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论笼罩下的话语权

作者:尹胜  于 2016-12-7 08:3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论|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7评论

关键词:表达方式, 文章, 朋友, 微博, 眼睛


要说文章的被封杀率,在我所能涉及的范围内,估计还没有人能超过我的。以微信公众平台为例,我所有文章成功发送率仅为百分之十,而成功发送这百分之十最终多半又重新被删除。很多文章甚至连后台也不让我保存,随时随地就像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我写字,在监视我思考。说这话并非是自我标榜,更不是骄傲,而是一种深深的悲哀,一种深深的无奈。

2015年底,我的微博、微信公众号都被封号禁用,过了半年后来不知为什么又给解封了,这背后到底经过一番怎样的运作,这是我无法知情也难以想象的。然后展览被禁,毫无理由,甚至于我开个微店想卖自己的字画糊口也被查封,到至今一年多依旧还被告知永久封号。至于别的遭遇,也就无法在这文章中去说了,因为说了,文章很快也就没有了。

鉴于我的困境,有好些好心的朋友总是给我提一些建议,比如说你的言辞太尖锐,应该换一种表达方式,或者说让我说话留有三分余地,我只能苦涩的笑笑,说声谢谢!也有朋友给我说谁谁谁粉丝几十万,谁谁谁一篇文章都有两三百个打赏,好几千块哪!朋友们虽是好意,但他们并不理解我,所以他们的建议对我仅仅只是一个祝福而已。

我从十七岁开始写作到现在,算起来整整二十八个年头,这将近三十年的写作生涯,尽管当地作协一厢情愿的把我当作他们的会员,但我自己从来也没有参加过他们哪怕一次的活动。因为,我讨厌圈子,讨厌集体,也不需要任何人与任何组织的认同或认可,我甚至也不认为自己是个文人或者是什么劳什子作家。我只知道我需要思考,需要去记录我的所思所想所见,我的写作只是为我冲突跳跃的思想找到一个出口,为我孤独的灵魂找到一个栖身的家园,或者说我需要写作这样的形式来认清自己和自己所处的现实。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我甚至连读者也是不需要的,我仅需要的是记录和表达,让思想继续思想,让灵魂得以归属。

我在西藏林芝的时候,高原总是空旷的,有一个妇女总在我背后的森林里长时的歌唱。歌声高亢而悠扬,美妙动人。有一天,我忍不住寻着歌声想去看看那个歌唱的人。当我爬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山,终于找到那个边织羊毛边歌唱的藏族妇女,当她见到我后马上就停止了她的歌唱,沉默了下来。我只好悻悻的往回走,直到傍晚,也再没听到她的歌声。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总是远远听到她在我后山深处放声高歌,依然美妙。那一刻,我知道,她的歌唱只因为自己的心灵,而并非是希望得到别人的掌声和认可。

是的,为了思想而思想,为了表达而表达,这在哲学意义上是至关重要的纯粹理性,就是剥离了功利目的一种高贵和圣洁的精神活动。这也是形而上学,以及超验存在的智慧根本,正如那个唱歌的妇女和我画画一样,不是为了炫耀,也不是为了卖钱,不是为了获得世俗的喝彩,仅仅只是为了美的本身,只是因为自己的心灵需要。那么思想呢,仅仅只是为了真理的本身,除此一切都是多余的。正是在这样的精神意志下产生的思想,也才有可能引领世俗社会走向正义和正确,同时人们的人生也才不至于迷茫和恐惧。

我在想,孟德斯鸠写《论法的精神》的时候,如果他想如何给他思想理论穿上文学的外衣,那么他最终不会是一个哲学家,很有可能他会成为一个懂法学的文学家。我在想,柏拉图在论述《理想国》的时候,把他的理论编制成一个童话,那么他也成不了哲学家,最终或许也是一个懂哲学的文学家。我在想,托马斯潘恩在写就算政府是必要的存在,它也是一种恶的事实,他又如何用委婉的口气和更加温和的笔调来表达?!其实,他们都没有仇恨,正如我对这个社会和任何人也都没有仇恨,只是他们所处的环境是容许或欢迎进行理性表达的,而我所处的环境是不容许甚至是禁止理性表达的。

哲学的意义对于中国和亚洲至关重要,它不是为了给真理穿上漂亮的衣服,而是给现实和事件脱掉所有的伪装,还原真相和真实,并在此基础进行逻辑和系统的分析论证,最终显现出真理,这就是理性哲学的意义和价值。这是无法像很多朋友给我建议,委婉一些,或者是要讲一点叙述策略,这是违背哲学原则,在文学里可以,但是在理性哲学理论上是不成立的。因为你不能把一个明确的概念,用似是而非的字和词、或者暗语去进行代替,如果我要是这样做,这又要沦入中国一贯的机会主义的窠臼。所以,朋友们给我建议我只能当作祝福,然而对我,对于我的思想和写作,其实一点积极意义也没有。

理性深刻和系统的哲学理论,才是改变人和社会至关重要的途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康德、维特根斯坦、卢梭、伏尔泰、洛克之所以被人们不断反复的提及和研读,那是因为我们如果失去了哲学,我们也就等于失去了思想。往往一个人和一个社会的改变,也是从哲学思想和理论体系开始的,我想,这或许也是我被禁言的关键所在。事实上,他们太看重我了,在这个汉语语境之中,我的确还达不到危害任何人的安全的程度,何况还是你们的国家。

比如,我们思想和说话的能力是谁赋予的?是造物主所赋予的,也就是说我们天生下来就会自然形成说话和思考的能力,所以,它是一种天然权利。虽然这个能力并不是某个人或某个组织可以赋予你的,然而某些人或某个组织完全有可能剥夺你的这些天然权利,这就是人性本恶与专制存在的根本逻辑。而中国社会,从古自今,我们的天然权利都是被剥夺的,在文本上也没有被赋予和明晰过,这又形成了传统,于是这也就是文化的一部分,于是我才批传统文化。

从上面这一段文字,仅止于对人这一事物的客观认知,以及其权利的来源,说的只是事实和逻辑,然而在很多人眼里呢?你说话和思想一定是有所目的和企图的,你这么说,这么想,你打算怎么做?你要干什么?原本一种纯粹的哲学性的思考,最终就被套上了阴谋论的枷锁,于是,我就被禁言了,我就有了目前的困境。

在朋友们的鼓励和介绍下,我也积极的看了一些现在微信、微博里点击率较高、得到大量转发的一些文章,说实话,我读这些文章总让我想起小时候看川剧的情形。锣打三遍,鼓敲五通,那主人公才一摇一晃,有板有眼,提群踏步,一步一顿,一顿一步的走上台来。走上台也不开口说话,也没有剧情,亮相三五个姿势,然后台上转上几圈,大吼一声呔!然后在一阵锣鼓里走起花步来……当他真的拖腔拿调开唱的功夫,那时我早就在父亲的膝盖上打鼾流口水了。

绝大部分的在微博微信里的文章,在我看就是这川剧和京剧类的东西,叙述论事,引经据典的一大堆,说是理性客观,最终不外还还是停留于肤浅的表面,最终落脚于情绪的宣泄和感情的挑逗而已。比方最近关于聂和贾两起被热炒的案件,那些作者有一个人能把事件的本身引入法学法理的探讨吗?有引入体制权力的探讨吗?有引入为什么会这样根源上的探讨吗?有引入对正义的探讨吗?为什么别人可以有真正的法制而中国没有?你说是这样那样的问题,那别人为何就没有你这样那样的问题?还不要说怎么去改变这样的现象,就问题根本和根源就探讨不明白。这不仅仅只是逻辑的缺乏,还有历史、文化知识的缺乏,更是系统性思想与理论的缺乏、求真智慧和精神意志的缺乏……就关于法律本质的正义的概念,那汗牛充栋的文章,点击率几万几十万的帖子,你去问问作者,什么是正义?我估计他都回答不上来,你不觉得这是一种浅薄吗?!

正是因为浅薄,才会迎合那么多浮躁的读众,到底是浮躁的读者成就了肤浅的作者,还是肤浅的作者造就了大批浮躁的读者呢?在我看他们是相互作用罢了,文化也是集体意志。对我而言,这样的读者我不需要,这样的阅读量和点击量也不是我所追求的。如果说到文章的发表,我想,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传道者,也不是一个想改变社会的理想主义者,我的发表,仅仅只是在寻求一种认同,寻找和我价值观相同的人,因为我不愿意孤独,我需要在生命的道路上有同道的陪伴,这样才更加温暖!仅此而已!

 

 

2016126星期二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4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2 回复 fanlaifuqu 2016-12-7 10:46
谁谁谁好像说什么来着: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2 回复 mwmblinds 2016-12-7 15:28
还是软弱啊。
2 回复 十路 2016-12-7 20:43
其实你也一样,不想听的意见还不是把评论一关不让人说话,只是没有那么大的权力。你管理自己的小平台,人家管理大平台,当然也有不想听的话,关键是能否建立一个共同遵守的标准,是一种思维方式。

寻找共识是通过讨论辩论的过程,建立共同的客观是非标准,不是自己说了算,自己代表真理,西方哲学不是这样,科学也不是这样。
2 回复 daddiy 2016-12-7 21:49
十路: 其实你也一样,不想听的意见还不是把评论一关不让人说话,只是没有那么大的权力。你管理自己的小平台,人家管理大平台,当然也有不想听的话,关键是能否建立一个
类比不恰当。尹先生不占有公权力,让不让别人跟帖完全是个人自由的范畴。这与占据公权力的人掐住别人喉咙完全不同。
2 回复 十路 2016-12-7 22:41
daddiy: 类比不恰当。尹先生不占有公权力,让不让别人跟帖完全是个人自由的范畴。这与占据公权力的人掐住别人喉咙完全不同。
就是为了看到类比的意义。 对,只给了管理博客的私权(依然是网站赋予的私权),人家也有管理自己整体网站的私权,也同样需要考虑整体利益,只不过这个私扩大了一点,私企的私。自己开个网站就一样有管理更大范围的权力。

思维方式是一样的,能建立标准共同遵守,超越权力,就是朝非独裁方式靠近一步,向客观方式靠近一步,完全随心所欲,自己可以骂人,他人不能说话就是朝独裁方式靠近一步,一般都在两极之间。 此处并未评论是非对错,但类比可以让人看到思维方式和管理方式。

用客观规则约束他人容易,约束自己的权力总是相对困难,意识到这一点,才会更好的去理解西方哲学思想基础,建立共识及标准的管理方式,区别于以个人喜好为核心的哲学,那样不叫做价值观的共识,最多只是在某些具体事情上利益相同的暂时一致,即政治,以主观意志为标准,或者依然是独裁价值观。独裁制度是以独裁思维为基础发展而成的。

(我在博主的地方说话,说对说错都可以批判,自己没有权力限制他人,能够限制的是博主本人。 如果我在自己的博客里也可能会因为有权力而去根据自己喜好去限制他人发言,而忽视共同标准 -- 比如,仅仅是文明道德层面的公开标准,或称为原则。因此,有了权力而主动遵守共同规则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只是各自的信念,兴趣,探讨,选择和努力的方向。不探讨哲学当然无所谓,搞政治更可以随心所欲,如果是探讨哲学就难免有不同意见,有批评批判才会逐步有共识。)
2 回复 总裁判 2016-12-7 23:24
fanlaifuqu: 谁谁谁好像说什么来着: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我们这种人要求又不高,当初若能让我们说话,我们不会背井离乡的。
2 回复 琴瑟 2016-12-8 00:50
daddiy: 类比不恰当。尹先生不占有公权力,让不让别人跟帖完全是个人自由的范畴。这与占据公权力的人掐住别人喉咙完全不同。
说得是
2 回复 琴瑟 2016-12-8 00:55
十路: 就是为了看到类比的意义。 对,只给了管理博客的私权(依然是网站赋予的私权),人家也有管理自己整体网站的私权,也同样需要考虑整体利益,只不过这个私扩大了
你这就是讲歪理了,大陆政府限制言论自由,是剥夺个人应有的权利;而实行不许自由选举的专制,是霸占公权力,怎么成了私权扩大化?你的理念很扭曲。
2 回复 十路 2016-12-8 00:57
琴瑟: 你这就是讲歪理了,大陆政府限制言论自由,是剥夺个人应有的权利;而实行不许自由选举的专制,是霸占公权力,怎么成了私权扩大化?你的理念很扭曲。
仔细看看,前后看看再聊具体话题。什么是正,什么是歪,先定义一下为好。
2 回复 daddiy 2016-12-8 01:22
十路: 就是为了看到类比的意义。 对,只给了管理博客的私权(依然是网站赋予的私权),人家也有管理自己整体网站的私权,也同样需要考虑整体利益,只不过这个私扩大了
每个人的好恶不一样,尊重这种个人权利与保护言论自由同样重要。没有任何根据支持一个愿意听取任何批评的人就比不喜欢听不同意见的人更好的结论。听取别人批评的习惯是否正确只能是对具体的职责而言,并没有评判人格正确和好坏的意义。
3 回复 十路 2016-12-8 01:28
daddiy: 每个人的好恶不一样,尊重这种个人权利与保护言论自由同样重要。没有任何根据支持一个愿意听取任何批评的人就比不喜欢听不同意见的人更好的结论。听取别人批评的
正因为不是在讨论善恶,是非,歪正,而是哲学观的方法论,才需要深入一步,有了方法,才有评判是非的共同的标准。

要寻求共识,需要对作者文中的观点进一步询问,分析,批评,甚至批判,那么会对作者本人有要求,也就是说作者是否能够用寻求共识,理辩的态度来深入。如果不行,就到此结束,可以用同样的禁言方式限制讨论者,不共识也没关系,或是有什么共同讨论标准,看看参与讨论者是否遵循了这个标准。

人在不同层次上的共识是不同的。在政治上的共识与哲学上的共识不是同一层次。

简单的分开一步:

网站封号与生活中因言坐牢不是同一性质的问题。

前者我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不能很快共识;后者我反对因言失去人身自由(除非恐吓威胁等造成他人安全性质),或者体罚心罚等手段,赞同宪法真正保障言者的人身自由,这点已经有了共识,但这不等于言论自身没有任何后果,哪里都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后果说话,民主制度有很多约束言论的其它办法,而不是用粗鲁的剥夺人身自由的办法。比如,网站管理会有各自不同的目的和标准,有些会对骂人和 bully 的账号管制,有些会通过法律诉讼对造谣侵权毁誉的言论制约,有些会因歧视言论失去工作等等,不然整体道德水准就得不到保证。
2 回复 daddiy 2016-12-8 01:40
十路: 正因为不是在讨论善恶,是非,歪正,而是哲学观的方法论,才需要深入一步,有了方法,才有评判是非的共同的标准。

要寻求共识,需要对作者文中的观点进一步询问
哲学里好像也没有追求共识优于寻求个性的结论吧?共识不等于真理,很多人常常忘了其中的区别。
2 回复 十路 2016-12-8 01:45
daddiy: 哲学里好像也没有追求共识优于寻求个性的结论吧?共识不等于真理,很多人常常忘了其中的区别。
所谓共识就不是勉强,而是有共同的认知和自愿的选择。
2 回复 daddiy 2016-12-8 01:54
十路: 所谓共识就不是勉强,而是有共同的认知和自愿的选择。
人类经验证明追求共识与寻求个性都是获得真理的途径,我感觉后者获得的更多。有些人可能更适合自学自悟,给他们一份清静结果会更好。  
2 回复 十路 2016-12-8 02:00
daddiy: 人类经验证明追求共识与寻求个性都是获得真理的途径,我感觉后者获得的更多。有些人可能更适合自学自悟,给他们一份清静结果会更好。   
凡事牵涉到是非对错的判断最终都是探讨的哲学观和方法论。大致分为建立在一定的共识基础和客观标准上,平等观念 vs do what I say, I am more superior than you are. 于是就产生了各自群性约束规范的哲学依据。
3 回复 休里 2016-12-8 05:45
文章贴出来是给别人阅读的,有作者就有读者,争论不可避免。不贴出来的是隐私性质的日记,日记留着自己回忆,作为资料供将来写作时采用。
文章被封杀是中国大陆方面的事,这很正常,那里从来没有言论自由,批评共产党绝对不允许,博主身在海外,可免牢狱之灾,已是万幸,应该满足了。近年来海外的中文网也渐渐地不欢迎批判中共的文章,先生的文章被束缚的机会更大。
我比较认同你所指的那些朋友的劝说:你是否考虑改变另一种写作手法,比如语气婉转一些,讽刺性强点等,当然,这样改变是不易的,毕竟你从事写作三十年,一贯如此风格。
我始终认为写文章目的就是:以作者的头脑去影响读者的头脑。这不在于读者的多寡,在于接受和认同你思想的人有多少。前几年我刚开博时也非常看重点击量,结果胡乱写去赚点击量,最后发现废品一大堆,连自己都不好意思去重温,简直是失败。现在已抛弃了这个包袱,相对以前来说,会比较认真地写,少下结论,给读者多一点思考。
2 回复 宏仁 2016-12-10 20:42
博主对传统文化和国民性的一些认识,是相当深刻的。应该欢迎海外读者评论,敞开交流渠道。有不同看法或反对言论,是正常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天外有天。比天空更宽广的,是探求真理者的心胸。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5: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