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97

作者:wlr谷石  于 2015-3-9 08: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关键词:非洲

雨季准时来临,雨丝在窗户上随着风势留下长长短短的亮线。我转头看着外面发一会呆,又收拢思绪开始查看桌子上的工事进度报告。
选定的支撑点的工事大部分已经完成,几乎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少数工事因为钢筋和水泥用完,改成土木结构。我参照二战时日本在松山的防御工事,用树干、沙石、钢板构成堡垒,这样既能使工事坚固,又能同时清理出射界。
炮兵的程序也已经完成,西点经过实际演练,采纳为每门炮增加人手的建议,炮兵的反应速度和持续射速大大提高,只是车辆和司机人数不足,影响转移阵地的速度。
星期三一大早,我和西点就从指挥部出发,去查看炮兵牵引车司机的训练。
训练场设在一个不大的山坳里,在路边开出一片空场,修筑出几个炮位。我们赶到的时候,二十几个人正围在一个教练旁边听他讲解,旁边孤零零地停着一辆牵引车。
“你培训出司机,没有车,不还是没用吗?”看到只有一辆车,我皱着眉头问。
“你说得对!曾经考虑过征用民间车辆,可是牵引装置没办法解决。我找人试过安装挂钩,强度不够,而且征用来的车辆各个情况都不一样,很麻烦。”西点皱着眉头。
我没再说什么,坐在车上看着那群人开始驾驶训练。牵引车启动,发动机怒吼着往前一蹿,又一蹿,接着熄火。教练板着脸拉开驾驶室的门,指着学员脚下的踏板再一次讲解动作要领。
“这样练不行,太伤车!”过了一会,西点返回车里,我提出建议,“找几台小车给这些人练习,先把油离配合学会练熟,然后再上牵引车。”
“这个提议好!还可以多人同时练习。”西点点头。
“还有,请您告诉那个教练,不要一开始就要求学员起步时边踩油门边松离合。可以先把油门踩到不熄火的程度,然后慢慢松离合,等以后熟练了,油离配合自然能一步到位。我以前教过一个朋友,他也不会开手动档,用了我说的办法,很快就可以不熄火。还有,民用车辆没有牵引设备,我想可以改造炮的牵引设备,比如设计一种装置,用其他车辆牵引时,可以装在炮和车之间,解决连接问题。”
“好的,好的。”西点连连点头,还特地拿出纸笔详细记录下来,“你最近太忙,其实我早就想请你过来看看,肯定能得到很好建议。非常感谢!”
“呵呵,”我不好意思地笑笑,“别客气!今天先到这,我还得去看几个阵地,改天有时间我们仔细谈谈。”

告别西点,基德驾车穿过城区驶向郊外,顺公路拐过一个大弯后,远远地就看见拉莫和约翰逊已等在阵地的山脚下。
“谢夫您好!好久不见。”车刚刚停稳,两个人已经整理衣帽后迎上来,拉莫还想举手敬礼,被约翰一把按住。
“是啊!好久不见。你们现在都升官了,一定非常忙碌。约翰,你怎么也在这里?”
“报告谢夫!这两天我负责的四个侦查小组休息,正好来看看拉莫,顺便给他负责的防御阵地提些建议。”
“很好!拉莫,你的阵地全部完工了?”
“是的,谢夫,五个支撑点阵地,十二个外围阵地已全部完工,目前正在完善一些细节。”
“什么细节?”
“比如排水系统、战壕和交通壕底部修整、兵力火力部署进一步合理细化等等。”
“生活方面呢?”
“支撑点阵地已储存十二天的粮食和饮水,其他阵地三到七天不等。”
“平时注意节约粮食,妥善保存,不要霉烂,雨季已经到了。还有,我设计的手雷抛射器你们试射了吗?”
“还没有,刚刚安装好,谢夫。”
“正好,我们现在就去试试,顺便看看你的阵地,你的人都安排好了吗?”
“他们都集中在一个屯兵洞里,这边请。”
拉莫的防区沿公路两边分布,前后十七个阵地,牢牢地控制住几公里长的一段。公路依着山势,在阵地脚下或半山腰蜿蜒曲折。
“拉莫,你觉得敌人应该从哪里进攻?”我边爬边问。
“很可能沿公路进攻。”
“未必,沿公路的确运动方便,但我们的防御工事会对他们造成重大伤害。约翰说说。”
“是!谢夫。沿公路进攻,但只是吸引注意,然后在另外的方向找空隙穿过去,直接打到城里。”
“你们是中级军官,按理只要考虑自己的地方如何防御或如何敌后侦查就可以。但是,中国有位军事家说过:‘不为全局谋划,就不能很好地谋划局部。’所以,在以后的行动中,一定要注意了解和思考全局的情况,然后再对自己的局部作出决断。明白吗?还有,拉莫,你不要觉得没约翰讲得好,约翰负责侦查,知道的情报比你多,而且我是先问你再问他,他有后发优势,明白吗?”
“谢谢您提醒!我刚刚还在后悔没仔细考虑就开口,嘿嘿!”拉莫笑起来。
我笑着看看拉莫,转头问约翰,“如果让你进攻拉莫防守的区域,你怎么部署?”
“......谢夫,我还没想好。”约翰趁我不注意,向拉莫做个鬼脸,“他的这些阵地都相当严密而完善,目前看没有很好的办法。”
“嗯,说得对,拉莫这个家伙做事认真仔细,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我停下脚步举目四望。
“谢谢谢夫!”拉莫兴奋地两手握在胸前,像是要作揖。
“可是,”我收回笑容,严肃起来,“你们想过没有,如果敌人非要进攻,会采取什么战术?”
约翰低头思索,拉莫看看他,两个人都陷入沉默。
“敌人的数量比我们多很多,如果用大量的兵力,不顾伤亡,持续攻击......现在最主要的是尽量拖延时间,增加敌人损失,等待国际局势的变化。毕竟他们不是一个被普遍承认的政权。”
“谢夫,反正都是死,拼到底,也许还有希望。”约翰睁大眼睛狠狠地说。
“刚才这些话不要告诉你们的属下,要让他们有信心。手雷抛射器在哪里?”
“在那里,谢夫,这边请。”拉莫伸手指引,“
我设计的手雷抛射器其实就是一个大弹弓,专门用于抛射美国的M26手雷,最顶上是两条圆钢做的导轨,赋予手雷射向及角度;上面架着半个喇叭状、顶部敞开的盒子,里面的宽度刚好保证放置抽出保险环的手雷,但保险握片却无法弹开。盒子的外边左右各固定一根弹簧。使用时,先把盒子向后拉到扳机位置锁定,将手雷放入盒子,确定保险握片可靠地卡住,然后拉掉保险环,调整好角度和方向后扣动扳机,盒子沿导轨滑动,到尽头时被挡住,手雷依靠惯性飞出去,保险握片自然弹开,四到五秒爆炸。
“这个装置的抛射距离肯定比人扔得远,但准确性较差,没办法,时间紧,我也不懂机械设计,你们先试试,有什么改进建议可以告诉我。要特别提醒你们:注意安全,一定要在手雷放进盒子里并确保握片卡住的情况下才可以拔出保险环。另外,要在这个掩体的后部设置挡弹墙,一旦出现意外,操作的人可以迅速跑到后面隐蔽。”
“是!谢夫。每个抛射器由两人操作,我们已经练习了几次,现在就开始试射吗?”拉莫问。
“可以,我到前面的堡垒里去观看,你安排人警戒落弹区域,注意安全,不要伤人。”
我进入工事,贴在机枪射孔上往外看。片刻之后,随着咣当一声响,手雷飞下山坡,落地跳动一下,嘣地炸开。
“拉莫,去告诉射手,抬高一些仰角,要在空中爆炸。”
第二颗手雷飞得更远,大概有一百多米,在离地三四米的高度爆炸。
“拉莫,你打算怎么用这个抛射器?我的意思是:如何和其他火力配合?”
“这个距离,对山地作战来说不算近。我这样想:机枪压制,抛射器的手雷空爆,大量杀伤敌人。”
“可以!手雷的数量很多,你可以组织操作的人多练习几次......熟练以后,如果没有战斗,也要隔几天练一下,不要长时间不训练。”
“是,谢夫!”
“好了,这个高地总体来说布置得很好,我们再到你的其他阵地看看。”

“谢夫?”回去的路上,约翰看看我,“您还没说,如果让您来进攻,会用什么方式。”
“方法有好几种。如果是我,会先避开公路,多点,多方向连续突击,然后根据具体情况,在已突破的地域选择最有利于向纵深突击的地形,投入最强悍的部队,抛开沿途的要点,勇猛、坚决地向城区攻击前进。这样对方必然会拼命堵截,在适当的时候,突然停下,占领并巩固几个阵地,保证主力侧面的安全,然后,转向公路方向往回打,大量歼灭防守的敌人。”
我停顿一下,看看正在凝神静听的约翰,“当然,计划是这样,具体执行起来还要根据实际的敌我态势随时调整。不过主旨始终不变:大量分散,消耗敌人的力量。现在防守的一方缺的就是兵力,而且一旦防线变得曲折,就会增加长度和需要防守的方向,势必造成兵力不足,最后被一个一个消灭。”
“谢夫,现在采取重点地域修筑坚固工事、兵力集中布置的方法,应该是针对您前面的战术。可是,如果胡图人不管这些支撑点,直接攻进城区怎么办?”
“巷战。你也看到了,现在城里许多地方已经修筑街垒,而且这里的大多数房屋有个特点:墙壁都是由岩石垒成,稍加改造,就是坚固的堡垒。我和托德试过,随便在贫民窟里找一所房子,那个墙壁,不要说枪打不透,火箭筒都不行。”
“是这样的。不过贫民窟的房子有个缺点:大多是木屋顶,容易着火。但现在是雨季,即使打着了,也不会造成大面积火灾。”
“木屋顶是个问题,不过真到那个时候,连木材带铁皮一起掀掉,也不会费多大的事。我倒是有些担心下水道,法国人真是舍得花钱,连贫民窟的下水道都有将近一人高。我们可以用下水道隐蔽调动兵力,但敌人也可以利用。”
“这里的下水道四通八达,规模比首都都大,但如果不知道规律很容易在下面迷路。实在不行,到时候用炸药,把敌人可能利用的区段炸毁。”
“这个主意好!以后有什么想法和建议多和我说说。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要到其他阵地看看。记住:渗透侦查很危险,一定要休息好!”
“是!谢夫。再见!”
下午去几个靠近前沿的阵地检查,为了避免调动部队造成防守漏洞,我在山脚下用西点借给我的炮队镜仔细观察,然后让基德派人把命令传达给阵地的负责人。
晚上回到家,坐在餐桌前想起昨天和崔西约好今晚要欢乐一下,我忍不住兴奋起来,时不时瞟一眼她光洁的腿。
洗完澡出来,我迫不及待地把崔西搂在怀里。
“对不起!”崔西轻轻吻我,抱歉地说,“今天来月经了。”
“哦,太遗憾了!”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松下来。
“别急,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她安慰我。
“呵呵!没关系,你去洗澡吧。”
酝酿了好久,结果不行,我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翻着报纸。崔西悄悄地从洗澡间出来,上床伏在我身上。
“你可别挑逗我,刚刚缓过来。”我摸摸她的脸开玩笑。
“没事,我有办法让你满足。”她一边说,一边手就滑下去。
“哎哎,干嘛?什么办法?”
“用手和嘴啊。”
“停停停!那怎么可以,脏!”虽说我以前看过也和姜敏玩过,但面对崔西却不能接受。
“脏?你是说你的......那个不脏,就是要小心别漏到床上,到时候提醒我。”
“呵呵,”我被她的直接弄得无所适从,心里又欲火难耐,“万一睡着了漏到床上还得洗,好吧!”
完事以后,崔西有拉着我洗漱一番,回到床上就靠着我的肩,两只大眼睛盯着我:“说说!”
“呵呵!”我知道绕不过去,“感觉轻松多了,就是有点怪怪的。睡吧!”

第二天中午从阵地回到指挥部,还没进门,托德就拦住我,兴奋地挥舞着手里的纸张:“李,好消息,好消息!你的努力有效果了。”
“什么?”
“南边邻国有家媒体发出一条消息:收到你们在空中的呼叫了!”
“哎呀太好了!”我一把抢过那张纸,贴到眼前仔细看起来。
“马上要开会讨论这事,你吃饭了吗?”
“还没有。”
“快点快点,”托德兴奋得停不住嘴,“赶紧去吃饭。”
“不着急吃饭,先开会吧。”
“呵呵,你比我还急,金和西点有事,四十分钟后才能到,来得及。”
“好吧,先吃饭,你也一起吧。”
“不了,我有件小事要赶紧处理。”他抬手看看表,“三十七分钟二十五秒后,准时到会议室。我先走了。”
中午饭我根本没心思好好吃,只知道和同样兴奋的崔茜面对面的傻笑。
下午刚进会议室,掌声立刻响成一片,所有人都过来和我热情地握手。金也放下时常板着的脸,笑着对我表示感谢“托尼,谢谢你!我的脾气比较急,以前如果做得不对,你要原谅我。”
“没关系!”我笑着回答,“我只是希望大家能共同努力,克服眼前的困难。”
“是啊是啊!”基恩走过来插话,“托尼想到一个好办法,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希望。”
“完全正确!”金拍着基恩的肩膀,大笑着附和,“开香槟!我们庆贺一下。”
众人一起快乐地大声呼喊欢笑,整个会议室再次沸腾。
香槟倒入高脚杯,映射着灯光和大家的笑脸。
西点走过来和我轻轻碰杯,然后用力握手、拥抱:“祝贺!不用再有伤亡就能解决问题,真是太好了,非常感谢!”
托德一手一个杯子,笑呵呵地向我走来:“李,现在,胡图人那边必然惊慌失措,国际社会的压力会越来越大,他们极可能会挺不住......端着空酒杯发什么愣?光顾着高兴了?李......李,你怎么了?”
“哦,谢谢!”我回过神来,接住托德递来的酒杯,“托德......我们私下谈谈......我突然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1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5-3-10 03:51
快写呀!
1 回复 wlr谷石 2015-3-10 07:37
好的,下一段已经出来一部分了,尽快。
谢谢!
1 回复 找乐子 2015-3-11 06:51
在非洲,好
1 回复 wlr谷石 2015-3-11 07:44
找乐子: 在非洲,好
一下子给了这么多的支持,谢谢!
我是初次写这么长的文字,可能比较乱,多谅解!
谢谢您喜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4: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