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127

作者:wlr谷石  于 2016-6-23 20: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9评论

第二天早晨起床,西点已经离开,留下一张便签说上午有事,所以趁早离开,因时间太早,不便打扰,所以留条辞别并感谢昨天的招待。我放下便条,洗脸刷牙后回到东方饭店,看看早饭还有一段时间,就顺手抄起一本书踱到湖边看了一会,然后回到饭厅。

影倩崔西一夜好睡,在阳光下颜红齿白,和苏静娥一起商量着昨晚剩下的烤肉应该如何处理。我懒得动这个脑筋,边吃边看着窗外,正好接员工的面包车从停车场离开,就随口说:“深蓝公司举行一次员工烧烤,剩下的够不够?”

“……总共十七个人,嗯,应该差不多。”影倩算着。

“再加一点,保证够吃。别算我,已经吃腻了。”我看崔西有些听不懂,又换成法语,“剩下的让员工们带走。”

“好!”影倩崔西点头赞同。

“姐姐,下午我们抽时间算算烧烤的费用,还有房租该交了……”崔西转向影倩,我看看表,走出门外坐在正低头在食盆里大嚼的小强旁边,它抬头看看我,见没什么事情,晃晃尾巴低头继续。苏静娥送了杯茶出来,我几口喝尽,放回杯子转身去办公室。

八点五十员工到达,别墅里立刻安静地忙碌起来。崔西召集中层以上人员的星期一例会,大家安静地围桌而坐,依次发言。我靠在椅背上看崔西井井有条地安排着事情,这小丫头在哥哥的超市里历练了几年,现在操作这个小公司显得游刃有余,穿上职业装,盘起头发往影倩旁边一坐,干净利索,沉着安稳,既不盛气凌人,也不缩手缩脚。

会议接近尾声,崔西正在问影倩和我还有什么要讲的,楼下客厅里突然闯进来七八个带着长枪的警察,大门的值班人一脸无奈地跟在后面。我吃了一惊,下面已经有职员过去询问,然后转头看看会议室。警察顺着他的视线看上来,伸手推开面前的职员,径直闯入会议室站到我面前。

“您是李立强先生吗?我们有事找您。”领头的直盯着我。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一直闯进来?!”没等我说话,崔茜抢先开口,影倩也和她同时站起来。

“我来和他们谈。”我见为首的并没有理会她们,仍直直地盯着我,抬手阻止崔茜继续说下去,“这边请!”我指向办公室。

“李先生,其实我可以直接逮捕你。”警察在门口留下两个岗哨,为首的进屋后直接坐在我对面。

“是吗?因为什么?”我已经恢复镇静,也直直地迎着他的目光。

“你抢走了艾瑞克先生的狗。”

“什么?!又是他报的案吗?”我火了,这人太过分了,三番五次,不知好歹!

“你抢走他的狗!”警察不回答我的问题。

“根本没有!”我斩钉截铁地回答,“这狗本来就是我的。”

“你有什么证据?”

“这狗认识我,而且整个过程都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场……您知道这个事情的始末吗?”

“我当然知道,艾瑞克先生从别人手里花钱买下的这只狗,你当着他家佣人的面把狗抢走。”

“不止这些,这条狗一开始是中国大使馆的,后来那人调走了,我收养了它……”

“前面的事情我不关心,”警察挥手打断我,“你必须归还!”

“不可能!您既然不听解释,那我就直接告诉您答案。”

警察一愣,随即抓着枪站起来逼近办公桌,“你竟敢这样对警察讲话!”

“你想怎么样?”我也站起来。

“警察现在是在办案。”

“那请你按照办案的程序操作,”我决定先稳住他,影倩崔茜会采取行动。现在手里没武器,我处于不利的位置。

“我可以立刻逮捕你。”警察进一步威胁。

“可以啊,请出示您的证件……还有逮捕需要的手续。”

“这是证件,”警察拿出工作证在我面前晃晃。

“逮捕我的手续呢?”

“不需要手续。”

“警察先生,据我所知,根据贵国的法律,你在这种情况下闯进来是违法的。”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要把狗让我们带走归还给艾瑞克先生,一切就都解决了。”

“负责这一片地区治安的基德先生你认识吗?”我突然灵机一动。

“这个和你无关。……警察执法和认不认识没有关系。”

“我的意思是:基德先生是这件事的证人,他知道整个过程。”

“具体需要找哪些人作证不是你说了算的,你是不是不想把狗交出来?”

“你这样办事是违法的。”我重新坐下。

“好啊,我派人去找基德,然后你必须把狗交出来。”他稍作让步,但态度依然蛮横。

“不用你派人,我打个电话就行。”我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那边告诉我基德已经出发,稍后就到。

放下电话,我不再理会对面的警察,翻开笔记本查看四号矿的进度计划,片刻之后,外面响起刺耳的刹车声。

基德冲上楼,在两个守门的警察前亮明证件,进屋后没理其他人,先挺直身体向我立正敬礼,“谢夫,请问这些警察有什么事?”

“他们替艾瑞克来要小强。麻烦你和他们谈谈,我这边没什么好说的,你知道我的态度。”

“是!谢夫。”基德重新立正敬礼,然后转向对面的警察,抬手向门外一让,“请这边谈。”

为首的察觉出有些不对劲,眼神也晃动起来,站起来看看基德又看看我,最后还是不甘心地说:“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狗交出来。”

我腾地一下站起来,“基德先生,请您陪这位警察先生在这等一会,我去拿件东西给他看看。”说完不待回答,转身下楼,开车直奔湖滨村而去。

等我拎着枪盒子回到办公室,其他警察已经离去,只剩下基德和影倩崔茜在办公室等我。

“人呢?”我把盒子重重地墩在办公桌上,“让他们看看这个,见鬼!这些人算什么警察?”

“别生气,谢夫。”基德说,“我觉的没必要给他们看这个,已经让他们走了。”

“嗯,你做得对。”我坐回办公桌后面,长出一口气,“这枪的确不应该随便出示。”

“不过谢夫,我建议你给托德先生打个电话,请他帮帮忙,免得再有麻烦。”

“嗯……提醒的对。”我点点头,拿起电话,“你回去吧,谢谢!”

下午还没到上班时间,拉莫已经带着一群警察站在东方饭店门外。我正在影倩房间睡午觉,迷迷糊糊地被苏静娥喊醒,穿好衣服到办公室接待拉莫。

“谢夫,托德先生打电话给我了,事情我已基本了解清楚,如果您同意,我让他们上来给您道歉。”

“外面都是些什么人?你和他们怎么介绍我的?”

“首都的警察局长,艾瑞克所在片区的警察局负责人,还有就是上午来冒犯您的那几个。我只是说认识您,没有提及更多的。”

“好吧,我见见他们……哦,忘了恭喜你,祝贺你升任警察总长。”

“谢谢谢夫!”拉莫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同我握手,然后转身出门下楼。

五分钟以后,其他同来的人随着拉莫小心地按官阶高低顺序进入,逐个敬礼、自我介绍、托肘握手然后笔直地站成一排。上午出现的几个警察根本不敢靠近,进门以后顺着墙根溜过去,老老实实地站着。

办公室里座位不够,除了几位领导,其他人只能站着。我本要叫人搬些椅子过来,想起上午他们飞扬跋扈的样子,索性就让那几个人站着。

影倩梳洗之后带着苏静娥过来送上咖啡和茶,拉莫再次站起来敬礼道谢,然后恭恭敬敬地双手接过去,慌得其他人也赶紧站起来,学着他的样子接过杯子。影倩发现还有几个人没地方坐,回头看看我,犹豫一下,让苏静娥去搬椅子,然后站到我的侧后。拉莫发觉不妥,立刻起身让座,被影倩客气地制止。

“谢夫,”拉莫重新坐下,上身笔直,完全离开沙发的靠背,“我们大体知道了情况,奉总统和总理的特别指示,专程过来向您道歉。”他转头看看沿墙根站成一排的几个人,“具体的细节还要请您告诉我们,以便决定后续的处理步骤。”

“哦,谢谢总统和总理的关心。”我也身体离开靠背,正准备把上午警察的行为详细地告诉他们,影倩忽然动了一下,我转头用余光看看她,想到虽然今天拉莫在场,但得罪这些警察毕竟不是什么好事,还是小心为妙,于是沉吟片刻说:“拉莫及各位先生,感谢你们过来!其实这是个误会……我想,从总体上讲,这件事就是这几位警察先生和我因为沟通的问题,产生的一个误会。”

站着的警察中有几个晃动了一下,坐着的也互相看看。

“这条狗的确是我们养的。我们也没有抢夺。再说那是条狗,如果不认识,也不可能带得走。当时崔茜小姐也在场,等会她来了你们再问问。”

“是的是的,不用不用。”所有的警察都频频点头,然后又一起乱纷纷地摇头摆手,弄得我差点笑出来。

“你们不要客气,”我趁势笑着说,“大家都是朋友,既然有人报案,总要对他有个回复,请你们安排时间地点,我做个详细的说明,你们好给艾瑞克先生一个符合程序的答复。”

“这个不需要不需要。”警察局长立刻表态,连连摇手。

苏静娥带着人搬来椅子,崔茜也到了,拉莫又率众人站起来敬礼问好。

“这样吧,”所有人重新坐定以后,我继续说,“情况还是要说明一下,我们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又没做违法的事,崔茜,你说对吧。”

“听你的。”崔西坐在影倩旁边,点点头简短地回答。

“好!现在就可以开始。”我转向上午那个领头的警察,“对不起,我不知道您的姓名,请您记录一下我和崔西小姐说的情况,然后给艾瑞克先生一个答复,好吗?”

“好的,先生……谢夫,”那个警察慌乱地在身上摸索着,似乎想不起笔和纸放在哪里,警察局长立刻掏出纸笔递给他。

讲完事情经过以后,我还特意把小强叫出来给他们看看,警察们再次道歉,然后告辞。拉莫留到最后,告诉我托德特别叮嘱一定要处理好这件事,并想办法避免类似的情况再次出现。

“呵呵!所以你把逐级的负责人都带来,让他们了解一下情况。”我赞许地点点头,“不过我不明白,按法律的规定,艾瑞克能这样报案吗?”

“上午那个为首的警察是艾瑞克的朋友,这种事情警察其实不应该管。谢夫,您是个善良的人,我明白您的意思,不愿看到那几个警察受处罚,但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所以回去以后,我会严厉警告他们。”

“我觉得他们已经知道教训了……这个……还是让事情过去吧。”我不想拉莫的进一步处理让警察对我有什么不满,所以还是希望他能息事宁人。

“是!谢夫。既然您这样说,我就放过他们,但需要采取一些措施预防……”他看看基德,“这样吧,基德这边的警察局扩大规模,提升级别,让他整个负责这一大区的治安,你看可以吗?”

“好啊!基德早就该升官了。”我笑起来,“以他的能力,负责这个区的治安肯定没有问题。”

“谢谢谢夫!”两个人同时回答,然后互相看看同时笑起来。

影倩崔茜建议拉莫留下吃晚饭,他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又领自己的下属去基德的驻地视察,直到天黑才返回来。

拉莫走后,影倩崔茜苏静娥和我聚在卧室里闲聊,话题自然又转到下午的事情。

“哎,”影倩看着我,“我没看错,你果然是个善良的人,把这事定义为一个误会,对那几个警察的处理就会轻很多。”

她的目光中透着欣赏和喜悦,微笑的脸庞在灯光下美得撩动魂魄。我想起自己说是误会的初衷,脸不自觉地涨红了,耳朵发烧,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低下头笑笑。几个女人见我这样,忍不住也笑起来,崔茜跟着影倩一起拿我打趣,我赶紧找其他事引开话题。

第二天,迪恩和托德分别亲自打来电话,询问我还有什么意见。我不想再出其他事,赶紧告诉他们对处理结果很满意,并表示感谢。下午时分,莫佳娜又打来电话,让我隔天过去,总统要和我拍一张合影,放大以后挂在办公室和客厅,这样政府官员看见后,就不会再为难我。

拉莫忙完交接工作以后,再次带着下属到基德的营区考察工作,中午顺便在东方饭店就餐,许多当年在托德指挥部的参谋见到我,都兴奋起身敬礼,弄得我有些飘飘然。

下午上班,我回到办公室,正在查看崔茜递来的员工薪水表格,看门人突然打来电话,报告说有艾瑞克的儿子在大门口,要求把狗还给他。

怎么又来了!我有些恼火,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站起来就往外走,正被进门的影倩挡住。她皱着眉头听完我的讲诉,让我回去,她来处理这事。

“不用,还是我来处理,警察我都不怕,还怕小孩?”我坚持。

“哎呀!哄孩子用不着你,看你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她挡住我,“哄孩子我在行,你回去吧,听话!”

我勉强笑笑,随后不甘心地指着大门说:“你去可以,注意安全,他要是不礼貌,一个电话我就过去。”

“行啊行啊!”影倩往回推我,“忙你的去,这种事让我们女人来处理。去吧!”

回到办公室,我想想不妥,又到崔茜那里让她也去看看。崔茜忙不迭扔下手头的活跑了出去,剩我一个人在楼里心不在焉地乱转。

一直等了半个多小时,仍不见影倩崔茜回来,我实在忍耐不住,下楼到大门看看究竟怎么回事。离得挺远,就听见一个孩子的声音在嘶哑地哭喊着,影倩崔茜两个人默不作声地站在门里。苏静娥见我过来,转头告诉影倩,她招招手让我过去。

大门的对面,一个瘦弱的男孩站在路边,身后停着一辆面包车,两个佣人模样的男人低着头站在门边。孩子伸长脖子,用力地对着门内不断重复几句话,边喊边用手帕擦着脸上的眼泪鼻涕。

“真是麻烦!”崔茜皱着眉头,“我们也没说什么,他就哭起来了,到现在还没停,怎么劝都不行。”

“他在喊什么?”我扭头问看门人。

“他应该是在喊狗的名字,然后说让它回家,不停地重复。”

我看看孩子满头满脸的汗水泪水和鼻涕,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沉默很久以后,影倩说:“我们走吧。”

回去的路上,三个人都默默无语,在我的办公室里坐了好久,崔茜终于憋不住叹了口气说:“真是难办,都怪我当初没有看好小强。”

“不是不是,这怎么能怪你!……”我看看一直趴在沙发边发愣的小强,赶紧安慰崔茜,可下面却不知道说什么了。

“唉……”影倩也长长地叹口气,“只能这样,等他哭累了,自己就走了……只能这样了。”

孩子中午消失了两个小时,下午继续,第二天照旧,弄得大家进出时都很别扭,心里都燥燥的。到第四天上午,连一直劝大家忍耐的影倩也有些烦了,在会议室里来回绕圈。

“看来这孩子是一定要达到目的,非要我们翻脸才行……”

“姐姐,”崔茜突然笑着打断她,“我倒挺欣赏这孩子的坚持,让他继续喊吧,反正也不会把小强给他。”

“不是,这样也太……静娥,去给孩子送些水和点心,再拿一把大遮阳伞过去,让他慢慢哭吧。”影倩皱着眉头说。

“夫人,不如我在西边的湖边设一个临时检查站,让他过不来。”基德再次提议。

“不要不要,”经过崔茜的提醒,我也调整了心情,赶紧否定基德的想法,“那样不好,我们不能学艾瑞克那样吓唬人。基德,你现在刚刚升职上任,事情多,赶紧去上班吧。”

“是,谢夫!”基德起身敬礼后离开,大概是实在不甘心,到大门口时突然拉响车里的警笛,一路怪叫着渐渐消失。

“这家伙!”我在会议室里听见基德耍手段,笑着看看有些不情愿的苏静娥,“你就照夫人的吩咐去做吧,别和小孩子生气,走,我也去看看。”

孩子已经完全失声,只能含混不清,断断续续发出嘶哑地呼喊,眼睛呆滞却顽强地盯着门内的院子,脸上已不见鼻涕和眼泪,只剩下额头上的热汗。我有些心惊,默默地站在树荫下看着,心想这简直是现代版的另类苦肉计,虽然不曾骗人,可也非常厉害,让人心神不得安宁。

这种情况又持续了三天,第四天上午苏静娥送水回来,正碰上我和影倩路过停车场。

“静娥,怎么回事?”影倩眼尖,停下指着苏静娥的裙子问。

“是啊,怎么搞的?”我顺着影倩的手指发现苏静娥裙子上一大片水迹,然后又看见她一脸的怒气。

“他把水和桌子都掀翻了,太过分了!还骂人……”

“这还得了?”我愤怒了,“静娥,打电话给基德,叫警察!赶……赶他走,否则,否则不客气。”

孩子消失了,基德把他交给父母的时候严重警告了他们,艾瑞克也承诺不会再骚扰我们。事情终于算结束了,艾瑞克第二天还亲自登门道歉,特别给我们每人留下一张名片,说以后一定好好管束孩子,如果再来闹事,只要一个电话,他会立刻赶来。

晚上我们坐在山顶的露台上,提到这事,好久都没人说话。

“呵呵!他如果不掀桌子,对静娥也有礼貌,我还想着能不能两家各养一个星期。”为了打破沉闷的氛围,我勉强笑着,“小强刚回来时,我注意过,身上很干净,还有股香味,也没瘦,应该被照顾得很好……是吧?”

“亲爱的,”崔茜扶住我的手,“谁都不是圣人,我们有权追求自己的幸福,我们没有做错事,即使象昨天那种情况,我们也没有让基德有进一步的行动,只是把孩子交给父母了事。前两天我说过,都怪我弄丢了小强才引出这么多事,你立刻说不是我的责任,其实后来仔细想想,这事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责任,我们只是普通人,不是万能的神。”

“是啊是啊!”影倩点点头,又叹口气,“只是孩子有些可怜……”

“姐姐,请原谅我说话直率。”崔茜转向她,“我很喜欢中国,可是有一个现象让我很不舒服,中国人的道德标准中有太多的圣人条款,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我心里一跳,她的这句话让我产生一个有些吓人的念头:我们的道德标准是不是有问题?除了哪些封建社会传下来的有糟粕,现在的道德是不是也有问题?

这问题太大、太专业,我赶紧眨眨眼把脑子里这个吓人的东西丢进角落,先注意看影倩有没有生气。

“你说得对,”影倩面带微笑看着崔茜,“我爸也这样说过。谢谢你的直率。”

“等一下,我还没说原谅呢!”看见气氛不错,我决定再搅和一下。

“昨天晚上你连吃了四个的pie就是崔茜做的,小心说错话,以后再没有机会吃到。”影倩警告我。

“哦,是吗?吃人家的嘴短,我不说了。崔茜,后天再做一次好吗?”我笑着,赶紧往后缩。

“好啊!”崔茜完全没被影倩引上道,一口答应下来,“其实静娥也会做,每次都是我们两个一起动手,基德也很喜欢。”

“这样啊,明白了。”我扬起眉毛,坏坏地看着影倩,那张月光下美好的脸也无可奈何地笑起来。

第二天李同力邀我去酒吧,我把那个吓一跳的道德问题说给他听。

“哈哈!老弟,你开窍了!”李同力笑起来,“照我看,道德这东西,大概没有个上百年是无法形成的,所以现在建国才几十年就说什么道德,不是骗人,就是心虚……或者两个都有。”

我想不到他也是这样,有些意外,赶紧把话题岔开,“这问题确实有些大,所以我被吓了一跳。”

“也没那么吓人。道德这东西,好象是高不可攀,其实谁怕谁啊!这种社会方面的知识,人人都必须学习,都有自己的想法。那些学习或研究这些的人,可能想得更多一点,知道的事情更多,理论更系统,可是不一定正确。这个和其他学科不一样,比如说设计厂房,你肯定不如我。反过来,用电脑,我肯定不如你。但哲学这方面,大家都是平等的。”

“还是有些专业知识需要学习的。”

“是的,的确有一些需要学习,但大多数是方法。那些专家得出的结论,不经过自己的认真思考和验证,只能是建议,绝不能成为我自己认可的结论。

你知道为什么许多哲学方面的道理要被讲成那么崇高吗?因为有些人想拿这个骗人,得到自己的利益,但又怕别人认真地去思考和验证,所以把这些道理弄得高不可攀、伟大、正确。实际的意思是:你们普通老百姓不要去摆弄这些东西相信专家学者的结论就好,这东西太高深,别去质疑。大家都这样的话,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呵呵!听你这么说,似乎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阴谋。”我不自然地笑着。

“说是阴谋都抬举他们了,其实就是一帮卑鄙的骗子,用下三滥的手段骗人而已。用非常肯定,不容置疑的语气一遍遍地告诉老百姓:我才是你们的救世主,那些坏事不是我干的!扯**淡!”他抬眼看看,可能发觉我的表情不对,笑着转换话题,“不说那些没用的,后天中午新来的人就到了,我得借你的中巴车去机场接人,行吗?用完给你加满油。”

“可以,不用那么客气,用不了多少油,后天……是星期六,我来开车。”

“那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小气的人,国内还有人劝我小心一点,怕到时候收不到工程款,我根本就不理他们,王总也充分信任你。”

“谢谢谢谢!工程款你放心,没有问题的,现在不拖,以后也不会欠。哦,你一说我才想起来,还有四天该给你转工程款了,我回去就提醒他们一下。”

“好的,谢谢,敬你一杯!”他端起酒杯,“现在国内发展真快,大哥大的信号越来越好,什么时候这里也有了,我让王总给你配一个,方便联系。”

“不用不用,谢谢!到时候我自己买,哪能让你们花钱。”

“你我还客气什么。我和王总汇报过了,这批人的签证如果不是你找人帮忙,可能还要拖一段时间。他们到了以后,目前项目组的人员勉强够用,我向王总建议可以在这里招一些当地的工程师,甚至周边国家的技术人员也可以,但王总没同意。”

“为什么?这是很好的主意,有什么问题吗?”我很奇怪。

“可能是怕省公司挑毛病吧?反正是有顾虑。”

“我们和省公司又不是隶属关系,他们凭什么挑毛病?”

“那只是表面上的,省公司的背后是省计委。前一段张明远还跟我说要在这个国家扩大合作,想参与更多的项目,王总说考虑考虑,拖到现在也没答复,也是,就他那样的人,有多远滚多远。”

“张明远是谁?”

“就是张主任啊!”李同力看看我,“老弟,不是老哥批评你。上次就跟你说过,一定要了解情况,你看,都和他干过一架了,还不知道名字。这些事情,看着可能没必要,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以后多留点心。”

“是啊是啊,谢谢!”我感激地笑笑,“张明远,名字挺好……”

“哼哼,可惜了这样一个好名字。”李同力冷笑一声,“前年王总就和省公司的人因为年会弄得不愉快,本来我们在省公司困难的情况下主动承担了全省年会,没想到他们说省领导要来,宾馆要最高档的,饮食要最贵的,最后还要全体去一趟青峰山,其实来的就是个计委的副主任。我们手里的钱也不是政府发的,都是你我这样的人幸苦挣来的,凭什么?”

“所以说,腐败是个大问题,好在只是少数,党和政府已经非常重视,正在严厉整治。”

“呵呵,想不到你还信这个,少数?反正我是没看见一个不腐败的,除了在新闻里。说到这个伟大的党,我想起一件事,张明远要成立党小组,他任小组长,马上就要开始活动。本来我建议王总两个公司各成立各的小组,但张明远说他们人太少,还是一起成立好,王总最后同意了。你知道他成立党小组的目的吗?”

“……难道他还想抓权?……其实也没关系,只是党小组而已。”

“那可不是!”李同力摆摆手,“一旦成立党小组,组长是有权的,他可以向上级党组织汇报党员的情况,对某个党员进行党内处罚,利用这个权力可以控制其他人,我就是党员。”

“你还……还入党?”我很惊讶,差点说错,“我的意思是,听你刚才的意思,干吗还要入党?”

“呵呵,上学的时候我也这样想,根本不打算入党。但后来发觉,入党有许多有利条件,最起码,这党票是个护身符,一旦犯罪,撕掉党票,就减去一些罪行,说不定能保命。”

“干吗要犯罪?不犯罪不就安全了吗?”

“不犯罪?在现今的中国社会,有可能吗?除非就打算一辈子当个小老百姓,逆来顺受,任人宰割,否则,只要你想向上爬,绝对无法避免。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现在省公司想扩大合作,王总不愿意,怎么办?硬顶着不同意?省公司上头可是有政府支持,我们公司的总部可是在国内,随随便便给个小鞋穿,你就受不了……呵呵,你觉得该怎么办?”

“这个……要看情况……给领导送钱?”我迟疑着回答。

“对啊,聪明!”李同力一拍大腿,引得旁边的客人侧目,“那你说这是不是行贿罪?”

“哦,应该是吧。”我点点头,“不说这些了,最近总统和总理分别宣布计划,重整军队和警察,大幅提高军人和警察的待遇。这两个计划中有几个工程,分别是西点的炮兵部队营房重建,警察大学的校园建设,警察总部家属大院和全国警察湖滨疗养基地建设。几个工程我都拿到了,你觉得怎么样?”

“很好啊,我这边再派人就是了。”他很随意地挥挥手,“一号矿的工程差不多了,很快就可以把人撤下来。怎么样,周红兵干得还不错吧?”

“是是,我有两星期没过去看了,有时间得去走走。”

“这些工程能拿到,公司要谢谢你,”李同力突然瞪大眼睛,然后坐直身体,笑着对我举起酒杯,“老弟,实在是非常感谢!我已经请示过王总,一号矿工程结束,顺利拿到钱,一定要给你奖励。”

“不客气,我是公司的职员,应该的。”

“你是公司的职员,工作出了成绩,当然要奖励,你也不用推辞。”他摆摆手,“还有一件事,上次和你说的台湾商人,你打听到了吗?”

“哎呦!”我一拍脑袋,“忘到爪哇国去了,抱歉抱歉!明天就问,等我消息。”

“不急不急,能打听就打听,打听不到也没事。还有,你想不想入党?我来帮你办,咱两个相互配合,在党小组里和张明远较量较量。”

“……还是算了吧,就他那个水平,我可不想让他管着,回国以后再说吧。”

“也是,随你便。”他看看表,“时间不早了,喝好了没有?好了咱们走。”

“嗯,走吧,你别抢,这次我来付钱。”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6-6-24 02:11
中间打仗那些篇幅我没看,现在挑着有意思的看。。
0 回复 南沙2 2016-6-24 08:22
佩服艾瑞克和儿子爱狗的执着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6-6-25 02:24
小强还是给艾瑞克家的好,你们家太不稳定。
1 回复 wlr谷石 2016-7-4 21:32
sissycampbell: 中间打仗那些篇幅我没看,现在挑着有意思的看。。
呵呵,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谢谢谢谢回复及支持!
谷石
1 回复 wlr谷石 2016-7-4 21:33
南沙2: 佩服艾瑞克和儿子爱狗的执着
是啊是啊!
不过当时把我烦死了。
谢谢!
谷石
0 回复 wlr谷石 2016-7-4 21:34
秋收冬藏: 小强还是给艾瑞克家的好,你们家太不稳定。
抗议!!!
我很爱小强!
呵呵,请继续往后看。
谢谢!
谷石
0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6-7-5 02:18
wlr谷石: 呵呵,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谢谢谢谢回复及支持!
谷石
不客气,节日快乐!
0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6-8-18 12:25
南沙2: 佩服艾瑞克和儿子爱狗的执着
同意!
1 回复 wlr谷石 2016-8-19 01:15
sissycampbell: 不客气,节日快乐!
一个多月了才看到您的节日祝福,真是抱歉!
谢谢您的祝福,祝您也天天快乐安康!
谢谢!
谷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3 14: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