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被机会主义思想所主导的中国

作者:尹胜  于 2017-8-25 12: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大崩溃与大动荡|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一、政府所主导的机会主义

比如“无论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这就是不择手段,不讲过程,只追求功利结果的机会主义思想。那人为什么要注重过程呢?因为人类生命的本身就是一个过程的,而结果恰恰只是死亡。如果人的生命不注重过程,而只注重结果将会是什么样的呢?那就是只在乎怎么死,而不在乎怎么活。人的生命,活着就是过程,死亡就是结果。生命的本身,对于我们个体来说,活着是一种偶然,而死亡是一种必然。只追求结果,不讲究过程,这是本末倒置的,是违背人的生命规律的,也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也就是逆天而行的。

还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当然不是马列所说的社会主义,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上这并不明确,非常含糊,因为他们无法说清什么样的才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带有浓厚和狭隘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其实也是否定马克思所提出的“社会主义”理论,同时也是区别于其他社会主义国度。哲学本身就是以理性为基础的,具有普遍普世的科学性质,如果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那么意味着有中国特色的物理学,中国特色的生物学。无论什么主义,人的生命幸福将都是永恒的主题,那么要让人获得生命幸福,最基本的就是要让人拥有自由和平等的权利。“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实他们是想说,走现在走的路,就是当朝政府所走的路,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也是正确的道路。充满了强盗逻辑和诡辩术,显得极其荒唐,这就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特征。

后来,所以后来才有了“摸着石头过河”,也是机会主义的范畴。这本是文学语言,如今却成了政治纲目,不能不说,这是极其感性和盲目的。“摸着石头过河”,对于个人而言那是你自己可以负责的事,过去了或者淹死了都你自己的事。然而对于一个国度或民族却是极其危险的。想想一辆巨大的列车,满载乘客却不知道开向哪里,也不知道前面的道路状况,就轰轰烈烈的开上了路。也许一路也有看到好风光的时候,但撞车翻车是必然的,不撞车不翻车那才是偶然的。这也正如一个瞎子带着一群人过河,不知深浅和方向,仅靠摸石头探路,这是多么可怕和荒唐的思想?!

还有“不走歪路,不走邪路”,但是那走什么样的路呢?“不走歪路,不走邪路”,我们可以理解为正路和大路,也可以理解为要走符合人类现代文明的路,那就是搞普选,搞宪政民主,而事实上呢。另外还有什么“闷声发大财”之类的东西,不仅是俗不可耐,而且极其愚昧,属于最为低级的机会主义,基本沦入到动物层面的原始欲望诉求。

这就是中国目前政府所主导的机会主义,拥护这种机会主义的人大约分五类:一类是权利核心,多是红二代与官二代,他们对二战后在苏联的主导下建立的红色政权有着天然的血缘亲情,他们内心还存留着中国人一贯的宗法血缘专制思想意识,绝没有现代文明的民主观念。他们认为江山是他们祖上留给他们他们的私产,理所当然的作威作福,奴役大众,也绝不愿意在自己手上给丢了。虽然没有将中国带向自由和平等的民主社会的能力,但他们还是积极的维护这个带着严重殖民色彩和制造了无数灾难的政权。第二类是非红色血脉进入权力阶层的,占有权力阶层很大比重,他们完全出于私利的原因积极维护这种体制。他们仅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目的只在敛财,然后拍拍屁股移民走人,带上子女家人去“国际分裂势力”那边过幸福的下半辈子,没有任何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责任感。第三类是一般工作人员,普通公务员、知识分子、教师、国企员工等,他们虽然也对现实有诸多疑问和不满,但是在中国社会里,他们物质生活相对稳定,福利和养老保障都较优越,所以也算是既得利益者,只是他们没有能力靠近权利核心,发不了大财,只好退而求其次,求个小安就好。第四类占有中国人口很大一部分,他们是普通百姓。由于愚民教育以及历代专制强权的压迫,还有汉语文化的奴性精神传承,加上这些年经济有了些发展,相比毛泽东时代的一穷二白,为了能吃饱穿暖,他们的确是发自内心拥护政府的。但他们不明白,无论是改革开放还是发展经济,那是政府的本职工作,没有什么好感恩的,但是他们绝不具独立的人格和思想,明白作为一个人应有哪些权利,所以有一点点的好处总是感恩戴德。这也是情绪化的产物,完全没有理性的表现,根本原因还是在历史传统文化对他们思想和人格的塑造。第五类,他们不满于现状,或怀有仇恨,或怀有愤怒,但他们根本上又没有能力去探讨问题根源,也拿不出一套系统的思想理论和提出一套相应的解决方案,仅是停留于对表面现象的批判,因为恐惧缺乏勇气,同时没有深刻的智慧,仅把中国的改变寄托西方或他人,甚至寄托于虚无的“历史必然性”。

二、西方宪政民主的拥趸者,对抗机会主义的机会主义

移植或山寨西方宪政民主,也就是辛亥以来倡导推行西方宪政民主的论调,他们认为只要体制改变了一切万事大吉,中国从此就会万岁太平,中国人也会过上和欧美人民一样的美好幸福生活。然而,中国目前不要说政府和普罗大众对宪政民主的认识还是极其盲目和感性的,甚至连很多的学者也是懵懂和曲解的,他们根本无视一个政治体制背后所关涉的文化思想和人格精神,以及信仰的力量。严格说,这种简单移植、复制其本质就是山寨的,也是属于机会主义范畴的。很简单,看看中国的工业就知道了,中国的工业就是复制、模仿和山寨的,但是有多大的竞争力和创造力?造成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世人共睹,原因是什么?说简单点是有技术没科学,有工业没文明。

拥趸简单复制西方宪政民主的人,大体上是体制外的知识分子和海归,另一类是对现政不满的,还有就是权力斗争失利的,也有真诚认为这是一条好路、却极其短视的学者。这些人都没有看到西方宪政民主的本质,忽略了西方社会现代文明成果的过程,所以非常盲目、简单的推行那套只有现实结果对比,而无视中国历史原因与现实客观的理论。我想这也是六四失败的真正原因,根本上缺乏文化思想的基础,没有精神信仰的支撑。其实,也是盲目和感性的,更是机会主义的。这种简单的主张,一方面是急于达成中国早日实现宪政民主的期待,一方面是把西方的宪政民主拿来当作与共产党间接对抗的工具,剩下一方面才是试图从社会发展客观性的科学探索。

另一种机会主义就是直接的反党者,他们固执而坚决的认为,中国社会问题全是共产党所造成的,而并不是文化思想和精神信仰以及历史所导致的必然结果。我们不能回避中国现实社会的矛盾,与党直接对抗的矛盾大体上可以分为几类:一类是三年大饥荒与文革罹难受害子女亲属的沉积,这些人因为父辈或祖辈曾经服务或信任于共产党,因为伤亡或利益受到损害,所以就成为了反党的暗潮。第二类是参与六四运动相关的一群人,他们由于亲属同学的伤亡、人生利益受损和所谓的正义精神与理想信念受到打压而产生仇恨,成为反党的主要力量之一。第三类就是法轮功,因为信仰被压制而旗帜鲜明的反党,并正面进行对抗。第四类,各行业在现实利益斗争中失利的人,比如被强拆的、背冤案的,在现实生活中受到政府极大伤害的,他们几乎都是信访办的常客,由于长久的压抑和绝望,直接走向了极端的反党途径。反党者,虽不缺乏正义之士,但总体来说都倾向极端思想,没有求真的精神和深刻的理论建树,把反党作为目的,这也是非常不可取的。无论他们是要求宪政民主别的,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宪政民主,而是反对共产党,这里面有着深刻的仇恨因素。

反对共产党到底是否是正确的呢?在我看,至少是片面的,残缺的,作为人不但不应该怀有仇恨去生活,同时也不能把反对某个政党,或者推翻某个政党作为人生的终极目标。而是应该把追求自由和平等的权利,寻求公平公正的社会秩序,拥有有尊严和安全幸福的人生才是正确的。反对专制和建立民主只能是一种手段,属于方法论的范畴,如果我们失去了自由和平等的终极目标,那么,这同样也是一种机会主义,并且是以一种机会主义去对抗另一种机会主义。

三、等待机会的机会主义者

纵观网络论坛和自媒体蜂拥的言论文章,中国也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正在陷入一种迷茫与彷徨的心态。你搞不懂他们的立场和态度,他们的立场是随时变化的,观念瞬息万变,极其轻易的相信一切又极其轻易的怀疑一切。他们忽左忽右,一会坚持传统的、民族的,抵触“国际势力”,一会又倡导西方的、现代文明的,反对强权专制。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左是右,是拥护现政专制还是期待宪政,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对自己有利的就马上拥护,对自己没利的就极力反对,根本不问对错是非。我把这样的人群和思维现象称之为“等待机会的机会主义者”。

这是一群不求甚解的人,或是信佛的,或是信道的,或是信儒的,或信基督天主,或玄或需,或什么都不信。这群人喜欢卖弄学识而无一精通,好为人师而又一知半解,表面上似乎什么都知道点,然而哪方面都不成系统,都不深刻。这样的人在中国社会比比皆是,他们基本组成了中国社会的中间阶层,也是中国机会主义的重灾区。这群人绝大多数都是上过学的,有一定的知识储备,但绝无精神信仰和求真的智慧与意志,欺上瞒下,左右逢源,非蒙即骗。他们的职业也遍布社会各个领域的中间阶层,多数为公务员,很大一部分还被称作知识分子,或者教书,或者在企业担任中层领导,或者在某个区域和场所有着一定的影响力或者拥有一定的公权力,掌握着一定的公共资源。

这个群体的人,几乎占据了中国社会的中间阶层,甚至可以左右整个社会的动向。他们基本上归属于专制体制组织部分,但又区别于特权阶层的统治者,因为他们没有特权,但他们却依附于特权阶层。同时,他们也区别于完全被奴役的普罗大众,因为他们不仅仅只是被奴役者,同时也具有着有着奴役他人的身份和事实。这群人由于缺乏精神信仰和求真精神,完全沦入彻底的机会主义,在政治上依附于强权胜者,顺风倒,不但依傍强权掠夺公众,同时又可以骗取公众信任与特权阶层的统治者们相博弈。他们的心中只有现实利益,一切都以个人的利益得失为出发点和归属,他们一方面要应付当权者强权政治,同时另一方面又要应付愚蠢无知的大众。他们对现实处于左摇右摆的状态,时而满意,时而不满意,因为他们并不具备理性思想和应有的精神意志,对生命和人生没有清醒的认知,所以生命行为也很难保持一个正常平衡的状态,仅听凭于原始欲望的需求在社会动荡之间起伏不定。他们一直都在等待机会,等待着更大的权力和更多的财富来满足他们深不见底的欲望深渊。无论哪一天,也无论哪是哪一种思想,是否是正义的,只要对他们自身有利,他们就会随时倒向哪一方。

相比于最大的愚蠢和麻木者群体们来说,这是种等待机会主义的机会主义者群体,事实上占了中国第二大阶层,特权阶层相对来说是少数,而真正的坚持正义,追索真理与文明,信仰自由和平等的人,就成了绝对的少数,甚至于可以忽略不计。除了这几个群体的思想和精神现状,那么,中国整个社会绝大多数的民众处于什么样的一个思想和精神现状呢?我将在下篇文章《一个愚蠢麻木而又懦弱刁蛮的族群》里进行叙述。

欢迎资助

Paypal me

https://www.paypal.me/SHENG699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20: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