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九十五

作者:wlr谷石  于 2015-2-14 09:4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非洲

第二天开始正常上班,一大早托德就走进我的办公室:“李,太好了!你可以正常上班了。昨晚的事我知道了,那几个军官是金部队的,你的意思是不要处罚他们?”

“哦,是的,只要不再重复,警告一下就行。”

“我担心的不只是这一件事。最近连续出现几次从阵地上下来的军人闹事,有的把酒馆砸烂;有的召妓不给钱;还有的拿枪冲着胡图人居住区乱扫一通,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情况。”

“以后规定:所有从前线下来的军人,枪械一律在入城前交警察保管。”

“对,只允许警察和在里面办公、执勤的军人在城内带枪。你去,立刻写个文件发给各个领导审议。”他回头对自己的随从说,“看来战争对人的影响渐渐出现了,这情况一定要重视,否则我们自己就被自己打败了。”

“想不到那几个军官真的过来接受处罚,很诚实!”

“这很正常。我也把这件事通知了金,请他提醒自己的下属。”

“你说得很对!我们要注意长期战争对人的影响,应该避免削弱部队的战斗力。”

“你得病时说的两件事现在都有结果了。《要塞》报的主编给我一篇文章,主要是建议实行民族和解政策,不仅仅是因为现在需要保卫这个城市,还要着眼于未来,避免民族间的仇恨造成战争。机修工的事,我们找到一个德国人,叫提姆,他以前经营一间车行,自己本身也懂得机械设计和加工......”

“哦,提姆,我知道他。他也在这里!他还会修飞机?”

“是的,他答应去看看飞机的损伤情况,找时间你让崔西带他去看看。我也和他提到设计一种手雷抛射装置,他拒绝了。”

“拒绝!为什么?”

“他不想卷进来。”

“可笑的回答。他不干我们自己设计,没什么了不起。我现在就去接崔西,把提姆的地址给我。”

我们和提姆来到机场,他钻到机翼下面仔仔细细地查看破口的情况,琢磨了好长时间才出来。

“怎么样?”我和崔西同时问。

“我还要测量一下,请稍等。”他打开带来的工具箱,拿出游标卡尺、千分尺、卷尺、直尺等一大堆东西,反反复复地在机翼上下比划,同时在笔记本上详细地记录各种数据。

半个多小时后,我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提姆终于停下来走到崔西身边:“崔西小姐,是这样:我已经测量了尺寸,回去把各种方案都画出来,详细计算以后再和您解释,最后我们一起确定修补措施,您看行不行?”

“可以可以!非常感谢!。”

“哦,还有,你们得付给我修理的费用,我的收费是从现在开始计算的,我会给您一个预算。”

我眨眨眼,这家伙倒也不客气,托德介绍的也要收费,还从今天就开始!

“可以!以后一定给您。我们走吧。”崔茜一口答应下来。

回去的车上,闲聊几句之后,我还是想试试能不能说服提姆帮忙设计手雷的抛射装置。

“提姆先生,我觉得您的技术非常好,可为什么您不愿意帮助托德设计一种手雷抛射器呢?这东西对您来说应该是很容易的事。”

“谢谢您的称赞!李先生。因为我不想卷进这场战争。”

“现在不是您愿不愿意加入的问题,而是您已经卷入了这场战争。每一个在这城市里的人,都已经无法摆脱这场战争。还有,我想如果能设计出来,托德也会付给您费用。”

“不是费用的事,我不愿意参加战争。”

“哦,明白了!我想这里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参加战争,可是已经有人拿着枪对准你了,被迫抵抗是不得已的事......我知道,绝大部分人都会害怕,所以害怕很正常。”

“我的确很害怕,所以不想卷进去。”

“呵呵......”我本想用激将法,没料到提姆毫不掩饰地承认了,反而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先生,我先送提姆先生回去,然后再送您和崔西小姐,行吗?”基德插话问道。

“对对!没错,先送提姆先生。”我一下醒悟过来,刚才只想着这里离指挥部稍近,差点命令基德先去指挥部。

车穿过工业区,开始沿着贫民区边缘行驶。我一时找不到话题,只好将目光看向前方。拐过一个缓缓的大弯,路面上突然出现许多杂乱的家具。基德丢掉油门开始减速,晃动方向盘躲避路上的障碍。

“这是在干什么啊?”我皱着眉头看着不远处墙根跪着的一排男女老幼。

“应该是警察搜查。”基德插话。

“干嘛让这些胡图人面对墙跪着,还把家具扔得到处都是,不应该这样对待平民!”我嘟囔一句,看看旁边的提姆,不能再说下去,但话音刚落,一个跪着的胡图族少年侧脸对身后喊了句什么,警察立刻一枪托把他砸到在地,接着打开保险举枪对着少年的后脑。

“哎哎......!”崔西和我同时叫起来。

基德也发现情况不妙,赶紧猛拍方向盘按响喇叭,同时一脚刹车停下。

“告诉警察,不可以乱杀人!”我喊道。

基德跳下车,跑过去挡住举枪的警察,又和领头的交谈几句,接着亲自过去检查少年的证件,最后转身准备离开,走出两步似乎又想起什么,返身带着少年来到车边:“谢夫,他是这里的居民,证件没问题,刚才因为不满警察损坏家具,和他们争辩几句......您看怎么办?”

“没发现敌人,搞成这样干什么?见鬼!告诉那些警察,把家具都搬回去,损坏的要赔偿;让那些人都站起来。”

“谢夫,我建议您把他带走,不然......我怕出事。”

“啊?那让他上来......他没有家人吗?”

基德回身又问了几句,那少年频频点头。

“谢夫,他还有一个姐姐。”

“一起,一起。告诉警察的头,以后没有敌人,不许这样搜查。”

车到提姆家门口,他邀请我们进去喝杯咖啡,我却急着回去找托德,就随口回答今天有事,改日再来登门拜访。提姆站在车边,看看后面的少年和他姐姐,用力和我握手,提醒我有时间一定要来做客,然后退到路边,一直目送我们离开。

“基德,先去别墅。这姐弟两个叫什么名字?”

“是,谢夫。弟弟叫卡姆,把他们也放到别墅?”

“嗯......让他们两个给苏静娥帮忙吧,我看她有时候忙不过来。我要和托德好好说说,总是这样会出事的。”

回到指挥部,我直奔托德的办公室,先说提姆修飞机的事,然后立刻告诉他回来路上的所见所闻。

他默默地听着,直到我讲完,沉吟片刻才开口:“这事我要找杰夫谈谈,你也去,好吗?”

“嗯......好吧,不过千万别说我在干吗?”

“那当然,你去就是作为这个事件的亲历者,我们现在就走。”

杰夫见到我很意外,随后热情地和我握手。

托德似乎已经是熟门熟路,很随意地找个座位坐下,然后立刻说明来意。

“这问题很重要,”杰夫把两杯热水递过来,“抱歉!咖啡厂停产,没有咖啡了。”

我起身接过水杯,点头致谢,听杰夫继续往下讲:“前些天我给过托德先生一篇文章,提到很多设想,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缓和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比如实行不分民族的、统一的免费教育,符合条件的胡图人也可以成为政府官员,加入军队等等。”

“您这些建议都很好,”我忍不住打断他,“不过我觉得最急迫的是:该采取哪些措施保证目前城里两个民族的矛盾不激化,避免这里的胡图人从内部帮助敌人,就拿刚才的事来讲,我觉得首先就应该规定:警察以后不可以把胡图人当作潜在的敌人对待。”

“是这样的!”杰夫频频点头,“不过我那篇文章是以更大的范围,更长的时间来考虑政府的改进办法。从整体上讲,这些办法对围困这个城市的胡图人,也就是您说的敌人,一样是有利的。”

“对对!”我意识到杰夫的意见可能对外面的敌人有瓦解作用,赶紧附和,“同时也应该有一些很快能见效的办法,应对目前的紧急情况。”

托德抬起头,把手平放在桌子上,说:“这样吧,请杰夫先生把那篇文章发表在《要塞》上,我再找人写一个政府通告,把李说的不允许警察虐待胡图人;还有以前说到的,俘虏释放以后,只要不再加入敌人,可以不再追究等等都公开发表出来。你们看行不行?”

“可以!”我立刻同意,“这份《要塞》,不仅要让城里的人看到,还有想办法让围城的胡图人也看到。对了,再加上一条:对于在阵地前转身逃跑的胡图人,我们不会在背后开枪,哦......应该是尽量不在背后开枪。”

托德点头赞同,杰夫沉默片刻,长叹一口气说:“其实,如果我们图西人早一点有所改变,可能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了。”

从杰夫家告辞出来,我想着他的最后一句话,心中颇有感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结果连我也牵扯进去了。

“首都大学在这里有一个分部,杰夫刚好过来参加一个会议,所以也被困在这里。”托德微笑着说,“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想带着几个学生正常上课,结果没一个学生赞同。”

“啊?呵呵!”我忍不住笑起来,心想这人真是个书呆子。

“后来,我请他做总编,他把分散到各个地方的学生集中起来,全算报社的工作人员,业余时间还是给学生上课。”

“好主意!既解决学生生活问题,又满足了自己上课的欲望。”我拍掌笑道。

“哈哈!上课的欲望,说得好!这个人有时候非常执着,令人尊敬。”

车回指挥部,我和托德告别,刚回到办公室,就闻到一阵花香。

“哈!这是谁弄的,好香!”

“谢夫,刚刚崔西和苏静娥小姐来过,这几盆花就是她们拿来的。”加斯帕尔回答。

“哦,很好!要不要浇水?可惜这边窗户没有阳光。”

“不用,崔西小姐说过几天她会来一次,照顾这些花,让我们不要乱动。”

“哈哈,她现在也会发布命令了,好!以后家务事就听她的。”

“是!谢夫,我想......对卡姆姐弟,我们还是要谨慎一些。”加斯帕尔看着我,“毕竟她们是胡图族。”

“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是感谢你的小心仔细,为我们的安全考虑,不是赞同你怀疑胡图族。对他们肯定要调查一下背景,主要是因为不了解,绝不是因为民族不同。明白吗?”

“明白!谢夫。”

“等等!”我叫住准备出去的加斯帕尔,“马上要公布一系列政令,主要内容就是禁止虐待城里的胡图族,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谢夫,其实,早就应该想办法解决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现在已经有些晚了。”

“是啊是啊,不过现在改正总比不改好。你们图西族是不是一直认为胡图人比你们低一等。”

“谢夫,我从来不认为我比胡图人等级高,我是教会长大的,在天主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

“嗯,说得好,人本来就是平等的,不仅仅在天主面前。我以前听人说:其实你们国家本来是没有民族的,白人来了以后,因为有些人的鼻子比较高而挺直,所以就把这部分人当作图西族,后来还扶持图西人组织政府、当官、赚钱、压迫胡图人,是这样的吗?”

“这个不太清楚,不过以我看到的情况,确实有图西族压迫胡图族的事,当然,也有胡图人滥杀图西人的事。我认为这些都是不对的。”

“嗯,你非常诚实公正,谢谢!这些讨厌的白人,看看带来多了大的灾难。”

“谢夫,历史我不太了解,但我见到的白人都是很善良的,教会的神父收养许多我这样的孤儿,给我们吃穿,教我们读书,传递上帝的爱。和我一起长大的孩子中,也有许多胡图族,我们都是很好的兄弟姐妹。”

“哦,明白了,谢谢!”我心中感慨:加斯帕尔挺聪明的人,受教会的欺骗竟如此之深!但又不愿在这个事情上过多纠缠,只好泛泛的应付。

“谢夫,”加斯帕尔转身欲走,又停下来,“其实您也可以信天主教,您做的许多事,都让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兄弟。”

“谢谢!不可能。”我心里有些厌恶,不由得把眉毛立了起来,你自己上当受骗也就罢了,还想把我也骗进来?

“谢夫,您很仁慈,真的可以了解一下......”加斯帕尔话到一半,被我的目光吓止。

“你的......建议我知道了,谢谢!”我的目光触及桌上芬芳娇艳的鲜花,感觉刚才的脸色可能与环境不太协调,所以开始尽量缓和气氛。

“谢谢您!我在隔壁,有事您叫我。”加斯帕尔很失望。

晚上回到家,崔茜却迟迟没出来,苏静娥也不见踪影。我探头探脑地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却听见崔茜她们说笑着从屋外经过窗口。

“谢夫回来了!”苏静娥突然说。

“不会吧,今天这么早?是不是加斯帕尔开车回来有事?现在几点了......哎呀!晚饭要迟了,苏,快点快点!”

我笑着迎出去,崔西正带着苏静娥和卡姆姐弟跑进来。

“别慌别慌,我今天回来早了。”

“李,我和苏静娥给卡姆和卡雅姐弟收拾房间,还给他们买了几套衣服,所以耽误了时间。”

“没关系,别急,我也来帮忙一起做饭。”

“不用不用!”苏静娥赶紧摆手,“卡雅、卡姆,这是李先生。”

两个少年有些紧张,恭敬地走过来向我鞠躬。

“唔,你们好,以后叫我先生就可以,请你们帮助......苏静娥,他们能听懂法语吗?”

“不行,他们不懂法语,只能听懂斯瓦西里语。”

“哦,那请你告诉他们,安心在这住下来,警察以后不会再敢欺负他们。让他们给你帮忙,听你指挥,可以吗?”

“好的,先生,可以的。”

“以后叫我托尼就可以,不要总是这么恭敬,你们去做饭吧,我一会也过去帮忙。”

苏静娥带着姐弟俩去厨房,崔茜扑过来亲我一下,转身要走,被我一把拉住:“小女孩!也不怕苏静娥看见嘲笑我们,谢谢你的花。”

“这有什么!”崔茜偏着脸笑,“对了,我已经带卡雅姐弟去医疗队检查过身体,所有结果出来以前先不让他们碰食品。”

“好!想得真周到,我这边也会让警察调查他们的背景,确保没有问题。以后不要让他们独自外出,你和苏静娥至少有一个人带着他们,免得让警察或军人欺负。”

“好的!明天我去提姆那里,你也一起?”

“明天我值班,以后你去就行,我不懂飞机。”

“啊!你不是答应提姆有空过去吗?”

“我只是随便说说......好好好,后天,后天我和你一起专程去拜访他,好吧?”

“这样很棒!说到做到,亲爱的加冈金萨,洗澡吧,等会就开饭。”

晚饭以后,我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这片区域封闭以后很少有车经过,安静得让人不自在。片刻以后,我翻身坐起,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想找本书看。

抽屉里只有一本圣经,看来这别墅的主人围城时也是正好不在。我轻轻的叹口气,拿起圣经。这家人没被围在城里,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你在看圣经?”崔西洗漱完走进来。

“不是,我只是想翻本书看看,结果只有这个。不知道这家的主人怎么样了。”

“是啊!但愿他们好运。我以为你准备信教呢。”

“呵呵,我才不会。不过有时间可以去了解一下,说不定能缓和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我突然意识到也许可以利用一下宗教解决目前的问题。

“好啊,一起去,我也想认识一下这里的神父。”

“那你可要小心,别上当受骗。”

“上当受骗?你好像非常仇恨宗教,是不是怕我信教?”崔西问。

“那倒不是......”

“你不能忘记影倩姐姐对吗?”

“嗯......是的。”我犹豫一下,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崔西靠过来,贴在我怀中:“我要是早些遇见你就好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轻轻地搂住她。

“不过没关系,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是是!一定会好的。”她的笑容感染了我,“时间还早,你去看看卡雅他们,我去院子里活动活动。”

“不用,我忙完厨房的事已经去看过。我要看你练武,就是那个......无铐松。”

“......哈哈!好好,武松脱铐,早知道就不应该先洗澡。”

“那怎么行!忙碌了一天,回到家肯定要先洗澡,要不然身体上会有味道,等会再洗一遍,走吧。”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5-2-15 00:34
“哦,明白了,谢谢!”我心中感慨:加斯帕尔挺聪明的人,受教会的欺骗竟如此之深!但又不愿在这个事情上过多纠缠,只好泛泛的应付。
“谢夫,”加斯帕尔转身欲走,又停下来,“其实您也可以信天主教,您做的许多事,都让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兄弟。”
“谢谢!不可能。”我心里有些厌恶,不由得把眉毛立了起来,你自己上当受骗也就罢了,还想把我也骗进来?"

多虑了,为什么自己不亲自去了解信仰呢?
1 回复 wlr谷石 2015-2-15 09:52
ChineseInvest88: “哦,明白了,谢谢!”我心中感慨:加斯帕尔挺聪明的人,受教会的欺骗竟如此之深!但又不愿在这个事情上过多纠缠,只好泛泛的应付。
“谢夫,”加斯帕尔转身欲
是啊是啊!
这只是如实记录当时的情况。
后面还有相关内容。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16: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