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遗书●从A大调到G大调的往复

作者:尹胜  于 2014-6-22 10: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诗歌|通用分类:诗词书画|已有3评论


A



一生的风都吹在路上
那些星月 那些树和春天
永远都走在前面
无法等到它们转身的时刻
我就穿着我破烂的骨头
还有血衣 走失在人间

苦难总无法避免 暴怒的凶兽
蹲伏于辉煌巨石之上 磨牙
但我从未丧失过沉重的呼吸
一千头狮子吼叫 撕扯
庞大的蚁群啃噬 从我的神经开始
到皮肤到肉到腥味的血脏
只剩下一具丑陋的骷髅还原生命
那是干净的所有积蓄
闪烁着苍白光泽于苍茫大野之上
奇幻 绚烂 瑰丽 直接承袭于
太阳的色泽 像釉
像釉的悲伤 破碎之后
有着无比尖锐的力量

(值钱的骨头 总逃不脱
被买卖的下场)

谁也别在我惟一的葬礼上出现
这一天 我一生的向往终于来临
那一刻我奔赴死亡的坚决意志
最终确定命运和生命的去向
我决定接受幸福和鲜花 这一刻
也许避免不了泪水(这是我一生栽种的)
但决不是哀恸。 请鼓掌
不仅仅为我 隔世的亲友们
庄重地把帽子扔到天上

一直都小心地捂着伤疤
暗红色的鸽子 却偏偏被人看见
我一生的脆弱
可恶的真情使我无能为力

我一生都在吃药打针的兄弟
你们的病器官都是你们自己弄坏的
你的咒骂对自己和别人都是合适的
我需要指出来 在我临终之前
说给我的伤和你们的病在一起
完全出于同一种原因 我流血
而你们却在流脓
腥臭的气味根本无法分辨

天空中会有九只大鸟呼啸而过
记住它们尖厉的鸣叫也是歌唱

别打你们的孩子 别因他们纯洁
就仇恨他们
我不会教授你们什么
不管爱扶的动作是72招还是108式
还是什么崇高和伟大 我知道
你们也知道 这算不了什么
我只想和你说声再见
祝福你们尽快看好你们的病
认清腐烂的一切 请记住
不管什么病都有治疗的方法
而且最终都只能靠自己
自己当医生 去医自己的病
建议:用一剂真诚 用一剂正直
用一剂良心
这是一个罪人开给你们的药方

死时 那天也许会下雨或吹风
管他妈的什么天气 我都去意已决
我决不肯求谁想多留一夜
我只希望自己走得快乐而坚决
(2002年4月19-20日)

B

一个人的作为
从出生那天就已确定
用一生去写好一份遗书
用卑劣的生活遗迹去美化死亡
趁生前为自己夺取墓地
并在坟的周围种花 种一些荆棘或茅草

破碎的不仅仅是骨头和血衣
之前 许多光芒都被瓦解为粉末
所谓梦想者 其狞狰已可想见
靠未来充饥的神经病
其狂妄已如将死之兽

尽可能仔细些 然而
叙述已迫于归纳
野蛮的定义和命名从未停止
简单些 再简单些 先是出生
然后死去
就是如此 省略其间的劣迹与卑污
还有畸形的脸孔 妒忌 中伤
仇恨……所有恶念由此忽略不计

昧着良心的大勇者 假诗经之万舞
颂扬 丑陋的英雄加上混迹于间的痞子

至幼小时代 我们就依附于自己的
尸骨之上
未寒的尸骨使我们快乐
笑 灿烂一如既往
这是伟大--对自身丑恶的宽容

我无法写好一份遗书
走漏的字词多次被人偷偷篡改过
失语的手找不到遗书的意义
(可耻的哲学时时作祟)
我只能在一生所犯的纯情的罪恶中打转
将亵渎的事业坚持到底
以诅咒进行歌颂
以自虐替代忏悔
在命运之井之最深的黑暗中
挖掘自己丑恶和卑污

吞食冥沙……
(2002年4月21日-22日)

C

不能否认 一个用一生
也不一定能绕开爱恋和真情
感激阳光感激大地感激蚂蚁
感激花与草快乐的一切
是它们使人生变得丰满
使今生拥有了诸多爱意与轻松的话题
感激风
感激云
感激流水
感激……一直感激到死亡
感激死亡 我敢肯定是因了死亡
一切美好才有了被人珍惜的可能……
(2002年4月23日)

D

用简化字写作的死亡形成沙漏
是海 是时空之外的一个黑点
诠释往往在深夜之后到来
试图描述秘密 描述不可能
那里的静静的声音有安魂的气息
一百种花提炼的香水将被闻到
黄昏过后 柴门外的空虚
一直扩散着

无法打表 关于速度是长长的缝隙

甲虫攸然隐遁
只能说很彻底 
哲学也摸不着的走向
呈散发式失踪

使人怀疑有另外一个黎明存在
不拒绝也不给予
莫明其妙使生变得冲动而惊喜
不得不说那是深邃的开端
太大了其深入的空间

无法阻止 像一种真正的意志
真理仿佛就在那里
坚固而渐消弥 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实际上所有说明
也仅仅只能证明它的独立性
我们惟一知道的 在一切之外
它仍旧安然无恙
空旷得已接近最初了
(2002年4月23日)

E

当遗书落成的那个傍晚
很可能会有一场大雨来模精我的字迹
就算大火也无所谓了
我最终看见了我的背影 无需转身
我就能认清自己的方向是朝前的

再不需要复述梦境
放弃的快乐与选择同步
端坐于残垣的一边
无所谓地 观赏过往
现在的话题需要重新安排(可能艺术地)
安排物质转换时刻的到来
在天黑之后悄然地进行到事物里去
安家 生殖

十八斤的脚镣也拴不住脚踝
再次重现风的神采
还有什么可以使我害怕
写成的遗书已埋在心最隐秘的地方
谁也拿不走
就算人类把围墙修到天堂
又能拿自由怎样?!

心狱之门从此打开
随心出入 随心出入--
(如果我高兴 可以把这句话重复一万次以上)
然而我现在不愿意 现在我要做的
就是把一支劣质香烟一口口地亲死
和它结婚 和它同床共枕
顺烟而上

另外 我得把一群三十一种颜色的鸭子
赶到前边的白色池塘里去
(2002年4月24-25日)

F

就要见到我心爱的女人了
她的家在悬崖外面 有三匹彩虹
另外还有两条小溪
争先恐后地洗濯她所有的日子

她乳房不大 但饱满而富于弹性
她温情的身躯将用整个夜晚
来接待我
她笑着的月亮和唱着的星星
堆满屋顶
为爱照耀

白天 我们亲吻
然后去看后山的夕阳
或一直坐到天黑 坐到深夜
坐到河水从大海那边
再次绕回来
(2002年4月25日)

G

细碎的钟声从结束之后又重新开始
不再打雷
我看见阳光在云天之上的折射

绿色植物走路的姿态如何描述?
蓝绸子里安睡的面容
你完全可以来到 在我的后花园中
稍作休息 慢慢地等我出来

一切都像预计的那样
无声无息(已不宜再提死亡)
在狸红天鹅绒布幔一侧
我的失踪并没有使你惊讶
嗅到的周围的气息 还是原来的檀香

河水漫漫
青山的胸膛埋了生锈的刀剑
将有一次远行在空气中开始
渐渐地到达某个角落或某个地点
很准时

没有办法迟到 也无法拒绝
如此挚着的邀请
使十指舒开
三月的花
四月的水
铺开旋律--这便是最后
(2002年4月25日)

--全诗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 回复 风天 2014-6-22 11:32
耶,生老病死,
走一回啦。
1 回复 尹胜 2014-6-24 18:20
风天: 耶,生老病死,
走一回啦。
谢谢风天的关注,由于时差以及我又是要写文章,还要写毛笔字卖钱吃饭,还得画画、带孩子,所以回得不及时,也很少时间上网,偶尔挂挂。可是翻墙又老断线,总之不方便之处,望见谅!
1 回复 风天 2014-6-24 18:26
尹胜: 谢谢风天的关注,由于时差以及我又是要写文章,还要写毛笔字卖钱吃饭,还得画画、带孩子,所以回得不及时,也很少时间上网,偶尔挂挂。可是翻墙又老断线,总之不
生活要紧。
网上评论,
有也一搭,
没也一搭。
不回复也没人会怪。
不用在意啦。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18 23: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