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3

作者:wlr谷石  于 2014-7-5 16:4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9评论

第二天一早,我就来到车行,修理很简单,半个小时完成,接着离开首都驶进了茫茫大山。

这个工地海拔两千八百米,位于原始森林的边缘,虽然对前面的路途有些担心,但原始森林的诱惑还是令我心存渴望,期待着一睹未经人类开发的热带雨林风采。可是在山路上盘旋了三个多小时,眼前依然是整齐的人造林。我逐渐失去耐心,加上早晨出发前吃了些晕车药,这时上下眼皮开始频繁的亲密接触。

这药本来是为乘飞机准备的,不过一路都很平稳,连起飞降落都没有不适的感觉,所以还剩下许多。加上现在和姜医生又有这样一种关系,以后弄点药应该不成问题,所以我在上车前也吃了两片。

想到姜医生我又来了精神,她叫姜敏,是西安一所医院的大夫。不过我实在无法想象,在西北干燥的气候中,如何生出如此细腻润滑的肌肤。想起和她亲热的情形,又不免有些遗憾,当时光顾着满足积攒多年的渴望,没有好好抚摸和看看她的身体,今天出发的时候也没来及说一声,这几天她肯定要着急了。

车转过一个山脚后拐到一条坑洼的土路上,突然的颠簸让我皱起眉头。马旦拍拍我的手臂,然后向前指了指,嘴里冒出几个听不懂的单词。我顺着他手臂的方向往前看,有些莫名奇妙。

又驶过一个弯后,我才突然明白过来——原始森林!我们一下子进入了原始森林!两旁是连续不断的树木和手臂粗的青藤,确切地说是两道黄绿色的墙。我们仿佛在一个胡同中穿行,更准确地讲是在一个绿色的隧道中穿行。头顶是密不透光的黛色浓荫,旁边是巨大的树干和藤条紧密缠绕在一起组成的屏障,你的目光只能看到它的表面,休想再深入哪怕一个毫米。不时有藤条伸到路中间,嘭嘭地抽打着车窗,我半张着嘴看着眼前的一切,完全惊呆了。

蜿蜒的土路费了好大力气才爬上山顶,好似憋了很久,要探头透口气。一切豁然开朗,极目四望,墨绿色的汪洋覆盖着起伏的山峦,把棱角分明的群峰抹成优美柔和的曲线。

翻过山顶,道路又一头扎进绿色的黑暗中。马旦打开车灯,我这才放松下来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原来两边的墙也不是完全没有缝隙,时不时会出现一些或大或小的洞,而且两两对应,只要左边有,路的右面不远肯定也有一个,大概是动物的地面通道,不过里面黑乎乎的深不可测,看不见任何东西。

在密不透风的森林中又穿行近两个小时,周围的植物才逐渐稀疏,车又爬了一个大坡,终于到达目的地。

我开门跳下车,两脚一阵钻心的酥麻,险些摔倒。同事们见卡车回来,纷纷从工地和宿舍中赶来,卸下上面的生活用品。工地的负责人王文革笑眯眯地对我说:“欢迎总部的领导,今晚我们烤羊肉招待你。”

“我哪里是领导,”我一下子红了脸,“这次来是帮你们干活的。”

“来干活的也是领导啊!”他斜了一眼齐工让我带来的半扇猪肉,笑得更加明显。阳光照在他满是灰尘和皱纹的脸上,才几天不见,他已明显苍老许多。

下午我简单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就跑到厨房去帮忙。今天负责晚饭的是水电工,因为烤羊肉的准备工作较复杂,所以他有些忙不过来。我们先把羊肉洗净切成方块,然后加入酱油、料酒、盐、味精、八角等腌制。不一会儿功夫,拌和着作料的两大盆羊肉就飘出阵阵香味,惹得我的肚子咕咕直响,中午只吃了两个鸡蛋,现在确实有些饿了。

晚上六点多钟,同事们收拾好工具、打发走当地工人,纷纷回到宿舍,王文革已让看门人买来两箱啤酒,大家分成两拨,一部分围在一起,开始往自行车辐条上穿羊肉,另外几个人搬出许多木炭开始生火。一时功夫两盆通红的炭火就被端进来,羊肉也准备就绪。

虽然不会喝酒,我还是在大家的建议下学着别人的样子开了瓶啤酒,坐在矮凳上拿起一串羊肉烤起来。

炙热的木炭碰到滴下的汤汁立刻发出嗤嗤的脆响,一股水汽伴着少许白色的木炭灰烬升腾而起,有人跑去打开窗户,浓郁的香味随着窗外黑夜中吹进来的冷风飘满整个屋子。

人们都不再说话,专心致志地翻动着手中的羊肉,红红的炭火映照着大家的脸,也烤暖了每个人的身体。有几个性急的拿起肉串,呲着牙试了试,随即被烫得吸着气放了回去。

汁液烤干后羊肉开始出油,亮亮的一层从里面渗出来,随即在下面汇集成晶莹剔透的油滴,映着炭火红红的落下,在轻响中化成一簇簇小小的火焰。我早已被烤肉的香味弄得满嘴口水,只是有前面人的教训,加上还想保持风度,所以迟疑着没有开吃。

王文革拿起黑乎乎的一串看了看,然后伸手递过来,示意可以吃了,同时叮嘱小心烫着。我用拇指和食指小心地挨着他的手捏住辐条,拿到嘴边吹了吹,又靠近唇边试试温度,最后慢慢的扯下一块含在口中。

有些干硬的外壳下是柔软而温热的羊肉,稍稍一使劲就流出滚烫的汁液,加上撒在外面的辣椒末和盐,让人立刻满口生香,食欲大动。我细细品味的功夫,别人早已开始大快朵颐,有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咬下两块,然后半张着嘴大口喘气,让肉在嘴里冷却,接着简单嚼几下,喉头一滚就又开始下一轮撕扯。还有的嘴里吃着一串,另一只手又拿起一串放到火上,两头兼顾忙得不亦乐乎,满屋子都是诱人的香味和咀嚼声。

快速吞下几串羊肉,哄哄馋虫以后,所有人似乎才想起来还有啤酒,拿起来咕咚咕咚灌下几大口,随后无比畅快的喘口气,接着吞咽。我发现自己的速度还不到别人的三分之一,但还是尽量不紧不慢,试图优雅些。

酒至半酣,食到近饱,大家的话才逐渐多起来。我这个新来的自然成为谈话的焦点,得知我还没有结婚而且年龄最小,大家开始把我当小孩子吓唬,说什么外面有狼和蟒蛇,夜里上厕所小心别被咬掉小鸡鸡等等。我不知如何应对,只好跟着大伙一起傻笑。

胡侃了一阵,大家酒足饭饱,纷纷洗漱后上床睡觉。虽然白天坐车有些劳累,但躺在床上时,我却无论如何睡不着,于是披衣下来走到屋外。

宁静的夜空一尘不染,没有城市灯光的映照,天上的星光明亮而恒定,低垂的天幕仿佛触手可及。白天的原始森林现在已变得黝黑而苍茫,仿佛与天空融为一体。黑暗中偶尔传来一两声动物的嚎叫,更显得周围空旷而安详。不远处看门人屋中的蜡烛,懒懒的燃烧出昏黄的光线,漫不经心地穿透了外面的黑幕。我在院子里站了好久,直到身体微凉,困意袭来才转身返回。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3 回复 秋天的记忆 2014-7-5 23:14
这样的经历是令人难忘的。
3 回复 嘻哈:) 2014-7-6 00:00
发现调羊肉的料里没有姜,听说姜在非洲是奢侈品。你这是在哪国呀?你们被中国排去搞啥工程呀?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7-6 00:17
写得不错。
3 回复 wlr谷石 2014-7-6 03:26
秋天的记忆: 这样的经历是令人难忘的。
是啊,所以怎么多年了,还是想要写出来。谢谢!谷石
3 回复 wlr谷石 2014-7-6 03:29
嘻哈:): 发现调羊肉的料里没有姜,听说姜在非洲是奢侈品。你这是在哪国呀?你们被中国排去搞啥工程呀?
好像是这样的,本人在这方面很粗心,不大记得了。因为后面还涉及许多事,不宜公布实际身份,同时,文章里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做了模糊处理,请谅解!谢谢!谷石
3 回复 wlr谷石 2014-7-6 03:29
秋收冬藏: 写得不错。
谢谢您喜欢!刚注册的,还在熟悉论坛中。谢谢!谷石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7-6 03:47
wlr谷石: 谢谢您喜欢!刚注册的,还在熟悉论坛中。谢谢!谷石
欢迎新人佳作。
3 回复 wlr谷石 2014-7-6 03:54
秋收冬藏: 欢迎新人佳作。
呵呵!非常感谢!谷石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7-6 04:05
wlr谷石: 呵呵!非常感谢!谷石
等我从头慢慢读来。
您写长篇小说,若是许多章节一下都贴出来,大家不一定能仔细品味。
4 回复 wlr谷石 2014-7-6 04:18
秋收冬藏: 等我从头慢慢读来。
您写长篇小说,若是许多章节一下都贴出来,大家不一定能仔细品味。
哦,是这样啊,我没经验,怕喜欢的朋友等得急。谢谢提醒!谢谢!谷石
3 回复 wlr谷石 2014-7-6 04:18
秋收冬藏: 等我从头慢慢读来。
您写长篇小说,若是许多章节一下都贴出来,大家不一定能仔细品味。
哦,是这样啊,我没经验,怕喜欢的朋友等得急。谢谢提醒!谢谢!谷石
3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4-7-6 06:46
wlr谷石: 哦,是这样啊,我没经验,怕喜欢的朋友等得急。谢谢提醒!谢谢!谷石
也不能拖,会失去读者兴趣的。

吃羊肉描绘细致!好!
3 回复 秋天的云 2014-7-6 06:56
好看!
3 回复 wlr谷石 2014-7-12 19:53
ChineseInvest88: 也不能拖,会失去读者兴趣的。

吃羊肉描绘细致!好!
谢谢夸奖!
3 回复 wlr谷石 2014-7-12 19:53
秋天的云: 好看!
谢谢夸奖!
3 回复 曾经以为的凝视 2016-2-16 04:47
对原始森林和山峦的描写,能感觉到谷石的文学功底。突然想到,谷石=故事?
3 回复 wlr谷石 2016-2-16 09:32
曾经以为的凝视: 对原始森林和山峦的描写,能感觉到谷石的文学功底。突然想到,谷石=故事?
呵呵!谢谢您的夸奖,谢谢!!!
谷石=故事,很有意思!您可以这么理解。
谢谢回复和支持!
谷石
3 回复 曾经以为的凝视 2016-2-16 11:53
就是看连载不过瘾。有本书,或躺在床头,或靠在SECOND CUP的沙发上,该多惬意!
3 回复 wlr谷石 2016-2-16 13:36
曾经以为的凝视: 就是看连载不过瘾。有本书,或躺在床头,或靠在SECOND CUP的沙发上,该多惬意!
呵呵!现在还没写完,希望以后能出书。
谢谢您的回复!
谷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08: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