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92

作者:wlr谷石  于 2015-1-11 08: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非洲

本章节配图链接:https://www.backchina.com/home.php?mod=space&uid=343741&do=album&picid=343785
“什么事?这么慌张!”我跑到车边,有些不满地问。
“西边发生战斗,敌人进攻,托德呼叫您。”他把话筒和耳机递给我。
“托德,我是......托尼,请讲。”
“托尼,敌人进攻西边1245高地,情况有些危急,你能不能尽快到指挥部?”
“好的,我在机场,马上回去。”放下话筒,我转身寻找崔西,发现她已跑过来,“崔西,我到指挥部,你回别墅。”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吃晚饭?”
“我也不知道,你先吃吧,不要等我。”
“那我给你送过去。”
“行行,我们赶紧出发。”
指挥部里,大家都围在沙盘前低声讨论着什么,我也赶紧走过去。
“托尼,敌人进攻1245高地,”托德指着沙盘上的那个山头,“情况比较危急,这次敌人有迫击炮。”
“迫击炮?!我们的炮兵呢?”
“西点马上就到,炮兵已经开始火力支援了。但是这个阵地刚刚占领,只有很简易的工事,经不起炮击。”
“敌人迫击炮是多大口径的?值班参谋是谁?”
“谢夫,是我。迫击炮口径不清楚。”一个年轻人站起来,神情有些紧张。
“汇报一下情况。”我走到地图前。
“是!下午四点四十分,敌人大概两个连的兵力对1245高地发动进攻,......沿1090和1195间的山谷。1245高地防守兵力一个排,有重机枪三挺,防御阵地尚未全部完成,......只有简易的交通壕和射击阵地。目前阵亡八人,受伤11人,重机枪被击毁一挺。炮兵已开始火力支援,增援部队已经出发,还有十分钟左右能够赶到;周围的1120和1123阵地已做好战斗准备,这个两个阵地派出的支援兵力已经赶到1245阵地;敌人共发动了四次进攻,......大概伤亡五六十人。”
“知不知道敌人迫击炮的发射阵地?”西点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我的身后。
“不知道,......他们没说。”参谋回答。
“告诉他们注意观察......”我和西点同时说出一样的命令。他见我开口,停下来伸手示意,“听托尼指挥。”
“谢谢!”我对他点点头,“告诉他们注意观察,看能不能发现敌人的炮阵地;还有,下次敌人炮击时,注意数一下......一分钟内落弹的数量。炮兵观察员在哪里?”
西点愣了一下,转头寻找炮兵参谋。
“观察员在1245东南方向的1120高地。”炮兵参谋回答。
“为什么1245高地没有?能不能马上派人过去?”我问西点。
“那附近就一个观察员,一旦离开1120高地,就没办法持续修正弹着。”炮兵参谋回答。
“这样打下去不好。”我转过头,“西点,让你的炮兵掩护,把步兵撤下来。”
所有人都惊讶地抬起头,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工事不行,敌人还有炮,炮阵地暂时又难以发现,再守下去只会增加伤亡。”我赶紧解释。
“可是这个阵地对我们很重要啊!”基恩指着沙盘对我说。
“先撤下来,让我再想想。”
其他人没再说话,隔壁的房间却热闹起来,参谋们开始安排火力掩护计划,发布撤退命令,协调周围各个阵地的行动。
我盯着沙盘看了好长时间,又到桌子边仔细查看地图,脑子里一直考虑着各种方案和可能性。

这个1245阵地是一连四个东西走向的山头中东端最高的一个,整个山脉像个楔子,塞在我们的防线中。当初我曾注意过这个地区,觉得有点不好处理。如果全部占据,则兵力前出太远,难以支援,容易被截断;如果只占领1245,还是有些突出,而且敌人可以顺着山脊进行攻击;但要是完全放弃,1245东面不远处就是我选定的,准备修筑坚固工事的支撑点阵地,就这样直接让它面对胡图人的进攻,没有任何正面的屏障,也让人觉得不妥。最后思来想去,只能暂时决定先占领1245,等支撑点工程完成再做决定。
现在敌人选择这个地方发动进攻,说明对方的指挥官的确有一定的水平。胜,则能占领阵地,在我们的防线中打开一个缺口,以后条件有利,甚至可以撬动整个防线;败,则直接顺山脊撤回原阵地,有两边己方阵地的夹持,我方不敢追击过远。最重要的是,这里已接近西点火炮的最大射程,炮火支援的准确性和及时性都打了折扣,威胁已大大减弱。
思索良久,我也没理出头绪,只好站起来围着桌子转圈。
“托尼,怎么了?”基恩看我紧皱眉头,笑着说,“还没见过你这样为难,以前都是毫不犹豫下决定,然后我们就胜利了。”
我对他笑笑,没有回答,返身继续盯着地图,胸中却突然冒出一股无明火:胡图人的指挥官竟敢进攻!还没被我打怕吗?真是自不量力!既然你敢来,老子就好好地再给你上一课,要不然我十几年在军营长大的经历岂不就都喂狗了。
“基德,接通1120和1123高地指挥官的电话,增援部队到哪了?撤下来的部队到哪了?最新的敌人动态,最新的伤亡情况。西点,炮兵目前状态怎么样?托德,我记得这一区域是你的防区,找熟悉的人介绍一下情况。谢谢!”
“1120是我的阵地,1123是基恩的。”
“哦,还是两个部队防区的结合点......增援部队是谁的?”
“已经赶到的是我的,基恩的正在途中。你想把1245在夺回来?”
“是的,要教训一下敌人。”
“谢夫,让我去!”约翰从不远处的椅子上跳起来向我们请求。
托德没回答,抿着嘴唇看看我。
“好,就是你!”我大声回答,“一起研究一下情况,我来说说想法。”
“我的炮兵会全力支援你进攻,但目前只有一个连能打到那里,我已经命令另一个连移动阵地。”
“好的,谢谢!”我感激地拍拍西点,接着讲述自己的计划,“第一步,佯攻1240高地。注意,是佯攻。这个阵地离1245很近,海拔也差不多,关键是和1245有山脊相连。但它不能做主攻的发起点,主要是阵地面积太小,连接的山脊也很狭窄,无法展开足够的兵力。从这里发起佯攻,是要吸引敌人注意,让他们把主要的兵力兵器放到1245面对1240的这一侧。托德,佯攻的部队由1120派人组成,加上从1245撤下来的部队。”
“而我带领部队由1245北面的山谷绕过去从北坡进攻。”约翰兴奋的目光闪烁,手指划着地图插话。
“非常对!”我兴奋地拍手称赞,“这个方案要考虑到两个方向敌人的威胁。一个方向是对佯攻部队的威胁。1195东面这片山谷的地形和地貌如何?”
“草木很深,有许多桌椅大小的乱石,我刚刚问过1120的指挥官。”基德举着话筒插话。
“很好!”我冲他赞许的点头,“另一个方向是北边1100高地对实攻部队的威胁,基德......”
“也是草木较深,有许多乱石。”
“呵呵,非常好,反应真快!这么说1100阵地的敌人也威胁不到进攻部队。我刚才看过沙盘和地图,1100朝向1245的一面地势平坦,有利于1123的部队监视或火力牵制敌人的增援行动。就这么定了!约翰,你赶到地方需要多长时间?”
“乘车走公路的距离大概20公里,我刚才大致找到一条最近的路线,大概需要50分钟,最快45分钟左右。”
“公路要走20公里?”
“是的,谢夫,这是盘山公路。”
“哦,对对......把任务重复一遍!”
“是,从北侧进攻1245高地,南侧1240高地有掩护性佯攻......谢夫,我指挥的部队从1123南侧山脚出发,如果一切顺利,到达攻击出发点大概需要25分钟,建议休息10到20分钟恢复体力。”
“嗯,这个建议很好!基恩的增援部队到达时间现在不好确定,到时候根据情况调整计划。去吧!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还是让我的部队去。”金突然打断我们的谈话,“托德的部队少,基恩的部队要兼顾防御。”
“不行!你的部队距离太远,等他们赶到,敌人已经完成防御工事,增援部队也到了。托德和基恩的部队就在当地,而且你的人地形也不熟。”我毫不犹豫地否定了金的提议,“约翰,出发!”
约翰用力地向所有人敬礼,然后转身离去。
“基德,找一只秒表,开始计时,看看约翰估计得准不准;再给我倒杯咖啡,找些点心,饿了。”
“谢夫,崔西小姐刚刚打电话说马上就到。”
“哦,好的,谢谢!”

快速吃完晚饭,送走不愿离开的崔西,我回到指挥部,托德等人已经在等我。
“约翰到哪了?”
“还在路上,快到了。”托德回答,“现在有个问题,基恩的部队迷路了。”
“嗯?”我看着焦急的基恩,“他们现在在哪里?”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个笨蛋!”
“别急!基恩,我有办法知道他们的位置。让指挥官告诉你他最后能确定的位置,然后根据这个位置以后的行进的时间,确定大概的范围。在这个范围里找一个处在中心点附近的阵地,让上面的人打一发信号弹。”
“明白了!还是你有办法。”基恩用力拍了我一下,转身去安排参谋执行。
“注意不要惊动1245的敌人。”我得意洋洋的在后面补充一句。
“谢夫,约翰到了,46分38秒!”基德拿着秒表向我汇报。
“太好了!这家伙估计得挺准!告诉他等待基恩的部队,休息一会。联系周围的各个阵地和部队,报告敌人最新情况,告诉他们行动方案。西点,你调过来的那个炮兵连还要多长时间就位?”
“大概还要25分钟。”
“还要这么长的时间?好吧,让他们继续移动,不过我不一定等他们到位了,让已经在位的炮兵连做好准备。谢谢!”
“谢夫,除了能听见1245高地的敌人在赶修工事,没有其他动静。攻击1240的部队已经秘密运动到山脚下,随时可以开始。”
“好的,基德,”我看看表,又看看地图,“托德,西点,十分钟后让约翰出发,再过五分钟开始炮击1245,持续时间五分钟,接着开始佯攻1240。你们看行不行。”
“好,就这样!”西点看看托德,用力点点头。
“不等我的部队了?”基恩走过来问。
“他们在哪里?”
“在1123的西北,估计还要三十分钟赶到。”
“不能等了,”我靠近基恩,“敌人在抢修工事,行动要迅速,让你的部队按计划前进,到......1123西北面的山谷里隐蔽待命,那里距他们现在的方位最近,注意隐蔽,不要被敌人发现。”

十分钟以后,扩音器里传来约翰出发的暗号,房间里一下安静了。又过了五分钟,喇叭里的声音随着炮兵参谋的命令开始嘈杂,炮火命中还没完成的工事,炸得敌人四处乱跑。
“佯攻部队开始行动!”我拍拍托德的肩膀。
炮兵观察员持续报告新的数据,追打四处逃散的敌人。
“基德,问一下观察员:敌人有没有逃跑,有没有增援,1240上面有没有出现敌人?”
“报告谢夫!”片刻之后,基德从隔壁跑回来,“观察员报告晚上看不清楚,1240上没有发现敌人;1245的敌人似乎也没有逃跑。很奇怪!”
“这个‘很奇怪!’是你加的,还是观察员报告的?”我看他皱着眉头在思索,故意开个玩笑。
“我觉得......呵呵!”基德话说到半截,明白过来,也笑起来。
1240顺利攻占,佯攻部队立刻架起机枪向1245的敌人射击,作出继续进攻的姿态,双方马上隔着山脊打成一团。
我一边注视着参谋在沙盘上标记最新的敌我态势,一边不停的看表。如果约翰估计得准确,还有不到一分钟他的部队就要抵达攻击出发点了。
“报告,我们受到敌人攻击......两个方向......”扬声器里突然有人气喘吁吁地报告。
“这是谁在报告,约翰?”我站直身体,耳朵立起来。
“指挥部,我是约翰,突然受到敌人攻击,1100和1090两个方向......很多人......有炮......”语音断断续续,夹杂的枪声和爆炸。
我返身扑到地图上,使出浑身的力气盯着约翰的西方和北方,脑子里轰轰直响。活见鬼!这里怎么会有敌人?
“敌人逼近,炮火支援......支援!”约翰急促的声音和托德在肩头用力的拍打把我唤醒。
“西点,支援他!要快!”我有点歇斯底里地冲西点喊道。
“观察员看不到,让约翰报坐标!......哦,对了,他那里没有观察员。”西点也慌乱起来。
“快想想办法,”我急得心里像被油煎一样,“先找一个能看见的点打,然后转移过去。”
“对对,打1090,然后转移射击。”西点明白过来,立刻和炮兵参谋开始忙碌。
我跑过去抢过参谋手里的送话器,慌得手直抖:“约翰,马上给你炮火支援,先打1090,然后向山下转移火力,你注意观察弹着点。如果敌人太近,让部队后撤,拉开距离......我是托尼。”
“好的,谢夫,现在威胁最大的就是1090山脚下的方向。我们行动困难,急需炮火掩护。”
片刻之后,西点的炮弹砸在1090上,接着开始向山下转移火力。第一群打在约翰和敌人之间,虽然没有命中,但干扰了胡图人的进攻,图西人趁机开始后撤,不过因为1100山脚下的敌人不停地侧射,造成较大的伤亡。
“要不要把火力转到1100方向?”西点问我。
“不行!正面敌人必须持续压制,他们离得很近,炮火一转移,就会冲过来缠住约翰。你的另一个连到位了吗?”
“马上就到。”
“告诉这个连,最快速度就位......先集中力量把一门炮拖进阵地,立刻开始射击1100山下的敌人,然后再逐步完成其它炮的放列。”
西点的炮兵连很快到位,开始炮击,约翰趁机撤下来,但敌人却不罢休,一直追着他们。
“基恩,让你的部队从现在的位置顺山谷往东南方向前出,从侧面伏击追过来的敌人;西点,炮兵转移目标,封锁1100和1245之间的山谷。”
敌人的追击部队刚出山谷,就被基恩的部队从侧面一阵猛打,撤回去的路上,又被炮火覆盖,约翰总算脱险了。
我瘫坐在椅子上,茫然地看着其他人指挥1240的部队撤退,乱糟糟地收拾着残局,脑子里始终盘绕着一个问题:怎么会在山脚下遭遇敌人。
进攻部队总共阵亡和失踪四十多人,主要出现在约翰带领的部队。
“这件事一定要追究责任!”金看看大家都忙得差不多了,敲敲桌子开始说话。
“先稳定住防线,一切等约翰回来汇报后再说。”托德有些不悦,毫不客气地打断他。
约翰回到指挥部,脸颊上被划了一条伤口。他只从医护人员的手中接过一块纱布,简单抹几下,就开始汇报情况。
当时部队眼看就要到达指定地点。尖兵绕过一堆乱石,几乎和敌人撞在一起。好在当时处于进攻状态,士兵的警惕性高,抢先开枪打倒了最前面的敌人,不过后面的敌人很快散开包围过来,约翰指挥部队就地展开与敌人对射,刚刚稳住防线,侧面却遭到1100方向的猛烈袭击,接着迫击炮弹打过来,虽然不是很准确,但立刻使部队陷入两个方向夹击的困境。
“为什么没有考虑到敌人的伏击?你要负责!”金刚刚听约翰讲完,就鼓起眼睛严厉地对我说。
“什么负责?你在行动前考虑到了吗?你怎么知道这是敌人有预谋的伏击?”约翰抢过话头,眼里还残留着战斗时的杀气。
“高级长官讲话,你不要插嘴!你的处罚后面开会讨论。先讨论李的责任。”
“金先生!”约翰放下捂着脸上伤口的手,坐直身体,“高级长官,也要讲道理。实际情况是......”
“闭嘴!”金大喝一声,站起来怒视着约翰。
“约翰!冷静!”托德一把按住也要跟着站起来的约翰,把他拉到一边,基恩也站起来挡在金的前面劝解着。
我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直坐在桌子前面,呆呆地盯着地图。
两人又讲了几句,气氛才平静下来,大家都绷着脸回到桌前坐下。
“基德,”托德转头说,“麻烦你告诉我的参谋,派些人协助约翰他们把带回来的尸体安葬。如果可能,去刚才的战场找找还有没有来不及抬回来的尸体。约翰,辛苦了,今天就这样,你先去吧。”
“等一下,约翰。”我叫住他,有些艰难地站起来。托德提到战死的人,我突然一阵心酸:这些士兵很可能因为我的疏忽大意,甚至骄傲自大而丢掉了性命。
“这次打败了,责任在我。回去告诉和你一起行动的兄弟们......我向你们鞠躬致歉。”
“谢夫,不要这样!”约翰一把拉住正在弯腰的我,“平常走路都可能摔跤,更何况打仗。再说,这次最多只能算平手,根本不是失败。要不是您指挥后续部队从侧面截击,我们哪能这么容易就撤回来。”
“各位长官!”他转身重新面向大家,“这次根本不是遭到敌人伏击,我感觉很可能是碰上敌人的增援部队。也就是说:这是个意外的遭遇战。”
众人沉默,约翰立正,敬礼,转身离去。
“胡说,这次怎么可能是遭遇战,敌人的增援部队?增援部队为什么会跑到山下?他们应该顺着山脊赶去增援。托尼,先不说要不要夺回1245,你根本就不应该派部队从侧后攻击敌人已经占领的阵地,这是侧敌运动,而且是深入敌人的防线,你要负责!”
“这次战斗是我指挥的,一定负责。”我突然意识到金揪住这件事不放,一定另有所图,很可能想借此报复我拒绝让他的部队参战,想到这些不由得怒火中烧,但整个行动都是我策划指挥的,不可能推卸责任。
“时间不早了,敌人也没有进一步行动,都回去休息吧。”托德绷着脸,说完率先站起来。
“先这样,其他事明天开会讨论。”西点附和。
回到办公室门口,崔西迎上来。
“你怎么没走?”
“我不放心。基德都告诉我了,没关系,别难过!”
我心里流过一阵温热,但还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没事,只是行动没成功。走吧,我们回家。”
“谢夫,金说的话很不公平,您别在意。”基德开着车,通过后视镜看看我。
“没事,谢谢!你专心开车。”
我一路无话,崔西也只是拉着我的胳膊默默无语。
回到房间,我一下子摔坐在椅子上,失神地望着窗外。过了一会,有人轻轻地敲门,我转过脸去还没说话,崔西的脑袋已经从打开的门缝里探进来。
“可以进来吗?”她小心地问道。
“进来吧!”我强装着笑脸,“还不睡觉?”
“谢谢!我不放心......我知道现在你不想有人打扰,可是......可是我还是想来看看你。”
“坐吧,我没事。”
“其实我不懂得打仗,但是我想打仗和做其他事一样,都有出错的时候。”
“是啊,这个道理我懂。这次应该是意外,我没料到胡图人在那里还有这么多的兵力。只是,伤亡这么多人,我很痛心,阵亡的人里面还有一个我认识的。”
“我知道你很难过。不要强迫自己,可以哭。”
“呵呵,男人不会......轻易哭的。”话没说完,眼泪已经冲破闸门掉落下来。我倔强地闭上眼睛,狠狠地摇摇头,想把自己的软弱甩出去。
“没关系,没关系!”崔西起身,轻轻走过来,扶住我的肩膀。
没有她的注视,我彻底失去了控制,哭得山摇地动。围城以来的悔恨、思念、恐惧、压力一瞬间爆发出来,心里打翻了五味瓶,情绪像刮起台风的海面:一排排巨浪泛着白沫,呼啸着扑向岸边。
过了很长时间,我渐渐控制住情绪,拍拍她扶在我肩膀上的手:“对不起,刚才失控了。”
“我真的这么讨厌吗?在你难过的时候,都不愿意碰我一下?”
“不是不是!”我赶紧站起来,有些慌张地试图解释,却看见崔西已经满脸是泪:“你能抱抱我吗?看到你很伤心,我也很难过,很害怕。”
我心里一阵激动,情不自禁把她搂在怀里。崔茜浑身颤抖,扬起脸在我脖子上亲吻,然后张开双臂,翘起脚尖。
我赶紧后退半步抬手帮她擦去脸上的泪痕:“我......我想到一件事:如果那架飞机能够修补好,可以试着飞起来,到空中用电台向外面喊话,这样应该能增大信号覆盖的范围,也许会有人......”
“哦......这是个好办法。”崔西失望的放下身体,“可是谁会修补呢?”
“我明天和托德说说,他是警察,应该知道城里有没有机修工。今天很晚了,回去休息吧!”
送走崔西,我大大地松了口气,转身走进洗澡间,一边调整水温一边不由自主地想起影倩。刚才把崔西抱在怀里,已经出现本能的反应,现在又想起影倩的身体,下面更加难受。
难道今晚又要漏到床上?我在热气氤氲的洗澡间里转了几圈,最后坐在浴缸边,不知道如何是好。
干脆自己想办法放出来!可是以前看到报纸上说这样会伤身体,但万一睡觉时弄脏内裤,明天还得洗晒,要是让两个女孩看见,不知道又会说什么。
思来想去,我最后下定决心,还是放出来,反正不是经常这样,死不了人。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0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5-1-12 00:40
坐上沙发,赞!
0 回复 wlr谷石 2015-1-13 11:39
ChineseInvest88: 坐上沙发,赞!
呵呵!谢谢您的鼓励!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2: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