的?母亲淡淡地回答“你是小孩子,这是大人的事”。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中国不断变换的政治环境,我才真正体会到了母亲的苦心,她是不想让我们心里惧怕,多少年过去后母亲对我说:
你父亲是个好人,他曾在国民党部队做过官,他接济过穷人,帮助过朋友,他已经去世了,你们不应该为此受到任何牵连。

    记得文革期间,我母亲经常给一个在济南特级监狱关押的犯人寄生活用品。后来得知他与父亲是莫逆之交,他曾经是解放前庆云县的县长。文革后期,中央政府特赦了他。此人回到家乡,被安排了工作,受到了政府的特殊待遇。而后他来到我家拜见我母亲,当时的场面至今我记忆犹新。他穿戴整洁,举止有礼,俨然一副教养颇深的紳士。他怀着感激之情,诉说着他那段艰难的历程。被政府镇压后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因为有我母亲的关怀和帮助,才支撑地活了下来。不幸的是,他的老婆已带着他心爱的女儿改嫁。这沉重的打击让他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没过几年,就离开人世了。
    那些年,老家的亲戚来往不断,母亲靠着自己经营的小生意(那时一种非常艰苦的体力劳动,做麻刀)来养活着我们一家和父亲曾经收养的一个孤儿。父亲在世时的一个拜把兄弟-—汤叔,原籍是北京,是个文化人,写的一笔好字,解放后以刻讲义为生。汤叔谈吐风趣、幽默,有一儿一女。国家政治运动时被打成右派后关押,他的妻子和儿女即刻中断了生活来源。母亲雇佣过一位帮工,并和汤婶一起,靠她们的辛勤劳动让这门小生意运转着,一直到汤叔平反,他们家重新过上了平和的日子。
   随着我渐渐的长大,我对母亲的为人肃然起敬。在那个风云突变的年代,人们都小心异异地忍辱偷生,苟且着活着,她能这样不畏艰险,真诚地对待每一个朋友,她身体微弱,但精神世界是如此地高大。她经常告诫我们姊妹,要真诚的为人,在人遇到困难的时候帮人一把。她以她那言传身教,潜移默化来影响着我们,让我们懂得怎样做人。我敬佩我的母亲,她是我人生的楷模。
    我第一次回老家是在七十年代中期,我和姐姐是带着妈妈给与的使命回庆云的,父亲是
56年在开封去世,那时铁路不断的扩建,公坟多数被平了,在母亲的一再叮咛下,我和三姐踏上了“送父亲回乡”的路程。。

    那年我和三姐二十几岁,我在部队工作,我们俩把装有父亲尸骨的纸箱带上火车,纸箱子放在车厢座位下面,开往济南的火车出发不久,查票的列车员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胆战心惊的望着列车员,生怕他发现了什么。列车员查看了我们的车票,突然冲这只箱子说了句:“那里装的什么?”平时老实巴交胆小怕事的我,毫不思考的回答:“水果”“那水果看来不新鲜了!”列车员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另一车厢。

    我们到老家之后,就与家里的亲戚一起,把父亲安葬在村里的乔家墓地。

    也就是那次,我见到了母亲经常提起的老家,她那梦云环绕的老家,她那日夜思念的家乡。但那时的我和我姐姐对老家实在是没什么好感,文化革命老家给我们带来的恐慌迟迟不能抹去,母亲在世时多次提出想回老家看看都被我和我三姐阻止了,如今我们也都成了上了年纪的人,现在每每想起,总感到愧对母亲。

    七十年代的老家破旧荒凉,但老家的子孙却没被文革带来的阴影打垮。随着祖国的改革开放,他们继承乔家的勤劳治富、不畏艰难的的精神,用自己的辛勤劳动让乔家重新崛起。三十多年过去了,乔家人丁兴旺,事业发达。乔家的后代成了当地的楷模。乔家的子孙有在解放军某部总院当主任医师的,有在企业上创造了业绩的,母亲当年在逆境中给与帮助和支持的侄孙如今带领着新一代人继续奋斗在人生的道路上,他们以感恩报德的心情怀念着他们的祖母。

    随着祖国的改革开放,山东庆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它一改贫穷落后的面貌正在向小康社会前进。如今的庆云县城干净漂亮,马路宽阔,水、路相连,新建的寺庙林林总总。我的父母亲带着他们的梦长眠在他们的家乡,他们的“驻地”山水环抱。向日葵围着太阳转,太阳下山了,但她的余温仍温暖着我们姐妹的心,我们把庆云当成了心中的老家,听着老家人的谈话,脑海里回想着父母亲的乡音,遗憾的是,那些曾经提到过我父亲在为国民党做事期间为当地父老乡亲做了许多善事义举的人已经不在了,我现在可以心无余悸地去了解他的过去已经成了永远的遗憾。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1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0 回复 rongrongrong 2014-7-26 01:57
  
0 回复 天涯看客 2014-7-26 03:01
家家有本血泪账。。。。
0 回复 fanlaifuqu 2014-7-26 03:53
看来与我年龄相仿。
0 回复 xihaixiayu 2014-7-26 04:02
  
0 回复 wybin918 2014-7-26 15:15
感情至深
0 回复 嘻哈:) 2014-7-26 23:03
伟大的母亲!
0 回复 leahzhang 2014-7-26 23:39
好文章感人至深!
0 回复 xihaixiayu 2014-8-8 08:41
wybin918: 感情至深
谢谢阅读。
0 回复 xihaixiayu 2014-8-8 08:41
嘻哈:): 伟大的母亲!
谢谢阅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3: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