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126

作者:wlr谷石  于 2016-6-23 20: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四月十五日,托德就任总理。白天参加就职仪式,晚上举行招待会。总理官邸的大厅里宾客如云,各种肤色和语言交流穿插,各国的服饰在灯光下分列杂陈。影倩和我坐在一个角落里,崔茜已步入大厅深处,和认识不认识的宾客谈笑着。

托德走过来打招呼,先称赞影倩漂亮,然后热情地和我握手,“李,我说怎么没看见你,原来坐在这个角落里。”

“呵呵,你这里客人太多,我怕你忙不过来,夫人哪去了?”

“哦,她和我的外甥在一起,等会我让她们过来。”

“不用不用,”我赶紧摆手,“刚才远远地看见她带着一个年轻人在和别人交谈,原来是你外甥,很英俊!”

“谢谢!他在西班牙留学,还有不到半年就毕业了。”托德笑着,“先说重要的事:首都马上有一个工程,初步计划有二十五栋六层住宅楼,你有没有兴趣?唯一的小问题是:资金目前落实百分之二十,后续工程款还在筹措中,不过这是政府项目,因为石英砂矿的开采,现在的经济已大大改善,所以后续款项不需要太担心。”

“那太好了!我很感兴趣,不过需要了解更多的情况。”我兴奋地回答。

“我让具体负责的部长和你谈,等会我把他领过来,你们认识一下。他叫施蒂芬,以前也是我的属下,学经济的,这次我把他从警察部门调出来做建设部长……他知道加冈金萨,但不清楚是谁。”

“好的好的,谢谢!”

托德离开,约翰逊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人端着杯饮料过来和我打招呼。

“你就一个人?其他朋友呢?”我看看他身后,“今天的安全工作很累人吧?”

“还好,不忙,”约翰逊笑着,“最近经济形势好转,治安也很好,所以不忙。您打电话以后,加霍来忙着和几个朋友筹备石料厂的事,他觉得主意很好,以后随着经济发展,一定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您的感觉非常敏锐。”

“那当然,”我笑起来,“上次去医疗中心工地,只看见他派来送货的车,没见到人,以后有时间让他到东方饭店来看看,我公司的办公室也刚刚搬到那里,”我从兜里拿出刚刚印好的名片,“你一张,加霍来一张。”

“好的,先生。”约翰逊双手接过名片,“您知道的,我没有名片。加霍来的公司最近也要搬家,原来的地方不够了。他公司现在有将近四十人,单独租下一个小院子。”

“那很好啊!你要不要辞职也开一个公司?”我开起玩笑,“我帮你出主意,保证和加霍来一样赚钱。”

“啊?……呵呵,先生,您真幽默,我怎么可能辞职……我觉得自己不会做生意。”

“我开玩笑的,不过你的确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很适合目前的职位。”

“谢谢先生!”约翰逊笑着看看四周,“有时间我还要到您和夫人那去喝酒,失陪了。”

约翰逊刚走,托德带着西点,拉莫、亨特、杰夫和太太及外甥一起过来打招呼,崔茜看见后也回到我身边。

“嗨!李,”西点率先开口,“我们来看看一个做生意的托尼和以前的那个有什么不一样。”

“哈哈!一样一样,和以前一样。”我笑着和所有人打招呼,轮到杰夫时有些尴尬,但还是和他握了手。

“现在看来,目前最清闲的人就是我了。”西点说,“每天只守着一座军营。”

“你炮兵部队的训练也不能停。”我说。

“只是偶尔过去看看,目前这些人都是老兵,有些人打出的炮弹数量比亨特和拉莫部队里的新兵打出子弹的数量都多,训练上基本不用我操心,就是目前有些人退伍去赚钱,失去了一些技术人员。”他转向托德,“我准备向总统先生建议,要适度提高军人的待遇,现在有钱了,最好能参考美国陆军的制度。”

“这个你要直接向总统提出来,”托德低头看看手中的酒杯,“我个人觉得很好。”

“知道知道,我会给他一份详细的报告。”西点回答。

“谢夫,哦,先生,”拉莫转向我,“能给我一张名片吗?”

“呵呵!你不说我要忘记了。”我赶紧掏出名片夹,给每个人发一张。

“深蓝,名字挺好!”西点拿着名片仔细看,“公司名字能反映一个人的喜好,你喜欢蓝色?”

“是啊,我是在海边长大的,现在又住在湖边,所以起这个名字。”我回答。

“嗯嗯,这个名字挺好,”西点再次称赞,“水静流深,一个深蓝色的公司,肯定具有深厚的内涵。你应该把公司的标志也印在名片上。”

“啊,对!不过我们还没有标志。”我看看崔茜和影倩。

“那好办,首都大学有艺术专业,请杰夫给你找个同事设计一下。”西点转向杰夫,征询他的意见。

“嗯……好的,我可以帮忙。”杰夫稍稍犹豫,点头答应下来。

“呵呵,那个……”我的脸不自觉地涨红,“非常感谢!”

“太好了!我们约个时间,一起去拜访您,和您的艺术家朋友谈谈想法好吗?”崔茜接着说。

“好好!”杰夫点头,“我们打电话再约。”

“勒莱先生,”我岔开话题,转向托德的外甥,“听说您在西班牙留学,您学的是什么专业?”

“啊?哦……设计,建筑设计。”勒莱稍显腼腆,回答时杯中的饮料有些摇晃。

“看来我们以后要成为同行了。”我笑着说。

“李先生刚刚成立了一个公司,名字是深蓝,主要业务也是建筑工程。”托德太太向外甥介绍说。

“哦,那真是太巧了!您也是学建筑设计的?”勒莱问。

“不是,我不是的,不过我现在也从事建筑行业,所以算和您是同行。”

“哦……”勒莱的表情似笑非笑,没再说话,转过脸去听其他人聊天。

我被撂在一边,有些尴尬,于是也转向其他人。

西点今天有些兴奋,不停地说这说那,刚刚说了几句炮兵部队在首都的营区要整修,突然又笑着转向我,“托尼,你参加杰夫的沙龙,到现在也没和我讲讲听到的内容。”

“呵呵!是啊是啊,”我看看杰夫,他的表情也不自然,“这不是在忙公司的事吗,约个时间我们的东方饭店聚一下,大家好好聊聊。”

“好,我要到你的栈桥上烧烤,上次基德婚礼晚上有事没参加,后悔死了,现在就定时间。”

我看看影倩崔茜,她俩也微笑着看我,却都不开口,等着我决定。正在琢磨的时候,总统带着莫佳娜走过来,大家立刻起立迎接。

“李,公司怎么样?”寒暄以后,总统看着我问,“有要求直接告诉莫佳娜,我很快就会知道。”

“好的,谢谢总统先生!”我看看站在一旁的莫佳娜,“公司发展很快,谢谢总统的支持。”

“很好!”迪恩点点头,“我们要努力发展经济,让国家强盛,人民富足。”

“啊……是是。”有几个人拿着相机过来拍照,他突然转变语气,令我不知所措。

“让我和两位美丽高贵的女士及李先生合影。”总统站到我身边,然后请影倩崔茜靠过来,对面立刻有两个人举起相机,约翰逊也出现在拿着相机的人后面。

“这家伙最近有点神经质,时不时就忽然冒出口号式的语句。”总统走后,西点摇摇头,“李,定个时间,什么时候聚会?”

“这个星期天下午行吗?”

“我可以。”西点回答,然后看着其他人。

“行。”除了托德其他人都点头。

“我要问一下秘书。”托德说,“不过没关系,我去不了你们照常聚会。”

“好吧,那先这样定下来。”我作出结论。

“行,如果没有非常重要的事,我一定参加,失陪了。”托德站起来,带着夫人和勒莱离去。

招待会散场以后,我拐上大街,扭头看看影倩崔茜,笑着说:“最近是不是太累?大家聚在一起时,总是我讲话,你们很少开口。”

“是这样,姐姐说过:中国女人在这种场合,一般都是跟在丈夫身旁,不会过多地讲话。”崔茜回答。

“现在你在这种场合已基本应付自如,所以我们可以少开口了,多人一起聊天时能顾及到每个人,不会有人被冷落……不过今天好象没和杰夫讲话。”影倩说。

“嗯,”我点点头,“他自己话也不多,今天主要是西点在讲。”

“也对,今天是托德夫妇当主人,我们不好聚一大堆人谈笑风生,那样不合适。”影倩补充,“星期天下午看崔西和我的。”

“哈哈!”我笑起来,“原来憋着劲在等星期天呢。”

“不过有件事要提醒你:以后西点讲到军队的事,你最好不要多讲话,免得惹麻烦。”影倩继续说,“你和他们关系很好,但毕竟现在情况不同了,你说是吧?”

“……嗯,对!这点托德作得很得体,他虽然赞成西点的想法,但还是先说要请示迪恩。”我说。

“你是初次遇到这种事,以后也能处理好。”崔茜凑到前面座位的中间说。

“对对!你这么聪明,一定没问题。”影倩也附和。

“呵呵!有你们在,我一定能做得很好。”我高兴地说。

回到湖滨村,洗完澡,我换上一件宽松的短裤,拎着一瓶马拉酷加,斜在阳台的躺椅上望着月光下的湖面。

“招待会上没喝够,还是现在又渴了?”崔茜穿着睡袍,端着一盘蚊香走过来,“总是记不住,再被蚊子叮,疟疾又要复发。”

“呵呵,谢谢!”我把她拉到身边坐下,“你和影倩越来越像了。”

“那当然,”崔茜把长发散开,“我要做一个很棒的,中国样的女人。我常和姐姐打听这些事。是不是做得很好?”

“是是,刚才在车里,你们提醒我注意的时候,那种方式让人很舒服。”我把她的头发攥在手心里,“有空我帮你洗洗头。”

“好啊,现在就去!”崔茜站起来。

“现在不行,你姐姐说过,不能湿着头发上床睡觉,对身体不好。”

“哦,这样啊……那就明天中午,好不好?”

“行,没问题。”我点点头。

“到时候,我们试试在浴室里做爱的感觉。”

“……!”

“哎呀!我又忘了,”崔茜捂着嘴笑起来,“姐姐提醒过我好几次。”

“没事没事!”我怕她改主意,赶紧把人抱在怀里,“每个人习惯不同,我都喜欢,明天中午就这样决定。”

“那今晚怎么办?”崔茜调皮地笑着。

“今晚照旧。”我揽腰抱腿,一使劲站起来,端着崔茜走向卧室。

第二天早晨,定制的最后一批办公家具到货,我正在指挥搬运工按位置摆放,崔茜送职员上班的面包车驶入停车场,小强第一个从车上跳下来。

“现在又带着它,不怕再跑丢了?”我笑着打趣崔茜。

“不怕,一路它都没下车。”崔茜开门下来,“这台面包车得去检修一下,刚才好几次才打着火。”

“哦,行啊,我上午出去,顺便去提姆那检修一下。不过这车也够旧了,再买一辆吧,省得坏在路上。”我回答。

“那你就顺便在提姆那里买一辆。”

“好的,家具摆完咱们开个会,然后我就去车行。”

提姆还是老样子,不过维修车间却更加忙碌。他热情地把握让进办公室,递过来一瓶芬达,“怎么样,老朋友,最近还好吧?”

“很好!”我谢过他以后坐下,“就是好久没见到你了。”

“是啊是啊!最近车行太忙,销售量增加百分之四十,维修保养的车辆也增加一倍多,实在是太忙了,下班以后只想歇歇,哪都不想去。”

“是啊!”我点点头,“上次在超市碰到你太太,她说你正在招工,还说开电器商店的事暂时搁置了。”

“招工一直在持续,技术合格的人太少了。你看我现在忙成这样,那还有时间考虑开商店的事。”

“技术不合格的人可以先用着,慢慢培训吗!”我说。

“是这样的,我已经增加四个员工,正在培训,等他们合格,都能独立实际操作了,会轻松一些。”

“那太好了!下次我来保养那辆黑色越野车,你就不会这样忙了。”

“下次?你那辆黑色越野车,如果我估计得没错,大概三个星期后就要换机油,他们怎么可能那么快上手,至少要培训两个月。”

“啊?”我有点惊讶,“你不会招的都是还没毕业的学生吧?”

“当然不是,他们多多少少都有些经验。不过还是要培训,我这里有我这里的规矩,各种常见车型都要熟悉,停在那边的几辆车专门是上课用的,等他们达到基本要求,才可以跟着技术指导干活。”

“你这还有老师?”

“是的,以前人少,我就是技术指导,现在又增加两个,负责所有新加入员工的培训。什么事?”提姆转向门外。

门外站着检查我的面包车的修理工,他进来说了一串专业术语,听得我莫名其妙。提姆见我懵懂,直接告诉我车辆启动系统的零部件老化,需要更换,属于正常损耗,下午就能拿车。

“那就换吧。”我点点头,“把相关手续办好,我还要再买一辆面包车,你这有现货吗?”

“有两种,大众和丰田,主色调都是白色,其他颜色的车得等等。”

“先去看看大众车,话说回来,德国车的质量真好,但外形太丑了,我没别的意思,要是能把丰田的外壳套在大众的上面,那就完美了。你别误会,我对德国和德国人没有任何偏见,我只是说车,没别的意思。”

“我明白,我明白。”提姆回答,“你总是把国家,民族,政府甚至产品混在一起,其实不是这样,虽然它们有联系。比如我觉得德国的姑娘总体上没有南欧的姑娘漂亮,但这不等于说我讨厌我的国家。”

“是吗?可能中国人的国土观念很重。”我笑起来,“不过你太太也很漂亮,我不能同意你的观点。”

“她是法国人。”

“哦,是这样啊。”我有些吃惊,这两个国家二战时可是死敌,“那个……她父母同意你们结婚吗?”

“嗯?”提姆有些不太明白,“我和她父母的关系很好啊?为什么不同意?”

“那就好,那就好。我们去看看车?”我生怕露怯,赶紧转移话题。

开着新买的车回到湖边,我老远就看见一辆警车停在门口。到跟前以后,发现三个警察正在和影倩崔茜争论着什么。我把车开进门内靠边停好,然后返回来。

警察是艾瑞克找来的,他报案说我抢走他的狗,请警察帮助索回。我皱着眉头想了想,还是客气地请警察进去坐下谈。

众人落座以后,我详细讲诉了事情的经过,然后说:“警察先生,事情的经过基本就是这样的。我们没有抢艾瑞克先生的狗,这本来就是我们的狗,中国大使馆的人可以证明,至于艾瑞克先生说他花钱买来的,我不知道真假,但相信是真的,我只能表示遗憾。”

“李先生,您说的情况我们现在无法证实,”为首的警察说,“但艾瑞克先生是花钱买来的这只狗,所以说,您最好还是还给他。再说,只是一条狗而已,您完全可以再买一条,而且艾瑞克先生已经多次表示可以给您更多的钱,您不会有任何损失。”

“难道他合法购买的赃物就可以是属于他的合法财产吗?”崔茜问,语气已经非常不客气。

“崔茜,还是我来说吧。”我阻止崔茜,“警察先生,我还是原来的观点:这只狗是我们的,绝对不会以任何方式转让。谢谢你们的来访,请离开吧,抱歉!”

警察有些不甘心地离去。基德从驻地带着十几个人赶来,站在大门外看着警车消失,然后一个人走进来。

“谢夫,什么情况?”他问。

“没事,三个警察来询问小强的事。”

“那个艾瑞克先生想让警察把小强要回去?”

“是的,我已经拒绝了。”

“您看要不要加强警戒,同时和那几个警察交涉一下,让他们别再来找麻烦。”

“他们没有找麻烦。”我摇摇头,“这事我们也没做错,估计他们不会再来了。谢谢你!”

“好的,谢夫。”

“先生!不是谢夫,提醒你多少次了,不要再叫谢夫,除了约翰逊立刻改过来,你和拉莫他们还是常常叫错。”

“是的,先生。”基德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基德,”我察觉到有些不妥,站起来扶住他的肩膀,“别介意,我有点……心里有点烦,你别介意。”

“不会的,先生。”基德抬眼看着我,“我就是有些笨,时常叫错……拉莫他们也许是出于对您的尊敬。”

“我不认为你笨。”我摇摇头,“我相信你和拉莫他们一样,都是出于我们之间的友谊。这样吧,以后统一叫我李,好吗?叫托尼也可以,怎么样?”

“行,先生,我慢慢试试看。”他皱着眉头,有些为难地小声回答。

“呵呵!信心不足吗。”他认真的神态让我感觉很可爱,“你还不到二十二岁,适应变化的能力应该很强。这样,我也不强迫你,周围如果都是熟悉的人,象影倩崔茜苏静娥等等,随便你怎么称呼,其他场合,一定注意不要说错,行吗?”

“……那样可能更容易弄错,我自己试着慢慢改吧。”他的神态恢复正常,“没事我走了,先生。”

“嗯,说得有道理。中午有空的话,留在这吃饭,没事了,去吧。”我点点头。

星期天上午,整个东方饭店开始闭门谢客,所有人都忙碌起来。崔茜领着人布置聚会用的帐篷和码头,影倩和苏静娥在厨房里准备食物。我自告奋勇准备晚上的烤肉,拿着一个盆,不停地把佐料和肉块搅拌均匀,基德则忙着和负责总理安全的负责人协调警卫计划。小强跟着我,时不时抬头看看我手里盛着肉的盆子。虽然它只是偶尔用舌头舔舔嘴,但我知道这家伙一定馋得很,所以给它几块没有佐料的肉,又从厨房里拿出两根带着不少剩肉的羊腿,放在它的食盆里。

下午四点三刻,西点先到,和所有人热烈地握手,然后自己跑到湖滨村和码头上转了一圈。拉莫和亨特接着也抵达,我陪着几个人在长廊里的桌旁坐下,嘻嘻哈哈地说笑着。约翰逊和杰夫随后准时出现,每人端着一杯饮料坐在桌旁微笑着听我们高谈阔论。

影倩崔茜出现在大厅门口,我眼前一亮,两人都是纯白,影倩一身短袖白色旗袍,裁剪得稍显宽松,长度刚好到小腿的一半,脚上一双简约的白色尖头皮鞋。崔茜是一件白色无袖长连衣裙,宽大的裙摆随着脚步活泼地飘摆。我趁着聊天的空隙走过去,站在两人的中间说:“两个人间的仙女。”

“谢谢!”崔茜扭头对我露出灿烂的笑容,“很漂亮吧?”

“谢谢!”影倩也笑着回答,“去招呼客人吧,女客有崔西和我。”

六点半,托德的车队抵达,所有人站起来迎接,然后在湖边的码头落座。栈桥上的炭火烟雾在初亮的灯光和仅剩的一点残霞中升腾起来,带来丝丝缕缕的肉香。西点有些急不可耐,几次离座跑到炉边,然后咂着嘴返回来,引得众人直笑。

烤肉总算送来了,西点欢呼一声,伸手抢到两串,其余的人被他引领,也开始放浪形骸,或立或坐,说笑着开始哄抢盘子里的肉串,连托德都甩了外套,侧身挤在人堆里抢了一根出来。

崔茜换上牛仔裤和船帆一样的T恤,又给托德找来一件我的短袖,然后回到影倩身旁。我注意到约翰逊似乎有些拘谨,没和其他人一起抢肉串,就顺手从炉子上直接拿了几根走过去递给他。

“谢谢!先生。”他恭敬地站起身,用盘子接过肉串。

“别那么紧张,今天你没有安全警卫任务,可以放松放松。”我把他按在座位上,笑着说。

“好的,先生,烤肉很美味!”他用刀把肉块一个个剥下来,用叉子送进嘴里。

“你喜欢哪一种口味的?”我问。

“两种都喜欢,都很好吃。”

“还有,你今天的服装太正式了,刚才崔茜说给你找来一件T恤,你不愿意穿?”

“不是,先生,”他放下刀叉,“您是我尊敬的上级,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是高级官员,我要有礼貌。”

“嗯,也对。”我点点头,“不过我已经不再是你的领导。这样吧,以后邀请基德夫妇,还有你和你弟弟,我们单独聚会,省得你们紧张,你看好不好?”

“太好了,先生!”他终于露出开心的笑容。

“行了,我到那边看看,不打扰你了,一定要吃饱!”我起身离开。

大家一通猛嚼后,很快填饱肚子,西点用叉子敲敲杯子,让现场安静下来,然后说:“感谢主人提供的美味的烧烤!现在应该请杰夫讲话了。”

“好的,”杰夫喝口水清清嗓子,“我讲一下最近几次讨论的话题和情况。最近讨论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经济形势,二是政治的发展方向。这两个问题其实是密切相关的,对于经济,大多数人看好未来几年的前景,主要原因就是矿藏的开采带来大量的财富,但也有表示担心的观点,主要也是两个,一个是会不会造成环境污染,另一个是这些矿藏的储量问题。政治方面,多数人认为我国还是有必要学习欧美的民主制度,那是目前最好的制度。”

我低头转转手里的酒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避免作出不礼貌的举动。这家伙肯定是仗着今天有许多朋友在场,想着我不敢对他怎么样,所以才敢在这胡说八道。

“但是,上次选举却带来很严重的后果。而且,一旦选举,结果肯定是胡图候选人当选。”约翰逊说。

“您说得这些非常对!”杰夫转向他,“李先生曾经也这样说过,他也认为我们国家的现状不能够采用民主制度。我记得当时我回答不出这个问题,所以一直在寻找原因和答案,目前有了一个初步的结果。”他停下看看我,再次喝口水,“我的初步结论是:第一次民主选举总统后的混乱和灾难,不是民主制度本身的问题,却恰恰是以前不民主的制度留下的后遗症及结果。”

“先生,……请你说说具体的原因。”我实在忍不住打断杰夫,本想直接说不同意,但一转念,他是研究历史的,专业知识肯定胜过我,万一有什么充分的理由,反而会使我陷入被动,不如让他详细讲,正好让我有时间思考,说不定顺便还能抓到他的漏洞。

“很好!这是必须要谈到的。”杰夫赞许地点点头,反而弄得我不自在,“从两个方面讲,第一点,大选以前的制度产生并留下许多矛盾。这些矛盾在以前的独裁制度下无法解决……不对,应该是无法通过法律等和平理性的方式解决,只能通过暴力或暴力压制的方法暂时处理。后来的民主制度,给了这些矛盾显现出来的机会。第二点,人们还没有学会并信任在民主制度下通过法律、媒体、议员、直至大选决定谁当总统的矛盾解决方式。这里要特别说明一点:当选的总统没有民主制度下的思维方式,当时还有权力和影响力的前政府官员也没有民主制度的思维方式,所以才形成最后总统被杀,国家陷入混乱的局面。”

“你说的这些原因,不是正好说明不能实行美国那样的民主制度吗?”我心中暗喜,果然找到了反击他的把柄,“人们无法用你认可的制度的方式处理事情,不就是条件还不具备吗?”

“不是这样的,”杰夫摇摇头,“民主制度从来不是一下子就能建成的,而且从每个人和国家的整体利益来讲,继续独裁统治,必然带来灾难,而且是更大的灾难。”

“你这个说法我不赞同,”我再次开口,“我看到的事实是:大选以后,国家出现混乱,许多人丢掉性命!你看看现在的东德、俄罗斯,百姓的生活多么困苦!”

“李先生,您别激动。”杰夫看看我,“您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但这些同我刚才说的一样,都是非民主制度造成的问题,我想德国和俄罗斯只要坚持下去,不再恢复以前的个人或团体的独裁制度,他们会慢慢解决这些问题,而且我认为,越早实行民主制度,付出的代价越小,带来的灾难越小。独裁体制不是没有问题,而是把问题用暴力的手段暂时解决或压制,表面上维持着平静,实际上是不停地扩大和激化矛盾,直到有一天无法维持,那时候的灾难会更大,更深重。”

“那好,你我都还年轻,让我们等着瞧。”我突然决定放他一马,一来我是聚会的主人,不好失礼,二来他说的东西,让我越来越察觉到自己这方面的知识不仅不够而且非常片面,再说下去未必能占得上风,而且依杰夫的性格,一定会和盘托出自己的想法,言多必失,以后肯定有机会让我抓住漏洞。

“沙龙的许多观点其实在《要塞》上都发表过相关文章。我前面说的那些以后也会发表出来,现在还只是初步的想法,必须进一步完善细节,还要听听其他教授的意见,各位有什么观点也可以联络我。”杰夫抬头扫视全场。

“我一个想法:”我抬手示意,忽然感觉自己像是在课堂上要求举手发言,赶紧又放下,“你可以就刚才的观点写一篇文章,然后请其他人对这个观点进行讨论,形成一个系列,统统发表出来,特别是反对的文章,一定也要有。”

“这个主意非常好!”杰夫带着一些不自然的笑意对我频频点头,“谢谢你,托尼!”

我看着他的脸,心里忽然一惊一凉,这家伙是不是城府极深?看透了我的用意,却深藏不漏?他的文章发表以后,如果在座的这些高官出于礼貌写文章恭维几句,那岂不是弄巧成拙,反而扩大了他的影响力。于是我笑着点点头,不再开口,大家的话题也很快转到经济方面,我趁机溜出座位,下到湖边的沙滩上。

“托尼,”托德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出来,递给我一杯饮料,“谢谢你的烤肉!”

“哈哈!你还跟我客气。”我笑着接过来,拍拍他的手臂。

“呵呵!习惯。我知道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些。”他向我抬抬手里的杯子,喝了一口,“前些天我和约翰逊谈过,希望他接任警察总长,他拒绝了。”

“嗯?这个……”我有些意外,但立刻想到不要多嘴,所以不知道怎么往下接。

“我决定让拉莫接任。”他看着我,“你怎么不说话?”

“嗯,我想……拉莫为人厚重稳妥,他能够胜任这个职务。还有,我觉得……我不知道对这样的事发表自己的看法是否合适。”

“这有什么?任何人对政府都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这很正常啊!”

“不是,毕竟我是外国人。”

“外国人也一样啊,有时候来自另一种文化的意见可能更具有建设性,再说我们是朋友,你更应该多说。”

“好的,谢谢您!总理大人。”我笑着开玩笑。

“呵呵!以后私下场合还是叫我托德。”他笑着拍了我一掌,“听施蒂芬说,那个项目你们合作的很好,马上要开工了。”

“嗯,进展很顺利不错,马上开工还说不上,还有许多技术上的工作要完成。另一个问题是签证,你们国家的使馆办理签证的手续有些慢,尤其是现在。”

“这事我会查问一下外交部,请他们严格按照规定的程序保证签证批准的时间。”托德点点头。

“你给外交部打个招呼,我把名单给他们,直接批准不行吗?哪有那么麻烦?”我半开玩笑地说。

“嗯,可以,但还是要符合条件……你不介意吧?”

“那是自然,我不介意,谢谢!”

“不客气!我得告辞了,现在越来越忙,有时间多来看看我,喝杯咖啡,好吗?”托德真诚地看着我。

“一定一定,我就是怕你太忙,所以去得少,免得打扰你。”我赶紧解释。

“不怕打扰,有空的时候就和你聊聊,没空……你就自己玩去吧。”

我笑起来,伸手想拍他,托德闪身躲过,“不能再和你说了,告辞,记得常去找我。”

总理夫妇告辞,我也重新回到码头上。西点已稍有醉意,见我过来,扶着我的胳膊巴拉巴拉地啰嗦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一边笑着点头,一边告诉基德去把跟随西点的人找来,问他们今天能不能在这住一晚。西点听见,大笑着点头,又回忆起围城时在我的值班室睡过一觉,还硬说醒来时正撞见我和崔西在做爱,弄得我涨红了脸百口莫辩,只好赶紧让影倩收拾出一栋别墅把西点拖过去。

晚上九点半,众人相约一起告辞,杰夫趁只有两个人的时候,突然转身面对我,“李,谢谢你的款待,今天的讨论过程很冷静,感觉很好,谢谢!”

“哦,不客气!”我没想到他会说话,不知如何应对,只能泛泛地回答。

“还有,”杰夫继续跟着我,“我知道你反对我的刚才的观点,能不能写篇文章,我争取能给你发表。另外,你的深蓝公司的标志什么时候开始设计?我帮你找人。”

“哦……这个让崔西联系你。”我心想你少在这得了便宜还卖乖!加快脚步前行不愿意再和他啰嗦。

送走所有客人,我返身回到内院,去看看西点那边是否已安顿妥当。走进别墅的客厅,跟着西点的参谋已起身敬礼,我示意他随意,然后问他们吃饭没有,话音刚落,基德和苏静娥已带着两个人送了茶点进来。我嘱咐基德晚上加强园内外的警戒,然后就告辞出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0 回复 南沙2 2016-6-24 08:24
官商合作
0 回复 wlr谷石 2016-7-4 21:38
南沙2: 官商合作
是的,
说好听的是合作,不好听的就是官商勾结。
请往下看。
谢谢!
谷石
0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6-8-18 12:13
赚大了!
0 回复 wlr谷石 2016-8-19 01:13
ChineseInvest88: 赚大了!
是啊。
赚钱的部分写出来,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插曲。本来汉族人是财不外露的,但和人物的原型讨论了一下,决定还是写出来。
谢谢支持!
谷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8: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