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107

作者:wlr谷石  于 2015-10-12 12:0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5评论

关键词:非洲

第二天,我早早醒来,睁开眼看看身旁还没醒的影倩,悄悄下床。
王文革的事弄得我一夜都没睡安稳。这家伙惹出这么大的麻烦,不知道结果会怎样。昨天交谈的时间太短,很多事根本没有问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使最初他是被胡图人抓住的,后来所作的事绝对不会只是出于被迫。
我挠挠头,思考着怎样和公司领导汇报情况。影倩醒过来,半睁着眼睛看看身边,含混不清地叫我的名字。
“还早着呢,”我凑近她,“你接着睡。”
“你怎么这么早?”
“睡不着,一直想着怎么跟公司领导汇报。”
“嗯,我觉得如实讲就行。”影倩坐起来,“我去帮苏静娥准备早饭。”
“好吧,我也出去透透气。”
太阳还没升起来,外面有些凉,我抱着双手站在湖边的长廊上发着呆,忽然听见身后似乎有声音。
回头一看,苏静娥正在快步走来。
“先生,”她有些气喘,“基德在找您,他说那个中国人逃走了。”
“啊,怎么回事,他在哪里?”
我赶到托德的办公室时,他正在听取几个下属和军营指挥官汇报情况汇报。
“没关系,你们继续。”托德示意我坐下。
原来昨天晚上我去见过王文革以后,看管他们的部队正常值班换岗,再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直到天亮以后的,刚刚上岗的士兵准备送早饭,检查各个房间时,才发现跑掉两个犯人。
“前面的情况是这样,”其他人退出后,托德开始补充我没听到的内容,“经过检查,窗户上的栅栏被弄断三根,外面临时架设的铁丝网也有一个大洞。我已经派有经验的警察去勘察现场,正在讯问所有相关的士兵和军官。”
“开始搜捕了吗?”我突然松一口气,王文革逃跑,事情也许就简单了。
“已经开始,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托德有些为难地搓搓手,“这边军营的戒备也有问题,不过那里原本就不是为关押罪犯修建的。”
“那倒是,估计他们已经逃出去很长时间,可能找不到了。”
“嗯,先搜搜看吧,其他人的看管已经加强。李,很抱歉!按照程序,你也是嫌疑人之一。所以,我希望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啊?!你......我怎么可能作这种事?”我一下子涨红了脸。
“我也相信你不会这么作,但这是程序,希望你不要介意。”
“你怎么怀疑我?!我......相识的时间不短了,我是什么人你不了解吗?”
“我知道你很诚实、勇敢,也不相信你会这么作,但这是合理的程序,希望你理解。”托德认真地看着我,“而且,那个军营的指挥官在介绍情况时也提出对你的怀疑。”
“他这是想推卸责任,他......他才是放跑敌人的罪犯!”
“李,你先别激动,现在只是调查,所有人都只是有嫌疑。”
“如果最后查不出来到底是谁,是不是我就是罪犯?”
“绝对不会!如果查不出来,涉及此事的人最多只是有嫌疑,没有任何罪过,更不可能处罚。”
“那我的名誉怎么办?查不出来结果,就会总是有人指着我的后背说:‘这人可能犯过罪。’”
“啊!你怎么会这样想?”托德有些吃惊地看着我,“没有法院判决,谁能这样说你?再说,我们也会严格保密的。”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对不起,是的!”托德坚持。
“好吧!这样也好,尽量配合你们的调查,也有利于还我清白,开始吧。”
“太好了,谢谢你!”托德松一口气,拿起电话叫进来两个人记录。
我认真地把所有细节都讲述一遍,最后想来想去实在不甘心,咬咬牙说出对军营指挥官的怀疑。
“你有证据吗?”托德听完后看着我。
“没有,可是他的确可疑。”我在桌子下面偷偷握紧双手。
“李,我建议你最好不要这样说,只有当你有证据时,才可以怀疑别人。”
“哦,对不起!那就算我没说。”
办完所有手续,托德让两个记录员离开。我正准备告辞,被他抬手拦住,“李,非常对不起,我再次向你诚恳致歉,对不起!希望你别介意,我们以后还应该是很好的朋友。”
“别,别这样。”托德站起来鞠躬,弄得我又感动又慌乱,“我......我没想到......我们当然还是好朋友,你放心。”
“那太好了!”托德轻松地笑起来,“中午一起吃饭吧,好久没一起用餐了。”
“哈!说的是。不过,你不担心我把汤盘扣你头上?”
“哈哈!我不用想都知道你绝不会这么做。”
“开个玩笑,”我笑着站起来,“中午我与两位女士有约,不打搅你了。改天有时间去东方饭店,让你尝尝中国菜。”
“好啊!嗯......星期六我有时间,中午还是晚上,几点?”
“哦......晚上......六点,”我没想到他这么直接,“中午还得想着下午的事情,晚上轻松些。还有,那些战俘的审讯记录如果不保密,以后我想看看。”
“对你有什么可保密的,整理好我让参谋送复印件过去。”
“谢谢!再见。”
告辞出来,我低着头沿走廊快速前行,在楼梯口被一个认识的参谋拦住“谢夫,您稍等,刚刚接到报告,在南边与邻国接壤的沼泽地里发现一些残肢。”
“啊!?”我吓了一跳,不由自主跟着他回到托德的办公室。
“残肢是什么人的?我的意思是:残肢是什么肤色?”参谋刚刚向托德汇报完情况,我就迫不及待抢先发问。
参谋看看托德,见他点头,翻着记录本开始查找“没说是什么人,他们来电话的时候刚刚简单查看过现场,还没有靠近,那里有鳄鱼及河马,必须乘船过去。”
“哦,谢谢!托德,我想在这里等确切的消息。”
“去倒杯咖啡给李先生。”托德转头命令参谋,然后示意我坐。
“李,你过来看。”他在文件柜里翻出一张地图,“这里是一片沼泽,他们可能是想偷越国境,所以冒险选择这里。”
“哦,我知道,这里是自然保护区,我开车进去过,但是因为怕陷车,所以没有深入。”
“你开的什么车?”
“轿车啊。”
“你敢开轿车进去!太危险了。”
我嘿嘿地笑着,没有回答。一会之后,那个参谋返回来,报告说只发现两只手和一节连着小腿的脚,看肤色是黑人,没有发现中国人的尸体。我这才松口气离开。
回到东方饭店,影倩端出盖在锅里的早饭,一边看着我吃饭,一边询问情况。
“如果他没有逃走,会不会被判死刑?”影倩对我也是嫌疑人的事并不在意。
“不知道,”我咽下嘴里的包子,“我也不懂法律,而且现在政府还没完全恢复正常状态,谁知道会怎样。所以,跑掉了倒好,一来省得我麻烦,二来也不至于被枪毙......虽然他做过坏事,但是......其实昨晚心里一直有些燥,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想想真是不甘心,他差点要了我们的命。跑就跑了吧,省得再去想办法报仇。”
“你说那个地方有很多鳄鱼,他会不会也被吃掉。”
“有这个可能,但只发现黑人的肢体,没有中国人的。不会是他的肉好吃,鳄鱼没剩下吧?”
“哎呀!别开这种玩笑,吓人。再吃点。”
“好的,好的。不吃了,错过时间,没食欲了。”
“那怎么行!这么大个子,早饭就吃一个包子,不合口味?”
“什么啊!别乱猜,挺好吃的。天天和你在一起,秀色可餐。”
“去!不正经!再吃一个包子。崔西马上过来,我们去见见建筑设计师,你想想到时候怎么跟他说我们的想法。吃完碗放这里,赶紧去刷牙换衣服,都准备好了。”
“好啊!我要‘披绣闼,俯雕甍,’嗯......嗯,和你们一起看‘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
影倩忍不住笑起来,“‘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算你有些急智,虽然只记住半截,但没卡住。不过,那样会花很多钱,虽然托德答应政府出钱,可是这个国家也不富裕,再说......不知道能在这里住多久。”
“......好,听你的。”我心里一震,这是我早就想说,却始终没敢开口的问题。
崔西出现在门口,我招手让她进来坐,接着深吸一口气,不由得提高声音,换成法语坚定地说:“不过你们放心,以后不论遇到什么事,我一定始终和你们在一起。”
影倩睁大眼睛看着我,神色变得有些激动。我抬手阻止她开口,接着说:“今天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打仗之前,我中过彩票大奖,一共大约一百六十万美金。”
影倩和崔西吃惊地看着我,都没有说话。
“这笔钱我准备逐步换成美元,带着你们和钱一起离开,回中国或去美国生活。前几天我去银行查过,那里的人说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取钱和查询。”
“谢谢你的坦诚,”崔西先反应过来,热情地看着我,“让人很感动,我想吻你。”
说完看看还在发愣的影倩,扑过来在我脸上使劲吻一下。
本来很严肃的事情,被她这么一搅和,立刻轻松起来。我呵呵地笑起来,影倩也低头红着脸笑。
“姐姐,你不去吻他一下吗?”崔西拉拉影倩的手。
“啊......你已经代表姐姐表扬过他,我就不要了。”
“哦,”崔西略显失望,但很快就把这事丢到一边,坐下认真地对我说:“李,你想过没有,战争以后,货币会不会大幅度贬值?所以说,你的钱现在可能会少很多。”
“哎呀!对啊!”我脑子里一炸,“不知道会贬值多少。”
“那就难说了,乱成这个样子,很可能成倍地贬值。”
“那可怎么办?那可怎么办?”我有些慌张,不停地交替看着两个人。
“别急别急。”影倩安慰道,“我找朋友问问情况,先看看他们怎么说。如果贬值得很厉害,可以暂时不动这笔钱,等国家局势稳定,应该能逐步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对对对!”我连忙点头,“嗯......还有,我马上把存单拿下来,你们帮我保管,以后我们一起盯着汇率。”
“不行!那是你的钱,应该你来管理。”崔西反对。
“这样吧,”影倩沉吟一下说,“钱可以由我们帮你管理,不过你要给我们管理费。”
“可以可以,要多少你们自己定。”我赶紧笑着挥挥手。和她们俩谈钱,让人有些不自在,所以我想尽快结束这次讨论。
“这样好!”崔西赞同,“要起草一个合同,大家签字。姐姐,你觉得我们的费用定多少合适。”
“这事我们两个以后再讨论,时间不早了,让他上去换衣服。”影倩微笑着拍拍崔西。
“哦,对,李,抓紧时间!”
我转身欲走,又被影倩叫住“洗好的衣服都在柜子的上面一格。上衣在左边,穿那件白色T恤;右边是裤子,那件最左面的牛仔裤就行。你别急着走,挂在下面我屋里的那件短袖衬衫也行,鞋子和袜子都在我屋里。你要刷牙,再洗洗脸,头发梳一下。还有后天要参加欢迎总统的仪式,你的西装、领带、衬衣、皮鞋我都拿去洗熨了。......去吧。”
“哎哎。”我答应着往门外走,趁影倩说完转向别处,冲崔西弄个鬼脸,在她响脆笑声中闪出门外。
晚上躺在床上,影倩把手放在我的胸前,转头看着我“哎,她是美国人,和我们的文化不同,你别在意。”
“没有的事,”我伸出胳膊搂住她,“我一大老爷们,哪能为这点事胡思乱想。再说,她能去孟拉维找我,那可是死地啊!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对对!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不过说实话,中奖的钱要是贬值得厉害,我还是很心疼。”
“嗯,我也一样。所以要是损失太大,最好暂时不动,咱们也不缺生活费。”她又靠近些,把下巴支在我胸口,“你今天没提出让我跟你换钱,也不想找托德他们帮忙,我挺佩服你的自尊。”
“嗯,那当然......你那里是戴维的钱,不过没找托德帮忙,是因为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事,再说,他也没有这么多钱,朋友之间谈钱的事,我总觉得不妥。”
“哦,这样还是很好。”
“既然提到了,我干脆问问你,戴维的事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只爱你,一辈子都要跟着你。......可是他毕竟救过我爸爸的命,如果就这么离开,太没良心,怎么......唉,不让我早点遇见你啊!”
影倩突然埋下头,双肩抽搐起来。
“还好还好,我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我轻抚她的背,“经历这么多曲折,真像做梦一样......最后你还是没跑掉。”
“谁想跑了!?”她在我身上擦擦眼泪,“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什么‘把酒听涛,凭栏赏月’,是你说的吧?”
“啊哈,你还记得我说的话,那时候就动心了?”
“又乱讲,我是那么容易动心的?不过,你的建议的确不错。”
“呵呵,还不承认,到现在还记得我说的话,不是动心,那是什么?”
“胡搅蛮缠,不跟你说了,睡觉!”
“别别,我还不困呢,说说你什么时候动心的?”
“动什么心?你那时候有姜医生,我才不会去和别人抢。”
“是是,美女一般都比较高傲,本来就有一群追求者,根本不屑于和别人抢。”
“所以有时候反而会错过好机会。”
“嗯?这么说你也曾经错过好男孩?跟我说说。”
“什么啊!你怎么这么多疑!以前确实有很多人追求我,也有条件非常好的,可我从来没动过心,结果让你......”
“哦,是我多疑了。能遇到你,真是幸运!”
“你和姜敏到底怎么回事?”她抬头直视着我的眼睛。
“唉......始乱终弃,”我躲开她的目光,“原以为在这里根本不会有这方面的事,所以放松了警惕,结果没忍住。其实后来也曾经觉得不妥,但还是意志不坚定。总之,我有责任。”
“你当然有责任。”她撇撇嘴,“我和姜敏早就认识,她对你可是......一往情深。走之前到我这里,一直在说你,哭了好久。”
“啊?......是这样啊。”
“她还说,这辈子嫁错人了,遇到你以后又做错事,再也没机会了,劝我千万别错过。她做错什么事?”
“哦,她和公司的会计上床,被我撞见。”
“真的?!她怎么能这样!”
“我也不知道,不过当时真的很愤怒,这应该是她认为没有机会的原因。”
影倩调整姿势,把一条腿盘到我身上,贴在我的胸前长长呼出一口气,“她也是命苦,嫁给一个在省卫生厅当官的丈夫,本以为这辈子有了依靠,结果又对她不好。”
“是啊。不过她是个努力奋斗的人,跑掉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你不会再去找她吧?”
“看看,还说我多疑,你这更是胡乱猜测。不说她了,你最近气色好多了,人也变得活泼。”
“嗯,这都是你的功劳。”
“那是,当仁不让。”
“厚脸皮!”她抬手在我胸前拍了一下。
“哎呦,你敢打人!”我夸张地嚷起来,抬手把她拽到眼前。影倩咯咯地笑着,把身体缩成一团,拼命抵抗。
笑闹一阵,我们喘着气重新躺好,影倩下床把被子重新整理好盖在我身上,然后自己也进来。
“别闹了,睡觉吧。......我有点想孩子们。”
“嗯,等一段时间,局势彻底平静,打个电话让戴维把他们送回来。”
“我现在不想和他讲话。”
“别这样,没有感情,也可以做朋友吗!”
“不是的,总觉得有些心虚......你别担心,过过就好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拍拍她,“别想那么多,睡吧。”

两天以后,总统欢迎仪式如期举行。影倩特地起个大早,给所有人准备好早饭,又检查一遍我们的着装,才上车出发。
基德在会场门口等着我们,军装笔挺,短皮靴一尘不染,快步走过来拉开车门,接着后退一步,举手敬礼。我冲他点点头“呵呵,差点没认出来,今天真帅!”
“谢谢谢夫!”他依旧一脸庄重,“今天是正式场合,托德先生特地派我在这里恭候您。”
“哦,好,谢谢!”我赶紧收敛笑容,再次点头。
会场里戒备森严,阶梯状的主席台分三部分,正中一块没有遮阳的顶棚,上面全是军官,服装上的各种金属饰物在强烈的阳光下熠熠闪光。两侧是政府高官及各界人士,也都正襟危坐,表情严肃。面对主席台的地面上立着几只麦克风,再远处是一个百多人的士兵方阵,所有人都带着钢盔,纹丝不动地笔直挺立,脚边立着上刺刀的步枪。
我们跟着基德,穿过哨兵林立的外围警戒圈,走向左侧的观礼台。众人奇怪的目光让我很不自在,赶紧找到位置坐定。
整个会场都很安静,偶尔有人互相低声交谈,我正在伸着脖子寻找托德三兄弟,忽然一声高亢尖利的哨音将所有人的目光转向入口。
两辆轮式装甲车首先驶入,接着是八辆满载持枪士兵的警卫开道车。装甲车稍稍减速,转弯驶向两侧,在观礼台旁边占位警戒。后面的警卫车也鱼贯而来,停在主席台前,上面的士兵下车,半弧形散开,持枪向外戒备。稍过片刻,八辆黑色奔驰轿车径直驶入,停在主席台前,三兄弟分别下车,在贴身参谋的簇拥下到主席台前落座。车辆离开,所有警戒的士兵在军官的高声命令下齐步向前,保持相同的角度辐射状散开,形成最里面的警戒圈。
大概十分钟后,四辆黑色轿车载着总统夫妇抵达,所有在场的人缓缓站起,乐队也开始演奏。一个军官上前拉开车门,总统下车走向三兄弟。我正打量着总统的相貌,车后面的方阵突然爆发出响亮的口令,一片闪亮的刺刀在钢盔上方陡然升起,反射的阳光晃得人眼花。我毫无准备,惊得一哆嗦,禁不住低头躲避刺眼的反光。总统吓得腿一软差点摔倒,回头看看身后的部队,有些不知所措。
金大步向前,敬礼后高声汇报,然后陪同总统来到话筒前。
乐队停止,全场安静地等待他发表讲话。
“女士们、先生们:感谢你们来参加欢迎仪式,很高兴见到你们,很高兴......回来,很......你们......我们终于打败反政府的武装......我们......我们......”
我垂下目光,微微低头,尽力控制住呼吸,免得忍不住笑出来,人群依然保持着肃静,但已有些人和我一样开始晃动。
晚上的招待会在总统府内的大厅举行,结束以后,我们一起出来上车。
“姐姐,”崔西和影倩挤在后排,剩下我一个人在前面开车,“你今天真漂亮!”
“嗯嗯,你们两个今天都很漂亮。”我看看后视镜。
“谢谢!我以为你不会说这句话。”崔西笑道。
“中国男人不太习惯称赞女士漂亮。”影倩搂着崔西裸露的肩膀解释。
“姐姐,今晚开始他到我这边,你要是想他了,明天上午可以过来,我们不出去。”
我抓着方向盘的手一抖,差点笑出来,这丫头没心没肺,又搞突然袭击。
“哦,我不想他。”影倩这次倒是很镇定,“就算要过去,也是去看你。”
“为什么?!”崔西反倒很惊讶,“为什么不想他,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他。”
“影倩,”我开始打岔,“明天你还真得过来,我们得商量一下庄园的建设方案,很多细节还没定下来。”
“李,你等等,”崔西不依不饶,“姐姐,我知道你爱他,所以应该经常想着他。”
“你这个傻妹妹!”影倩忍不住笑起来。
“嗯,崔西,”我不得不为影倩解围,“你知道的,中国人不太愿意把这些事直接说出来。”
“哦,我想起来了,你以前和我讲过。”崔西恍然大悟。
“崔西说得对,”影倩帮她理理耳边的头发,“都是一家人,应该讲出来......我明天会想你们的。上午忙好就过去,你们早点起床。”

第二天上午,我很晚才起床。夜里睡得太晚,早晨崔西起床时我就知道,可是一直迷迷糊糊地醒不过来,只能在半睡半醒之间有一段没一段地听着影倩和崔西在外屋悄声说话。
阳光挤过窗帘的缝隙撒在地面上,我闭紧眼睛继续赖床。有人轻轻进来,小心地拽拽被子,又凑到我脸前看看。我继续装睡,待她转身,突然伸出胳膊拦腰抱住。
崔西一声尖叫,然后开始哈哈笑着挣扎反抗。我硬凑过去亲她一口,然后松开手穿衣服。
“一睁眼就没正经!”到外间的桌前刚坐下,趁崔西去拿早饭,影倩对着我嗔怪一句,“今天得把庄园的方案定下来,不然设计师没法开始干活。”
“好的,好的,谢谢!”我接过崔西递过来的早餐,“我前几天想到一个方案,你们俩个听听。主要思想就是简洁,在半山腰建三栋小别墅,每栋一套住房,中间用封闭的走廊连接。对着湖的一侧平整出停车场,和公路连通。别墅的外形吗......就是个立方体,这样花费不多。”
“没有客厅。”崔西说。
“你这个方案很简单,也比较省钱,但还有许多细节没考虑。”影倩拿来笔和纸,“干脆把三栋别墅连在一起,都是两层,你住中间,我和崔西在两边。上层是卧室、厨房、餐厅和卫生间,中间的下层做一个大的会客厅,同时作为公共活动空间,还要隔出图书室。两边做车库。”
“屋顶当作大露台,上面可以放躺椅,对着湖读书!”崔西插话,“外墙用红砖,就是那种直接用砖砌起来的那种,我不知道叫什么。”
“清水墙。”我接过来,“图书室在底层,会不会太潮湿?”
“没关系,做好防水,加一台空调兼顾除湿。”影倩嘴上说着,手也不停,唰唰地记录下来,“但是,公路到湖边这块地怎么利用?”
我挠挠头,想了一会说:“建栋三层楼,底层是一个能容纳两百人的大厅,延伸到水边,旁边建个游泳池,一边游泳一边欣赏湖光山色。湖边加个小码头,以后买条船。”
“好啊好啊!”崔西拍手称赞,“我喜欢船。李,下次别在食物前整理头发。”
“哦,好的好的。”我有些尴尬。
影倩抬头看着我笑笑“说着说着又开始好大喜功,楼就别建了,修一条封闭的走廊,跨过公路,从别墅一直到游泳池。”
“对对,你考虑得真周全。”崔西过来端走餐盘,我边说边趁机冲影倩笑笑。
“崔西说得对,不应该摸头。还有,你昨天坐在观礼台上,也不应该伸着脖子东张西望。”
“好好!找来两个管家婆,从此失去自由喽!”我笑着打趣。
“谁管你,想得美!”
隔壁响起铃声,崔西接起电话,说了几句以后走过来“哎,托德找你。”
“哦,来了,下次直接喊一声就行,走过来多麻烦。”我边起身边说。
“不可以,高声说话不礼貌。”崔西一脸严肃地回答。
我咧嘴吐吐舌头,影倩终于忍不住笑起来。

托德打电话来是告诉我王文革案的最新进展:关押王文革那个军营的指挥官收受了的两块黄金,放跑了他们。
“哦,原来是这样。抓捕他们时没有搜身吗?”我问。
“肯定搜过,但很可能王先生藏得隐秘,所以没找到。那是金的部队,不是警察,没什么经验,主要是检查有没有暗藏的枪支。”
“这事准备怎么处理?”
“金没详细讲,只是说黄金没收。”
“那个指挥官,他人在哪?”
“在金那里,听说已经关起来了。”
“这事不是你查出来的?”我很奇怪。
“不是,其实是他们内部互相告发,估计是因为分配不均。”
“太好了!我不再是嫌疑人了。那个指挥官就是提出对我怀疑的人,对吧?”
“你当时说得很准。”
“嘿嘿!谢谢!不过我觉得这人应该交到你手里,毕竟治安归你管。”
“金不同意,我们差点吵起来,过两天我再联系他。”
“那怎么行!开了这个先例,以后谁的下属犯罪,是不是都可以自己处理,那还要警察和法院干什么。”
“是啊,谢谢你支持我!”
“请你转告金,就说我说的:如果不走正常程序,这个国家没办法恢复正常。”
“好的,不说这事了。后天晚上我和太太一起过去,你准备好了吗?我现在想起来都馋了。”
“哈哈!放心,肯定让你满意。再见!”

星期六傍晚,我们一家人穿戴整齐,等着托德到来。五点四十五分,七八对车灯从刚刚暗下来的树林弯道中拐出来,头两辆冲到大门前散开停住,上面军人纷纷跳下来,整个庄园很快被包围。
“这个托德,搞什么鬼?上午就来人检查半天,下午又封闭厨房检验食物,难道还怕我害他?”我皱着眉头,颇为不满地和旁边的两位女士抱怨。
五点五十七分,第二个车队出现,两分钟后驶入大门,托德夫妇在贴身警卫的重重包围下向我们走来。
“嗨!李,晚上好!”他一脸兴奋的笑容,走过来和我拥抱,然后又握手。
“晚上好!搞这么大的动作,我以为你是来抓人的。”
“哈哈!别误会,这是金下的命令,所有重要领导人都得加强警卫,你的警卫人员明天也会翻倍。”
“怎么回事?出问题了?”
“没有没有,告诉你个好消息:现任总统辞职,金马上要就职当总统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3 回复 yulinw 2015-10-12 12:45
   好看~~
3 回复 wlr谷石 2015-10-12 14:20
yulinw:    好看~~
谢谢您喜欢!
谷石
3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5-10-13 09:09
先赞再读,咱是忠实粉丝!
4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5-10-13 09:42
金与你不合,当上总统是福还是祸哩~
3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5-10-13 09:47
崔西年轻,所以时时刻刻都想你!
3 回复 wlr谷石 2015-10-14 08:31
ChineseInvest88: 崔西年轻,所以时时刻刻都想你!
哈哈!我有粉丝了!还是忠实的,真是受宠若惊,得意非凡!非常感谢!!!
金当总统,福祸后述,请稍等。
崔西的事,应该主要是习惯不同,两位女士都很可爱,谢谢!
2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5-10-14 08:42
wlr谷石: 哈哈!我有粉丝了!还是忠实的,真是受宠若惊,得意非凡!非常感谢!!!
金当总统,福祸后述,请稍等。
崔西的事,应该主要是习惯不同,两位女士都很可爱,谢谢
切,你的粉丝好几大碗,人头是按几个兵团来算的
3 回复 wlr谷石 2015-10-14 09:18
ChineseInvest88: 切,你的粉丝好几大碗,人头是按几个兵团来算的
呵呵,低调低调!谢谢!
4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5-10-14 09:23
wlr谷石: 呵呵,低调低调!谢谢!
时隔太久,都忘记你中头奖的事~
务必好好交代你是怎么花这钱的~
2 回复 心随风舞 2015-10-19 22:21
看来是不错的游记,可惜已经是107集了,该出书了,这长篇的补课可要花时间了,以后慢慢补吧。
2 回复 wlr谷石 2015-10-21 08:01
心随风舞: 看来是不错的游记,可惜已经是107集了,该出书了,这长篇的补课可要花时间了,以后慢慢补吧。
谢谢您喜欢!其实文笔不怎么样,但好在是自己的经历。
谢谢!
谷石
3 回复 wlr谷石 2015-10-21 08:01
ChineseInvest88: 时隔太久,都忘记你中头奖的事~
务必好好交代你是怎么花这钱的~
收到!
一定一定
谢谢!
谷石
3 回复 心随风舞 2015-10-21 11:36
wlr谷石: 谢谢您喜欢!其实文笔不怎么样,但好在是自己的经历。
谢谢!
谷石
别人没有的难忘的经历,独一份,真实就是好。
2 回复 wlr谷石 2015-10-21 11:46
心随风舞: 别人没有的难忘的经历,独一份,真实就是好。
好的,明白!
谢谢您喜欢!
谷石
2 回复 心随风舞 2015-10-21 11:48
wlr谷石: 好的,明白!
谢谢您喜欢!
谷石
我有空再慢慢补课了,很吸引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08: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