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胜:言论自由权利以及其权利的边界

作者:尹胜  于 2017-3-30 02: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文论|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言论自由是人的自由权利之首,也可以说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权利之母,因为言论是人对事物的认识、探讨以及共识的基础,如果我们失去了言论自由,那么别的自由权利将会一概不存在。其中的逻辑是极为简单的,没有言论自由的权利,真实和真相将被蒙蔽,不但真理和正义得不到探究和讨论,就连知识、甚至常识也得不到传播,那么人们更加无法认识世界和自己应该拥有什么权利,所以也就无从去捍卫自己的权利,或者是去获得自己的权利,从而也将变得愚蠢和愚昧。所以,言论自由权利是一切权利的基础和起始,没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根本就谈不上其他任何的自由权利。

言论自由这个概念通常来说分为言和论两个部分,言主要是平常的表达或者是口语说话,论是指书面语言,比如新闻和出版。前者一般倾向于感性和即时性的表述表达,而后者则是倾向于理性可以反复论证和反复引用的,甚至是具有系统性的、逻辑严密的理论性质的阐释与阐述。就此,就言论的概念本身来说,言很大程度上是属于个体的,而论则主要是文化和群体的,论从文化和历史意义来看比言更为重要,而从个体生命权利来说,言比论则更为直接。

实现专制的首要条件就是愚民,愚民就是将大众变得愚昧无知,无从获知真实真相,无从探究真理正义,无从认知自由平等的权利,那么专制就能轻而易举的实现,让统治者能够实现其利益的最大化。而通常来说,愚民的同时也会佐以弱民,比如以严刑峻法和暴力杀戮来制造恐惧,消灭那些所谓的“刁民”或具有反叛意识和自由意志的人。要想实现愚民,其首要的手段就是剥夺人们的言论自由权利,杜绝真实、真相、真理的传播,控制人的理性思想,才能使人陷入愚昧和愚蠢的状态达到愚民的效果。控制言论自由的目的是为了愚民,愚民的目的是为了专制,专制的目的是为了强权拥有者的利益最大化。也就是说,控制言论自由是愚民的手段,而愚民又是专制的手段,而专制则又是满足强权拥有者利益最大化的手段。这一套系统基本上就是中国传统“王道”思想下汉语文化的主要逻辑构成,所谓的“内圣外王”,“內圣”不外就是愚民,以一套虚伪的伦理道德如“忠孝”的价值理念来愚民欺民,在加之“外王”血腥杀伐以恐惧的弱民方式进行奴役大众,便成就了几千年的中华野蛮史。至于为什么会成就中华这样野蛮的奴隶文化,根源在于其文化源头没有真正直指真理和正义的信仰,所以也就没有智慧和意志的传统,失去了对客观世界和人自身认知的能力,人也就变得愚蠢和愚昧,从而也导致人的人格丧失了勇气并且无从建立求真的理性精神及意识。关于中国文化的“道”与“术”的机会主义,仅是脱离了真理这一终极意义的一种形式主义上的方法论,也导致了人们投机取巧和狡诈奸滑的人格特征。

总而言之,中国社会的所有人,从来都没有被赋予过任何的权利,所以言论自由权利也无从说起。言论自由是人们的天然权利,因为我们有嘴巴,有声道,有说话的能力,这不是任何文化、宗教、政党所赋予的,而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然而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利在几千的历史里都是被剥夺和不被认识的。事实上,这是一件极其可悲的事情,甚至连动物都不及的一种反自然现象。我这么说并非出于形容和比喻,而自我确认是一种客观,因为一头猪或一只狗或其他任何动物,至死也不会放弃的天然的声音表达功能,但中国的整个族群居然可以在面对恐惧和愚弄之下保持如此长久的沉默。这个根源,不仅在于对言论自由权利没有认知,同时更为关键的人们可以反自然、违背人的天性与本性,以此超越自然的忍耐妥协和屈服于强权。

直至鸦片战争后,西方为代表的人类现代文明携带普世价值才强势打破了中国几千的奴隶文化和野蛮传统,人们才从日本和欧美翻译过来很多理性意义的哲学概念,才知道了言论自由是一种人的天然权利,并且如此重要。并且也知道了言论自由在实现专制的逻辑链上的重要性,同时认识到如果人们拥有了言论自由权利,那么就会认识真相、知晓真实并追问真理,理性思想就会觉醒,人们就会明白“天赋人权”的意义,就能理解平等即正义的真正含义,然后就会追求自由和平等,那么专制就会瓦解,统治者就无法获他们想要的利益。当然,所有专制强权的统治者也是愚蠢和愚昧的,这正在于其文化源头缺乏对真理认识的智慧,和遵循正义的意志,那些强权专制者他们最终也将因为剥夺大众的天然权利而被大众剥夺他们的所有权利,陷入历史不断轮回的漩涡。

中国社会因为专制奴隶文化传统的侵淫,几乎人人都是专制意识,除了虚伪的道德伦理,就只有强权暴力。人们的言论自由权利从一生下来就开始被剥夺,不仅仅只是统治者的剥夺和侵犯,一切社会关系里的人无论是夫妻、父子、兄弟,都在彼此肆意剥夺和侵犯他人的言论自由,人人都想控制他人,主宰他人,教导他人。至始至终都缺乏对言论自由权利的认知与尊重,人人都是专制思维,所以才导致权威的泛滥,而其精神本质恰恰又是来自原始愚昧的权力崇拜,从而人人也都成了他人的奴隶,这些全部来自于愚蠢和愚昧的汉语文化对人们的塑造。

就现在中国的言论自由情况而言,具有真实性质的言论基本只在网络上才能得到一定程度的传播,而其他主要媒体如电视报纸都被当局专制政权所垄断用以愚民。而有条件和有意愿从网络上、微信群获得资讯的人在中国本就是少数,然却这少数之中的多数同样不知道言论自由的意义极其边界。在无数次被人误解和侵犯的情况下,我才觉需要写这篇来说说关于言论自由权利的意义,同时想谈谈言论自由权利的边界在哪里?因为我们在现实中和网络里,总是充满了因为言论矛盾引发的争吵和冲突。

首先,言论是人的一种天然、与生俱来的能力,而自由权利明确是具有社会性质的,也就是说这种权利是在这个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拥有的,并且是平等的。既然是每一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言论自由并非是不受任何约束和制约的行为,那么一个人的自由权利最基本就是不能触犯另一个人的自由权利。言论自由不仅仅在于观点的表达,也包括赞美、褒奖的功能,同时也有批判、攻击、侮辱他人等等的功能。如果是一种侮辱和攻击,给他人造成确凿的精神伤害这就构成了罪体的事实,是一种犯罪,所以自由是有边界的。这个边界首先在于你不能去侮辱某一个具体的人,不能对他进行精神上的伤害,同时你的言论自由权利不能妨碍他人言论自由的权利。

在微信群里和网络上常见的情况大致是这样的,比如很多人指责共产党和中国、中华民族,那么不同意见者就站出来反对,最后就发展为争吵和辱骂。这里面矛盾产生最大的原因就在人们没有厘清公权力与私权利的关系和界限。对于一个政党、国家、民族、文化、族群等等,都不是指向某一个具体的人的,这是公共概念性质的,属于公权力范畴的,所以在这个公权力之中的所有的人都是有权利对其表达个人的看法和观点,并且是无论任何观点。人和人是具有相对相同的性质,但同时又具有绝对不同的本质,所以每一个人的观念是不可能一致的,只有在真理和理性的客观条件里才是趋同的。那么,一个人在批判或歌颂某个政党、国家、文化,那么这都是公共性质的概念,但当你去指责这些具体的个体的时候,事实上已经严重侵犯了个人言论自由的权利,这样就是势必产生矛盾最后争吵起来。法国哲学家伏尔泰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也就是这个意思,对于公共概念性质的,每一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无论任何观点均不受他人指责和质疑,否则这就是不自由的,也是不平等的。所以,在现实中,有人赞美共产党、歌颂政府、吹嘘传统文化,我绝不认同这样的言论,那么我是不会指责某个具体的人的,我会选择走开或者去批判这样的群体,除非他拉着非要我接受和认同,这已经侵犯了我个体的自由权利,那么我就会坚决的奋起反击以此来捍卫自己的自由权利。中国人普遍没有个人意志,很多都被一堆口号所控制,这是集体主义思想所导致的恶果,所以到处都可以见到对他人言论自由权利的肆意剥夺和践踏,那么个人意志和个人言论自由权利也就无法得到尊重和保护。所以,严格说当别人在说共产党、中国、汉语文化、中国历史等等公共概念的时候,无论他的观点你如何的不同意,你也没有指责别人或者让别人闭嘴的权利,甚至连建议也不应该有,如果想要讨论那也必须事先需要征求他人的同意,这才是自由平等的言论意义。

除了对公共概念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之外,那么对代表政府或者是具有公共权力性质的那些个体的人,我们同样有权利去表达属于我们自己的见解、意见,甚至指责和批判,比如公务人员、公共智识分子、等等具有公权力的人,他们是靠纳税人发工资生活的。他们的每一分工资都有普通大众的一份,所以他们言论和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公权力或者是占有了公共资源,就应该受到大众的监督、批判和质疑。原因在于,公共权力来自于我们个体权利的出让,也就是说,公共权力是由每个个体的人出让自身的权利才形成的,公共权力属于大众的,属于每一个人的,所以每一个人都有对其监督的权利和表达自己个人看法的权利。但对于普通没有公共权力性质的人,则是不能说三道四、指责、质疑、批判的,因为他的言论自由权利和你的权利是平等的,只是观点的不同,当别人没有明确的侵犯到你的权利时,你就没有任何理由去干涉和侵犯别人的言论自由的权利。比如我在前段时间发表了对周孝正、贺卫方、崔永元、易中天的一些批判,这些批判并不是侮辱性质的,而是理性质疑和批判的,就有人站出来指责我为他们辩护,事实上他们维护这些公共知识分子其实就等同于维护了一种公权力,并侵犯了与他平等的人的言论自由的私权利,这本身就是对言论自由权利的无知。我并没有拿国家财政一分钱,也不靠税收发工资养活,反而我却是纳税人,和普通大众是一样的,批判这个政府和任何官员、公共知识分子是我的自由权利,而那些指责我,质疑我的人,针对我的言论的人,恰恰是以他的言论自由权利侵犯我的言论自由权利,和他一样的纳税人,这是不平等的。当然,你要歌颂政府或某些官员,要做奴才,或者你要维护某些公共知识分子,只要不侵犯到我个人言论自由权利,纵使我觉得可笑与不耻,那么我也不会去指责你或去侵犯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因为我知道,尊重他人的权利也是尊重自己的权利,保护他人言论自由权利不受侵犯,某种意义上也是捍卫自己的自由权利不受侵犯。

也只有在这种平等尊重的基础上,才是符合言论自由权利的意义的,也只有在言论自由权利得到充分尊重和保护的情况下,真实和真相才会浮现,在此基础上我们也才有探讨和追求真理与正义的可能性。

2017年3月28日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全国出逃,尹胜的中国故事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butongdeshengyin/m0317jkdv-03162017110800.html/m0317jkdv.mp3?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尹胜联系方式
微信:yinshebg74

ICQ:710085813

YouTube:【深度思享】、尹胜

Twitter:@yinsheng74

Facebook:Sheng Yin/尹胜/15989777021

Email:yinsheng74@gmail.com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3: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