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与陈丹青,中国文化精神的觉醒和历史真相的回归

作者:尹胜  于 2014-6-23 08: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论|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9评论

关键词:中国文化, 艾未未, 吴冠中, 门外汉, 文艺界


一、前言


我在西藏生活长达十三年之久,2003年移居珠海,又是十多年。虽然我写诗作文,画画思考,但几乎都与这个社会没有发生过任何直接的关系。其实写诗、画画、思考也并不一定就是我真正的爱好,但是除了艺术与思想,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抵抗二十多年漫长的孤独呢?2013年去北京,有人告诉我,我的画像谁谁谁,又像谁谁谁,问我是不是学习他们的?我才知道美国还有个波洛克,中国有个吴冠中,赵无极早听说过,朱德群却是那时才听说的。慢慢就听朋友说起什么塞尚、波普、当代艺术,等等,在我看来极为复杂的名词和人物。将近二十多年的创作,虽然也在一些刊物发表过诗文,却根本对中国的文艺现状一点都不了解,同时也并不关心。2013年以前,我仅仅去过石虎先生家,那时他在珠海。诗人和作家认识的也就三五个人,似乎也没有和人很认真的去聊过文学和艺术。对于文艺界,我可以彻底算是个井底之蛙和门外汉。

我并非是刻意拒绝进入现实文艺界,一是我根本进不了,也不知道怎么混进去。二是我内心的确非常抵触,这种抵触情绪直到至今依旧存在,抵触时因为我常常对中国现实感到绝望。当我喜欢文艺开始到今天,中国活着的文艺家就没有几个真正打动过我。就算八十年代的顾城、舒婷、海子、北岛,包括贾平凹和莫言等,我打心里都无法接受他们。我是一个十足的怪胎,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童年文革和矛盾重重的家庭对我的影响,或者我自己出了问题,还是这近代中国思想和文艺出了问题。后来我发现,这些问题全都有,特别是中国近代文化思想与艺术更是有问题。所以我只好就读了《诗经》、《易经》、诸子、屈原、唐诗宋词、《红楼梦》等中国古典名著,近代仅仅零星读了些民国时期的作品,鲁迅、林语堂、梁实秋、胡兰成、冯友兰、梁启超、更多的则是外国的小说:读雨果、歌德、卢梭、艾米利、汤思达、托尔斯泰等。虽然写诗,可翻译来的外国诗歌的确不堪入目,无论是泰戈尔还是荷马、但丁、普希金,皆如同爵蜡,根本读不进去。我知道这不是他们作品的问题,也不是翻译水准的问题,亦不是我阅读欣赏水准问题,而是文化基因的问题,诗歌至少目前还是无法正确翻译的一种东西。我打灵魂里就抵触近代的中国文艺,包括小说、诗歌、散文、绘画、音乐、影视。更不要说文革那些荒诞滑稽的东西了。这些东西和我身边的人一样,在我看来,不仅仅没有丝毫的精神,更没有灵魂,空洞无物,而且非常恶劣、邪恶和丑陋的,毫无真知,荒诞不经,实在败坏胃口。

二、对现实文艺、教育、思想文化界的失望

去北京一年,我才发现,现在的文艺界、教育界通称文化界,完全是乌烟瘴气,一片混乱。所以去年我写了《中国文化乱象之根本》、《语境之乱》、《速写中国艺术界》等诸文。我去北京之前的确还对中国文化、思想和艺术抱有一丝侥幸心理,而去年年底我感受到的却是更深的绝望。想想,从辛亥革命以来我们在文学、思想、艺术的文化领域有什么东西可以留存于后世?一样也没有。现代诗文之怪诞,全是翻译体;作家们要么写畅销书、要么写党要八股,玩文字游戏,根本没有思想的呈现与精神的光芒。艺术要么抄袭古人,要么抄袭洋人,到处是傍官和恶炒,到处是谎言和陷阱。教育界校长都是官,教授都是公务员兼职私活老板。几乎没有任何积极的思想,更没有人文精神,处处充斥的都是权钱的迷茫与喧嚣。

这期间我也结识了一些文化人,有写诗的、写文的、搞各类艺术的、搞理论和教育的。一类是作协、美协、学院,也就是体制内的,作文发言皆是非常有“度”,也就是从不触碰政治红线,根本缺失求真与正义的精神,更没有说真话的勇气与能力。他们一部分都是非常专心和认真的在制造学术垃圾,抄袭和剽窃西方创造,大量的学术造假、学术腐败都是为了私利,为了批发文凭、学位、职称、申请项目经费,等等。专心迎奉当政者的种种考核规则,从来不去分析思考自己行为正确与否,如同程序设定流水线上的一个固定环节。可以说,这是一群精神太监,完全丧失了健全人格和独立思想,更不要说追求自由、正义与公理、公平与公正的文化精神了。另外一部分人不算觉醒者,仅算是似醒的觉察者,拿着体制的好处怀疑体制、或批评或嘲讽,隔鞋搔痒。他们谈的都是现象,不谈根本因为他们或许也不懂根本,或则弱懦不敢谈,一触及党和体制时,几乎都是以国情,或政府太强大了,或我们有什么办法而草草作罢。比方讨论贪腐,仅严格控制范围只说某个官如何任何,而这个官是谁提拔的、为什么提拔他,为什么他会贪腐,为何能够贪腐那么多?原因到底何在?他们就不敢继续追究了。因为一直追究就会牵涉现实体制问题,因为这会涉及到他们自身饭碗,甚至是人身安全问题。另一类,就是体制外的,自生自灭,相对自由的文化人从业者,有学者、艺术家们,包括一部分海归。他们的人格相对健全,也具备追求自由与正义、公理的精神,也有对公平公正社会现实怀有期待。然而他们多数涉及的也只是现实现象的批判,
无非就是专制体制、一党独裁、教育死亡、医疗问安全无保障、社会保障缺乏公平和完善、经济和社会未来发展堪忧、黑恶文革、民族与阶层矛盾尖锐、强拆、暴力执法、搞愚民政策……..……..等等现实现象。我听人探讨这些问题已经无数遍了,已经到了疲惫和麻木和厌倦的程度。因为这些现象普通人都可以看到,实在不需要无数次的去复述、更不必批判和义愤。这些自由的文化人对现象的批判,很大程度上都是脱离自身的,比如一些人在批判这个社会信仰缺失。可是他们自己也并不见得有信仰,连对信仰独特的理解也没有。有的批判这个社会愚昧,但又说不清智慧是什么?批判全是感性和盲目的。这个现象非常普遍。其实这种现象主要原因还不是文革的问题,这是中国传统文化断层的问题,失去了统一语境和沟通基础,同时也缺失了文化精神。也是我一直呼吁要回归汉语文化的根本原因。所以这群自由文化人,因为传统汉文化、思想、精神和信仰的缺失,鲜有深刻认知的,愿意埋头去著述立言,研究挖掘问题的根源。这种仅停留于现象感性、盲目的批判,不但没有意义,甚至对社会还会是负面的。只有透过现象看到本质,才能找到问题的根源。


三、艾未未文化精神的觉醒,与陈丹青还原历史真相

透过现象看到本质,找到了问题的根源,文学艺术和思想才会同生社会产生共鸣。这个前提必须是理性的,只有理性的思想才能认识到事物的客观本质。我这里说两个人,就是艺术界的艾未未和陈丹青两位先生。这两个人开始是反复听别人提到,无数次,然后才去读了一些他们的文字和艺术作品,才有了更深的认识。他们都是在美国留学回来的,深知民主社会与专制社会的优劣。在这个时代,他们最具代表性。为什么最具代表性的两个人恰恰都是艺术家身份,而不是学者、教授、专家、文学家、诗人呢?这恰恰说明这个时代最需要回归的是文化精神和历史真相。这个前提都是建立的精神基础上的,这点上艺术恰恰是有利于其他文化形式的,我在《速写中国艺术界》说到:“艺术之根本在于人精神表达之需求”;“艺术蕴含哲理而又高于哲理,依附于形式而又超越于形式。艺术从某种意义上说最贴近人性本质,其智性、神性及欲望浑然一体,与道平行,相契相合。”正因为艺术家更具有穿透现象回归本质的思维能力。艾未未和陈丹青恰恰就是中国这个时段的佼佼者。他们具有非常敏锐的洞察力,同时又具有高超的表达能力和创造性的表达技巧。他们之所成为他们,这与他们的理性思想是密不可分的。种种原因才造成他们之所以是他们。艾未未和陈丹青两位先生极其不同。艾未未在国际上影响大,陈丹青在国内影响大。艾未未给我们的更多是正义精神,,陈丹青给我们的更多的是历史真相。一个如同精神斗士,一个更像求真学者。看来国内更不喜欢斗士,还可以接受一定尺度范围内的真话。我必须多次强调两位先生的理性思想,理性首先是反对暴力对抗的,只是采用正确的思想启蒙国人,才能够采取正确的方法去达到正确的目的。艾未未先生曾经接受外媒采访公开表示,如果中国搞公投选举,他很可能会投共$产$党的票。

说实话陈丹青先生的画我一点也不喜欢,但他的清华辞职行为让我钦佩,其实这也是一种精神。另外他的一些言论我确有很大程度的认同感。而艾未未先生的很多艺术作品深深打动我,而他的文章我却更愿意当文学来读。


先说艾未未先生,我看他的很多作品,印象最深是却是听说来的,不知道是伦敦还是纽约,组织了留学生齐声同吟:“草泥马祖国,草泥马中国”,还有视频“草泥马挡中央”,貌似顽痞与低俗的语言行为,在黑色和滑稽的幽默中,轻轻瓦解了由一批批、一堆堆、一群群各种吹拉弹唱、全方位多套路、才建立起来的无比伟大光辉正确的虚伪形象,我不得不说这是非常解渴,无比畅快淋漓的一种宣泄。这表现是艺术的,本质却是理性的,中国社会的人,的确麻木到了,你不草他妈他便不会动容的地步。还有戴着手铐跳骑马舞对强权的蔑视与嘲弄、《一虎八奶图》对现体制准确解读和讽刺,都是极致深刻的幽默。这在艺术上是一种真正的成功。与此同时,艾未未先生还有对公民意识的有力履行和伸张,这也将成为中国社会发展中具有典范意义的行为。

陈丹青先生虽然他的画我不是很喜欢,但其说话行文确是有所好,行文如流水却又缓急跌宕,温文中有锋芒,内敛中有正义。若不如此,他在国内或许也不会有如此的影响力。他的《退步集》,其实退步如同他的辞职,也是一种无声抗争。但这种精神我个人并不看好,这是宗法文化之下、传统文人的精神,也是竹林七贤所奠定的人文精神【参见尹胜《汉语文化及天道信仰之于中国社会未来》】。就是若即若离,不主动也不接纳,不亢不卑,缺少正义和果敢的决绝。但是陈丹青先生在尽量讲真话,这已经非常了不起。我所了解的,他几乎都在做近代历史真相的还原,多是民国和现实的对比。这种还原真实的学问态度,的确对促进社会进步有非常大的价值,弥补国人对这段历史认识的错误和真空。真善美,首要是真。

对两位先生我有一个疑虑,因为他们都有涉及美国价值观的问题。美国的价值观对世界的确是有贡献的。其主体还是建立在美国国民基础上的,也就是美国模式本质还是为美国人民谋福利的,而绝不是给中国人民和别的国家人民谋福利的。这是人类发展史,到目前国家模式的局限性。从长远战略看,美国值得学习,美国模式也值得学习,同时也值得警惕。中国的民主社会未来,我个人的看法一定要建立在本民主的文化基础上,也就是从汉语文化立场去深入传统,发展和创造、从中国国民意识觉醒到自发,自然形成民主社会,而不是照搬西方模式,对西方社会制度低级的山寨与复制。这只是我个人认为,这是中国未来最好的一条道路。


四、在精神觉醒和历史真相还原之后

对两位先生的评价仅是我个人的看法,不一定很准确。他们在我眼中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都是值得我尊敬和学习的。我觉得艾未未先生,最大的价值是他勇敢的精神和艺术才能。而陈丹青先生最大的价值是他求真的学问态度,还原了近代历史和文化的部分真相。经过他们不断努力,相信影响会越来越广泛,效果会越来越明显。他们共同最重要的东西,也是整个欧洲近代民主社会最重要的,也是中国阴阳辩证思想最重要的,也就是我一直强调的理性思想。中国需要启蒙的,正是理性思想的建设。

两位先生所涉及的,恰恰不是感性批判的现象罗列,而是以理性思维揭露了问题真相。但是这对社会进程而言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有五个关键的环节:发现和揭示现象只是第一步,穿透现象和发现问题本质是第二步,最后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走,那就是第三步,研究根本问题形成的种种原因,然后才是第四步,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或方案,第五步,解决问题。走第一步最有力的社会学家,走第二步最有力的是艺术家。走三步最有力的是史学家,走第四步最有力的是哲学家,走第五步最有力的是政治家。

五、相信未来,启蒙从我开始

很多人问我思想启蒙多难啊,几乎不可能。就你一个人在那里说、那里讲,有什么用!这种认识实在是错误的,现在不但有艾未未和陈丹青先生这样具有形象力的文化人,相信还有更多各个阶层的觉醒者和践行者。启蒙是不简单,简单还需要这么多人,这么有能力的去干吗?但是我相信只要是符合真理的,正确的,也是符合道的规律的,所谓“得道者多助”,那么它也是符合天意的,一定也是可以达成的。我也相信“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只要有识之士从自我反省开始,然后从身边一个人、一个人的传递真理和理性思想,脚踏实地,我们坚信我们不但可以维护现在有社会的成果,也会拥有一个真正民主与和谐美好的中国。


2014/5/29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9 个评论)

3 回复 fanlaifuqu 2014-6-23 08:42
慢慢看到了你!
3 回复 xqw63 2014-6-23 08:53
孤独的思考者
6 回复 尹胜 2014-6-23 09:01
xqw63: 孤独的思考者
谢谢关注
3 回复 尹胜 2014-6-23 09:01
fanlaifuqu: 慢慢看到了你!
谢谢关注
4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4-6-23 10:19
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好,细致深入,有理有据。不但提出了问题,也提出了解决方案。
本文谈到的艾,陈两位美国价值观的问题,或者西方价值观的问题。我觉得西方价值观的核心是自古希腊古罗马到基督文化积淀下来的自由,民主,尊重个体,科学,理性,法律契约等一系列价值理念。这些理念不能简单地限定在带有国家色彩的民主政治模式上。现在的问题是,这些西方的价值理念与中国传统的价值体系是有深刻的矛盾的,要真正启蒙中国社会,必然有取舍问题。如何在中国传统的价值系统中,融入西方价值观是问题的关键。
5 回复 总裁判 2014-6-23 10:34
千年等一回: 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好,细致深入,有理有据。不但提出了问题,也提出了解决方案。
本文谈到的艾,陈两位美国价值观的问题,或者西方价值观的问题。我觉得西方价值
您能不能理解“前言”的第二个自然段?
5 回复 总裁判 2014-6-23 10:35
fanlaifuqu: 慢慢看到了你!
作品的涵盖面很广,只能慢慢看。
5 回复 看得开 2014-6-23 10:36
对两位先生我有一个疑虑,因为他们都有涉及美国价值观的问题。美国的价值观对世界的确是有贡献的。其主体还是建立在美国国民基础上的,也就是美国模式本质还是为美国人民谋福利的,而绝不是给中国人民和别的国家人民谋福利的。 -         
6 回复 yulinw 2014-6-23 10:43
   先生好思考~
2 回复 十路 2014-6-23 10:46
http://news.ifeng.com/exclusive/lecture/special/dengxiaomang/
6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4-6-23 10:46
总裁判: 您能不能理解“前言”的第二个自然段?
可以理解吧。感觉LZ非常不认同当前中国文艺界的现状。
5 回复 总裁判 2014-6-23 10:50
千年等一回: 可以理解吧。感觉LZ非常不认同当前中国文艺界的现状。
第二个自然段针对的主要不是“当前中国文艺界的现状”。
4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4-6-23 10:54
总裁判: 第二个自然段针对的主要不是“当前当前中国文艺界的现状”。
还是总裁说说吧,不过LZ已经说了,这也可能是LZ自身的经历和认知问题。
6 回复 十路 2014-6-23 10:56
总裁判: 第二个自然段针对的主要不是“当前当前中国文艺界的现状”。
文艺界现状是皮层,社会现状是骨层,观念是脑层。
5 回复 尹胜 2014-6-23 10:59
总裁判: 您能不能理解“前言”的第二个自然段?
是的,我们现在不但没有进入到西方文化的核心价值,同时也抛弃了自己原有文化,所以处于一个二元背离,前后都靠不到边的地步。
6 回复 十路 2014-6-23 10:59
”有五个关键的环节:发现和揭示现象只是第一步,穿透现象和发现问题本质是第二步,最后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走,那就是第三步,研究根本问题形成的种种原因,然后才是第四步,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或方案,第五步,解决问题。走第一步最有力的社会学家,走第二步最有力的是艺术家。走三步最有力的是史学家,走第四步最有力的是哲学家,走第五步最有力的是政治家。 “   

现在最缺的是教育家。教育家需要集这几家为一体,是由点至面的媒介。
4 回复 总裁判 2014-6-23 11:03
千年等一回: 还是总裁说说吧,不过LZ已经说了,这也可能是LZ自身的经历和认知问题。
楼主是翻墙过来的,钦佩为首,其他我们慢慢看。
6 回复 尹胜 2014-6-23 11:06
yulinw:    先生好思考~
我们人类社会从部落发展为国家,国家其首要是建立在行政疆域。所以一个国家无论他多强大,多自由包容,由于国家模式局限于领土、行政、语言文化、历史沿袭,针对别的国家来说,还是两种性质。很简单,美国插手伊拉克,或许美国也是好意吧,事实上,因为国家概念,伊拉克始终不等同于美国。
5 回复 千年等一回 2014-6-23 11:10
总裁判: 楼主是翻墙过来的,钦佩为首,其他我们慢慢看。
是的,这也我感觉敬佩的地方,LZ对艺术的感受,批判勇气也值得赞扬。
5 回复 尹胜 2014-6-23 11:18
谢谢,我看了邓先生的文章,很客观。只是这篇文章太短,只是指出两次启蒙的客观失败,中国问题,在我的研究中是两个层面的问题:一是道统文化的丧失与滞后,这是思想层面的。而是精神层面的,也就是信仰的沦落,所以导致智慧和意志的缺失。我会在后续的文章中来探讨。谢谢十路。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19: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