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九十

作者:wlr谷石  于 2014-12-5 16:5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5评论

躺到床上,我很快就睡着了,可是这觉睡得极不踏实,不停的做梦,几个身形曼妙而奇怪的女人不停地在眼前飘来飘去,不经意间一低头,却发现腿上脚上不知何时已布满黑斑,鼻毛也已经长得拖到地上。
一惊之下,我醒过来,窗外已是阳光灿烂。出了卧室刚进走廊,一阵香味就从餐厅里飘过来,苏静娥和崔西正在里面进进出出地忙碌着。
“好香,饿了。”我走过去伸手要接苏静娥端的盘子,她犹豫一下,还是递给了我。
“睡到现在才醒,一定饿坏了,尝尝我煎的鸡蛋。”崔西接道。
“哦哦......”我想起昨晚的事情,如有不知所措,只能低头开吃。
“怎么样?说话啊!”崔西等了一会,见我只顾低头吃饭,忍不住开口问道,“我问过苏静娥你喜欢什么样的煎蛋,不过今天是第一次。”
“嗯,好好!”我含糊地应付着。
“怎么了?”她凑过来坐在身边,两眼盯着我,“没睡好?”
“呵呵,不是。”我赶紧笑着转向她,“很好,很好!谢谢!”
“好吃就行,下次可以做得更好。”她站起来和拿着一叠纸进来的基德打个招呼,轻快的返回厨房。
“你吃过早饭了吗?坐。”我看着一脸疲惫的基德。
“吃过了,谢夫。这是今天早上的情报汇总,我给您念念标题?”
“好的,谢谢!”
“北方邻国的副总统访问首都,与总统会谈,确立双方的友好关系;总统正式任命最高治安官,全国社会秩序进一步恢复正常;全国生活必需品供应稳定,人民已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发现十二具外国人尸体,经查系前政府武装人员杀害。”
“等一下!这是电视新闻吗?你录下来没有?”
“......您说的是发现外国人的尸体?录下来了,但尸体被焚烧过,加上时间太长,根本无法辨认。我请教过有经验的警察同行,他们也不能判断。”
“嗯......托德上午在哪里?会过来吗?”
“他打过电话,我说您还没睡醒。他说您睡醒后通知他,加斯帕尔应该已经打过电话了。”
“下次再打电话来,就告诉他直接过来,没关系!”
“是,谢夫!”
话音未落,一辆吉普车停在门口,托德带着两个参谋走进大厅。
“Hi,托德!正说到你呢。”
“李,睡醒了?”托德一脸兴奋,用力和我拥抱,“敌人撤退了。”
“嗯,怎么回事?”
“可惜不是溃逃。加斯帕尔,地图拿过来。”
他在地图上指指点点,快速划出胡图人防线的当前位置。
“奇怪?他们怎么把防线自动给我们拉圆了?”
“是啊,我也很惊奇,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陷阱?”
我用手大概量一下地图,说:“大概十五公里左右,......在我们炮兵射程之外!”
“没有炮火支援,我们的进攻会很吃力。不过,可以重新构筑炮兵阵地嘛。......我明白了!这是想引诱我们占领撤出的地域,我们的人员有限,防御范围扩大,他们就有空隙可以利用,我们的支援也会变慢。”
“穿插、分割、包围、消灭,糟糕!胡图那里有人想明白了。”我拍了下地图。
“那怎么办?不要......有点可惜。”托德站直身体。
“让我再想想。”
“好吧。还有一件事,上次说到办报纸的事,总编我找到人了,叫杰夫。”
“杰夫?这名字好耳熟......大学老师?”
“是的,首都大学历史系老师,你认识?”
“啊,见过面。”
“要不要把他叫来见见你?”
“还是不要了。我刚刚在和基德讨论新闻,首都那边发现外国人的尸体,但无法确定身份。我在想,为什么胡图人要发这样一条新闻?前几天通过卫星电视看到消息,欧洲几个国家的政府正在联系他们的侨民,试图确定是否安全,看来胡图人感到压力了?”
“是这样的,城里有几个白人,他们的政府一定在找他们。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把消息传递出去。”
“城里还有白人!太好了!叫什么名字?”
“我回去查查,好像是欧洲人,具体记不清了。中国政府应该也在找你们,但我没看到消息。”
“嗯嗯......应该是......有办法了!”话说到一半,我突然冒出一个主意,“既然敌人主动撤退,我们就全部占领,不过不能掉进他们的圈套。我记得以前有个国家在打仗时,采用过一个方法:利用地形,构筑坚固的防御阵地,一旦敌人进攻,其他地方可以放弃,但在有利地形上的坚固防御阵地却一定要固守。这就仿佛是在敌人进攻的洪流中一个坚固的岛屿。这些阵地储配足够的粮食、弹药、人员和重武器,敌人进攻开始时,起到迟滞、干扰作用,一旦对方进攻势头减弱或停止,它可以适时出击,切断退路,配合正面反击,包围、消灭敌人。”
“嗯,这个办法很好,下午我们开会,你再仔细讲讲。还有,我听说有个白人女孩驾飞机过来找你?”
“是啊,基德,把崔西请过来。”
崔西走过来伸出手,托德立刻站起来,单手托肘,恭敬地和她握手,连连称赞她的勇敢。
“李,这位女士对你真是有情有义,敢在这种情况下来找你,令人佩服!”崔西走后,托德郑重地看着我称赞道。
“哦,是啊,不过这样太危险了,我正在为这件事头疼,那架飞机回不去了,她不应该在这里。”
“说到飞机,我想到一个办法,能不能用飞机上的电台把消息发出去?”
“对啊,明天去试试。中午别走了,在这一起吃饭,仔细商量一下防御工事的事。”
下午开会,所有人一致赞成我的意见,然后开始讨论防御体系及工事构筑的细节,七嘴八舌一直议论到天黑才结束。回到办公室以后,基德给我一杯水,同时递过来一张《要塞》的创刊号。
“好!这个题目好!”我一眼看到头版的大标题,立刻称赞,“《我们为什么抵抗?》,好!就是要告诉所有的人战斗的意义。”
在座椅上往后靠靠,端起杯子,我继续往下念:
“没有好战争,没有坏和平。战争带来的生命毁灭和灾难是非常可怕的,这个报纸发行之前,我已经感觉到了这种可怕,相信绝大部分居民也有所经历。所以,我们不应该选择战争,更何况战争还会摧毁......”
扔掉杯子,我抓起报纸就往外走,把毫无准备的基德吓一跳。
“托德!这人写的什么文章?”我冲进托德的办公室,扬起手里的报纸用力挥舞,“一开始就说战争可怕,什么意思?让大家都去投降?让胡图人来一场大屠杀?他到底是胡图还是图西?见鬼!”
托德被突如其来,连珠炮似的问题弄愣了,眨着眼睛不知如何回答。
“李,别激动,坐下慢慢说。”西点抬起手往下按按,示意我冷静。
“对不起,刚才忘记敲门了。”我这才注意到西点也坐在旁边,“报纸一定要鼓励大家坚持下去,不能反对当前的主要任务,这个杰夫不知道在想什么。”
托德接过几乎被我揉成一团的报纸,展开来仔细阅读。
“我觉得杰夫的文章写得挺好,战争就是很可怕!”西点插话说。
“怎么能这样告诉老百姓!”我停顿一下,尽量使自己的语气缓和一些,“大家都害怕了,都去投降,让胡图人随便杀人?”
“不告诉大家战争的可怕,等士兵们上了战场,看见敌人和同伴被打得血肉飞溅,然后吓得不能动弹,那才是最糟糕的。因为害怕而抵抗和因为害怕而放弃抵抗,都很正常。我们当初也是主张谈判或投降,只要对方不再屠杀。而且,这篇文章并没有说应该放弃抵抗,任由胡图人杀死我们,后面说的很详细:我们是实在没有办法,才选择用战争的方式抵抗。”
我发觉自己没看完文章,有些心虚,但还是继续坚持:“说战争很可怕,一定会减弱大家抵抗的决心,所以,现在应该以鼓励大家抵抗为主,不该讲可怕的事情。”
“我明白了!”西点对我点点头,“我们两人的不同想法,主要在于报纸是什么?我想:报纸里面主要是新闻和观点。新闻,应该描写实际的情况,不能改变或避开。观点可以不一样,但不能因为观点改变事实。”
“你这样说我绝对不同意,新闻总有......总有对大家的影响。这样写......”
“新闻不能撒谎欺骗大家。”西点抢白一句,把我的后半截话堵了回去。
“时间不早了!”托德站起来,“我要回家睡觉。李,明天还要陪我去查看地形,选择构筑工事的高地,你也回去吧!崔西应该正在家里等你......呵呵,她可真漂亮!”
我气鼓鼓地回到别墅,摔上车门直接闯进餐厅。
“回来了,马上开饭,稍等。”崔西在厨房伸头看看,然后端出来几个盘子。
“你不舒服?”我看她放下盘子,身体有些佝偻。
“没事,明天就好了。”
“我带你到中国医疗队看看,有病要及时治疗。”
她停下来看看我:“你的老师没讲过?”
“什么啊?我又不是学医的。”
“那你以前的女朋友没告诉你?”
“你说的很奇怪,什么女朋友......”我突然意识到她指的是女性生理周期,立刻张嘴结舌,不知所措地停下来。
“怎么了?”她先是奇怪地看着我,然后突然明白过来,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看着崔西笑得花飞蝶舞,我的火气立刻烟消云散,摸摸头,也一起跟着笑。
“哎呀,我听别人说,和中国人说这些事时一定不要太直接,没想到你根本不懂。”
“不是,其实上中学的时候老师讲过,可我没在意。”
“那你上中学时没有女朋友吗?是不是那时你没有现在这么帅?还是中国女孩不喜欢你这个类型的?”
“no,no,no 我们......我们,”我被她问得有点乱了方寸,“那时候有女朋友是很丢脸的事,老师也不允许。”
“老师管这些?好奇怪!”
“管,老师经常提醒我们不要......不要谈恋爱,呃......很年轻的时候。”
崔西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又接着笑。
“意大利面,很好吃!”我被她笑得好不自在,赶紧打岔。
“李,告诉我,那时有没有女孩喜欢你?......告诉我吗!”
“大概有吧。”
“大概?到底有还是没有?”
“她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
“她没告诉你?为什么?错过机会就太可惜了!......我明白了,中国女孩对这种事很害羞。太好了!我喜欢的男人果然很棒,以前就有女孩喜欢。和我说说,你怎么知道她喜欢你的。”
“嗯......啊啊!”我被她拉着胳膊晃得头昏脑胀,赶紧咽下嘴里的面条,“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全年级学生自己组织的新年晚会,大家纷纷表演各种节目。我不会唱歌,所以坐在后面和几个朋友聊天喝饮料。后来开始做游戏,有个项目叫......就是问你什么,你绝对不能正确回答。比如问:‘你叫什么?’你千万不能说:‘我叫李立强。’这样就错了,要罚表演一个节目。
本来我没打算上去,可是过了一会,主持晚会的女生点名让我参加,所以只好走到舞台中间。
她微笑着看着我,手里拿着一张纸开始念:‘你今年几岁?’
‘我今天很高兴!’
‘你吃了吗?’
‘我今天很高兴!’
‘你的鞋哪去了?’我忍不住低头看看,大家一下子笑成一团,‘我今天很高兴!’
那女孩有些惊奇,停顿一下,台下已经有人鼓掌喝彩。
‘今天星期几?’
‘我今天很高兴!’
‘你有没有女朋友?’
‘我今天......很高兴!’
‘你喜欢哪个女孩?’
‘我......’
最后两个问题,她已经抛开纸条,越问越快,眼睛直对着我,目光像火一样烫人。我只能说出一个字,接着像离开水的鱼,光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台下鼓掌的、尖叫的、跺脚的、大笑的、拍桌子的,已经乱成一团。
后来好长时间,朋友们见了我,都要开玩笑地问问和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聪明!用一个答案应对所有问题。”
“呵呵!是的。”我暗暗松口气,总算把话题引开了。
“她漂亮吗,性感吗?”
我差点被噎住,赶紧伸伸脖子:“嗯......能当晚会主持人,当然漂亮!很多男生说她像新疆人,就是像外国人,高鼻梁、大眼睛、身材高挑......皮肤也不错。”
“那你为什么不追她?不喜欢?”
“不是......主要是没感觉。对了,你的飞机上有电台吧?可不可以用它呼叫一下外面,把这里的消息传出去。”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明天就去,斯特林和影倩姐姐找不到我,一定很着急。”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12-6 01:29
硝烟弥漫中的玫瑰花静悄悄地开~
0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4-12-6 07:59
等待了粉久粉久~
0 回复 wlr谷石 2014-12-6 08:13
秋收冬藏: 硝烟弥漫中的玫瑰花静悄悄地开~
是啊!有些事情真是奇妙。
其实还没硝烟弥漫,后面情况更严重。
谢谢!
0 回复 wlr谷石 2014-12-6 08:14
ChineseInvest88: 等待了粉久粉久~
好的,尽量加快速度。
谢谢!
0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4-12-6 08:15
wlr谷石: 好的,尽量加快速度。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2: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