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乙酉,新岁短语

作者:尹胜  于 2014-7-17 16: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散文|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关键词:娃娃脸


年关将近,虽然我们已经不象老人们那样会推甲子,但各种历书都明确的告诉我,明年就是乙酉鸡年。乙酉,谁都知道是源于我国传统纪年历法,现在单独把它摆出来,和公元纪年比,总有点古色古香,相去甚远的感觉,仿佛那上面蒙了一些灰尘,或是如古书一般因为历经岁月有些泛黄。这样的感觉,不知道别人是否笑我古旧,但我个人总觉得是无限亲切的。我这样说,人们很可能以为我不是古稀就是甲子的人了,将朽矣,其实不然,我也仅30出头,偶尔被人看错眼也会以为二十五六,这全仗了父母给了张娃娃脸,给人有永远也长不大的感觉,为此虽然骗来不少的关爱,但也常常被人“小”看,不愿意把我当“大人”尊重,同时也惹来一些毫无必要的怜悯。 

乙酉与甲申年似乎没什么不同,但仔细一想,的确又很多不同:春秋一轮回,草木一枯荣,人增寿,岁添辉,无论怎样的处境,过年的心情总是红红火火的,叫人有高歌一曲的冲动。想想一年来,失业,迷茫,,无奈,情感的挫伤与为人的痛苦,所有辛酸苦乐都在这十二个月中展开,很是绚烂。终算熬过来,勉强交得起房租,有烟抽,有饭吃。苍天仁厚,就是这样心里也便有了一份温暖的感恩,换了基督徒应该划十字架说阿门的,佛信徒自当念阿弥陀佛了。 

为人之子,一年来有的只是愧疚。没有事业钱财,远在异乡挣扎求生,看过冷眼,受过中伤,遭过欺骗,这些也不过是教会我在这人生里变得坚强和成熟。最是对不住的当是我年迈的父母,将近古稀仍旧操劳,真是不忍心他们为儿女耗去不多的时光。但却无奈,惭愧之余,也只能默默为他们祈福,新年新寿,多活几年,能晒晒这人间的阳光、听听世间的风声也是美好的。 

为人朋友,一年来也是遗憾多多,虽无道义可说,但情谊也没完全尽到。看着身边朋友事业低迷,生存艰辛,总也帮不上半点的忙。他们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都向我展开过温暖的怀抱,虽然有一分要把自己割舍出去的义气,但现实却丝毫不能因此而改变,在此也只能祝福了再祝福,希望所有朋友都能幸福和快乐,我不敢祝他们飞黄腾达,因为那东西离我们平常百姓太远,所以只要能在平淡安稳中快乐也就是莫大的福了。 

为文一年原本不肖说的,写点东西也甚是寂寞,伟大和崇高的东西都上了报纸,自己那点猥琐的东西也只能留在箱子里了。没有上进心的我,只出于爱好,悄悄的写我想写,根本没想过要吸引眼球,更没有要深入社会人心的欲望,成绩自然就是白卷。感谢许多不是批评家的批评家,他们让我丰富了人生的内容,同时也见识了人的诸多的观点,正确不正确都是存在的东西,幸好总也有一二知己从我文章中获得片刻清净,那也是我最大荣耀。 

国家当在建设之中,民族仍处复兴之时,远景盎然,人我欣慰。中国说到底如今好比是青年时期,精力着实旺盛,但青春热血中难免有浮躁与青涩,相信那些文化人总会明了,在与世界接轨之中,还不至于乱了我中华龙心。 

对新一年想说的非常多,但总不知从何说来,只希望我无意还是有意得罪的朋友都能原谅原来那个我——一个理想主义的狂妄之徒和藐视世俗的高蹈者。我在此向被我得罪过的人致以真诚歉意,也希望他们能在新一年实现自己的梦想,幸福和健康同在。与此,我也希望自己来年能平静下来,有个好的表现能有一天弥补对他们的伤害。 

新年就要图个喜气洋洋,金鸡报晓、雄鸡高唱,2005也好,乙酉年也好,就在门槛外面,它是岁月赐予我们新鲜的生命,只等我们穿了新衣,大步的迎了去!

2005年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2: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